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8章 最凄惨归家末路英雄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说实话,保罗三世这个人以他的年龄和他说的话听起来配得上一个德高望重的专家水平,他讲的那些鬼魂知识令人信服,起码不会让人疑心大起,更不会让人反感。
  当然,这也是所有的听众,都对挪己等人设身处地的那种经历耳熟能详前提下,他们似乎已经见怪不怪,这就是天时合适的好处,否则,提前到他们没有观看这段古之前,再多费三倍的口舌也没有这个效果。
  不过,真正让大家毛骨悚然的是保罗提出的那个鬼魂的数字!
  好家伙,七十亿的一百倍,那就是七千亿!
  者要是没有地狱,让他们在里面安居乐业,不对,这词似乎不对,应该是严加管制,而是跑到活人当中,死人最喜欢呆的地方当然就是活人身上,因为他们最缺乏的就是生命气息,如果数学比较好的话,七千亿鬼魂,平均每个人要摊一百个!
  那些鬼魂如果粘贴在人身上,吸收生命气息,不要太多,每个只要百分之一,一百个鬼魂一起吸,那要吸多少?赶紧算,啊呀,不能算了,太可怕了!
  如此一设身处地地算账,众人都是一阵后怕!
  辛亏有地狱,否则不然,我们一天都活不成,再多的活人也给那些饥渴的鬼魂给吸干了。
  这地狱真是好东西,谁建设起来的?可真是功德无量,好人好事!
  对了,刚才保罗老师说的是造物主造的,这可太有先见之明了,感谢造物主!不然,我们早就见鬼了!
  见鬼,变鬼还会远吗?
  不说众人在那里开始疑神疑鬼,这个时候,直播的主镜头一转,有开始对住讲述故事的挪己,只听他那能说会道的双唇一张一合,吐出的都是人们前所未闻的信息。
  “接着,我见着了特鲁昂的妻子,克墨奈,在故老相传的传奇故事中,她曾躺在了不起的那位大能者的怀抱,还生下克勒斯,骠勇刚健,胆量和狮子一般,真相如何,无人知道,也无从得知。
  “我还见着了墨佳拉,心志高昂的克雷昂的女儿,嫁配特鲁昂的儿子,一位无比粗莽的斗士,这个倒是没有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就是不同的凡人之间的故事。
  “顶多就是生产一些巨人、智者、能力超绝之士,虽然他们也被那些推崇他们的人夸赞称誉为天使甚至是神祗,靠山的就是山神,傍海的就是海神,男的自然是男神,女的当然是女神。
  “我见着了美丽的卡丝忒,就是底浦斯的母亲,出于不知真相的缘故,做下荒诞可怕的事情,嫁给自己的儿子,那个儿子因为嫉妒或者误会杀了父亲,娶了母亲,这是一个极其悲惨的故事。
  “一个凡人甚至一些弱小的天使,都被那些强霸者违背自己的意志,将他们拖入悲剧之中,无从逃避;这是惨绝人寰的痛苦,但是那些无良天使,不久之后,即将此事公诸世间。
  “使得在悲惨苦难中受到痛苦折磨之人,无处逃避,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羞耻地度过每一分每一秒,生不如死,他们心中对那些无量天使恨不得食肉寝皮,只是打不过他们,只好屈辱地偷生。
  “底浦斯这个苦难中侵泡的生命,尽管承受着巨大的悲痛,仍在美丽的塞贝为王,统治着里亚民众,按照天使包孕痛苦的安排。
