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亚姆立札 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聪明人不难找,能够服众还敢于用人放权的长老才是凤毛麟角。”
  阖上文件夹,帕西法尔发出一声微妙的叹息。
  “本来只是个试探动作,没想到却促成了公国海军前线指挥机构的最优化人事组合。”
  轻抚文件夹,帕西法尔仔细回忆着关于斯捷潘.奥西帕维奇.马卡洛夫海军上将的人事简历。
  斯捷潘.奥西帕维奇.马卡洛夫出身赫尔松地区尼古拉耶夫的一个海军军官家庭,从小深受军事熏陶,11岁进入尼古拉耶夫斯克海军学校就读,以海军学校首席的优异成绩毕业,凭借扎实的知识基础和博学,先后担任过峡湾舰队司令、公国海军炮兵总监,其任内对公国海军发展贡献颇m.00kxs.com多,深受下级军官和基层士兵的爱戴。其六十岁之后的历史更是堪称公国海军现代化史的活教材。
  这是一个才华横溢的老人,但他不是那种老骥伏枥,喜欢亲上火线的那种老将。这位海军上将阁下更像是个热心学术研究和处理各种行政事务的老学究,喜欢隐身幕后,让年轻俊杰们放手发挥。通过实际操作来培养和锻炼海军军官的主动性和冒险精神,让他们更快接触和接受新技术,进而确保公国海军的人才储备和观念进步。
  能做到这一点真的很不容易,要知道老将军这种做派很大程度上与军队内讲究论资排辈的传统相抵触,那些不思进取、能力低下遭到贬斥的军官,保守且抗拒任何变革的小集团,还有涉及贪腐利益链的军中毒瘤……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敌视马卡洛夫的群体可不会仅仅满足于奉送“高大的木头”、“‘你怎么看’将军”之类的绰号,他们总是无时不刻在找机会,想要一举掀翻上将,把时钟重新倒拨回改革之前。有这么一群背刺在,海军上将还敢让手下的年轻人放手去做,有什么压力一个人背,这真的很不容易。
  “或许他不能算是出色的军事家,但这是一个有着坚韧不拔的意志、极强的责任感、冷静客观的判断和出色领导力的老人。这些品质正好和高尔察克海军少将的激情、干劲、富于活力、容易冲动的特质互补,成为最好的军事指挥组合。那些嘲讽马卡洛夫几乎对高尔察克言听计从的家伙根本就不明白,出谋划策是参谋们干的‘粗活’,巧妙运用权威和手腕来保障方案实施才是高级统帅的职责。更不要说他已经做好了不论成败与否,都要一肩扛起责任,竭力保全那些尝试新思维、新战法,已经从对手那里学习到现代化战争特点的青年军官,为公国留下最宝贵人力资源这一伟大功绩。”
  “真没想到您会给那个老爷子这么高的评价。”
  办公桌的对面发出傻眼的声音。
  穿着拉普兰少校制服的熊族兽人摊开手,满脸的不可思议。
  “还是说帝**里没有‘禁止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说法?”
  “各**队原则上都会避免夸赞敌人,造成己方的困扰。但具体到制定作战计划时,就必须遵循‘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的原则。公**之前吃了那么多亏,究其原因,正是犯了轻敌大意的错误。”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但在我看来,能捕捉到各种微小的弱点、只言片语的情报,再加上自己的经验和才干,拼凑出一整套胜利方程式,将这个公式贯彻到现实获得胜利的你,也是了不起的名将。”
  “我只能算是特例。要知道不是每个指挥官都能得不受后方的掣肘,甚至以客卿将军的身份指挥决定国家命运前途的大战。拿我这样靠好运气撑到现在的家伙,和那位一直默默扛下责任和攻击,耕耘人才的老人比,这未免太不公平。”
  “战争本来就没什么公平可言,不说公**,你们帝**不也常说‘过程无足轻重,唯有结果重要’吗?”
  “军事行动原则和个人观感并不冲突。”
  耸耸肩,帕西法尔将话题拉回原来的方向上。
  “不过这一来也给我的计划增加了不少变数,都怪你们打得太出彩,弄得对方大幅度提高警惕啊。”
  “这算是称赞吗?”
  基里尔.康斯坦丁诺维奇.基里申科少校调皮的眨眨眼,面对有点无赖的特战部队“野蛮人联队(也有叫蛮子联队的)”第十三代队长,帕西法尔差点笑出声来。
  几百年来,拉普兰和公国之间都有收留对方的流亡者,利用流亡过来的人员获取情报并不鲜见,像“野蛮人联队”这种专门用于渗透、突袭、破坏、强攻等多重任务的“万能联队”却不多见。
  渗透任务远比一般人想象的困难的多,除了语言、外表、生活习惯的隔阂,最主要的困难在于任何一个地方都有一堆不成文的风俗习惯,不在当地住上个十年八年,你压根就不可能了解,随随便便派间谍去公国这种地广人杂的地方,很可能因为在常识问题上漏洞百出,平白给对方增添了一堆笑料和功勋。
  渗透公国要面对的问题也一样,光是一个相互之间的称呼方式就分成上级对下级,下级对上级,平级之间有资历差异的,没有资历差异的,本部门内部的,不同部门之间,人名中还要注意男性词和女性词等等,这套在外人眼里根本分辨不出差异的规则,在系统内部的工作人员却分得清清楚楚泾渭分明。所以哪怕是资深间谍缺少相关知识的话,或许两三句寒暄就可能被人看破手脚。
  “野蛮人联队”正是为了解决这种困局创设的特战部队,其核心骨干是从公国流亡至拉普兰的贵族子弟。成立至今已有近一个世纪的历史,具有极强的战斗力。在其历史中有过光辉灿烂的时期,却也有过被沾染污名的部份。
  可以说这是一支战斗力十分强大,同时也让人很不省心的部队,属于那种用好了是杀敌妖刀,驾驭不好就成了自裁之刃的“问题儿童军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