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8章 大功臣获特许心难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原来是李崽洞的师兄,怪不得也那么嚣张。”
  
  百里良骝笑着摇了摇头,对东把东进道:“走吧,这里没我们的事了。”
  
  “嗯,嚣张如出一辙,下场也是一样,大哥别说二哥,估计他们恨死你了。”
  
  东把东进想到第一次南军被打败时,眼高于顶的南部高丽挑战者的嚣张模样,现在他也是心里大爽,说话也风趣了一些。
  
  他给两名面色惨白的军装眼高于顶的南部高丽人招呼一声,扬眉吐气地和百里良骝一起离开了军事基地。
  
  至此,事件圆满解决,后续利益分割的事情,交给华夏官方的人去办就行,对于谈判,外交官们更加在行。
  
  不过大部分条件早就决定了的,据百里良骝所知,华夏得到了大约五百平方海里的区域,这片区域的资源储备丰富,可谓是收获不小。
  
  当然,百里良骝并不会居功自傲。
  
  打心眼里来说,他认为自己其它华夏人一样,虽然那个探总地位超脱,当这个大家庭遇到麻烦的时候,帮个小忙,也是分内的事情。
  
  而且在探险队的总体操作上,他就一直贯彻这个宗旨,那时候就没少帮这个大家庭办过事。
  
  至于报酬和利益,他已经从敌人身上获得了够多,也就从来没有向这个大家庭要过什么。
  
  但是这次既然可以任意开条件,东进估计也是实现得到了默认,否则他也不敢如此大气,那百里良骝就拣自己最需要的物事提了出来。
  
  金钱什么的,对百里良骝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他决定开一个对自己有用而且比较需要的条件。
  
  不过,这个条件是什么,他也一时拿不定主意。
  
  回到苏门答腊之后,过了今天的琢磨,他终于想到了一个极好的条件。
  
  数日后,华夏某地某机构,实际就是武犟鋆和钟常伟经常聚在一起打发时间的好去处。
  
  “什么,你说百里良骝提出的条件,是允许他一夫多妻,而且还得办结婚证?”
  
  一名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看向桌子对面的东把东进,脸上满是意外之色。
  
  这个中年男子实际就是那个很老的老头儿钟常伟,比较稳妥型的老头儿。
  
  但是和他的实际年龄非常不匹配的是,他看上去就是一个中年人。
  
  他虽然没有如同芹菜那样得到那个百年冻龄,可是他吃得到的那个东西,却也有这个功效,以至于老头儿有点儿逆生长,不但没有随着如梭的岁月老去,反而还年轻了一些。
  
  今天他一听跟百里良骝有关的事情,立时就无比关心起来,急切地问道。
  
  东把东进点了点头:“对,这是百里良骝亲口告诉我的,明确地提出来,作为这次他立功的奖励,是不是有点异想天开。”
  
  钟常伟哑然失笑,道:“这事倒是简单,可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提出这种条件。”
  
  武犟鋆则哈哈大笑。
  
  “这小子也太胆大包天了!不过,我要给他点一个赞!简直说出了天下所有那些不守规矩男人的心声!哈哈哈!我这里没有问题!不要在乎有人学他的的坏样儿,谁要是有他的那种本事,我一概批准!”
  
  东把东进道:“他向来都是这样出人意料,从脑思路到浑身的本事。”
  
  钟常伟又将这件事情的影响全面思考了一番以后,点了点头,立即叫人进来,把百里良骝的事情安排了下去。
  
  他老人家表面看来稳如泰山循规守矩,内心深处也是标新立异的主,否则他们那一代人,也不会敢叫日月换新天了,更不能毁坏一个破烂陈旧的江山建立一个新的江山了。
  
  下定决心把旧东西扔掉,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因为有扔掉旧东西能力的人,保证旧东西应该不费吹灰之力。
  
  所以弃旧图新,风险很大,很可能旧的扔了,新的却没得到,鸡飞蛋打。
  
  这样的后果他们那一代都坦然面对,现在的一切风浪,显然都是小打小闹。
  
  他老人家人老心红,有些事情自己不能干了,换了方式让年轻人去干,岂不更妙?
  
