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 初代的犹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人类的眼光受限于自己所在环境的概念。
  
      比如说一个人的概念,对于大部分地球人类眼中,被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两条胳膊两条腿,一个头的概念所束缚。是的,这是人类在这个碳基生物世界中,人类智慧在碳基生命周期中自然成长成为一个独立思维个体。就是在这个人类躯体中。
  
      但是人类除了顺从环境规则自然成长之外,还有人为突破。
  
      现在卢安不局限于一个碳基躯体。尽管每一个都有自己的情感,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理想目标,甚至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喜好。即使对同一个人和事物都有不同的看法。在一个个碳基躯体中不同环境中的演化成多样性。
  
      被世人看成了一个个人。但是卢安自己视不同碳基个体中的不同自己为自己一个人格的多面性。——集群为一个四阶,也可以说一个四阶在这个物质世界高度展开的模样。
  
      ##
  
      自私,贪婪,忽视,胆怯,畏惧,种种因素,都能让这个存在于不同碳基中的自我分割。这是人类作为生物进化中留下的。这些特性在过去保障了人类作为生物生存,而现在制约了人类作为智慧走向更高阶段。
  
      漫长的成长,让卢安理清了自己思维中的一切。在大部分还在单体的碳基个体阶段的人类来说,卢安过去很多思考,颇为无聊。就像单细胞生物无法理解多细胞生物中每个细胞协作的意义。而现在就是验收这个意义的时候。
  
      ###
  
      皖西,燃烧的大厦顶端。莫洋开启了透视术,透过浓烟,注视着新出现的个体。
  
      莫洋面对的是他们有史以来最为恐怖的敌人。一个无论是在阶位上,还是在位面展开程度上,都高的可怕的存在。
  
      他们在面对卢安本体的时候,轰炸大楼大厦,能让卢安露出了破绽。而现在他们故技重施的时候。却发现了此时出现的个体,并不是什么思维转移后,换了新躯体之类的情况
  
      辰溯和卢安本体除了部分思维意志高度靠拢,在思维模式上完全是两套。
  
      当在三座大厦被炸成粉末发出剧烈声光效应的刹那。在喧嚣中。先前被四个重伤的轮回者,身边则是出现了空间界面球。界面球体中,弹射的光束直接将这四个重伤的轮回者切割成了碎片。
  
      整个过程就在刹那,辰溯完全无视这个城市的所受的伤害。在确定刘瑛珑离开后,辰溯此时心理上没有卢安本体那么多感性弱点。
  
      导力超能将城市可燃物(纸片,木屑,)卷起,然后将空气压缩到正常大气压的四十倍,火焰风暴席卷了,那四个轮回者身体碎片,将其烧成了渣子。
  
      #
  
      而辰溯现在的的拥有的四阶生命自带的危险预感。并非的时空碎片,本体的预演能力,分体并没有继承。而在这种高阶战斗中,预演高度不准确反而是干扰。而四阶自身的预判选择更可怕。
  
      随着四个轮回者死亡,莫洋小队算是进入了死亡的状态,密集的能量束犹如暴雨一样朝着辰溯的方位扫射,高耸的大厦,被能量线条扫过,犹如雪糕被热刀子划过一样。流出了赤红的高温烟尘。
  
      然而在这蜘蛛网般密集的火力中,辰溯全部躲避了。且在躲避中高速靠近莫洋的队伍。在整个小队的不甘中,将小队中的负责监察战场的女性轮回者先收割掉掉。历经了多个任务,这个轮回者小队之间也有默契。所以当的一个人死掉,其他的人感性上也受到震颤打击。而接下来几秒钟的攻击带着愤怒。
  
      #
  
      两位轮回者,在同伴死后,第一时间发出寒霜和金属风暴,直接朝着辰溯的方向扫荡。这种大规模攻击,比聚焦精准攻击能能有效造成伤害。只不过这伤害并不高。而大型攻击扫荡后,引发的光线,声音,物质抛射,会给战场带来遮蔽。所以这种攻击,偏离了打击目的,是纯粹的发泄。
  
      莫洋这样的四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是一个非常致命的错误。战斗中,被无名火左右行动,哪怕这个左右的时间只是一刹那,都是非常危险的。
  
      大厦的碎片和和燃烧的火星在山谷中扩散,而就在大范围攻击的刹那,轮回者小队的左翼三位的视角盲区中,辰溯窜了出来。辰溯丢掉了一只耳朵,却将三个刀片插入了这三位轮回者的要害。
  
      #
  
      在光芒交错中的战斗中,辰溯此时手腕上也出现了手表虚影。而且初代的声音在辰溯的耳边响起:“你想知道生命的意义吗?”
  
