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不做不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感谢:长寿秘诀的月票支持!
  
  …………………
  
  洞外,站着一位老者与一位中年男子,均为地仙的高手,各自探头观望而神色狐疑。
  
  “法扎?木浑呢……”
  
  洞内,站着另外一位中年汉子,金须金发,身着神族的服饰,显然便是所谓的法扎。他后退一步,含笑道——
  
  “木浑啊,他不在此处……”
  
  木浑,便是之前的老者。
  
  “他分明在此……”
  
  “刚刚听他说话,怎会没了……”
  
  两人狐疑难耐,抬脚闯入山洞。却见满地的尸骸,唯独不见了木浑的踪影。两人大惊失色,便要夺路而出,诡异的法力突如其来,随之话语声森然响起——
  
  “上天无门,找死有路……”
  
  “扑通、扑通——”
  
  两人摔倒在地,瞬即湮没在火光之中。
  
  而法扎,或无咎,抬脚走出山洞,顺手封死了身后的洞口。
  
  幽暗的峡谷,寂静如初。
  
  而相邻不远处的两个山洞,却洞口大开。
  
  不用多想,方才的老者与中年男子,也是前来照看猛兽的神族高手,之前躲在洞内而不曾发觉,却被木浑所惊动,双双现身送死。
  
  既然如此,一不做二不休……
  
  无咎左右张望,闪身而去。
  
  所在的山洞内,果然聚集着成群的猛兽、猛禽。随着兽魂呼啸掠过,地上顿时多了一堆、一堆的死尸。
  
  他打出禁制封了洞口,又直接施展遁法,冲入下一个山洞,继续如法炮制。
  
  上古兽魂,极为的强悍。便是仙道的高人,面对如此一群飘忽无形、且又凶残异常的魂体也束手无策。如今一群灵智未开的猛兽,只能任其吞噬魂魄而全无招架之力。
  
  片刻之后,峡谷两侧山洞内的上千猛禽、猛兽,已尽数成了死尸。
  
  一道人影,悄然离去。
  
  峡谷过去,乱石阻挡。
  
  翻过石碓,是个山谷。
  
  朦胧的夜色下,人影重重。那是聚集歇息的神族弟子,到处都是而足有数万之众。
  
  而便在人群之间,一位金须金发的男子低头疾行。
  
  神族弟子众多,彼此未必相熟。果不其然,一路上没谁理会他的存在。或许也没人想到,大名鼎鼎的公孙无咎,已乔装成了神族弟子,正在有恃无恐般的四处乱逛。
  
  山谷尽头,为百丈高的石山挡住去路。
  
  无咎走到山脚下,回头观望。
  
  人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上千猛禽、猛兽,又顺手除去了几个神族弟子。而直至此时,依然没有露出破绽。倘若万圣子、鬼赤与原界的高人,也效仿他的手段,暗中侵扰、四处出击,能否逼退强敌?
  
  记得神族高人的居住之地,与此处相距不远。而具体所在,却弄不清楚。
  
  无咎伸手挠着眉心,默然忖思。
  
  他回想着搜魂所得,指望找出刑天、或几位长老的下落。而无论是叫作法扎的壮汉,或是叫作木浑的老者,各自的记忆中多为狩猎、驯兽、修炼、祭祀的往事,并无神族高人的相关讯息。
  
  不过,两位神族高手,有着坚定、且共同的认知。那便是原界的家族修士,为洪水猛兽,为异域之贼,务必予以剿灭铲除……
  
  无咎摇头作罢,悄悄腾空飞起。
  
  转瞬之间,百丈山顶。
  
  而他刚刚落下身形,呵斥声传来——
  
  “止步!”
  
  只见山顶上,站着几个壮汉。出声的汉子,堪比地仙修为,却多了一身黑甲,而显得气势逼人。
  
  “诸位,我乃……”
  
  无咎举手分说,眼光闪烁。
  
  就此望去,数十里外有个山谷,正是之前他抢掠战车的地方,却人影密集而情形不明……
  
  而他尚未道明来历,便被强行打断——
  
  “此地由天狮郡把守,其他各郡不得靠近!”
  
  “哦,得罪!”
  
  无咎道了声歉,左右张望,后退几步,转身跳下山顶。
  
  返回山脚之后,依然没有惊动四周的神族弟子。他独自徘徊片刻,找个僻静处盘膝而坐。
  
  虽然夜色渐深,山谷中却闷热异常。众多的神族弟子,或躺或卧,或是酣睡,或是静坐,或是围坐吃喝,或是大声说笑。场面倒也轻松……
  
  无咎默默张望,手上多了一个酒坛子。
  
  并非他随身之物,而是杀人的收获。
  
  嗯,玉神界的美酒!
  
  无咎除去酒封,嗅了嗅,酒味淡淡,稍显古怪。他忍耐不住,举起坛子灌了一口……
  
  “呸——”
  
  酒水入口的刹那,火辣的劲道中竟然夹杂着浓重的血腥?
  
  “呸、呸……”
  
  无咎又连啐了几口,抬手扔出酒坛子。几丈之外,传来“啪”声碎裂声响。
  
  这也是酒?
  