  “而悲剧的另一个人物,卡丝忒,则去了强有力的地狱天使的家府,就是那位把守冥界大门的王者的家院,她在那里自缢而死。
  “死后,卡斯忒依然垂吊在高处的顶梁,就着绳编的活结,怀着强烈的悲楚,给儿子留下不尽的愁哀,复仇女神的责惩,母亲的咒言。
  “其后,我见着了绝色的洛里丝,琉斯视其貌美,娶为妻子,给了她数不清的家财;她是亚索斯之子安菲昂的末女,安菲昂曾以强力王统米努埃人的墨诺斯地面。
  “所以,她是普洛斯的王后,给王者生养了光荣的孩儿,包括斯托耳、米俄斯、以及高傲的墨诺斯,还有典雅秀美的裴罗,凡人中的佳丽,英雄豪杰们为之苦苦穷追。
  “但是父亲琉斯不愿把她嫁出,除非有人能赶回那头莽牛,从遥远的拉凯地面,它额面开阔,长角弯卷,被强健的克洛斯夺占,这是件不易办到的难事。
  “惟有豪勇的先知普斯出面承担,但他受制于天使定的限约,受阻于悲险的厄运,被粗野的牧牛人逮着,用痛苦的绳链捆绑,空有一身本事,却无法打开捆绑。
  “但是,当时月的消逝磨过了年头的末尾,季节的转换开始新的循环,强健的克洛斯,听罢他所说的谕示,每一句告言,将他释放,由此实践了那位大能者的意愿。
  “我还面见了莱达,曾是达柔斯的妻房,替夫婿生下两个心志刚烈的儿子,就是驯马的斯托耳和强有力的丢开斯,拳击的健儿。
  “丰产谷物的泥土已将他俩埋葬,但他们仍然活着,即便长眠泥中,因为那位大能者使他们获得殊荣,让他们隔天生死,轮换着存活,享受天使一般的荣光。
  “接着,我见着了墨得娅,洛欧斯的妻房,她对我说道,她曾和裂地天使私下结为连理,生下两个孩子,短命的儿郎,天使一样的俄托斯和声名远扬的尔忒斯。
  “盛产谷物的大地哺育的最高大的男儿,形貌远比别人俊美,仅次于著名的俄里昂;当他们还只是九岁的男孩的时候,他们的双肩已宽达九个肘掌,身高九噚。
  “他们出言威胁,打算苦战一番,催发战争的轰烈,攻战凯萨琳山上那些成群结队的天使;他们计划将俄萨堆上凯萨琳山,再把枝叶婆娑的梣木压上俄萨,攀上天穹。
  “他俩定会实践此事,倘若他们已长成精壮的小伙;然而,那位大能者,派出银弓之王阿波罗,杀了他俩,趁着他们还处于头穴下尚未长出须毛的童稚时期,浓密的胡子尚未遮掩颌角的少年。
  “我见着了伊德拉和克里丝,面见了美丽的阿德奈,心计歹毒的米诺斯的女儿;塞修斯曾把她带出克里特,前往地势高耸的城堡,但却不曾得到她的爱悦。
  “努索斯诉告了她的行迹,狗眼天使将她杀死,她空有美丽的外貌和歹毒的内心,却如同野狗一样倒毙在迪亚,那个海浪冲涌的地界。
  “我见着了迈拉、墨奈、还有可恨的芙勒,她接受贵重的黄金,葬送了丈夫的性命,如此这般恶毒的女人,虽然用尽心机,甚至杀人最亲近的人,却归结在地狱的黑暗中,无计可施。
  “我见到的各位英雄的鬼魂太多;有限的时间内我无法告说所有内容,亦不能一一道出她们的名字,那些我所见到的女人,英雄们的妻子和女儿,在此之前,黑夜天使将会消歇.
  “我也操劳一天,加上半夜,已经筋疲力竭,现在,我该上床睡觉,可以和伙伴们一起,就寝迅捷的船上,亦可在此过夜,护送之事烦劳你们和天使操办。”
  挪己说完这些话,全场静默,肃然无声,惊迷于他的叙告,在整座幽暗的厅殿里,无一人发出任何声音;因为这些内容,他们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甚至没有听说过,让他们如何不目瞪可呆?
