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六章 关亲王,您是大英帝国最真挚的朋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亚特伍德说,已经确诊,利奥波德王子罹患的,是血友病。
  
      利奥波德王子,维多利亚女王最小的儿子。
  
      看到“血友病”三个字,阿礼国先是怔了一怔,以为自己花了眼,放下手中的咖啡,揉了揉眼睛,挪开手,再看,不错,就是“血友病”。
  
      他倏然睁大了眼睛,脸色也立即变得苍白了,右手下意识的一摆,好像要甩开什么东西似的,却险些带翻了桌子上的咖啡。
  
      手忙脚乱的将杯子扶好,不过,到底还是溅了几滴出来,沾到了衣襟之上,不过,素来衣饰精洁的阿礼国爵士,已顾不上这些了,脑海中,转来转去的,只有那三个字——“血友病”?
  
      血友病并不立即致命,但罹患此病者,几乎都是英年早逝,极少有永寿的。
  
      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
  
      最要命的是,血友病是遗传病,而且,是极典型的家族遗传病。
  
      利奥波德王子的血友病,不能从天而降,一定是遗传自父母,而父母——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既罹此病,也不会只传给小儿子一人,而女王陛下和阿尔伯特亲王夫妻俩,共育有四子五女——
  
      略一思衬,阿礼国浑身上下,便不寒而栗了!
  
      彼时的医学,对于血友病,虽已有了相当的认识,但毕竟不甚通透,只觉得此病诡异,难以捉摸——
  
      “罹病”不等于“发病”,父母“罹病”,可能终生也不“发病”,但子女就倒霉了;子女之中,未必个个“罹病”,“罹病”者,也未必一定“发病”,但一旦“发病”,就很少有能够拖过三十岁的。
  
      还有,这个病,既然“罹病”而未必“发病”,就难以判断是否真正“罹病”,也就难以做出什么真正有效的预防措施。
  
      现在回过头看,利奥波德王子是早早就“发病”了!
  
      利奥波德王子的身子骨儿,打从娘胎出来,就不算好,而且,很容易磕磕碰碰,手上、腿上,常常青一块、紫一块——原本医生以为,这是“内耳失调”、影响平衡所致,哪里想得到,竟然是血友病?
  
      唉!
  
      阿礼国坐在那儿,怔怔的发着呆。
  
      突然间,自鸣钟“当当”的响了起来。
  
      一惊之下,阿礼国醒过神儿来,收摄心绪,继续看了下去。
  
      亚特伍德说,循血友病方向检查利奥波德王子的病因,出于露易丝公主的建议——在中国的时候,露易丝公主就给女王陛下发了电报;而露易丝公主的这个建议,又是出于关亲王的建议。
  
      啊……是这么回事儿!
  
      可是,关亲王怎么会想到“血友病”呢?
  
      露易丝公主长于音乐艺术,钢琴、小提琴的水准,直追专业大家,不过,没听说她在医学上有什么造诣啊?
  
      她对于弟弟的病情的描述,想来,不过“很容易磕磕碰碰,手上、腿上,常常青一块、紫一块”,云云。
  
      这些,在一般人看来,其实也算不得什么“病情”,不过是小男孩调皮捣蛋罢了——事实上,女王陛下就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关亲王居然能够仅凭露易丝公主的三言两语,就断定利奥波德王子罹患的是血友病?
  
      阿礼国自认是了解关卓凡的,深知若没有足够的把握,他绝不会贸然给出这样的建议——如果“不中”,岂非成了一个“恶咒”?
  
      那得多得罪人啊?
  
      何况,建言的对象,是大英帝国的公主和王子?
  
      则此人之渊博、天分之高,真正是——
  
      哎,不晓得该如何形容了!
  
      阿礼国微微摇了摇头,轻轻透了口气。
  
      继续看下去。
  
      亚特伍德说,宫里传出来的消息,利奥波德王子确诊血友病之后,女王陛下独处之时,失声痛哭,并对近侍表示,她对不起国家和家人——
  
      看到这儿,阿礼国吓了一跳——啥意思?
  
      赶快继续看了下去。
  
      还好,非但不是他想的那回事儿,还正正相反—
  
      女王陛下说,她不能再沉湎于对亡夫的思念而不可自拔了,不能继续呆在怀特岛上离群索居了,她得从奥斯本宫搬回温莎堡,重新投入工作,照料家人,履行自己作为国王和母亲的责任。
  
      啊,原来如此!
  