  分明就是血污之水,真是脏了嘴巴……
  
  无咎犹自后悔不迭,有人跑了过来,并悄悄摆手,传音抱怨——
  
  “前辈,何故糟蹋美酒呢……”
  
  是个三十出头的男子,赤着上身,胸口、肩头上长满了毛发,如同野人一般。却是位人仙高手,他捡起地上酒坛碎片,伸出舌头舔了几口,又急不可耐的到了无咎的面前,恳求道:“若有美酒,能否赠予川亡一坛?”
  
  这位神族弟子,歇息之地相距不远,似乎被他察觉异常,竟然鬼鬼祟祟的循声而至。
  
  无咎打量着面前的男子,摸出一坛酒递了过去。
  
  川亡?
  
  这人的名讳,够晦气。
  
  “哈哈,多谢前辈!”
  
  川亡喜不自禁的抓起酒坛,昂头猛灌几口,然后就地坐下,闭着双眼回味道:“啧啧,果然是赤蛟血酒……”
  
  血污之水啊,竟也能够入口下咽。
  
  无咎皱着眉头,暗暗恶心,却又微微一怔,好奇道:“赤蛟血酒……”
  
  川亡顾不得多说,举起坛子“汩汩”猛灌,转瞬酒坛见底,他这才擦拭着嘴角而意犹未尽道:“赤蛟血酒,乃是提升修为的宝物。倘若再有一坛,修至地仙不难!”
  
  饮了血酒,便能提升修为?
  
  如此污秽之物,竟是一条修炼捷径,怪不得玉神界的修仙高手众多。
  
  “尚有两坛……”
  
  无咎摸出两坛酒扔了过去。
  
  川亡如获至宝般的抓起酒坛,又是一阵猛灌。眨眼之间,
  
  两坛血酒见底。他擦拭着嘴角,悄悄回头观望。
  
  “哈哈,天降机缘啊,所幸无人知晓……”
  
  他是怕有人与他抢夺血酒,犹自窃喜不已,
  
  “你已饮了血酒,仙途无量,何不离去,找个地方闭关呢?”
  
  无咎不愿啰嗦,以免露出破绽。
  
  “哈哈,赤蛟血酒,又称赤蛟丹,为地仙所服用,想要修至飞仙,离不开青龙血酒,也就是青龙丹。而晚辈子弟,仅有虎豺之血炼丹,即使如此,也强过五色晶石。”
  
  川亡依然沉浸在喜悦之中,却又诧异道:“这位前辈,你是不是我神族中人……?”他话到此处,鼻孔突然蹿出两股精血。他吓得急忙双手掐诀,失声道:“哎呀,丹药之力这般凶猛……”
  
  无咎脸色微变,杀心暗起。
  
  却见川亡不再出声,而是闭紧双眼,掐着印诀,忙着静坐行功。
  
  浅而易见,他的修为承受不住三坛赤蛟血酒的法力。此时唯有运功压制,否则气机逆行而难免惹来灭顶之灾。
  
  这个贪心不足的家伙!
  
  无咎摇了摇头。
  
  此前搜魂,并未留意赤蛟血酒。谁想血酒另有名称,赤蛟丹。而以猛兽之血为丹,虽然事半功倍,却过于污秽,而叫人难以想象。
  
  而无咎打量着丈余远外的静坐的人影,又禁不住微微一笑。
  
  如此急功近利之人,倒是罕见。他分明起了疑心,而为了提升修为,竟不顾生死,只管入定行功……
  
  便于此时,远处突然传来喊叫声。
  
  众多的神族弟子不明究竟,纷纷起身观望。不消片刻,山谷中渐渐混乱起来。
  
  据说原界贼人施展偷袭,杀了上千的战禽、猛兽。各郡前辈传下号令,严加戒备,找出贼人……
  
  无咎坐在原地,继续观望。
  
  混乱的山谷中,神族弟子自顾不暇。直至此时,依然没谁留意他的存在。
  
  又过了片刻,成群的人影飞过头顶。想必是峡谷中的惨况,已惊动了神族的高人?
  
  无咎当机立断,身影消失。而消失的瞬间,不忘挥袖一甩。
  
  而尚在静坐行功的川亡,护体法力“砰”的崩溃。随即一股诡异的力道侵入体内,直接摧毁了他的丹田气海。他顿时口鼻喷血,软软瘫倒在地。
  
  与此同时,一缕轻风盘旋而起……
  
  山顶之上,两个黑甲壮汉,犹自拎着长刀,冲着山下观望。突然轻风扑面,杀气莫名。两人察觉异常,未及应变,僵在原地,紧接着双双失去了踪影。
  
  轻风盘旋而去,悠悠飘下山顶,继而又掠过山林,无声无息往前……
  
  须臾,神识凌乱,禁制重重,人影匆匆,喊叫声四起——
  
  “长老有令,各家返回驻地,以免贼人潜入……”
  
  前方是道谷口,几个老者在大声催促。数十个神族弟子,直奔谷口而去。
  
  与此同时,一位男子跟着人群低头疾行。而他刚刚抵达谷口,却突然遭到呵斥——
  
  “你是何人……”
  
  中年男子没有答话,而是拍了拍身上的黑甲,又拿出一块铁牌晃动,很是急切的模样。
  
  拦路的老者稍作迟疑,摆了摆手。
  
  中年男子的去势不停,闪身穿过谷口……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