  他首肯了百里良骝的不守规矩的申请,然后他对东把东进道:“其实,对百里良骝来说,他作为穿梭宇宙空间和时间的探总,地球上的任何法律都已经对他没有实质的限制,他这样提出要求,就是主动顺服大局利益的表示,很不错!还有,他干其它坏事的话,也很难控制,就是多娶几个媳妇儿,也不是纯粹的坏事,就随他去吧,到时候,他的那些媳妇就限制他了,岂不是堡垒从内部攻破的木马计?再说,这个批准,主要是给那些想嫁给他的善良女孩提供保障,我们如果限制他,他敢将她们都弄到中东去,那里是不限制一夫多妻婚姻的,我们闹个鸡飞蛋打,何苦呢。”
  
  武犟鋆哈哈大笑道:“老钟啊!要说老奸巨猾,非你莫属!这样的事情你都算计,你也太诸葛亮了;我就和你不一样了,我纯粹就是看那小子顺眼,他小子干的事情让我痛快,我当然也让他痛快,估计他那个年龄段,娶媳妇就是最痛快的事情;最好娶个百八十个,搞一个八国联军,国际娘子军什么的。”
  
  东进凑热闹:“目前已经显明的,至少已经有一个女人是德意志那旮旯的,据我所知,那个女人还身手不凡,是世界杀手排名第五的存在,现在她决心洗净铅华,放下杀人刀,对镜贴花黄去了,为了百里良骝,跟他跑过来,一心贴着百里良骝,我就做不到。”
  
  武犟鋆贼忒忒地问:“你做到了也没有人要!嘿对了,听说那个百里良骝在苏门答腊搞了一个鸳鸯楼,里面聚了不少美女,可有其事?”
  
  东进这个就不肯多说了:“鸳鸯楼是有,但不都是百里良骝自己住,那是一个集体婚礼的产物,麦轲他们经常搞这种名堂,不过这次不同,有人趁火打劫,那个人就是百里良骝,百里良骝也趁机参与进去,还安排了一个婚假,住了进去亲身度度。”
  
  钟常伟道:“具体的我们就不管了,年轻人精力旺盛,不搞出一些非同一般的东西来岂不是虚度了青春年华?说正事,东进,你和百里良骝谈谈,看看他能不能加入你们的序列,当多大官可以让他自己提。”
  
  东把东进道:“钟老,你这个应允估计给体制内的人,得把他们乐一个跟斗!不过,对百里良骝,我觉得不可能,他总是说他目前正在休假,而且他如果真的想干事,那个探总和盟总还可以继续干,估计他还是有长远计划的,现在做的事情不过是玩票性质,毕竟他才二十五岁。”
  
  “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你劝劝他,无论什么条件,都可以。”钟常伟还是不死心,以前给他的安排,似乎没有考虑他有如此一个能干打手的特长。
  
  现在到处都嚷嚷世界和平,甚至还有嚷宇宙和平的,时势造英雄,当然没有适当的时势就只能出狗熊了,所以百里良骝那样的人,凤毛麟角。
  
  也许比他厉害的人还有若干,可是用起来放心有听话的家伙,就没有几个了。
  
  “他对金钱、财富、地位都没有兴趣,就算我把阳把老大的位置给他,他也不会答应。”东把虽然没有断然否定,但是这样的尝试他又不是没有做过,知道准定没戏。
  
  “既然如此,以后有机会,你和他谈谈,至于能不能成,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感到没有什么指望,钟常伟还是留下一条路,以后也许还有可能。
  
  “好吧,但他答应的几率肯定十分低。”其实东进也没有完全死心,他肯定会不断努力,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会进一步尝试。
  
  百里良骝收到了东把东进的消息,得知自己登记结婚没有次数限制,他心里乐了好半天。
  
  毫无疑问,他还是比较传统守规矩的,对这个政策优惠他是不是付诸实施,他心里还没有什么准稿子,但是对于亲自考虑批准他这个法外开恩的钟常伟和武犟鋆,他很是感激,感到了他们浓厚的善意。
  