  当值那时,白臂膀的王后瑞忒首开话端,说道:“你们看此人如何,各位基亚乡贤,他的形貌、身材、沉稳敏锐的思辨?不错,他是我的客人,但你们全都分享此份荣誉;不要急于把他送走,也不要吝啬奉赠的礼物,给一位亟需的客人,你等全都家产丰盈,感谢天使们的恩宠,储藏在自己的宫居里,现在是你们慷慨奉赠的时候。”
  听到王后说出这番话,年迈的英雄纽斯张嘴说道,他是基亚人中的长老,自然有话先说:“朋友们,我们谨慎的王后没有说错,亦没有违背我们的意愿;让我们按她说的做,不要吝啬,慷慨是感恩的一个表现,是值得赞扬的行为;现在,我们等着国王努斯发话,让他指示我们应该采取什么行动。”
  纽斯长老说完这番话,国王努斯开口答道:“按王后的计划办,坚决执行,只要我还活着,王统欢爱船桨的基亚民众,就会对客人款待,慷慨解囊;让我们的客人,心情欢悦。
  “尽管我们这个贵客归心似箭,急于登程,也请你们再忍耐一时,明天动身;届时,我将征齐所有的礼物送给你们;我们的贵客挪己的回归,是我等共同的事情,首当其冲的是我,因为我是镇统这里的王贵。”
  听罢众人这番话,足智多谋的挪己开口答道:“尊贵的国王努斯,人中的俊杰,倘若你劝我留在此地,甚至呆上一个整年,只要答应送我回家,给我光荣的礼物,我都将乐意敬从;载着更多的礼物,回返我亲爱的故乡,将使我广受禅益:那时我将受到更高的尊誉,更隆重的欢迎,被所有我国土上的人民所敬仰,他们能够眼见我回到故国,重新统领我的家院。”
  国王努斯听罢这番话,开口答道:“当我们望着你的脸面,挪己,你不像是个骗子或油嘴滑舌的小人,虽然在我们这个地面,乌黑的泥土供养了大批诸如此类的活宝,他们不事生产,不做任何有益的事情,只是游散在各个地方,生编虚假的故事,胡诌谁也无法见证的谣言,迷惑我的民众。
  “但是,挪己,我知道你不同他们,你的讲述引人入胜,你的心智聪颖通捷,像一位歌手,以高超的本领,你诉说了凄烈的楚痛,你和所有的兵勇遭受的苦难。
  “来吧!告诉我此事,要准确地回答!你可曾见着天使一样的伙伴,他们曾和你一起前往东城,接受命运的召访?长夜漫漫,似乎没有尽头,现在还不是入睡宫中的时候,继续说吧,讲述你不平凡的历程,我可坚持听你的说话,欣赏你说的内容,直到清亮的黎明,只要你继续开讲,告说你的苦痛,在我的宫房。”
  听罢国王努斯这番话,足智多谋的挪己开口答道:“尊贵的国王努斯,人中的俊杰,讲述长段的故事和入寝休息各有各的时宜,然而,倘若你仍愿听我说讲,我将不会拒绝,讲说另外一些见遇,比我刚才述说你已经听到过的那些,更为凄惨;我的那些伙伴们的悲苦,死在战后,他们虽然躲过了东城人的喧喊冲杀,但却丧命于一位邪毒的女人,死在她的意志之下,虽然我的那位大有能力的袍泽已经回抵家园。
  “当我还在地狱见过了许多鬼魂以后,那个时候,圣洁的地狱天使丰奈驱散了女人们的幽灵,将她们赶往各个方向,坑边飘来我的故人挪戊的亡魂。
  “挪戊带着悲恨,另有兵勇们的魂灵,拥聚在他周围,他们都是和他一同死去,亡命在索斯的家里;他喝过黑血,当即认出我来。
  “挪戊开始嚎啕大哭,失声喊叫,泪水涌注,伸开双臂,试图把我抱拥,但却不能如愿:昔日的刚健,旧时的勇力,充注在柔润的四肢,其时已不复存在,他现在不过是一个飘渺的鬼魂,什么都不能干。
  “眼见此般景状,我潸然泪下,心生怜悯,开口询问,用长了翅膀的话语对他说:‘我们共同父亲拉麦之子,最高贵的王者,全军的统帅,五哥挪戊,告诉我,是何样悲惨的命运,痛苦的死亡,夺走了你的生命?
  “‘是因为海洋天使卷来呼啸的狂风,无情地摧打你的海船,葬毁了你的人生?
  “‘抑或,你死在干实的陆野,被凶恶的部民击杀,当你试图截抢他们的牛群和卷毛的肥羊,或正面与他们打斗,为了掠劫他们的女人,荡毁他们的城垣?’