      这一问并没有给辰溯带来任何困惑,因为辰溯在轻蔑看着前方的敌人,默念道,“生命的意义,就在此时,就在此刻,就在我现在的选择。”
  
      ##
  
      辰溯的战斗持续了两分三十秒。
  
      整个皖西地区楼房倒塌四座,当轮回者发现破坏城市无法干扰辰溯,就不做这些多余的事情了,在这种快节奏的战争中,做了任何多余的事情都是致命的。
  
      第两分三十一秒。而展开天使之翼的莫洋,此时的他惨不忍睹,半个翅膀被硬生生扯了下来。一条腿的骨头直接戳破了肌肉露出了外面。
  
      而这个时候辰溯的躯体在强光中烧焦,最后破碎成黑色粉末,两栋大厦之间飘散,辰溯已经死亡,但是辰溯最后的目光犹如刀子一样留在了的莫洋心里。
  
      通过模拟他人思维的能力,莫洋明白辰溯最后一刻目光说表达意思。这个意思是嘲讽,嘲讽莫洋胆怯。嘲讽莫洋意志在这个世界上犹如浮萍一样无力。
  
      #
  
      莫洋在恐惧的喘息中努力吸收空气中的氧气。
  
      确认了辰溯的死亡,莫洋却在用更惊恐的目光看着这个城市,在他的感觉中,现在自己在举世皆敌。全身滴血的他降落在了熔融的的铁塔上,血液滴在了炽热的钢铁上,发出了刺啦刺啦的声音。
  
      忍着疼痛恢复了自我神经对身躯的感知,莫洋双眼通红,一股绝望的暴躁涌上心头。莫洋明白这是暴躁的心魔。
  
      辰溯让他的小队全灭。辰溯作为集群的一部分,一开始就做好赴死都要消灭对方的准备。而莫洋的小队在执行任务时候,却是垂死挣扎,始终想要自己存续下来。在这个世界,莫洋的小队就是弱者。
  
      莫洋急忙吃了一个邪恶的药物,这在别的世界是副作用极大的药物,但是初代中有bug的恢复体系),他的身躯上长出了一个新的翅膀,这个翅膀是黑色的羽翼,他煽着翅膀开始了逃离。
  
      ##
  
      在皖西之战结束后第十分钟。天空中飞过一个无人机无人机上发出了这样的话:“我,赵明意,现在作为新的核心,请其他部分时刻准备着。”辰溯死亡后,附近两百公里内三千个个体陆陆续续开始申请。(各个分体都做出了决心,但是理清犹豫的情况各不相同)而赵明意是最先理清的一个。所以和辰溯完成了交接。
  
      ##
  
      十六分钟后赵明意乘坐战斗机追上了莫洋。
  
      双方遭遇的地点在长江江面上。整个战斗规模并没有浦东那么大,而是一个不断缩小光晕。自赵明意步入莫洋一千米的范围内,这个光晕就在不断缩小。光晕内的战斗场景发生了什么,外界并不知晓。
  
      在一分钟后光晕缩小到了只有三十米,光晕破碎,莫洋死亡,而赵明意走出来。赵明意在战斗四个小时后受到莫名的后遗症死亡了。
  
      光晕中狭小的空间中,是一场死斗。死斗的双方,一个是无畏者,一个是绝境者。双方交错在空间中。能量和物质变化成各种攻击防御武器碰撞。
  
      而在这个双方也进行着交谈。
  
      莫洋:“我已经拿到了你的节点,你现在做什么都改变不了,要进入地狱(初代)的结局”
  
