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你凭什么,跟我罗家谈合作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面对罗月峰的询问,白小升也就亮明了身份,直言他就是来罗家寻求合作的那个人。x23us.com
  
      罗月峰听到这话,不免吃惊,上下打量起白小升来,“这么说,你就是振北集团大中华区的那位执行总裁咯?!”
  
      这下,连秦小幺的奶奶,那位胖老太太,都忍不住惊讶地看向白小升。
  
      白小升含笑点头。
  
      得到了确认,罗月峰跟秦家老太太都不由得咂了咂嘴。
  
      白小升这看着才多大年纪,竟然能成为振北集团大区域级总裁,不可想象!
  
      要说振北集团,罗家、秦家这些华裔的大家族可都知道,那可是了不起的商业巨擘!
  
      不管是振北集团在全球规模,还是它各种制度以及组织模式,都令人惊叹。
  
      想成为振北集团体系中的高层,要面临远超进外界任何一家商业巨头的严苛考验,并且每年都有极难的考核。
  
      也正是因为这样,振北集团高层管理人员的含金量,在全球那都数一数二的!
  
      “等等。”罗月峰忽然扬起一根手指,阻止别人发声,随后点着白小升,眼神古怪道,“你这小子姓白,振北集团那位白振北先生,那位华人界传奇,他也姓白……”
  
      “你们,该不会是……有什么关系吧!”罗月峰双眸明锐,盯着白小升的眼睛问道。
  
      这句话,也让秦家老太太眼珠发亮。
  
      白小升面对二人询问,直接笑了,很坦诚很直接道,“其实,我跟白振北先生是亲戚关系,承蒙他老人家的厚爱,我现在努力的目标,是振北集团的总裁职位!”
  
      听他这么说,罗丹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倒真敢说,你怎么不说m国总统是你家亲戚呢。
  
      罗月峰看着白小升的反应,忍不住“哼”了一声,笑骂,“我信你个鬼,你这小家伙承认的还真挺快!”
  
      秦家老太太也端详了白小升两眼,笑着对罗月峰骂道,“你个罗老头,你还真会联想啊,也吓我一跳!怎么,你以为世界上姓白的就都是一家人,都是那位白振北的亲戚?谁不知道,那位华人传奇,一生无子嗣,更没有什么家族传出。”
  
      面对老太太的嘲讽,罗月峰嘴里嘟囔,“那你就知道人家白振北没有什么私生子啊之类的,万一还有孙子呢,万一只是不为外人知道呢……”
  
      “还私生子?你个老不修,以为天下男人都会你年轻时候一样啊,我当着孩子是不惜的说你!”秦家老太太伸手捂住孙女秦小幺的耳朵,骂道。
  
      罗丹纶郁闷无比,更有些尴尬。
  
      老太太嘴不饶人啊,他爷爷好歹也是罗家前代家主,被如此当着外人跟孩子的面骂的狗血喷头,真难看……
  
      关键是,他一个做小辈的,就算听不下去,也不好插嘴……
  
      再者,他爷爷估摸都不会因此生气……
  
      这俩老人家啊,加起来得有一百六七十岁,都是各自家族中老祖,怎么说话都这么没谱……
  
      罗丹纶是深深郁闷,白小升则是想笑不好笑,只得低头眼观鼻鼻观心,充耳不闻。
  
      刚刚,白小升大大方方撂了底。
  
      这两位老人其实刚刚都留意他的表情,不管信不信都不忘先观察。
  
      以他们的眼力,自然能得出一个他们相信的判断。
  
      可惜,白小升那是专研过微表情的,有红莲辅助,他对自己情绪控制臻入化境,就算这些老江湖,若只看几眼,也根本难以分辨他话的真假。
  
      秦家老太太骂罗月峰,后者果然没有羞愤之色,反倒要回嘴。
  
      秦小幺就像是一条不安分的鱼在扭动着,小手拉开她奶奶的手,小眼神明亮,竖起耳朵眼巴巴听热闹。
  
      “爷爷,爷爷!这话题咱们就到这儿吧啊。”罗丹纶赶紧阻止他爷爷罗月峰继续扯皮的念头。
  
      好歹是华裔大家族罗家的老祖宗,不能再当着白小升,秀下限了,得有点形象!
  