  “听罢我的问话,挪戊开口答道:‘我们共同的父亲拉麦之子,大能者佑护的后裔,足智多谋的六弟挪己,并非因为海洋天使卷来呼啸的狂风,无情地推打我的海船,葬毁了我的人生。
  “‘也不是在那干实的陆野,凶狠的部民把我杀击。
  “‘而是索斯谋设了我的毁灭和死亡,邀我前往他家,设宴招待,把我杀掉,由我那该死的妻子帮衬,像有人宰砍一头壮牛,血溅槽边。
  “就这样,我送命于凄惨的死亡,伙伴们也都相继倒死在我身边,像长牙闪亮的肥猪,被宰在一位有权有势的富人家里,飨食一次婚礼,一次庆典,或一次公众的聚餐。
  “‘你曾亲眼见过许多人的阵亡,或死于一对一的开打,或丧命在大群激战的人流,但你不会把那时的凄惨等同于我们的悲伤。
  “‘我们全都摊手躺在地上,傍着调酒的兑缸和堆载食物的餐桌,遍倒在整个厅堂,鲜血满地流淌。
  “‘耳闻桑德拉的惨叫,那是最凄厉的声响,被邪毒的丝特拉击杀,横躺在我身上。
  “‘我挥起双手,击打地面,死于利剑的刺捅,但那不要脸的女人转过身去,不愿哪怕稍动一下,合拢我的眼睛,我的嘴巴,虽然我正前往地狱天使的府居。
  “‘可见世上女人最毒,臭名昭彰,她会在心中谋划此类行径,像这个**一样,预谋可耻的行动,算计杀害婚合的夫婿。
  “‘咳,我还想归返家中,受到孩子和仆从们的欢迎,但她心怀奇恶的邪毒,泼倒出耻辱,对着自己的脸面,也对所有的女流,对后世的女子,包括她们中品行贤善的佼杰,都是如此。’
  “挪戊言罢,我开口答话,说道:“唉!沉雷远播的大能者从一开始便入骨地痛恨拉麦的后代,借用女人的恶谋,实现他的意愿。我们中死者甚众,为了海伦,而驱使你和四哥发生尖锐矛盾之际,丝特拉又设下害你的图谋。’
  “听我说完,挪戊开口答道:‘记住我的教训,六弟,不要太过温软,甚至对你的妻从,不要告她所有的一切,你所知晓的事由,说出一点,把其余的藏留心中。
  “‘但是,你,挪己,你却截然不会被妻子谋害,里俄斯的女儿,谨慎的罗珮,为人贤和,心智敏慧温存;唉,我们走时,前往奋战搏杀,她还只是位年轻的妻子,怀抱尚是婴孩的男儿,现在一定已经长大,坐在成人的排位中。
  “‘幸福的孩子!心爱的父亲将会还家见他,他会伸出双臂,拥抱亲爹,此乃合乎人情的举动。
  “我的妻子甚至不让我略饱眼福,看一眼我的儿郎!在此之前,她已把我击杀。
  “‘我还有一事奉告,你要牢记心上。当驱船回到亲爱的故乡,你要悄悄地靠岸,不要大张旗鼓。女人信靠不得。
  “‘好吧,告诉我此事,要准确地回答:你和你的伙伴可曾碰巧听说我的孩子仍然活着,或许在墨诺斯,或在多沙的普洛斯,亦可能和墨劳斯吃住一起,在宽广的斯巴达,高贵的斯托斯,我知道,他还活在人间。’
  “五哥挪戊问完,殷切地盯着我,可见他虽然已经魂归地府,依然无比关切自己的儿子;我开口答话,说道:“为何问我这个,我不知他的死活,不能回答;此举可恶,信口胡说,在我不能。’
  “就这样,我俩站在那边,交换悲凄的言词,心中哀苦,淌着大滴的眼泪;其后,坑边飘来雍贵的洛科斯的魂灵,还有阿卯的魂魄,他认出我来,放声哭喊,对我说道,用长了翅膀的话语:“足智多谋的六哥挪己,粗莽的人,你的心灵是否还会想出比这更宏烈的探访?你怎敢斗胆跑到地狱天使的界域,失去智觉的死人的领地,面见死去的凡人,虚幻的踪影?’
