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 大海战之二十七:驱虎吞狼美滋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苏窦山大海战爆发的一八六八年,对于舰船来说,是风帆向蒸汽过渡的时代——或曰风帆、蒸汽混合动力时代,军舰的分类、分级,颇为混乱。
  
      原先主打轻型、灵便、快速概念的“巡洋舰”,已经成为主力战舰的名称了;小吨位战舰统称曰“炮舰”——再小些就叫“炮艇”了;吨位介乎“巡洋舰”和“炮舰”之间的,则得了一个不伦不类的“机帆快舰”的名称——“风怒号”就属于这个级别。
  
      “机”是指“蒸汽机”,“帆”是指“风帆”,可是,这既然是一个风帆、蒸汽混合动力的时代,正经的战舰,都是既有“机”、也有“帆”的;而“机帆快舰”也并不比其他战舰的速度更快些——“风怒号”的最高设计航速,甚至还不比上体量九倍于她的“冠军号”,所以,细究起来,“机帆快舰”四字,啥也说明不了。
  
      哦,对了,这个级别的军舰,偶尔也会被称作“护卫舰”——不过,一八六八年的时候,“护卫舰”还不是一个正式的名称。
  
      既然“冠军号”的航速,要高于“风怒号”,那么,若坚持不懈的追赶,迟早是追得上的,不过,追的上不等于撞的着——“冠军号”距“风怒号”毕竟还有一段距离,连“野猫号”都能避的开“冠军号”的撞击,更别说“风怒号”还在“野猫号”之前了。
  
      既如此,就不耽误时间了,开炮吧!
  
      “冠军号”一百一十磅舰艏炮一声怒吼,射出了该炮位开战以来的第一发炮弹。
  
      五十公斤的实心铁弹,贴着“风怒号”的头皮飞过,落在了前方三十米左右的海里,激起的巨大的浪花,扑上了“风怒号”的舰艏甲板。
  
      “冠军号”这一炮,虽未直接击中“风怒号”舰体,但后者并未毫发无损。
  
      炮弹擦断了一根连接前桅桅顶和舰艏斜桅桅尖的绳索,断裂部位紧靠前桅桅顶——就是说,断裂之后,这根绳索的绝大部分,都连在舰艏斜桅上——绳索回缩之时,犹如一根巨大的鞭子,重重的抽在了前甲板上。
  
      舰艏炮位上的一个倒霉的炮手,闪避不及,被“鞭稍”带到了,整个人飞了起来,砸到了左舷墙上,骨断筋折,口喷鲜血,眼见是活不成了。
  
      “风怒号”虽然晓得“敌袭”已近,但这一炮,对于舰上官兵来说,依旧十分突兀,舰长以下,都大吓了一跳。
  
      “鲁汀号”之沉没,不过是十几秒钟的事情,且中间还隔了一个“野猫号”,因此,对于“鲁汀号”的遭遇,直到现在,“风怒号”还是糊里糊涂的。
  
      “鲁汀号”沉没之后,“野猫号”立即右转——事出紧急,出此举动之前,“野猫号”并未以旗号向“风怒号”招呼——对于“风怒号”来说,俺本来位于队列倒数第三的,现突然就变成了倒数第一,直接接敌,叫俺如何能不意外?
  
      “风怒号”的舰长、炮术长手忙脚乱的指挥反击,但未等其舰艉炮装填完毕,“冠军号”舰艏炮的第二发炮弹又飞到了。
  
      炮弹落在距“风怒号”舰艉二十米左右的海里,这次是一枚开花弹,入水爆炸而落点更近,激起的水浪,远远大于第一枚实心弹,“风怒号”整条船都剧烈的晃动起来。
  
      “风怒号”的运气很好,若这枚炮弹的落点,再向前挪一点点,即便依旧并未直接命中舰体,但因为这是一枚开花弹,爆炸之时,弹片亦极可能伤及舰艉水下的螺旋桨——螺旋桨若受损严重,“机帆快舰”就没了“机”而只剩下“帆”,则速度、机动必皆大受影响,如是,可就成了后头的“冠军号”的活靶子喽!
  
      “风怒号”还在摇晃之中,舰长便已对目下的局面,做出了一个理性的判断——
  
      “风怒号”以舰艉对“冠军号”舰艏,且我为巡航速度而彼为全速——这不是擎等着被人家**嘛!
  
      若一直这么个打法儿,俺们这一边儿,根本就没有的玩儿啊!
  
      于是,“风怒号”舰长合乎逻辑的做出了和“野猫号”舰长相同的决定——
  
      “右转!加速!”
  
      可是,“风怒号”舰长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并没有对右后方的“野猫号”予以足够的关注。
  
      “野猫号”右转之后,观察到“冠军号”的航线没有发生变化,并无随之右转、衔尾追击之意,上上下下,不由都大出了一口气——这意味着,“野猫号”已脱离了被这个大块头“别船”的风险了。
  
      惊魂甫定,“野猫号”左转,同自己的原航线——亦即第一分舰队大部队的航线——保持平行;不过,维持一个较高的、超过正常巡航速度的航速。
  
      如此,既同“冠军号”保持了“安全距离”;同时,也未在真正意义上“脱队”,随时可以参与作战。
  
      “风怒号”只晓得“野猫号”右转,并未留意,“野猫号”已再次调整了自己的航线。
  
      而在右转之前,虽然险被“冠军号”**,但“风怒号”的航速,非但未由“正常巡航速度”加快一步,反而变的更慢了。
  
      原因在排队伍第二位的三等巡洋舰“维拉号”。
  
      旗舰“窝尔达号”打出了“改变航向”的旗号,“维拉号”正确理解了“窝尔达号”的用意,不过,却认为自己不必亦步亦趋。
  
      彼时,“窝尔达号”已转入苏窦山北侧海域,艏西艉东,掉头南向,必须转一个二百七十度的大弯儿;而“维拉号”正位处苏窦山东北岬角外,是一个将转未转的状态,若紧跟旗舰,自然也得转一个二百七十度的大弯儿。
  
      而且,非但“维拉号”,其后的战舰,也统统要转这个超级大弯儿。
  
      “维拉号”舰长认为,如此搞法,实在是太麻烦了!且可能贻误战机!“维拉号”的正确做法,是暂时放慢航速,等待“窝尔达号”转过九十度、艏北艉南之时候再跟上,这样,“维拉号”及其后的战舰,就都只需转一百八十度就可以了。
  
      “维拉号”既放慢了航速,其后的战舰,自然也都得放慢航速,包括“风怒号”。
  
      因此,“风怒号”右转之时,右后侧正以高速航行的“野猫号”,在东西方向上,已经距“风怒号”非常接近了。
  
      书友们都可以想象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风怒号”之右转,正正横在了“野猫号”的前头。
  
      “野猫号”大惊失色,未等舰长发令,掌舵兵便向右狂转八柄水压舵,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野猫号”偏着头,扭着身子,在一片惊呼声中,向“风怒号”撞了上去。
  
      *
  
      :。: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