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7 民国旧影 十五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那些看到了卫局长的死亡,不但不惊恐反倒是兴奋异常的寇国人们,就好像是已经看到了寇国军队入驻平城的景象,一个两个的……就朝着台上欢呼了起来。
  
      “大寇国万岁,皇军必胜!”
  
      “皇军必胜!”
  
      就是这种猖狂的呐喊,让那些还在会场之中,还惊惧于卫守城的死亡的民国人,萎缩了起来。
  
      原本还有想要跟随着卫局长离开的人,他们脚确是怎么都迈不开了。
  
      “没有人再打算走了吧?”
  
      “那好,能够留在这里的人都是我们大寇国的朋友,是我们最欢迎的,有心的人。”
  
      “放心,我们大寇国是不会消灭对我们忠心还有用的朋友的,所以,接下来的话,我安排的事儿,你们要好好的听着。”
  
      “听明白了,就好好的去做,等到我们的军队攻入平城之后,什么都不会少了你们的。”
  
      说到这里的土肥园田二,就顿了一下。
  
      “砰!”
  
      就像是他与土佐曾经约定好的信号一般,寇君的第一发炮弹,在此时,就在宛平县的上方炸响了。
  
      这是寇军以向平城政府讨要杀死寇国民众的凶手……做为借口的一次示威,也是对平城守军的一次接触性的试探。
  
      而这一声炮响,也是给土肥园田二的一个通知,通知他可以将城内所有的力量调动起来,进行那个有些紧迫的里应外合的计划了。
  
      “所以,大家,前进的炮火已经响起来了,你们还在等什么呢?”
  
      “赶紧为寇国的皇军尽一份自己的力量,为*****圈添砖加瓦吧!!”
  
      “行动起来,小伙子们,立功的机会来了!!”
  
      当土肥园田二那拿着枪的手高举过头顶,满脸都是疯狂的之色的时候,一道不属于这个会场的巨响,就在人群之中炸了开来。
  
      “砰!”
  
      四处溅射的火光,冲天而起的烟雾,惊慌失措的人群,以及血肉模糊的残肢,瞬间就将这场宴会给搅了一个天翻地覆。
  
      让还保持着庆祝动作的土肥园田二,立刻就呆愣子在了现场,看着台下的人如同没头的苍蝇一般的四处乱跑,相互倾轧。
  
      “混蛋!是谁干的?是谁?”
  
      “守卫,我大寇国最精锐的部队,到底在干什么!”
  
      “这可是租界区,我要控告你们!不要让我抓住!你们死定了!”
  
      可就在土肥园田二大吼大叫之际,门外就响起了如同炒豆子一般密集的交火之音。
  
      伴随着这震耳欲聋的枪声的,还有让土肥园田二特别熟悉的惨叫声。
  
      在一片寇国语言所交织的谩骂之中,一股子硫磺火药的味道,就飘进了这个现场总指挥的鼻孔之中。
  
      “不好!卧倒!”
  
      就在土肥园田二立刻扑在地上的那一瞬间,会场的靠近街面的那一侧的墙壁,就在一阵爆炸声之中碎裂了开来。
  
      这根远在郊县的寇国军队的炮火是那般的交相呼应,让人觉得讽刺。
  
      只不过与其配合的并不是土肥园田二所搞出来的动静,而是属于平城人民自己的反抗与斗争。
  
      当那面断裂开来的墙壁处的浓烟渐渐的落下的时候,一群穿着黑衣短打,头捆黑色面罩的精干人物,就从墙外面冲了进来。
  
      他们大多人的手中并没有热武器,但是那一把把比胳膊还要宽,比月亮还要亮的大刀片,却是那般的引人注意。
  
      这群人冲进屋内之后,并不曾多说二话,他们只是沉默的找到了就近的幸存者,对着还能喘气儿的人的勃颈处,就是干脆的一刀。
  
      ‘咕噜噜……’
  
      一个留着人丹胡的头颅就从脖颈上分离了开来,带着死不瞑目的表情,滚到了整个会场的中央。
  
      让以为来了援兵的寇国人以及汉奸们那打算朝着这个方向撤离的脚步,立刻就停了下来。
  
      “啊!!混蛋!你们是谁!分属于哪个势力的!”
  