  其实,凭他和他们二位的关系,他可以自己当面提出。
  
  可是,那样的话,他需要一副具有高级厚度的脸皮,他觉得自己的脸皮还没有厚到那种程度,不好意思说出口。
  
  不过一码归一码,这事他感激,并不见的另一件事上他就妥协。
  
  当东把东进趁热打铁提出让他出山参加他们的系列平且可以当一个超乎寻常的大官僚的事情,他直接一口回绝,然后挂断了电话。
  
  把电话收起来,他偷偷看了眼正在跟氾梨花学习制作旗袍的丽芙萨,暗想自己总算能给她一个身份了。
  
  不然无名无分,对丽芙萨实在不公平。
  
  当然,一切都必须等燕姿娴接受丽芙萨之后,其它条件也合适的话,他才会和丽芙萨办理结婚登记。
  
  转眼之间,又是一个星期过去。
  
  路痴小师妹还没出现,令得百里良骝是一阵无语。
  
  不过他也没多想,以小师妹的战斗力,至少安全是不用他担心。
  
  倒是燕姿娴去了中东地区之后,已经一个多月还没回来。
  
  就算是去谈军火交易,也用不了这么久吧。
  
  这让百里良骝有些担心起燕姿娴来,而且想到小娴娴离开之前,对自己言听计从的模样,百里良骝对小娴娴很是想念。
  
  想念燕姿娴的时候,百里良骝连想到自己的得到特殊允许,不禁坏笑起来。
  
  不过,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可以率性而为的二百五青年。
  
  七八年之前的话,他肯定毫不犹豫地广而告之,让那些对自己心仪的女孩全都跑来应聘,自己的那个媳妇团,也不要太多,三千零一个名额就行。
  
  为什么是那个数字?
  
  也没啥,就是比三千粉黛多一个。
  
  不过,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个穷光蛋,估计广告费都付不出来,可不是现在,到底有多少钱自己心里也是没数。
  
  再说,找来人以后衣食住行都要花钱,那个阶段绝对无法给予足够的财务支持。
  
  有胆量的时候,钱不够;现在钱不用发愁了,可是想的事情就多了,起码不会蛮干。
  
  这事够头疼!
  
  就在百里良骝如此想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
  
  他接通之后,里面传来燕姿娴父亲燕宇的声音:“是百里良骝吗?”
  
  “燕叔叔?有什么事?”
  
  对于燕宇突然打来电话,百里良骝有些意外。
  
  燕宇语气低落道:“姿娴在中东遇到了伏击,身受重伤,正在医院进行抢救,情况……唉,总之你赶快过来看看她吧,或许这是最后……”
  
  燕宇没有接着说下去,语气哽咽,显然已是处于极度的悲伤之中。
  
  “好,我马上过去。”
  
  百里良骝挂了电话,面色十分凝重。
  
  他想知道燕姿娴的消息,但不希望是这种消息。
  
  他立即朝外走去,给氾梨花打了声招呼:“梨花,小娴娴受伤了,我去上京一趟。”
  
  “怎么回事?”
  
  氾梨花忙问道,百里良骝已是一溜烟地出了鸳鸯楼。
  
  百里良骝找到了张壮,上次飞机撞毁之后,张壮又买了一架,百里良骝借了新的直升机飞往上京。
  
  很快,他就到了目的地医院,这里虽然看起来有些破旧,但却是华夏最尖端的医疗机构。
  
  联系了燕宇,百里良骝直奔五楼重症监护室。
  
  到了门外,只见除了燕宇之外,老爷子燕山,燕姿娴的弟弟燕子矢,以及一帮子燕家子弟,全部都聚在门口。
  
  他们大部分都是眼睛红肿,显然刚刚哭过。
  
  但也有小部分人,眼中隐藏着幸灾乐祸的神情。
  
  一见百里良骝来了,燕子矢便扑了过来,一把拉住百里良骝的手腕,急切道:“骝哥,你救救我姐姐,爷爷癌症你都能救,你可一定要救我姐姐呀。”
  
