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与时代相悖的人们 二十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与神为敌——放在任何宗教教义中都是最严重的亵渎和大不敬。或许民间传说中容许存在向神明发起挑战的英雄,不过教会对此绝不承认,有时候还会用“异端审判”之类的手段来压制、歼灭各种原始土著宗教和民间传说。
  
  现在教会不但悖逆了神明,还和神意代行者坐到了同一张赌桌的两边,还被对方指出自己的叛神行为,并且被预言自己必败无疑——这怎么看都有些圣典中记载的那些因傲慢不敬、亵渎神明招致神罚的即视感。
  
  换个别的什么人,此时面对李林的指摘不是尴尬就是心虚,胆子小的只怕当场就要下跪,乞求救赎和赦免。就连那些从沙场中走过来的护卫也不免额角冷汗岑岑。
  
  姬艾尔圣女只是嘴角噙着一丝微笑,缓缓开口说到:
  
  “那么阁下又如何呢?”
  
  轻柔,却蕴含着不容抗拒和逃避的强大意志和魄力,仿佛带有魔力的声音压了过去。
  
  “阁下的人生、智慧、力量、智慧,阁下存在的全部意义,都是为了奉献给神明吗?为了奉献给大众吗?请容不才小女子在此提问,阁下为何而活?”
  
  被人问到“你为何而活”、“既然人生是如此艰辛劳累,为何还要活着”、“你的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之类触及生命本质的问题时,哪怕是最极端、连性命都可以不要的理想主义者也会出现片刻的犹豫和动摇。越是聪明、越是睿智的人,越是容易被“探寻自我本质”的问题困住,只因为人性崇尚混沌,每一个人都具有无数的可能性,每向前迈出一步都面临着无数未来的分歧,一时探寻到的本质未必永远适用,在不断变化的世界和自身面前,那不过是暂时的参考而已。
  
  不过,用来绊住对手的思路,甚至策反对手,“你为何而活”倒的确是个不错的切入点。
  
  ——只要对方有大家常说的“感性”的话。
  
  “小姐,你提出了个愚蠢的问题呢。”
  
  一秒钟的犹豫都不曾有过,嘲弄反馈到姬艾尔身上。
  
  “为何而活?会思考、会为这种问题伤感和困扰的只有你们人类啊。正因为你们是如此的不完全,如此的脆弱,你们才需要通过探寻自我和生命的本质来补完自己。只有这样,你们才能继续向前迈进。可在下并非人类,在下是一具容器,容纳神的意志,臣民的祈愿,根据那些要求和愿望做出回应的容器,被铸造成人形的许愿机。作为以合理为前提的存在,作为一开始就已经有了明确目的,作为以完美状态完成的存在。为何而活?这对在下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
  
  第一次,虽然仅仅是一秒不到的刹那,但姬艾尔的笑脸确实出现了裂纹,从裂缝中露出的,是说不出话来的窒息和苦闷。
  
  该说自己愚钝呢,还是先入为主呢?直到此时此刻,姬艾尔才明白自己一直以来最大的误算在什么地方了。
  
  那是极大的误算,也是极大的误解,更是致命的失误。
  
  ——李林并不是人类。
  
  ——他只是一个伪装成人类的许愿机,一个会说话、会思考的容器。
  
  ——他是一个长得像人类的天灾。
  
  ——天灾不会犹豫,机器不会感叹,容器更不存在忠诚与背叛的问题。
  
  他只是按照被赋予的使命去行动,执行早已预订好的行程而已,他人的善意、恶意、生死——完全不可能触动他,更不要说改变已经安排好的行程表。
  
  人类想要和地震、台风、海啸去谈判,让其供自己驱策使用?
  
  不知天高地厚也该有个限度。
  
  “既然问到了这个问题,我也不妨问一下,你们人类为何而活?就算活着也不代表了什么,在有限的生命里无法成就什么,即便有所成就也不代表什么,总有一天会无可避免地遭逢必然灭亡的命运。即使如此的不完全,你们也不曾想过去死,甚至不惜悖逆神明也想继续生存下去——这种毫无逻辑也没有效率的想法只会延伸出一个问题:你们为何而活?”
  
  死一般的寂静。
  
  如果提问对象是与自己同样的人类,大可以用“就和你现在活着一样的理由”来蒙混过关,但此刻对面却是不存在“死”的概念,拥有不死不灭之身的神意代行者。基于对等条件和立场的诡辩并不适用于他身上。
  
  漫长到如同一年般的一分钟过去了,手指轻敲桌面的声响打破了这仿佛会无限延长下去的沉默魔咒。
  
  一声与年龄不相符的叹息消散在空气中,混合着怜悯和厌恶的声音响起。
  
  “视生命为毫无意义,不,所有一切对你来讲都是毫无意义吧,说不定你正是最适合坐上神意代行者位置的类型……不过,我果然还是很不爽。”
  
  既不是自信,也不是勇气,更不是伪装出来的情绪。
  
  那是对名为“齐格飞.奥托.李林”这一存在发自心底的感到愤怒,感到不快,甚至连对他装出笑脸的兴趣都欠奉。
  
  “别得意了!怪物!你不过是一只伪装成人类的怪物,就算你一时赢了人类,人类还是会不断聚集起来,将你打败!!听好了!怪物!能打到怪物的,必然是人类!!”
  
  将激情的浪潮一吐而尽,姬艾尔翻过了倒扣的纸牌。
  
  红桃Q,持剑的女王以凛然的目光注视着李林。
  
  “关于这一点,我并不怀疑,也不否定。”
  
  翻转牌面,方块K,黑色的国王以严厉的目光回瞪女王。
  
  “我可不是怪物,我是神的代理人。人类可以战胜怪物,却绝对无法战胜神,仅此而已。”
  
  #############
  
  “圣女冕下会输?别说傻话,就算对方是神意代行者,冕下也绝不可能会输,更何况还有姐妹.雷娅跟在她身边!”
  
  剧烈的挣扎让刚缝合的伤口再次裂开,洁白的绷带再次被鲜血染红。
  
  “圣女冕下是绝不会输的!给我收回你的妄言!异端魔女!”
  
  被身披缀有红底白十字纹饰白袍的医院骑士团修女死死按住,亚历山大.安徒生神父的咆哮甚至盖过了地下电车运行时的隆隆声响。
  
  野兽的咆哮还在耳边回荡,罗兰不动声色地回答到:
  
  “尽管立场不同,但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冕下能赢过那家伙。可是啊……光靠毅力、决心、力量、奇迹,恐怕也不足以和那家伙……”
  
  “你丫的……!!”
  
  “明白吗,神父。如果一个脑子里从来就不存在‘赌博’这种行为的家伙,突然找上你要和你来赌一把,你会认为那是太过无聊之下心血来潮吗?不可能的,那种家伙没有绝对的把握,是不会坐上赌桌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