      赵明意:“我明白,但是至少,我现在将地狱挡在了外面。”规避了疯狂的反击后。
  
      赵明意继续说道:“我不能让你离开,因为离开的你还会被投放进来。而在这条时间线上的我,应对不了,能不断熟练这个世界的你们。”
  
      莫洋:“你也是人类吧,你和主核(卢安本体)完全不一样吧。摆脱了主核的控制,你为什么无视自由。自己那么迷信吗”
  
      赵明意:“世上无值得效忠的存在。但是这并不能作为放弃背负的借口。我效忠于我自己光辉的部分。我有背负自己的自由,我有创造让我继续背负我的自由。这是生命的自由。你有想过自己的智慧和生命最终脱离的狭隘的一天吗?背负是为了成长。而生命的成长就是理由。”
  
      ##
  
      随着光晕中,赵明意击穿了莫洋的前额。该条时间线上,裂缝影响的时间段结束。初代派过来的力量全灭。而在多重时间线上。初代派下来了很多小队。无一例外全部泯灭。篱笆裂缝区域,没给初代一点成功回收轮回小队的可能。
  
      ###
  
      高维上,守在裂缝周围的的高维个体们,眼巴巴的看着演变。
  
      现在演变正在擦拭着高维上的新个体(路颛),并且温柔的对话。
  
      演变:“你还准备驻留在这里吗”
  
      新个体:“嗯”
  
      演变:“既然你决定了,那么我就不劝说。”
  
      演变扬了扬收获的节点,说道:“需要吗?”
  
      新个体没有任何回答,但是并没有表现出兴趣。
  
      这时候一旁的元一说道:“我需要。”
  
      演变听到元一的话用非常“欢喜”态度转过来问道:“你真的需要吗?小一。”
  
      元一愣愣,踟蹰了一下,说道:“裂缝中,你几乎收获了四十多个四阶节点”(裂缝干扰了多条时间线,不同的时间线投送的小队不一样。而每一条时间线的结局都差不多。卢安主体灭亡,然后分体集群对初代投放的小队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围攻。)
  
      元一看着演变,声音越来越小:“这个,这个大家都出力。你应该分配一下。”
  
      这时候一旁的永恒方向说道:“修补裂缝为基础职责,我只要坐标奖励就行了。”
  
      听到永恒方向的话,演变表现了赞许,然后无视了元一。
  
      元一缄口。
  
      至于一旁旁观的其他空间,发现不可能后,也就不再提这个话题,毕竟下面是要分配退役军官的坐标。毕竟演变是有良心的。
  
      ##
  
      在篱笆外,初代系统正在进行大量的计算和统计。
  
      刚刚的这场战斗,对于初代来说,消耗非常大,大量的三阶四阶节点流逝。不过这些节点流逝,初代现在并不在乎。初代现在正在高度运算从宇宙之影主世界中探索的信息。
  
      而由于是隔着篱笆裂缝进行的投放,并没有探索出足够多的信息,初代多次运算中均弹跳出了数据不足。——对初代最打击的是,见证了一个位面的思维中,三阶级别意志量到四阶巅峰的跃迁。但是却对这个过程缺乏数据信息。
  
      初代:“怂到极点,诞生大勇气,这到底是怎么操作的,真的好想把元一内给抓进来。”当然则只是初代的假设。现在初代的力量不足以再次突破一次篱笆。
  
      #
  
      低维个体契合高维碎片,勇气,毅力,梦想,上三道齐头并进的,在过去初代认为是邪道,只能培养出天位的邪道。
  
      而现在,初代在此次篱笆区突破中遭遇了这种情况后,开始对沃土区的这个培育高阶的方案有了兴趣。这是初代第一次对别家的研究方案感兴趣。
  
      在初代的演算中,这种勇气蜕变不是巧合,因为在灵子位面,路颛这个分体已经展现出了强大的生命力。而现在在宇宙之影低维世界再次跃迁。验证这个道路体系可操作性。但是到底是怎么操作的呢?一直以来致力在正统大道上头铁的初代,现在看着到手的变量,有些犹豫——现在这个变量,似乎不应该用传统养蛊方法来培养。因为养蛊的话,似乎一轮都活不下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