  “挪卯言罢,我开口答话,说道:“十四弟,我前来此地,是出于探问的需要,把阿斯询访,或许,他会告诉我返家的办法,让我回到山石嶙峋的故国;我还不曾临近近东大地,不曾踏上故乡,总有那些烦难,使我遭殃;过去,挪卯,我的十四第,你比较幸运,没有那么多让人求死不能的痛苦经历;今后,也不会有许多比你走运的凡人;所以不要伤心,挪卯,虽然你已死去,你比许多活着的人更幸福。’
  “听我说完,阿卯开口答道:“哦,闪光的挪己,不要舒淡告慰你弟弟我死亡的悲伤。我宁愿做个帮仆,耕作在别人的农野,没有自己的份地,只有刚够糊口的收入,也不愿当一位王者,统管所有的死人。’
  “此后,其他死者的精灵围站在我身边,悲悲戚戚,和我说话,一个接着一个,诉说自己的苦难;只有挪卯的亡魂离我而站,还是那副谁也不服的模样,就是他将羊眼天使寺庙中的女祭司卡珊德肆意迫害。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只好过来和我老老实实的说话,虽然不服,他也是无力改变什么,只得认命,加之我也不是他的敌人,他还是有话可以对我说的。
  “他靠近我以后对我说:‘羊眼天使曾经向在凯萨琳山上的天使总管老大撒旦诉说过我在他的主庙里把女祭司卡珊德拉拖出来,极尽羞辱,后来虽然我把卡珊德送给挪戊,但是羊眼天使却把这笔张记在我的头上。
  “‘我跟你说,我当时就是一阵迷糊,哪里知道我干了什么事情?在说他羊眼天使一直不是我们的助力吗?为什么在敌人的成立弄个寺庙,岂不是害人吗?我还以为是敌人一方的保护者呢。
  “‘再说了,天使那么大的本领,为什么当时不制止我?如果那时你让我知道那是你的禁脔,我还会和你作对吗?这真真是岂有此理了。
  “‘后来我知道,羊眼天使因为这事话惊动了老大,将这事报告给老大撒旦,并要求他对作恶的我进行报复;老大撒旦不仅同意了他的请求,而且还把那个大匠天使为他新铸的雷电借给他。
  “‘为的是让羊眼天使掀起狂风巨浪,阻止那些与我在一起的西城人在海浪中前进,让我们在海浪的围困中无助地挣扎,承受死亡恐惧的折磨。
  “‘以此为基础,再把最严厉的刑罚加在我身上,让我受尽折磨,死无葬身之地,以此为自己的祭司卡珊德复仇。
  “‘羊眼天使嫉恶如仇,立即采取强力行动,他使出撒旦给他的那些新铸造的雷电,从凯萨琳山的顶峰之上,发射出来,顿时漫天都响起了隆隆的雷声,瞬间浓云密布山头。
  “‘那些乌云迅速展开,将大地和海洋顷刻之间就笼罩起来,让它们变得一片漆黑,整个天下如同末日来临,对面不能见人。
  “‘然后,羊眼天使又派传信天使一立厶去召唤狂风天使,让他也开始兴风作浪,在那黑云遮空、暗无天日的情况下,对我和我的伙伴施以致命的打击。
  “‘狂风天使听到命令以后,豪不耽搁,即刻行动,他用巨大的三叉戟挖开锁闭各种风能的岩洞,让里面翻滚冲突的风能全都暴动,喷涌而出。
  “‘顿时,各种级别的风能从岩洞里飞奔而去,直奔我和我的同行战兵乘坐的海船,为了强化它们的力量,狂风天使命令它们合成一团,如同绳索搅在一起,形成一股狂风。
  “‘那些无比强劲的风团,唯一的使命就掀起海蛇岛附近海域的海浪,然后搞翻那些船只,搞死那些船员;狂风天使的话还没有讲完,它们就急速地出发了,它们早就迫不及待。
  “‘它们飞快地来到大海海面,顿时让大海在急风下掀起巨浪,咆哮奔涌,然后以排山倒海之势,直接砸在我们乘坐的那些船只上。
  “‘西城联军的众人看到巨浪袭来,惊得束手无策,再也无力划动船桨!暴风瞬间撕碎了船帆,刮断了桅杆;最后,掌舵的人也精疲力尽,束手待毙;夜幕降下,大海整个变得一片漆黑。
  “‘我们这些人至此依然不知道这场从天而降的大祸是什么原因。
  “‘我那个时候也是不知所以,更是暴跳如雷,不知道是我的愚昧行为惹怒了天使,我自己死有余辜也就罢了,为什么还带累众人。