      罗月峰也知道自己肯定说不过秦家的老太太,只得哼一声,作罢。
  
      “哎,我说罗老头子,人家孩子可说了,上你罗家来,不光是给你祝寿,也是要跟你们罗家谈合作的。”秦家老太太继续道,“大中华区这些年发展的很可以啊,罗老头,你家在那边不也有很多生意。这一次,跟他那边联手,也算是一次不错的投资呢。”
  
      这老太太一下子把话题拉回了正轨。
  
      罗丹纶忍不住看向他爷爷。
  
      “合作啊……”罗月峰眯着眼嘟囔了一声,随后伸手一指旁边,“来来,都别站着啦,都坐,这事儿得坐下来,慢慢聊!”
  
      这偏厅,也有整套的红木家具,大八仙桌,太师椅。
  
      罗月峰、秦家老太太、秦小幺,白小升、罗丹纶各自落座。
  
      一旁,张姨亲自从仆人手里接过茶壶,给几个人倒茶,又摆放上干果、水果碟子,这才带着罗家佣人退下,又顺带着把门关上。
  
      罗月峰瞥了白小升一眼,主动道,“那我就继续刚刚的话题,不然你秦家奶奶,可是会没完的。”
  
      不待秦家老太太发火,罗月峰忙继续往下说,“要说商业合作,那讲求的是一个互惠互利。”
  
      罗月峰摩挲着手中莹润如玉的白瓷杯,看向秦家老太太微笑道,“可你说,像咱们这样的家族,真的在乎合作的那点利吗!”
  
      罗月峰不等秦家老太太回答,先自问自答,“真不在乎!等家族,还有辖下企业到了一种高度,就不再热衷于仅仅是赚钱的商业合作啦。要说赚大钱,垄.断,唯有垄.断才是最赚钱的!”
  
      这话从某种意义而言,确有几分道理。
  
      白小升继续听。
  
      “那么我们,为什么还是要搞一些看起来是双赢的合作呢。”罗月峰又笑着看向罗丹纶,也看看白小升,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不是为利,而是为了纽带,为了联系!”
  
      “就比如索恩斯,你说我们跟他合作,真的是看中他这个人,他管理的那些企业给我们带来的收益?那我们完全有更好的选择!”罗月峰笑吟吟道,“我们真正看中的,是索恩斯背后的家族,还有他在振北集团的身份!”
  
      “我们要联系的,是索恩斯家族,以及振北集团!”
  
      罗月峰这算是一次开诚布公。
  
      不管他的话中道理有无瑕疵,是不是罗家真不在乎那些利。
  
      白小升都结合他看自己的眼神,听出了更多层面的意思
  
      罗月峰言下之意,索恩斯的背后有家族,又任职于振北集团,我们是看这两方面跟他合作。
  
      那你白小升,你有什么!
  
      亚洲市场,我们罗家自己不缺钱不缺人脉关系,一家独大赚的更多!
  
      为振北集团,我们已经跟索恩斯缔结联系,你在这方面根本就是重复的,是可有可无的!
  
      那我们,为什么跟你合作?
  
      这些都是罗月峰意会而非言传的话。
  
      罗月峰似乎还怕白小升不能很好领会这些,笑吟吟对他补充一句,语气是六分玩笑,四分真。
  
      “还有就是,小升啊,你跟我们家丹纶在老魏家那边,可算是竞争对手呢!”
  
      “我们要是帮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功之上再成功,那我们家丹纶,岂不是被你给比下去了?”
  
      罗月峰说的够直接。
  
      其实他也同样耿耿于怀,在魏家,在魏天河面前丢面子的事,并且迁怒在白小升身上。
  
      罗丹纶听着爷爷的话,顿时皮笑肉不笑看向白小升。
  
      他爷爷说的他也听懂了!
  
      不管从哪方面看,罗家都没有理由跟白小升搞合作!
  
