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如此信他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感谢:纷封一十七、社保yuangong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扑通——”
  
      光芒闪烁,有人摔在地上。
  
      一位年轻男子,衣衫凌乱,玉冠歪斜,面带血迹,兀自抓着一把长刀,正是从天而降的无咎。他抬头一瞥,以刀支地,翻身爬起,撒腿便跑。
  
      不多远处,竟然有个山洞。
  
      无咎一头扎进山洞,没有发现异常,祭出禁制封住洞口,一屁股坐在地上,禁不住又惨哼一声,慌忙扔了长刀,伸出捂嘴,指缝中溢出一缕血迹。
  
      片刻之后,体内滞塞的气息渐趋舒缓。
  
      他拿出两个玉**捏碎,抓出一把丹药塞入嘴里,这才背靠着石壁,长长喘了口粗气。
  
      五脏六腑,依然阵痛不止。幸亏有银甲护体,身子骨并无大碍。
  
      唉,不容易啊。
  
      又逃脱了一劫。
  
      如今已修至飞仙八层,也算是仙道高人。而疲于奔命的状况,与初踏仙途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被人追杀,一样的疲于奔命。只有对手,变得愈发的强大。
  
      五位天仙呢,是否足够的强大?。
  
      幸亏有阵法禁制,使得高人们难以施展修为。也正因如此,他无咎才敢踏入昆仑虚。怎奈又步步凶险,步步维艰。接下来还要寻找日宫,处境更加的艰难……
  
      嗯,多想无益。
  
      此地倒也僻静,且歇息片刻,料理伤势,之后再行计较。
  
      无咎收敛心神,抬眼张望。
  
      所在的山洞,足有十余丈方圆,有人工劈砍的痕迹,还有石榻、石几摆放在角落里,却荒弃已久而落满了灰尘。
  
      这是古仙人的洞府,并无异常。
  
      无咎又打出几道禁制,加持洞口的防御。然后拿出一把五色石,以阵法排列阵法。而他尚未催动月影古阵,又皱着眉头拿出了他的魔剑。
  
      心念一动,天地迥异。
  
      昏暗的所在,四道金色的人影在相互追逐。还有喊叫声,在空旷中回荡。
  
      “匡玄,你我无冤无仇,这般何苦……”
  
      “哼,你二人既为玉神殿祭司,竟敢勾结贼人,耻笑我毁去肉身……”
  
      “匡前辈,息怒……”
  
      “齐桓,你滚开……”
  
      跑在前头的两人,竟是夫道子与龙鹊,各自的伤势未愈,却只管拼命狂奔。
  
      随后追赶的金色人影,正是匡玄的元神之体。他遭到偷袭之后,意外来到魔剑之地,遭到阴煞噬体,致使肉身崩溃。谁料他遇难之时,另有三人袖手旁观。他认得其中的齐桓,却不认得夫道子与龙鹊。又见龙鹊幸灾乐祸,顿时让他愤恨不已,遂即出声斥责,结果反而遭到耻笑。
  
      原来是两个落难的玉神殿祭司,竟敢瞧不起原界的高人?
  
      匡玄羞怒之下,岂肯作罢,他召出飞剑,便要施加颜色。
  
      龙鹊怎敢与天仙高人较量,与夫道子转身便逃。
  
      而齐桓曾以身试法,知道魔剑天地的厉害,唯恐殃及自身,却又怕得罪匡玄,只得随后追赶劝说。
  
      于是乎,四人追逐不停……
  
      “站住——”
  
      匡玄怒声大喝,抬手劈出一道剑光。
  
      龙鹊急忙回头。
  
      匡玄已追到了十余丈之外,而他的剑光却难以及远,只是微微闪烁,杀气已消失无踪。
  
      龙鹊放下心来,哈哈一乐——
  
      “哈哈,此乃阴煞之地,你休得猖狂……”
  
      而笑声未落,匡玄突然加快来势,转瞬之间,与他相隔仅有数丈。他顿时慌乱起来,却见夫道子挡住去路,且身形摇晃,显然体力不支。他伸手抓住对方,急道:“无咎擒获天仙,倒也罢了,却撒手不管,坑我兄弟呢……”
  
      夫道子跟着龙鹊飞向半空,无奈道:“诸事缠身吧,无暇顾及……”
  
      元神之体,虽然受制于阴煞之地,却轻若无物,倒也飞行无碍。不过,随后有人挥剑追杀,同样的凶险万分。
  
      “兽魂,快来相助啊……”
  
      身后的匡玄愈来愈近,而龙鹊却难以摆脱。走投无路的他,索性带着夫道子,直奔远处的兽魂而去,并大声叫喊求救。
  
      “唉,你并非无咎,如何召唤兽魂……”
  
      “又该怎样呢,那厮不听辩解,只将怒火撒在你我的头上,总不能惨死在他的手上。上古之兽,听我号令,吞了他的魂魄,灭了他的元神……”
  
      龙鹊带着夫道子拼命狂奔,还是被匡玄追了上来。随即剑光闪烁,凌厉的杀气到了身后。他绝望大吼着,翻手抓出一把飞剑。身为玉神殿祭司,何曾这般的窘迫。而某人相赠的戒子内,并不缺少飞剑法宝。既然难逃不得,何妨爆发一回血性。他一把推开夫道子,便要转身拼命。
  
