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一章 盛名所累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长老倒是想保他,对方毕竟是太叔氏的子孙,最重要的是,对方其实没有什么过错,那断后本就是去送死的,能活下来就已经是不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可高品当着一群将领的面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让他还能说什么?真要当众力保的话,岂不是让诸将寒心?

    他也看出来了,高品是在借机杀鸡儆猴,是杀给诸将看的,更是杀给其他修士看的,让其他修士看到,擅自扔下主将脱身会是什么后果,连太叔氏的子孙也不会放过!

    高品这样做,谁都奈何不了他,回报后,皇帝不会怎样高品,器云宗也不会说高品半个不字,搞不好怕高品忐忑为了安抚高品还要说高品做的好,就该严肃军纪!

    三道坡重整防御工事。

    呼延无恨也在等高品趁势追杀,可高品夺回三道坡后,一点趁势进攻的意思都没有,管你齐军是不是士气低落,也不管齐军人员编制是不是被打乱了而导致战力大减,总之我就是龟缩在三道坡,不贪功,不求进,就死守在这里,你若敢再冒进,咱们就试试看。

    最终,呼延无恨撤军了,并下令所有进卫作战的齐军全面后撤,全面后撤回齐国境内,进行战略收缩。

    这一路上,呼延无恨露出许多破绽,希望能引来晋军的进攻,可高品下了死命令,所有防线坚守原地,任何人不得贪功擅自进攻,再肥的肉也不许咬,违令者斩!

    哪怕齐军回撤已经让出了大片的卫国领地,高品依然不肯趁虚而入去占领,齐军已经远去了,他还要晋军死守在原有设定的防线,就是不许动,其做法简直是变态!

    最后连晋国朝廷都看不下去了,这未免小心的有点过分了,这哪是打仗,分明就是缩头乌龟,朝堂上不少人抨击,欲督促高品赶紧趁机占领。

    然高品就是顶着压力不为所动,就是坚持原有的战略定力。

    他这样一搞,呼延无恨不得不含恨而归,因为实在是找不到下手的机会,高品连一点微乎其微的机会都不给他。

    高品的这份沉稳劲,跟韩国的稳当司马金爵有得一比。

    待到齐军全面撤回齐国境内后,两军相距遥遥后,高品才一声令下,放弃原有防线,大军全面北上,不费吹灰之力、不费一兵一卒便全面占领了卫国的领地。

    这都是后话,而眼前对晋国来说,却是一场大捷,令晋国上下振奋的三道坡大捷!

    敌我双方在区区一个三道坡集结百万大军厮杀,高品以三十万守军挡住了齐、卫八十万联军的进攻,并重挫联军,以两万人不到的损失歼灭联军二十余万,典型的以寡敌众,打的漂亮!

    而且是斩将夺旗,名震天下的骁骑军军旗落在了晋军手中,呼延无恨的长子呼延保也死在了晋军手中。

    更重要的是,震慑西三国的骁骑军无敌神话破灭,骁骑军一战损失三万余骑!

    卫国最后的十万人马近乎全军覆没,仅剩千余人不到,卫国已是名存实亡。

    消息传回晋国境内,可谓举国欢腾,晋皇太叔雄拿到前线送来的骁骑军军旗高兴不已,当众悬挂在了朝堂上,齐国不灭,就这样一直挂着,以此羞辱齐国,同时下令厚赏三道坡参战将士。

    殊不知对高品来说,此战却仍有遗憾,好不容易创造出的有利战机未能扩大化,按他的估想,起码得多灭齐国十万人马,然而呼延无恨不愧是沙场上的老将,富有经验,及时稳住了溃军,没让兵败如山倒的局面扩大化!

    若非如此,高品当时还真有可能趁势挥军追杀!

    而败仗消息传回齐国后,齐国上下则是人心惶惶,连呼延无恨都吃了败仗?呼延无恨的儿子都战死了?齐国还能挡住晋国的攻势吗?

    齐皇昊云图心情沉重,面对呼延无恨的请罪奏章,他也只能是回复一句胜败乃兵家常事!

    这个时候不可能治呼延无恨的罪,也找不出更好的人来顶替呼延无恨。

    昊云图也有些后悔了,之前不该催促呼延无恨撤兵。

    可是面对晋国再次集结的大军逼向齐国,朝堂上给予昊云图的压力也很大,朝臣们的意见不能说没道理。

    晋国都要打入齐国境内了,你呼延无恨在卫国那边对阵高品又久攻不下,还卯在那和高品死杠干嘛?既无法取胜,自然要撤兵回援应对晋国对齐国的攻势。

    满朝上下的身家性命皆在齐国境内,这个关口,面对家破人亡的威胁,满朝上下凝聚起来的压力是没几个人扛得住的。呼延无恨手上捏着大军,出了事不怕,他们这些手上没什么兵力自保的人,到时候该怎么办?