      你对我们根本就是没有价值的,你死了这条心吧!罗丹纶心中暗道。
  
      “还是说,孩子,你其实有什么了不得的家族背景,令我罗家动容的人脉关系,我不知道的,说来听听,让我老人家也瞧瞧,你够不够资格,跟我来谈这个合作!”罗月峰再道。
  
      他已然毫不客气,把所有的话都挑明了。
  
      “当然了,小升啊,我还是很感谢你能来给我祝寿的。”罗月峰笑眯眯双手十指相对,舒坦往太师椅上一靠,笑道,“一会儿,让丹纶带你去入席,吃好!喝好!也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
  
      罗月峰这竟然连番一些话,就要把白小升给“打发了”。
  
      罗丹纶忍不住心中喝好,简直想给自家爷爷竖个大拇指。
  
      真痛快!
  
      拒绝白小升不算爽,让他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知道不配跟罗家合作,让他受屈辱,才算爽!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罗丹纶很服气。
  
      瞧瞧,此前把这个白小升能的。在魏家,就让他们祖孙丢了面,在罗家,还敢让他那帮兄弟受委屈。眼下好了,让他爷爷这顿奚落,变得无话可说了吧!
  
      你是有了不起的家世,能比肩我罗家,还是认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值得我罗家郑重以待,全没有的话,你也配来跟我们谈合作?罗丹纶简直神采奕奕。
  
      罗月峰在白小升开口之前,又徐徐道,“我都听说了,小升,那日登门魏家帮你的,可有华夏腾云集团陆云在内的诸多家商界人物,他们都是你的人脉。可惜,他们中的大多数,我罗家都不感兴趣,或者是另有更好的结识渠道!”
  
      罗月峰这算是给白小升补了个刀。
  
      明确告诉他,他那些既有人脉在自己这儿不好使!
  
      罗月峰、罗丹纶,秦家祖孙注视下,白小升一笑,神情平静,脸上没有任何的沮丧,没有任何的郁闷。
  
      随后,白小升坦然而直接跟罗月峰道,“既然罗老先生这么说了,那我只能遗憾,我怕是没有值得罗家放眼里的资源。我是家族,只是寻常百姓人家,我的朋友,也只有您说的那些。那今日我来,不奢求合作,就当是专门来给您贺寿好了。”
  
      白小升算是看出来了,罗月峰根本就无意跟自己合作!
  
      那自己再努力,到头也是人家一句话的事。
  
      一句话一场空。
  
      与其如此,倒不如自己洒脱点。
  
      反正缺了罗家合作,也死不了人。
  
      白小升很自信,他的改革一旦完成,他辖下的企业将会成群一飞冲天,假以时日,罗家求他他都未必肯。
  
      真正吃亏的,是你们才对!白小升暗道。
  
      至于身份、地位、人脉?
  
      他白小升是未来振北集团继承人,他就是人脉!
  
      罗家今日错过了他,未来有的是后悔!
  
      白小升心中有底气,自然洒脱无比。
  
      罗月峰很意外地看着白小升,这个小家伙全然没有不甘心,没有沮丧,很平静接受了事实,这份坦然自若,真是好风采!
  
      看来他能进振北集团,并且身居要职,不是没有道理!
  
      看来,魏家魏天河欣赏他,也不是没有道理!
  
      罗月峰不管乐不乐意,都不得不承认,从能力到风度,自己孙子跟人家似乎确实有所差距!还不小!
  
      可惜了!
  
      罗月峰心中暗道。
  
      可惜这个白小升跟自己孙子是“情敌”,是竞争对手!
  
      不然的话,就冲白小升这个人,他罗月峰也愿意合作!
  
      表面上,罗月峰微笑点头,似乎认可白小升有自知之明,单纯贺寿一说。
  
      一边,秦小幺听出来了。
  
      这位罗爷爷是不打算跟她小升哥合作了,秦小幺忍不住有点急。
  
      在她看来,白小升救过她,人有那么好,身份也不低,罗爷爷凭什么不跟他合作啊!
  
