七十九、薛蟠的改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大凡是改革之事,总是需要一二位强力之人主持,不畏惧风险,不可怕流言,还要勇于承担,敢于得罪天下人,要有浑身碎骨浑不怕的气质,王子腾的性子,颇为适合当这个改革的主持人,皇帝虽然尊贵,言出法随,但不可能事事都冲到前面来旗帜鲜明的表达自己的态度和立场,必须要有急先锋,王子腾虽然还没有登台拜相,算不得朝臣第一流,但是主抓的新军之事,没人能够比他更有发言权和执行权。
  
      因为需要这个人,所以,在之前那青帝可汗开始闹腾的时候,薛蟠劝王子腾要隐忍为上,招抚为先,就是这个意思,有些时候绥靖只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实则有些时候,的确是需要先暂时忍耐退让一二,以待后日。
  
      但是现在必然是出现了某一种状况,或者是新军已经把握在手里头,亦或者是西海的情况已经是糜烂到不能不在正月里头就下达命令任命王子腾的职位,准备动手了。
  
      “军务的事儿没办好,舅舅的这个兵部尚书就不该动,”薛蟠沉声说道,他思虑的比较远,“军务的事儿是一方面,我不知道这兵部到底是在西北布局多久了,但是如今都在过年,大越朝的规矩,这过年万事都要放下来且先不管的,先生你也是明白这一点,其实我倒是觉得,只要是那青帝可汗不要打进玉门关,就让他在西海之边闹腾就是了,还怕飞出如来佛的五指山吗?”
  
      王恺运夹起了一颗花生米,自得其乐的嚼了起来,“文龙,你对着王子腾,倒是比青帝可汗器重多了。”
  
      “这个是外头,内里也需要他坐镇,”薛蟠摇摇头,这时候室内无旁人,有些话儿,反正和这个妖师说一说也没事儿,反正诛心的话,估计王恺运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太过于惊讶的,“元妃有孕,外头不能没有人坐镇,震慑宵小,昔日这金谷园之变,不可不防。若是有人借两宫的间隙来闹什么事故,有舅舅在,万事稳妥一些。”
  
      王恺运点点头,笑道,“文龙说的极是,只是你也要看到一点,令舅是如何发迹的?他是天子近臣,侍读毓庆宫不假,但是这能够当上大司马,又掌握兵权还颇为顺利,你以为是什么缘故。”
  
      “自然是西南平定香国之乱,名正言顺,无人有反对的意思。”薛蟠回答道。
  
      “你都这么说了,如今难道还不是好机会吗?统帅兵马围剿西海青帝可汗,若是成功,大捷归来,试问,谁还能拦得住他?新军上下,还有人会说个不字吗?本朝可是最重军功的!”
  
      王恺运的话还真没说错,只要是王子腾这一次战事给打下来,谁也不敢对着他这个这十几年来军功最大之人指手画脚,对着兵部的命令,也只有俯首称臣的命了这是携大胜归来必然有的声势。
  
      再者之前西南香格里拉国之战,到底是未尽全功,后来还留了马德里思汗这么一个尾巴出来,故此王子腾没有封爵,也没有很顺利的接管新军,这也是他心里头的一个疙瘩,王子腾或许是在这权势上没什么要求,但他忠君这一点上,想要勤勉任事这一点上,绝对是够标准的。
  
      薛蟠点点头,“这话倒是极是,这样说起来,我只怕是圣后会有不满!原本这元妃有孕,圣上有了后代的样子,我瞧着圣后也高兴,这圣后和皇上之间关系好,可若是再这种动兵上有大的动作,比如这罢黜和换人太过激烈,是不是圣后会有不满?壬秋先生你最是了解圣后,觉得这样会有如何?若是对着宫内不利,可不是好事儿!”
  
      王恺运将手里头的酒杯徐徐放了下来,正视薛蟠,“文龙你今日和往日不同了。”
  
      薛蟠挑眉,“如何不同?”
  
      “以前你素来是不关心这些事儿的,只有是别人惹你上门,这才想着要反击,若是别人做一些事儿,若是和你不直接相干,你也是不理会的,”王恺运捻须打量薛蟠,“如今怎么突然变了。”
  
      薛蟠心想若是这一日之内就被追杀过要被置于死地过,想必也会醒悟一些的,不过他也不和王恺运说这些个神神叨叨之事,“只是我想通了,先生说的不错,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率先出击。”
  
      “倒也没有坐以待毙如此的艰难,”王恺运笑道,“文龙夸大其词了。”薛蟠也不反驳,“凡事儿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做最万全的准备才是最好的。”
  
      “你也说圣后乐见皇帝有后,怎么又会怪罪呢,”王闿运笑道,“除夕乾清宫赐宴,那个胡光墉是什么一个意思,你也瞧见的,就算是你不跳出来,那么那些别有用心之人,也不会有什么确定的答案,我估摸着圣上已经知道了元妃的肚子有了身孕,只不过是试探之举罢了,试探的结果实则是很清楚了,”王闿运下了结论,“你也明白,圣后册立的那些亲王们,如今看的清楚,不过是圣后为了皇帝的权罢了。”
  
      圣后就好像是太上皇一般,虽然皇帝孝顺有加,但她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权柄,更是要想着自己的晚年生活不至于潦倒,自然要恋栈不去,虽然撤帘归政,但外头的事儿还是要看顾一二,如今的政事堂诸相,实际上还都是圣后昔日的老班底,永和皇帝也没有打算大换血,而是渐渐的提拔自己的人。
  
      既然这些人是用来分权,那么皇帝的心思可以稳定下来,但是薛蟠还不看好,他摇摇头,“是分权,可圣上的这个意思,包括这一次出京指挥,只怕是圣上,不愿意再继续分权下去了。”皇帝如此急切,也是想着要趁着这个好机会,彻彻底底的将大权独揽,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天子。
  
      这里头必然会再有争斗,实际上薛蟠才懒得理会这宫斗内幕,只是如今自己被牵扯进来了,不得不理会关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