      “啊!不要杀我!我不是寇国人!”
  
      随着这群沉默的人的逼近,那些靠近墙边位置的人们发出了惊慌的吼声,但是回应他们的只有闪着寒光的大刀,以及毫不犹豫的劈砍。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他们下手很稳,动作很狠,只有亲自联系过他们的顾峥知道,这就是平城三义堂的本事。
  
      这群由穷苦江湖客所组成的帮会,源于底层,转成黑帮,却在今天,终于回归到了他们曾经梦想的忠义的道路之上。
  
      习武之人,为保家卫国,抛洒热血,在所不辞。
  
      而就当他们保持阵型,层层推进,一刀刀下去绝不留活口之际,‘砰’……属于枪的鸣叫又在这个场地内响了起来。
  
      这是站在台上距离三义堂最遥远的土肥园田二的反击。
  
      他恨铁不成钢的朝着台下那些所谓的帝国精英们,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混蛋!八嘎!你们的枪呢!抢呢!你们竟然会被一群耍大刀的人给吓住!”
  
      “你们的胆量呢?寇国的武士道的精神呢!给我反击!”
  
      随着土肥园田二这声枪响过后的不只是他的谩骂,还有一位闯进来的沉默的黑衣男子的随之倒下。
  
      他捂着胸口,那里正潺潺的流着鲜血。
  
      他的周围围过去了两个同伴,有些无措的扶起了已经快要失去生机的这个男人。
  
      “去,不要……管我……多杀两个……就等于给我报……”
  
      仇恨的仇字儿,他到底没有力气再说出来了。
  
      在热兵器被发明创造出来之后,他手中的刀片,他曾经努力修习了二十年的武艺,都仿佛成为了一个笑话。
  
      但是就算是如此,他也努力的为自己心中的道义而行,而动,直到走到生命的最后一秒。
  
      他身旁的人擦了一把缓缓流出的热泪,任凭眼眶中的液体模糊了自己的视线,好友的死亡阻止不了自己前进的脚步,相反,这只能激起他更大的愤怒,以及全身的力量。
  
      第二个男人疯狂的冲了起来,他大开大合的招式表明了他对于敌人的子弹的漠视,他所到之处,就如同大功率的绞肉机一般的无法阻挡,一个个被这个修罗在世的男人给吓软了手脚的寇国人,在他经过之时,就是头颅飞射之刻。
  
      “砰!”
  
      又是一声枪响,这是会场内一个勉力拔出了防身的枪支,在凌凌寒光马上就要罩到他的头顶上的时候,所射出去的救命一枪。
  
      而就是这样的一枪,让三义堂的那个疯狂的男人,终于停止了他的攻击,在收获了七八个敌人的人头之后,也跟着倒了下去。
  
      “哈哈,哈哈,打不死你!来啊,只不过是用大刀的,谁会怕你们啊!”
  
      看到了开枪后所取得的成果,这个梳着小平头的汉奸,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当他朝着那群不远处的大刀队伍那比比划划的时候,砰,又是一声枪响,他那刚得意了不久的笑容,就永远的僵化在了他的脸上。
  
      这个汉奸的后脑处多了一个血窟窿,在大门口处与守卫们交锋并且取得了最终的胜利的革命党人……终于在这个危急的时刻里冲了进来。
  
      “举起手来!”
  
      “缴枪不杀!”
  
      当为首的那位国字脸的队长,刚刚将枪口抵住了就近的一个武士打扮的寇国人的时候……
  
      ‘砰’
  
      他的人质,就脑门开花了。
  
      “你!”
  
      有些愤怒的队长转过身来,却看到同样是一身劲装的顾峥,手中擎着一把银白色的勃朗宁。
  
      而顾峥接下来的话语,却让队长的愤怒瞬间消失,镇定的顾峥说的十分的淡定:“他们知道的还没有我所掌握的情报多呢。”
  
      “我们今天晚上的任务,就是给92军创造一个干干净净的平城,一个安安稳稳的后方。”
  
      “这群汉奸卖国贼,当场格杀,一个不留!”
  