    一旦局面到了一定地步,呼延无恨以大局为重人在远地,是可以弃许多人不顾的,到时候所有人都得仰呼延无恨的鼻息,都奈何不得呼延无恨,到时都只得剩下求呼延无恨的份,人家不搭手救你,你都没任何脾气。

    自然是要趁还能左右的时候施压。

    自然是要逼呼延无恨尽快撤兵的。

    朝堂上的人联手一施压,后勤粮草方面的供给首先就给了呼延无恨巨大的压力。

    而齐国三大派的利益也都在齐国境内,这也是巨大的压力。

    昊云图只能是施压呼延无恨,促其尽快撤兵,以图在齐国境内备战晋国攻势……

    呼延保多少还是受到了与一般将士不同的礼遇,不说别的,毕竟曾为齐国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尸体大老远的派修士运回了齐京厚葬。

    呼延家举丧,身在京城的呼延威痛惜大哥之死,哭的死去活来,向皇帝请命,要上沙场为大哥报仇。

    皇帝不准,群臣亦不准,对某些人来说,呼延威就是个草包,跟着哥哥们参与平叛,有哥哥们罩着跟着玩玩就行了,你还真当自己能征善战不成?亲自领兵和高品交手,不是开玩笑么?

    满朝大臣陆续奔赴呼延家吊唁,齐皇昊云图甚至是亲临。

    这一刻对齐国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时候,呼延父子之败,仿佛一层厚厚的阴霾笼罩在了齐国的上空,连齐国欢场上的生意都不好做了,光临的人大大减少了。

    许多人都没了那心思,有那心思去玩的也要收敛一点,齐国吃了败仗,你跑去纸醉金迷、吃喝玩乐像话吗?

    所谓“蒙山鸣、齐无恨”中的呼延无恨居然吃了败仗?

    三道坡之战的详情,顿时成了各国军方刺探获取分析的重要之事,参与的人那么多,具体详情也瞒不住。

    南州刺史府,英武堂内,商朝宗看着地图,盯了三道坡的地形图良久。

    轮椅上,蒙山鸣拿着有关三道坡之战的详情细细查看,良久之后,放手,放在了一旁的案上,一声轻叹,“此战,败的不应该啊!”

    商朝宗亦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知呼延无恨是怎么想的,如此狭长地带,又是山地,呼延无恨居然会以骑兵强攻,就算有把握,也未免太冒险了些!”

    蒙山鸣叹道:“他也是无奈,也实在是被高品给熬急了,也可以说是被齐国朝廷给逼急了。”

    商朝宗请教:“怎讲?”

    蒙山鸣:“齐军集结重兵进入卫国,尤其是他呼延无恨领军,那么大的阵势,齐国上下对他抱以的期望太高了,未取得战果却被晋军逼退,被逼得缩回齐国境内,连他呼延无恨都没办法,晋军又挟灭卫之势,对齐国上下的军心士气影响太大了。与如今的晋国交战,齐国上下的军心士气若无死战抵抗的士气,如何能赢?”

    “换句话说,在没有找到有利的撤退时机之前,让他如何能轻易撤退?换了是我,宁愿等到西边的晋军攻入齐国境内后,有了不得不回兵驰援的借口再回撤,也比顶着个打不赢的帽子缩回去的好。”

    “然齐国主力人马耗在外面不回,晋军又逼近齐国,王爷试想齐国朝堂上是什么反应?”

    商朝宗徐徐道:“那些人担心自己的身家性命,不会管那么多,定然是催促呼延无恨撤兵。齐国朝堂上催促撤兵的风声一直都有耳闻,突闻晋军集结重兵来犯,定然施压于呼延无恨。”

    蒙山鸣:“呼延无恨和高品胶着那么久,一直没有妄动,他难道不知道强行攻打三道坡危险,若不知道还用等到现在强攻?观高品设置的防线,唯独三道坡后方一马平川,一旦攻破,能发挥齐军优势,进可攻退可守,且可随时从三个方向击破晋军防势,可全面搅动晋军在卫国境内的态势。”

    “态势现,只要将晋军给打的吃不消,连卫国这块肥肉都有可能丢了,晋国必然要增援卫国这边,哪还有精力分兵去打齐国。齐国之危自然就化解了,而齐国朝堂上自然也不会再逼他撤兵,也只能是全力支持。”

    “权衡利弊之下,高品又缩头乌龟似的熬他,呼延无恨被逼得铤而走险了,才因此饮恨而归。当然,败成这样也与呼延无恨及其统帅的齐军不擅长山地作战也有关系。”

    “呼延无恨为盛名所累,高品却是因此战一雪前耻,大涨晋军士气!”

    “说到底,势不在呼延无恨那边了。卫国之变已经让势彻底倒向了晋国,晋国能双线出击,齐国却是左支右绌。失去了势,呼延无恨后面的仗难打了。不过草原上作战,对呼延无恨来说,还是游刃有余的,晋国想占便宜没那么容易。就怕高品经由呼延无恨这次的冒进,看出了呼延无恨受掣肘的弱点,那呼延无恨就麻烦了!”

    商朝宗回头看向地图,“这高品打赢了,呼延无恨都撤远了,他至今还龟缩防线不出,挺有意思的。”

    “用的是金爵的打法,稳扎稳打,力求一个稳,只要自己能稳住,对方就有可能出破绽,果然被他抓住了机会!”说到这,蒙山鸣看向自己双腿,落掌摸了摸,似乎想起了什么。

    PS:三万张月票加更奉上。感谢新盟主“西西谁吧”捧场支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