  “子矢,闪开。”
  
  燕山一把将燕子矢拉开,叹息一声,对百里良骝道:“姿娴的情况很不妙,内脏几乎全部碎裂,生机全无,只剩最后一口气,你去见见她吧。”
  
  如今燕姿娴的情况几乎等同于死亡,燕山和燕宇虽然知道百里良骝医术厉害,但他们都不认为百里良骝能够起死回生。
  
  听到燕姿娴只剩最后一口气,百里良骝面色十分凝重,径直往病房里走去。
  
  燕家其他人都留在了门外,燕山、燕宇和燕子矢三位至亲,跟着百里良骝一起进了病房。
  
  “姐姐,骝哥来看你了。”
  
  燕子矢走到病床边,他虽然在外很有几分硬气,但此刻却是潸然泪下。
  
  不过他的话,燕姿娴根本听不见,没有任何反应。
  
  百里良骝朝着病床上看去,只见燕姿娴面色铁青,双目紧闭,脸上满是伤痕,露出在被子外的手臂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也许是医生认为无法救治,她的身上除了一个心跳监测仪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医疗器械,也没有输液。
  
  那心跳检测仪显示,燕姿娴的心跳此刻十分紊乱,毫无规律可言。
  
  百里良骝神情沉重,走到燕姿娴身边,抓起她的手把了把脉,心头咯噔一跳,面色越的难看起来。
  
  燕山说得没错,燕姿娴现在的情况,几乎等同于死人。
  
  “不行,我一定要救小娴娴。”
  
  百里良骝目光坚定,取出了醒真丹。
  
  神秘老者一共给了他三颗,除去自己服用和救人用,现在他还剩最后半颗。
  
  这丹药蕴含大量真气,只要能够在体内化开,等同于疗伤药。
  
  在燕山等人的注视下,百里良骝把醒真丹给燕姿娴服了下去,将燕姿娴的被子掀开,把手伸进燕姿娴的衣服里,真气渡过去,运用外力,帮燕姿娴化开药力。
  
  可是没想到,燕姿娴的经脉阻塞,身体器官衰竭,药力虽然化开,但却根本无法到达她的身体各处。
  
  “你们先出去,我要给她治疗。”
  
  百里良骝回头对燕山等人道。
  
  燕山目光一亮,语气颤抖道:“百里良骝,姿娴她有救?”
  
  “不确定,你们先出去吧。”
  
  百里良骝的语气有些不耐烦,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刻,燕山怎么就那么多废话。
  
  燕山等人会意,连忙退出了病房。
  
  百里良骝把门锁了起来,病床旁边的帘子拉上,这样一来,外面就看不到里面生的事情了。
  
  接着,他脱掉了燕姿娴的衣服,露出了一具绝美的身材。
  
  而且燕姿娴因为长期在军中训练,她的腹部有几块可爱的小腹肌。
  
  不过此刻燕姿娴身上布满伤痕,却是让百里良骝看得十分心痛。
  
  百里良骝拿出银针,在燕姿娴身上施针,花了十多分钟,终于把阻塞的筋脉梳理,醒真丹的药力进入到燕姿娴的身体各处。
  
  可是对于碎裂的内脏,百里良骝却一时想不出办法来。
  
  他把银针取出,沉思了好半晌,现以自己现在的医术,完全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他的医术的确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但却做不到起死回生。
  
  “先吊住她一口气,再想办法。”
  
  百里良骝拿定主意,开始对燕姿娴的心脏施针,通过刺激心脏来保持供血。
  
  然后他又在燕姿娴的头上插入银针,让燕姿娴的大脑保持轻度活跃,不然意识只要完全消失,那么就会死得很快。
  
  做完这一切,百里良骝走出了病房。
  
  “怎么样?”
  
  燕山、燕宇和燕子矢不约而同问道。
  
  百里良骝沉声道:“我没办法救她,只是吊住了她的命,她只有七天的时间可以活,我会在这七天内,找到救她的办法。”
  
  燕山眉头一皱:“那要是找不到办法呢?”
  