  “‘就在这必死的境况之下,海洋天使也来援助羊眼天使,他无情地从凯萨琳山降下雷霆和闪电,风浪冲击船只,木板开裂,船身破碎,抱着木片救生的人也被巨浪吞掉。
  “‘最后,羊眼天使用最激烈的雷霆轰击那艘我乘坐着的那艘战船,船只顿时碎裂,空中和海上响着可怕的爆裂声,狂浪汹涌地卷来,吞没了破船。
  “‘其它船上的那些士兵,他们远比我软弱,哪里能抗击这暴烈的自然之威,所以,他们无一例外,都被卷入海底。
  “‘强大的水压破碎了他们的胸腔,涩咸的海水堵住他们的呼吸,导致他们连挣扎都来不及,第一时间就在水中丧生。
  “’只有我这个罪魁祸首一人,还没有死,我的生命力无比坚强,还在垂死挣扎,和命运抗争,哪怕我明知我的对手是那些大能的天使,我也不会屈服,更不会等死。
  “‘我紧紧地抓住一根木头,顺着波浪漂着;我挥动有力的臂膀,同波浪搏斗,一会儿被巨浪推上峰尖,一会儿又被送入波谷。
  “电光在我的头顶闪击,雷霆在我四周轰鸣;你可以想到,非只一位天使与我为敌,如果他们想让我死,我早就死了,我估计他们现在是猫戏老鼠。
  “‘不过,后来我知道,就是那个羊眼天使还不让我死去,认为这样遭容易用这样容易的方式让我死太便宜我了,他的怒气没处发泄!我就想再问他一句:你这时的本事,我拉走你的祭司卡珊德的时候为什么不用?我是真的恨死他了!
  “我在波浪中还没有丧失勇气,还在继续和风浪斗争,我那个时候碰到了一块耸立在波浪里的礁石,就如同见到一根救命稻草,紧紧地抱住它。
  “‘那个时候,我还是气怒交加,失去了理智,抓住岩石以后,以为无人能奈我何了,竟然不知死活地夸口说,即使凯萨琳山上的众天使联合起来用波浪冲击我,我也要救出自己。
  “‘我也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别说他们一起对付我,就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真要弄死我,我也会立刻粉身碎骨;而且别说是那些大天使,就是一个最小的天使,也能轻易置我于死地。
  “‘我的狂妄,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位震撼大地的海洋天使,也就是裂地天使,听到我的狂言,不禁大怒!
  “‘他的能力一使用出来,天地都会摇动!那个时候,为了惩罚我这个在他眼中的叛逆,他同时震动海洋和大地,海蛇岛上大山的山崖颤抖,海岸在他的三叉戟撞击下崩裂。
  “‘最后,我正在紧紧抓住的那块山岩,被他的开山裂地大能连根拔起,将那石头和我一起抛出,我一下子又被抛进海浪里;海洋兼裂地天使又搬来一块巨大的山岩,直接砸在我的身上。
  “‘就这样,我在海洋陆地的夹击下,当场粉身碎骨!
  “‘我们那个队伍,所有人的战船,全部损坏,有的裂为碎片,有的沉没海底;大海怒吼,暴雨如注,如同天崩地裂。
  “挪己你来评评理,我挪卯为了在与东城人的战争中取得胜利,出生入死,杀敌无算,战功无数,最后不过是冒犯了一下天使,就让我无比凄惨地葬身大海,你说这个合理吗?我挪卯该当如此死法吗?”
  “这个道理我如何评说,你挪卯得罪了天使死得如此悲惨,我可没有必要步你的后尘!况且,你确实是冒犯了天使,你本就不应该抢掠他的寺庙,劫掠他的祭司。
  “我虽然无法评理,但是他是我的袍泽,我不能见他受苦不管,所以,我出言抚慰,说道:‘挪卯,难道你打算永世不忘对天使的愤恨,即便在死了以后,为了你本来不对在先的对你的惩罚?
  “‘你的冒犯天使。给族人带来苦难,也使我们失去你的存在,你,曾是那样坚固的一座堡垒!我们族人悲悼你的死难,常念不忘,像对挪丁的阵亡一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