      感谢上帝!
  
      如此一来,被迫跟着女王陛下一块儿在怀特岛上喝海风的公主、王子们——利奥波德王子之外,还有他的一班姐姐、哥哥、妹妹——海伦娜公主、露易丝公主、亚瑟王子、比阿特丽斯公主,也都“解放”了!
  
      尤其是海伦娜公主,人家是已经嫁人出阁了,叫小两口都跟着你做娘的喝海风,算怎么一回事儿嘛!
  
      露易丝公主回到伦敦的时候,女王陛下刚刚搬回温莎堡,露易丝公主从母亲那儿得知,弟弟已确诊为血友病,关亲王的话,竟不幸而言中,而母亲言语之中,非常自责,母女二人,抱头痛哭,多年心结,一朝而释。
  
      亚特伍德说,所谓“心结”,是说利奥波德王子手上、腿上,时现青、紫,女王陛下看看到了,以为儿子调皮捣蛋,总是对其严厉斥责,而作为姐姐,露易丝公主却晓得利奥波德王子乖巧不过,以为母亲的言行,损害弟弟的自尊,深为弟弟不平,母女之间,多次因此发生激烈口角。
  
      而实话实说,利奥波德王子的性格,本就因体弱多病、不能参加较为激烈的体育运动而敏感、内向甚至自卑,在一定程度上,女王陛下的严厉,确实加重了利奥波德王子的这一倾向。
  
      利奥波德王子罹患血友病的消息,当然不会对外公布,可是,这种事情,也不可能真正盖的住——尤其是在政府高层内部;不过,亚特伍德说的,也未免太生动了一些,阿礼国倒有些好奇了:宫闱秘辛,你老兄哪儿的消息源,历历如亲睹呢?
  
      好吧,这一层,并不重要,无论如何,女王陛下因此摆脱了离群索居的不正常状态,这于大英帝国来说,是大大的好消息!而女王陛下和子女之间,因此而变的更加和睦,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这……唉,怎么说呢?总算是……不幸之中之大幸了吧!
  
      亚特伍德说,女王陛下非常感激关亲王向她们母女提供的宝贵建议,女王陛下说,只有最真诚的朋友,才会这样不避嫌疑、不计毁誉。
  
      这倒是,阿礼国想,换一个人,谁肯跟你说,“哎,我看,你那孩子,怕得的是血友病吧!”——哪怕是亲戚呢!
  
      有时候,这种话,就算说对了,都不一定落好儿;说错了,还不得给人骂死?
  
      确实是“不避嫌疑、不计毁誉”。
  
      阿礼国再一次感叹了:不能不佩服这个人啊!
  
      亚特伍德说,就在这个时候,日本的事情出来了,女王陛下干净利落的做出了对中国“一边倒”的决定,这个决定本身,臣下们都是支持的,不过,也不能不犯嘀咕:这里头,多多少少夹杂了些个人感情的因素吧?
  
      “私信”至此结束。
  
      阿礼国搁下电报,透了口气,手指轻轻的敲着桌面,心说:女人嘛,纵然贵为天下第一人,到底也是感性的,不过,“个人感情因素”什么的,也不是坏事儿,以后,露易丝公主外嫁,女王陛下这个做娘的,也就——
  
      突然间,一个念头闪过脑海,犹如一桶冷水从头淋到脚,浑身一震,手上的动作僵住了。
  
      露易丝公主……会不会也有血友病?
  
      当然,露易丝公主的身体,一向非常健康,登山、骑马,都是好手,她已经十八岁了,现在不发病,这辈子应该都是不会发病的了,可是,不发病归不发病,哪个敢保证,她没有“罹病”呢?
  
      就是说,哪个敢保证,她的子女,不会罹患血友病呢?
  
      远隔万里,关亲王都能够判断出利奥波德王子罹患血友病,证明他对这种病症有相当的了解,没有可以欺瞒忽悠的地方,既如此,他怎么可能愿意娶露易丝公主为妻呢?
  
      阿礼国呆了半响,长长叹了口气,一时之间,心情沮丧极了。
  
      *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