  “一定会有办法的。”
  
  百里良骝语气十分坚定,语气不容置疑。
  
  他看向燕山,问道:“燕爷爷,姿娴在中东生了什么,是被谁伏击的?”
  
  燕山道:“不知道,他们一队人全部被杀害,只有她勉强留了口气活着。目前中东和华夏都在调查此事,但还没有确切的线索。也许只有等姿娴醒过来,才能知道是谁伏击了他们。”
  
  百里良骝目光中透着杀机,冷声道:“无论是谁,我都会让其付出血的代价。”
  
  说完这句话,百里良骝转身下楼出了医院。
  
  到了医院外,他拿出电话,给师傅打过去。
  
  现在遇到燕姿娴这种情况,他唯一想到能有办法的人,就是师傅。
  
  电话接通后,百里良骝把燕姿娴的情况说明,电话那头老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然后道:“你虽然吊住了她的命,让她可以多活七天,但她现在这种情况,相当于已经死了。”
  
  百里良骝眉头一皱:“老李,你的意思,她活不了?”
  
  “办法倒是有,不过……”
  
  “不管怎样,只要有办法,我就一定要救小娴娴。”
  
  “你听过‘七日雀飞花’吗?”
  
  百里良骝眉毛一挑:“听过,能够起死回生,肉白骨,明生灵,活死人。不过七日雀飞花不是传说吗?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
  
  “七日雀飞花的确存在。”
  
  “啊!真的?老李你可别和我开玩笑,如果真的有七日雀飞花,那么小娴娴就有救了。”
  
  “七日雀飞花有倒是有,不过存世的太少,据我所知,目前有三棵七日雀飞花,掌握在三个不同的势力手中。”
  
  “不管是哪个势力,就算交上我的性命,我也要帮小娴娴拿到手。”
  
  “话可不能这样说,你知道那三个势力有多强吗?即使是你,也很难与之抗衡。”
  
  老李哂笑一声,语气中透着几分郑重。
  
  停顿了下,他接着道:“其中之一,收藏在长白山天山派手中,这你就不用想了;另外一颗七日雀飞花,据说在南海某个势力手中,我猜测应该是普陀山,你也别再打这颗的主意,他们太强大,你没戏!倒是最后一颗七日雀飞花,你可以想想办法。”
  
  天山派和普陀山,都是华夏顶尖大派,百里良骝自问虽然牛叉,但和别人八竿子打不着关系,想要去求得七日雀飞花,别人只怕见也不会见他。
  
  至于去硬抢,那就更是作死。
  
  剩下唯一的机会,他问道:“老李,最后一颗在谁的手里?”
  
  “北非佣兵之王麻田飞。”
  
  麻田飞!
  
  百里良骝眉毛一挑,眼中露出坚定之色。
  
  即使这看起来最好的机会,也是无比的艰难。
  
  麻田飞和普陀山、天山派比起来差远了,但他号称北非佣兵之王,实力也是相当庞大。
  
  不过百里良骝没有犹豫,对师傅说道:“好,我去非洲一趟。”
  
  结束了和师傅的通话后,百里良骝决定立刻动身去北非跑一趟。
  
  略作沉思,此行北非,面对的不仅仅是北非佣兵之王麻田飞,还有他旗下的佣兵团,沙虫佣兵团。
  
  沙虫佣兵团人数多达一万八千人,在北非可说是横行无忌,实力强大到令很多北非小邦国都退避三舍。
  
  甚至有些处于战乱的小邦国,是麻田飞在背后影响着整个大家庭的局势。
  
  可以这样说,麻田飞就是北非的一个土皇帝。
  
  拥有这么庞大的势力,麻田飞自然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要杀他的人实在太多了。
  
  麻田飞十分惜命,他的身边时刻都有人防卫,其中不乏高手。
  
  这些高手比不上百里良骝,但却强在人数多。
  
  所以如果百里良骝想要硬抢七日雀飞花的话,孤身一人前去,只怕不是那么轻松。
  
  想了想,他决定找几个帮手。
  
  “让探险队的力量出动?”
  