      秦小幺忍不住在桌子下面,用小手急躁扯了扯自己奶奶的衣角。
  
      秦家老太太始终听着,没发表意见,只不过眉头已经一点点拧起。
  
      等到白小升、罗月峰谈完了。
  
      老太太把手里的茶杯往桌上一顿,把罗月峰还给吓一跳。
  
      “怎么着罗老头。”秦家老太太看着他,冷哼道,“瞧你这意思,你还瞧不起人家咯。”
  
      “还什么合作不为利,看家世、人脉,我呸,好有道理啊你!”
  
      “你跟振北集团大中华区那边搞合作,没得赚?那些钱,不让你动心?”
  
      “我看你说的,也就一句话最真,这孩子要是经由此番合作风生水起,再压你孙子一头,你孙子在魏家那边更没戏了!”
  
      “实话告诉你,我觉得人家孩子就是没有你们这次合作,也在魏家那边十拿九稳!”
  
      秦家老太太啐道,“你还不如人家孩子豁达有风度!怎么着,你想看他的人脉?那我算不算,我们秦家算不算!他救了我孙女,就是我秦家的朋友,看我秦家的面你谈不谈合作?难不成你连我秦家,都不放眼里了?”
  
      这老太太仗义、直爽,火爆脾气。
  
      一顿夹枪带棒,让罗月峰顿时有点狼狈。
  
      “我说大妹子……”
  
      “呸,谁是你大妹子,老不修!”
  
      “那合作,总该你情我愿……”
  
      “狗屁,你当谈恋爱呢,还你情我愿。你刚刚不说了,他有背景或者人脉,你就同意了吗,我秦家不行?”
  
      “我……”
  
      罗月峰让老太太一顿疾风暴雨给说没词了,也有点急眼。
  
      “秦家的!”罗月峰气恼喝道,“你要真受不了,你秦家跟他合作呀!”
  
      秦家老太太顿时冷笑连连,转向白小升,脸色平和,“孩子,你救了我孙女,我秦家自当答谢!如果你觉得想合作,我在这儿先答应你,回头你派商团去南美,我们家族生意在那里,咱们就合作!”
  
      白小升先是惊愕,随即笑容浮现,恭敬点头,“那,老人家,择日,我定当带人前往拜访。我们亚洲地区经济蒸蒸日上,我相信您这个选择,是不会错的!”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俩老人斗气,白小升再度斩获一个机会!
  
      依着秦小幺此前说的,秦家可是比罗家更胜一线!
  
      一下子,白小升真心舒坦了。
  
      秦家老太太,也心满意足笑了。
  
      秦小幺更是拍手叫好,“好啊,我们家跟小升哥哥合作!”
  
      这么一来,罗月峰这心里,反倒有点不是滋味。
  
      亚洲地区的经济发展势头,确实全球最好,尤其是华夏。
  
      白小升身为振北集团大中华区执行总裁,坐拥那边众多企业,根本就是“强龙”,不跟他合作,真的有够理智吗?
  
      罗月峰这心里反倒有点动摇了。
  
      至于罗丹纶,则不是滋味地看着白小升,眼眸深处有点嫉妒。
  
      白小升这算是攀上了秦家!
  
      正当众人心思各异之时,偏厅的门忽然被敲响。
  
      随后,门外传来张姨的声音,“罗老先生,老夫人,外面有贵客到!”
  
      能被张姨郑重其事称呼为贵客的,可真不多!
  
      再者,今晚的贵客来的差不多了啊。
  
      还有谁?
  
      罗月峰满脸狐疑,秦家老太太也忍不住诧异。
  
      “请他们去正厅坐。”罗月峰发声。
  
      但随后,偏厅门开了。
  
      一个年轻妇人出现在门外,金发碧眼,容貌绝美,举止端庄。
  
      她身边一个小小的身影,见到秦小幺更是眼眸一亮。
  
      “小查理!”秦小幺看过去,也顿时大呼。
  
      白小升才打量了两眼对方,就感觉身边有异。
  
      他回过头,顿时愣了。
  
      罗月峰、秦家老太太竟然同时起身,罗丹纶更好似屁股底下生了弹簧。
  
      这三人神情郑重,犹如面对了不起的贵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