      说完,这个少年就朝着革命军的队长呲牙到:“大叔,咱们比比谁杀掉的敌人多吧?”
  
      “毕竟,我的哥哥还在等我回家呢!”
  
      听到这里的汪大昭就是一愣,随即就露出了钦佩肃穆的表情。
  
      他不再认为顾峥的手段有些激进,反倒是认认真真的配合顾峥,进行这一次大规模的围剿活动。
  
      有了火力的支援,会场内的形式又再一次的倒向了顾峥的这一方面。
  
      那些毫无准备的寇国人,只剩下无助的哀鸣与吼叫。
  
      不过片刻,偌大的会场就被收割人头的人给推进了大半。
  
      那些手中有着防身武器的人,就成为了顾峥他们率先针对的目标。
  
      当整个会场上只剩下土肥园田二这个拿着一把手枪的人物的时候,顾峥跟汪大昭的队伍以及走到了整个会场的中央。
  
      在这里有一群一出事儿之后就钻到里边的女人们。
  
      她们或是穿着最传统的寇国和服,或是穿着妖娆无比的中式旗袍。
  
      一部分人蹲着,一部分人坐着,每一个人都减少着自己在这个会场之中的存在感。
  
      “顾峥,这些人怎么办?”
  
      就当汪大昭的人有些犹豫的转过头来的时候,两道熟悉的身影就从这堆女人之中站了起来。
  
      “顾峥,我们可以替你们辨认,谁有用,谁又是无辜的。”
  
      “曼丽,文秀,蕙红,这都是胡同里的交际花,她们罪不至死。”
  
      “至于这群穿和服的?呵呵。”
  
      环着胳膊的张珪却是冷笑了起来。
  
      “她们都是寇国本土的女人,又或者是连家国都不要的叛徒!”
  
      “这群人就算是民国人,也都是被彻底洗脑的无用之人。”
  
      “要怎么处理,都随你们的便。”
  
      张珪的分辨刚刚完成,顾峥就替大家做出了决定。
  
      “除了张家姐妹证明的那些女人,其他的都杀了吧。”
  
      “我不敢保证这场守卫战要进行多久,也不敢保证92军的守备军能不能抗到最后。”
  
      “我只是做最坏的打算,若是我们的人撤了,那么这些失去了自己的男人,又迎来了新的靠山的敌国的女人们,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要知道,女人的报复心才是最强的。我们不能拿平城老百姓的安危来冒险。”
  
      好有道理,那就全杀了吧!
  
      砰砰砰……
  
      没有犹豫,没有停顿,敌人的范畴之内,不分男女。
  
      站在台上的土肥园田二,他手中的枪支里还有八发子弹,明明有着与敌人对抗的能力,但是此时的他却是垂着手,看着那些手无存铁的自家国度的女人就这样的被杀掉了。
  
      此时的他,哪里还看得出当初切腹自尽的勇气,他的脸傻白,腿抖得厉害,只觉得漫天的恐惧扑面而来。
  
      完了,全完了,现在的他是真的没有了生路。
  
      随着会场内的他可用的人的一个个的死亡,土肥园田二知道,在寇国进攻平城,并最终进驻到这个城市之后,无论他们是大胜还是残胜,他土肥园田二的小命都是保不住了。
  
      寇国的进攻部队,将会接手一个空荡荡的一个自己人都没有的平城。
  
      他们将会面对毫无头绪的工作,一无所知的状况,以及隐藏在暗处的无数个敌人。
  
      真是太糟糕了。
  
      想明白了的土肥园田二,就这样看着汪大昭与三义堂的逼近,在会场之中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就缓缓的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枪。
  
      “不好!他要鱼死网破。”
  
      “砰!”
  
      “砰!”
  