  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探险队的那些队员,如果他们出手,就简单多了,虽然探险队只有两万多人,但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只要排除千八百人,绝对能够对付沙虫佣兵团。
  
  不过他却打消了这个念头,不愿动用探险队。
  
  因为他现在正在休假了,探险队现在的领是麦轲他们,他不想去干涉麦轲的权利。
  
  还有,探险队自己的任务都在按部就班开展,抽人也不是那么容易。
  
  他知道自己只要开口,麦轲肯定会带着探险队赴汤蹈火,但他就是不愿意,这是原则问题。
  
  “看来只能让鸡头、也子和小北帮忙了。”
  
  百里良骝如此决定,然后分别给这三人打了电话。
  
  小北正在华山闭关,得知百里良骝要去北非对付沙虫佣兵团,他愣了下,然后没有问原因,直说明天在苏门答腊见。
  
  也子也一样,他刚刚挑战了北欧一位剑术高手,接到百里良骝的电话,他立刻就回国了。
  
  倒是鸡头,和百里良骝唧唧歪歪了一阵。
  
  不是鸡头不愿意,而是他性格就是如此。
  
  当然,鸡头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说等百里良骝一行到了北非,再和他联系,到时候碰头。
  
  有了这三人帮手,百里良骝心里笃定了很多。
  
  当天他回到苏门答腊,氾梨花见到他,连忙询问燕姿娴的情况,他大致讲了一下,众女都是面露愁容,当即决定去看望燕姿娴。
  
  这一晚,百里良骝很难得是一个人住在鸳鸯楼,其她人都离开去了上京。
  
  看着没有灯光的各个房间,他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这个鸳鸯楼,还是要多住点人才好。
  
  第二天一大早,百里良骝和北上、呼也邻碰头。
  
  一见面,小北说道:“不要坐客机了,我已经安排了专机,直飞加纳。”
  
  既然有专机,当然更好。
  
  当即一行人去了苏门答腊的军事机场,乘上了飞往加纳的专机。
  
  飞机上,呼也邻一边擦拭着手中的剑,一边问道:“骝哥,到底怎么回事,为何突然要对沙虫佣兵团下手?”
  
  小北道:“对呀,沙虫佣兵团实力强劲,无缘无故,我可不相信你是去除暴安良。”
  
  百里良骝把燕姿娴的情况说了遍,道:“我问过我师傅,现在只有七日雀飞花能救小娴娴,而我有办法能拿到手的,也就只有麻田飞手中的那一株七日雀飞花。”
  
  “怪不得,原来是为了救你未婚妻。”
  
  小北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战意,拍了拍百里良骝的肩膀道:“放心好了,有我们帮你,此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也子铮地把剑收入剑鞘,冷声道:“我也早就看麻田飞不顺眼了,他在北非臭名昭著,无恶不作,不知残害了多少平民百姓,这次我们也算是为民除害。”
  
  百里良骝道:“也子,你可别着急,这次我们尽量不动手,我决定先通过其他渠道向麻田飞交涉,如果他愿意把七日雀飞花卖给我,是最好的结果。”
  
  十三个小时后,飞机在加纳的机场降落。
  
  华夏每年对非洲都有大量的援助,现在借用一下机场,加纳是非常乐意。
  
  下了飞机后,百里良骝打电话联系鸡头:“你现在在哪里?”
  
