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亚姆立札 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攻略亚姆立札不可能靠强攻,只能靠智取。
  
  任何稍微懂点数学和逻辑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何况高尔察克和帕西法尔这样顶尖的聪明人。在他们之间展开的,其实是围绕“如何比对手更多算一步”这一课题所展开的智略攻防。
  
  帕西法尔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以有限的攻击和欺敌引诱相互结合,促成公**后勤系统暂时性的崩溃,进而使公国无法将战争拖过冬天,在严寒降临前实现撤军,为之后国际介入调停创造最佳局面。
  
  这可以说是帕西法尔手中掌握的兵力乃至拉普兰国力可以承受的极限,即谋求单一战区的暂时性系统崩溃,拖延时间来换取空间。
  
  正如高尔察克指出的,帕西法尔在规划任何作战时,他都无法绕开“避免损失”这个前提。其原因在于拉普兰的国力和技术无法补充损失,而帝国基于总体战略和之后进行国际调停的需要,也无法利用租借法案给拉普兰补充军舰。这使得帕西法尔在指定任何作战计划时都必须倾向保护船只的保守策略,避免舰队规模低于完成最终目标的必须数量。
  
  但高尔察克面临的局面也不容乐观,他指挥着一支数量和规模都彻底压倒帕西法尔的舰队,但却无法集中使用这支力量,甚至不能越过某条无形的线,直接把帕西法尔的舰队歼灭在港口里。相反,随着战事的僵持,他的舰队不得不拆分开来,执行各种各样的任务。比如为陆军进攻提供空中支援,比如为运输舰队和地面补给车队提供护航,比如组成多个巡逻队,寻找神出鬼没的帕西法尔舰队。过多且过于杂乱的任务使得高尔察克不得不分散使用力量,始终难以搜寻并对帕西法尔做出致命一击。
  
  后来的历史学家将当时的帕西法尔和高尔察克称为“两个带着镣铐跳舞的人”。并普遍认为正是从这场“冬季战争”开始,所有国家注意到“代理人战争”和“有限战争”的概念,自此开始摸索全面总体战之外,通过小规模可控战争进行博弈的方法。
  
  且不谈交战双方主将的历史定位和这场战争对后世造成的影响,两位当事人确实为了破解困局绞尽了脑汁。
  
  帕西法尔受制于实力不足,高尔察克则受制于义务、责任和内耗,两个人都难以发挥全部实力,所以只能靠谋略和技术来弥补、克服不足之处。
  
  在舰队配合下,小股精锐突击队渗透破坏双方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一点,同时也想到对方会预测到这一步,并对此展开防范和妨碍。不过具体在实际操作上,双方都遭遇到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以至于开始阶段看上去很完美的计划都发生了偏差。
  
  帕西法尔的盘算是就算有“野蛮人联队”这张王牌在手,在一般状态下要想渗透到亚姆立札据点内部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更何况如今公国方面已经对此有所防备,又有奥克拉纳这种专门负责肃清间谍的专业老手在,能渗透到外围阵地就是极限了。既然如此干脆把声势搞大一些,在实战中积累伪装和渗透破坏的经验,同时最大限度的给敌军制造混乱和压力,让他们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不断积累疲劳,直到真正的袭击到来的那一刻为止。最后最重要的是,通过这种方法,激化亚姆立札据点内的矛盾,掌握不同部门的防区划分,寻找最脆弱的结合部,针对此处展开作战。
  
  帕西法尔曾经为公国的后勤系统工作过一段时间,对那套系统中的不合理之处,还有公国各强力部门之间的矛盾,行政系统内普遍存在的**问题和官僚作风全都了若指掌这其实也是当初财团为公国提供租借法案的目的之一,通过派遣专业的人才充当顾问,掌握潜在对手方方面面的情报,以备不时之需。
  
  那段时间的经历让帕西法尔清醒的意识到:如果有朝一日脱离了财团的协助,公**独自面对一场现代化战争时,即便规模不大,对手也不是很强,一旦攻势受挫,战争有长期化的苗头出现时,此前因为财团别有用心的支援而被掩盖起来的问题必然会以极为激烈的形式集中爆发。而面对这些触及公国核心的棘手问题,即便给予公国足够的时间也缺乏对此进行改革和解决的魄力,更不要说在战争时期。
  
  他所瞄准的正是这一点。
  
  同样是遭遇小股敌军的渗透袭扰,如果是帝国,部门之间的争执推诿同样也少不了,但由于皇帝的存在,内耗必然被抑制到最小限度,且皇帝会通过一系列行政手段和既有规章条例划清各部门的权限,组织一个带有临时性质的机构来协调各部门的运作和情报交流汇总。最糟时也不过是皇帝亲自下场,直接指挥各部门的联动协调。
  
  换成公国就成了另外一种风景。首先,公国各强力部门的权限本就没有明确的划分;其次,亚姆立札据点的位置和特殊的环境使得这些部门不得不集中在一个地方,关于各种设施和资源的使用、存储、分配、调度、控制、归属、安保等等问题必然引发争议;再次,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牵涉到的贪腐和利益必然会阻碍任何有助于提升效率的行政改革,哪怕那只是暂时的,如果有谁妨碍那群蛀虫发财,他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扯后腿,甚至是杀人;最后,公国缺少解决问题的决心和能力。如果要用战时手段来解决以上问题,势必需要大刀阔斧的改革,大量逍遥法外和滥用职权的鼠辈会因此掉脑袋,可这一来势必触动整个公国上层的相关利益者。这股势力的反扑能量就连沙皇都不得不退让三分,又要如何指望改革能坚持到战争结束,并充分展现出成效,不会被反攻倒算呢?
  
  综合以上四点,帕西法尔的结论是适当强度的袭击不但不会让亚姆立札据点惊醒过来,相反还会激化要塞内一直积累下来的矛盾,为实现他的最终计划创造条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