      与其瞬间,突然黑风阵阵,煞气滚滚,数百头兽魂奔涌而至,瞬间淹没了龙鹊与夫道子,却又盘旋着呼啸远去。他二人安然无恙,齐桓也躲在数百丈外。唯独匡玄不见了踪影,只有他的惨叫声传来——
  
      “啊……”
  
      “哈……”
  
      龙鹊愣在半空,难以置信道:“是龙某,召唤了兽魂……”
  
      夫道子飘到他的身旁,依然身形摇晃,却面带庆幸之色,默默的抬手一指。
  
      只见远处有火光闪烁,匡玄的肉身已被焚烧殆尽。还有一道金色的人影冲着这边摆了摆手,他似乎极为疲惫,也不出声,转身消失无踪。
  
      “哈哈,我知道他会出手……”
  
      “龙兄如此信他?”
  
      “是啊!”
  
      “你是他什么人?”
  
      “啊……”
  
      “他接连擒杀天仙高人,必然历经凶险、费尽周折。而据我猜测,昆仑虚不比以往,但愿他安然无恙……”
  
      “道兄,你又是他什么人?”
  
      “你我虽为囚徒,却与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生死与共……”
  
      ……
  
      山洞中,无咎睁开双眼。
  
      他面前多了一个纳物戒子,而他无暇查看,连同魔剑收起,然后拿出一块五色石拍在地上。
  
      “砰”的一声碎响,十八块五色石同时炸开,浩浩荡荡的元气顿时盘旋汇聚,随即涌入他的体内。
  
      月影古阵,能够吸纳天地之力为己用,也能够摧毁阵法禁制,堪称最为古怪的一座上古阵法。而此时的无咎,只想借助阵法疗伤,故而他极为小心,一个人躲在黑暗中凝神修炼……
  
      ……
  
      山林间,人影聚集。
  
      其中不仅有玉真人,还有来自蓬莱界的朴采子、青田,来自南阳界的丰亨子,海元子、易木天、成元子,来自西华界的虞青子、卢宗、裘支子、方应与沐天元,以及来自北岳界的杜渊、厉海子,等等。
  
      十多位高人再次重聚,别有一番场景,却又抬头仰望,各自神情不同。
  
      朦胧的天穹下,依然云雾弥漫。
  
      而那云雾之中,隐隐漂浮着十余座倒悬之山。其或大、或小,或高、或低,或远、或近,俨如阵法般的威势非凡,又诡异莫测而玄机莫名。
  
      “那必是日宫所在!”
  
      “或为西方七宿……”
  
      “亲临实地,方见分晓……”
  
      “所言甚是,你我结伴同去……”
  
      众人心存好奇,只想一探端倪。
  
      却听玉真人出声道——
  
      “诸位,有没有见到无咎?”
  
      “一连数日,不见他人影……”
  
      “既然如此,且分头找寻!”
  
      “天门有北岳的两位高人把守,无咎他断难逃脱!”
  
      “与其耽误时辰,不如查看星宫,事后封死昆仑虚,倒也一举两得……”
  
      “呵呵,诸位若是不能齐心协力,原界永无安宁之日!”
  
      “尊使,此话怎讲?”
  
      “若非玉神殿,无咎他岂能来到原界?”
  
      “你却归咎于原界的过错,岂有此理……”
  
      在场的高人,均为一方至尊,突然受到指责,遂即出声反驳。原本和睦的场面,也变得混乱起来。
  
      叫嚷声中,玉真人举起双手,像是在安抚,却话语转冷——
  
      “已断定无咎杀了虚厉祭司,而墨采莲与匡玄,也遭了他的毒手。你我却置若罔闻,却不知下一个死的又是谁?”
  
      众人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玉真人放下双手,淡淡笑道:“依我之见,无咎乃是原界的心腹大患。若是不能杀了那个小子,诸位又如何安心寻觅机缘呢!”他眼光闪烁,接着又道:“不妨召集各家的弟子,全力找寻无咎的下落。至于星宫,由我与朴采子查看足矣!”
  
      朴采子出声赞同——
  
      “便如尊使所言,此番天上地上,你我齐心勠力,定要让那小贼难以藏身!”
  
      青田跟着附和道——
  
      “诸位,事不宜迟……”
  
      丰亨子与沐天元等家族高人换了个眼色,也不多说,纷纷转身离去。
  
      片刻之后,林间只剩下玉真人、朴采子、青田与一位老者。四人相视点头,窃窃私语——
  
      “尊使,丰亨子与沐天元起了疑心……”
  
      “我也是为了原界着想啊!”
  
      “且不管他,来日他自会懂得尊使的良苦用心。而此时此刻,你我是否前往日宫?”
  
      “日宫所在,尚且不明。”
  
      “十余座星宫,且逐一找去……”
  
      “万万不可!”
  
      “哦?”
  
      “我猜测丰亨子与各家高人,以及那个小子,都不会错过日宫。既然如此,你我岂能贸然行事呢。何况……”
  
      “尊使是说……”
  
      “呵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