  “几内亚弯,我在哪个港口停靠,距离你们最近。”
  
  “我们在加纳,你在洛美港停靠吧。”
  
  “行,我们在洛美港碰头。”
  
  通完电话,百里良骝让小北联系加纳官方,弄了一辆越野车,然后三人开车前往洛美港。
  
  洛美港是几内亚弯的重要港口,距离加纳机场并不是太远。
  
  当然,加纳整个国土面积本就不大,就算从南到北,也就几个小时而已。
  
  到了洛美港,还没到达港口,前面就传来喧闹的声音,道路被巡捕封锁了起来,不允许开车过去。
  
  百里良骝下车询问了当地的那些巡捕,得到答案之后,他顿时就无语了。
  
  巡捕告诉他,洛美港出现了海盗,武装力量非常强大,足有八艘战舰,已经把港口占据,虽然没有行凶,但加纳官方还是担心安全,暂时把洛美港封锁,不让任何船只停靠,也不让人进入港口。
  
  并且巡捕表示,加纳海军正在朝这边赶过来。
  
  其他人闻言,都是暗想加纳海军羸弱,届时能不能打得过这帮海盗,也是个问题。
  
  但百里良骝却知道,双方肯定打不起来。
  
  “鸡头又在搞什么鬼,这里可不是他的地盘,他怎么把舰队开过来了。”
  
  百里良骝嘟哝了句,打电话问了鸡头,舰队果然是这家伙的。
  
  他无奈对小北道:“小北,你想办法联系加纳官方,给他们解释一下,让他们把警戒解除了吧。”
  
  小北点了点头,打了好几个电话,过了十分钟,警戒解除,巡捕对外宣布刚才的一切都是演练,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危险状况。
  
  三人这才开车进入港口,看到停靠在洛美港的八艘战舰,那威武霸气的样子,的确是有些骇人。
  
  而在最大的战舰船头,赫然坐着一人,姿势无比霸气,正是鸡头。
  
  “你搞什么鬼?”
  
  百里良骝朝着鸡头喊道。
  
  鸡头从战舰上一跃而下,十多米的高度,如履平地,落在了地上,然后朝百里良骝几人走过来。
  
  “也子,好久不见。”
  
  “小北,听说你去华山修炼,现在实力如何?”
  
  鸡头和也子、小北分别拥抱了一下,却偏偏没有理会百里良骝。
  
  百里良骝笑道:“哟呵,鸡头,你想假装没看见我?”
  
  鸡头瘪嘴道:“嘁,上次你骗我有钻石,我气还没消呢。这次如果你没有一个好的理由,我现在就让舰队瞄准你开炮。”
  
  百里良骝当然知道,鸡头说让舰队瞄准他开炮,只是一个玩笑罢了。
  
  鸡头是被他骗怕了,所以才会满腹怨气。
  
  他当即给鸡头说了此行的具体情况,听完后,鸡头一拍手,大笑道:“哈哈,我一听你把小北和也子都叫上,就知道有得玩了,竟然是去打沙虫佣兵团。这可是一场硬仗,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把我的手下都带了过来。”
  
  百里良骝瞅了眼停在港口的战舰,对鸡头道:“你这些战舰又不能开上陆地,你开到这里有什么用,你低调的坐飞机过来与我们会和不行?”
  
  鸡头道:“我说要来帮你,我手下两千多名弟兄,他们都说要一起来。可是好些家伙连岸都没上过,更别提坐飞机了,他们不敢呀。所以我只能开船过来,顺便给你带了他们当帮手。”
  
  百里良骝道:“现在暂时不用他们帮忙,而且他们擅长海战,陆地的话,他们没有优势,能不用就尽量不用他们。”
  
  鸡头道;“那行,你说怎么搞,就怎么搞。总之需要我出什么力,你尽管开口就是。”
  
  别看鸡头平时说话有些不着调,但关键时刻,他却是对百里良骝全力以赴相助。
  
  百里良骝看向战舰上的索命成员,对鸡头道:“先让你的手下安顿下来,我想办法联系麻田飞,看看能不能把七日雀飞花买到手。”
  