      两声枪响几乎在同一时间内响起。
  
      只不过一枪是顾峥手中的最后一颗子弹,而另外一枪却是土肥园田二对着自己的太阳穴上来上的一颗认命的自我了结。
  
      这个头颅上多了两个空洞的痴肥的寇国人,终于瞪着他不瞑目的肿眼泡,僵直的倒在了地上。
  
      ‘砰……’
  
      剩下的是一地的血腥,以及不剩一人的寂寥。
  
      “小同志,枪法很准啊。”
  
      “谢谢夸奖,我十岁就摸到了枪。”顾峥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得意,也多亏了顾家那奇怪的家学,将君子六艺之中添加了一门热武器的操作课程,这足够掩饰了顾峥的军事技能与枪械操作是如何来的了。
  
      不打算多说的顾峥,自动的将汪大昭后边的话给截断了,他知道这位队长想要对他说些什么,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队长,我真的要走了。我二哥还在等我呢。”
  
      “若是我能够从北平出来,我就去陕省去找你们的队伍。”
  
      “我觉得这场侵略战争,说不定是让革命军走向台前的一个契机。”
  
      “那时候,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行走在众人的面前,可以为抗击寇国的事业,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所以,那个时候,就要拜托汪队长做我的引荐人了!我可是早就对咱们的党心生向往了呢。”
  
      听到顾峥说的如此的肯定,汪大昭也是十分高兴,他朝着这个只能称作少年的合作者,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那咱们可就说定了,我在陕西等着你的加入了!”
  
      “所以,你一定要活着啊!顾峥!”
  
      “嗯,我会的!我可年轻着呢!”
  
      同样将手伸了过去的顾峥,与汪大昭的手一握即分,毫不留恋的就从那堵破烂的不成样子的墙面中穿了过去,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此时的顾峥并不曾听从自家二哥的建议,跟随着革命军一起撤离这个危机降临的平城,他也压根没有选择抽身南渡与家人汇合的道路。
  
      打定了主意的顾峥,只认准了一个方向。
  
      那就是守备军已经挺进的平城高高的城墙,那个即将交火的一线战场。
  
      ……
  
      “混蛋!谁tm的让你来的?”
  
      “谁?是谁把我弟弟给带过来的?我tm要毙了你们!!”
  
      当顾勇看到这个让他又欢喜又气闷的面孔的时候,他彻底的发了疯。
  
      当即就将身边的警卫班长给调了过来,让他马上火速的将这个不省心的弟弟给带出他们军队所布下的交火区域。
  
      可是这位主意很大的弟弟,却是当场反抗了起来,并吼出了让他哥都惊的一愣的话语。
  
      “我不走,你就算是送我走了,我也会偷摸的混到旁的城墙上的。”
  
      “据我所知,92守备军的军人们可是不会拒绝任何方式的援助的。”
  
      “一位热心的平城市民的参与,他们应该是举双手赞同的。”
  
      “更何况,二哥,我可是神枪手。”
  
      “中正式和毛瑟24式的狙击步枪我都会用,就连你们配备的最少的毛瑟98我都会用。”
  
      “咱爹都说了,我是枪械方面的天才。”
  
      只这一句话,就熄灭了顾勇打算送走弟弟的心思。
  
      这也让这个向来果决的军人,纠结了许久,终于看着自家小弟那殷切的眼神,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那你就待在我的身边,听着我的指挥,我让你上你再上,我让你撤你也绝对不要跟我顶嘴。”
  
      “若是你能做到这一点,我就让你上战场,怎么样?你自己考虑吧?”
  
      多少年了啊,从来都是顾峥护着别人战战兢兢的活,从没有像是这个世界一般的被无数个人护着,肆意的生。
  
      顾峥打心底儿里开心,这个时间再怎么的混乱与艰难,对于有人护着爱着的顾峥来说,也是一个悠闲娱乐的幸福的世界。
  
      于是,幸福的顾峥乖巧的点了点头,就暂时待在了他二哥的这个临时指挥部当中。
  
      前面一线部队已经顶上去了三四波,而两方面军的炮火也还在试探性的互相发射着。
  
      若不是在夜晚之中,炮弹炸开燃烧的火光太过于明显,这种情景就如同一个平平常常的除夕夜晚一样的,烟火四射,灯火通明。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