  鸡头当即让副手去把索命的人都安排在加纳住下,然后他则是和百里良骝三人会和,一起前往贝宁。
  
  贝宁是个小国,非常小,也非常混乱贫穷。
  
  虽然贝宁也有政权,但已经是名存实亡,贝宁更多的地方,是被沙虫佣兵团所占领控制。
  
  百里良骝并不认识麻田飞,也和沙虫佣兵团没有任何的交集,要想和麻田飞会面,或者是购买七日雀飞花,他需要通过中间人。
  
  他在来北非之前,就已经联系过一个专门在非洲做掮客的家伙,土力三。
  
  在一家破烂的酒馆里,百里良骝见到了土力三。
  
  土力三是个年约六十的白人,长得一副老奸巨猾的样子,他坐在角落,周围十几名手持冲锋枪的手下,保护着他的安全。
  
  这不是百里良骝第一次和土力三打交道,以前在非洲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从土力三那里买过消息。
  
  “噢,我的探总,见到你,我真高兴。”
  
  见百里良骝走进酒馆,土力三站了起来,脸上露出微笑。
  
  百里良骝径直走到了土力三的酒桌前,敲了敲桌子,看向土力三旁边的手下,沉声道:“让他们离开,我要和你说些事。”
  
  “这……”
  
  土力三有些犹豫。
  
  百里良骝笑道:“如果我要杀你,他们也拦不住。如果别人要杀你,有我在这里,也杀不了你,你在担心什么?”
  
  闻言,土力三不再犹豫,当即吩咐自己的手下到酒馆外面去等着。
  
  百里良骝坐下后,鸡头、小北、也子也都在他的旁边坐下来。
  
  原本土力三以为这三人是百里良骝的手下,也就没注意。
  
  不过见三人坐下,他却是有些没回过神来,愣了下,向百里良骝问道:“探总,这三位是?”
  
  话刚刚问出口,土力三看向小北三人,顿时打了个寒战。
  
  作为非洲最有名的掮客,他最擅长的本领就是记人,哪怕只是见过照片,他也能过目不忘。
  
  而眼前这三人的照片,他何止见过一次。
  
  他看向小北,正色道:“你是华夏阳把的北把,北上?”
  
  “对。”
  
  小北点了点头。
  
  土力三深吸了口气,然后又转头看向也子:“你是环游世界,挑战剑道高手的剑客,绰号剑林的呼也邻。”
  
  也子“嗯”了声,没有多说什么。
  
  土力三已经有些懵了,他又看向鸡头,吞了口唾沫,颤声道:“听闻加纳的洛美港停靠了八艘战舰,那些战舰应该都是你的吧?你是索命的首领,索命?”
  
  鸡头笑道:“卧槽,我隐藏得这么深,竟然也被你发现了。”
  
  确认了百里良骝身边三人的身份,土力三是心惊肉跳。
  
  加上百里良骝,这四个人中,任意一个都是独当一面的牛逼人物,现在他们竟然聚在一起,到底是要干什么。
  
  土力三看向百里良骝,皱眉道:“探总,我只是做掮客生意的,你如果有什么大手笔,可别把我给坑了。”
  
  百里良骝道:“因为你卖消息而死了的人,还少了吗?你在担心什么?”
  
  土力三忙道:“那可不一样,你这次是想对付沙虫佣兵团的麻田飞,他可是北非的佣兵之王,得罪了他,我在非洲的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百里良骝道:“你放心好了,我只是想和他做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
  
  土力三好奇道,心想麻田飞手里除了土地,大麻,最多的就是女人了。
  
  百里良骝对土地和大麻不感兴趣,难道是想要女人?
  
  不过黑人女子都不怎么漂亮,到底是什么东西,让百里良骝这么感兴趣,竟然联合了北把、也子和索命三大杀星一起出面。
  
  百里良骝道:“麻田飞手里有一种花,能够治病,你帮我传话给他,就说无论什么条件,只要他愿意把那株花给我,我都可以帮他完成。”
  
  土力三打了个激灵,沉声道;“你是说,七日雀飞花?”
  
  “你知道七日雀飞花?”
  
  百里良骝意外道。
  
  土力三道:“麻田飞手中有一株七日雀飞花,这件事在北非只要稍微消息灵通点的的人都知道。不过那株花他视为珍宝,他愿意交易的可能性非常低。”
  
  百里良骝道:“不管行不行,也得先试试才知道,你只需要把消息传递给他,至于他答不答应,那是他的事情。”
  
  :。: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