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天象又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感谢:社保yuangong的月票支持!
      ……………
      又一地下深处。
      人影混乱,刀剑闪烁。
      随着禁制破碎,数十人冲入灵脉之中。却见灵机枯萎,晶石变色。十余里大小的一座灵脉,已被毁坏了七、八成。却不见贼人踪迹,仅剩下一间用来修炼的密室。
      一位老者怒道:“谁敢窃我灵脉、毁我天辛谷的根基?”
      众人也是愤怒不已——
      “莫非贼人作祟?”
      “速速禀报支邪长老……”
      “而支邪长老,尚在十余万里之外……”
      “此事非同小可,派人前往东夷城……”
      与此同时,数千里远处的山洞内,冒出两道人影。
      其中的无咎,周身上下依然缠绕着浓重的气机,他匆匆盘膝而坐,继续吐纳调息。
      而冰灵儿怀抱着一头卷毛的怪物,悄悄走至洞口前。
      置身所在,位于悬崖之上。透过洞口就此远望,山野荒凉如昨。却似乎有凉风吹来,使得持久至今的酷热突然多了一丝寒意。
      “嗝——”
      冰灵儿尚自诧异,又忍不住低头一笑。
      她怀中的怪物,便是卷毛神獬,却愈发喜欢被她抱着,动辄变成小巧的模样。而此前将它强行唤醒,在地下疾遁万里,如今稍事歇息,竟然打了个饱隔,而后又闭上双眼睡去。
      嗯,难怪被人当成土狗,谁让你陋习难改呢!胆小也就罢了,竟然如此的懒惰!
      想起某人,冰灵儿转过身来。
      只见无咎坐在地上,兀自吐纳调息。他周身缠绕的气机已消失不见,却精气内敛而威势莫测。片刻之后,他双手掐诀,大袖舒展,缓缓睁开双眼。
      “如何?”
      冰灵儿神色关切。
      无咎悠悠吐了一口浊气,含笑不语。
      冰灵儿拿出一个铃铛,也就说浑天禁,收了卷毛神獬,然后趋近几步,凝神端详——
      “你已先后吸纳了天弃、牡子、泾水、天辛的四座灵脉,耗时月半有余,收效如何呢?”
      以她的境界修为,看不出无咎的深浅。
      四座灵脉呢,虽大小不同,所蕴含的仙元之气,足以抵得上数十、上百万块的五色石。而短短的时日内,便吸纳如此众多的仙元之气,也着实难以想象。
      不过,无咎还是道出实情。
      “我的伤势已然痊愈,修为境界提升两层……”
      “你已修至天仙七层?”
      “嗯!”
      “嘻嘻,你的修为进境之快,堪称千古第一人。照此下去,八层、九层,乃至于天仙圆满,或比肩玉虚子,亦指日可待呢!”
      冰灵儿欢欣不已。
      无咎却摇了摇头。
      “若真如此,岂不是要掘空玉神界所有的灵脉。再者说了,如此提升修为,与揠苗助长无异,难免惹来后患啊。此外,玉神九郡又岂肯罢休!”
      “先提升修为,后闭关静修不迟。”
      修仙之道,讲究循序渐进而水到渠成。一味的强行提升修为,难免留下弊端。冰灵儿明白其中的道理,却也懂得某人的焦虑与无奈。她安慰一句,拿出一枚图简查看。
      “你我已远离东夷城,二十余万里。距返回之日,尚有一个多月。不敢耽搁哦,多寻几座灵脉……”
      无咎没有答话,凝神内视。
      便如所说,他此时的修为,已达天仙的七层。而随着修为的提升,体内也有所变化。最为显著的便是经脉更为宽阔,法力更为强劲,筋骨更为坚韧。而气海之中,七明一隐的八道剑虹之间,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机,渐趋清晰起来。倘若无误,那便是第九道神剑,只待机缘圆满,便能加以铸造而九剑齐聚。
      剑虹的环绕之中,则是一团静静旋转的光芒。其黑白相间,俨如圣兽之魂的呈现而阴阳分明。又像是两条鱼儿,各有一点黑色与白色的火焰,使得彼此相融、相互旋转,并缓缓散发着莫名强大的气机。
      原本想着修炼分身,谁料修炼《道祖神诀》之后,分身变成了四头双臂的法相,气海中的光芒也跟着变成这般模样。不过,一旦祭出道祖法相,修为瞬间大涨,看起来倒也不差。
      无咎想到此处,心念一动,摊开左手,掌心多了两点火焰。一黑一白,挑动不停。他又摊开右手,抓出一枚玉简。
      《神武诀》。
      贺洲,除了星海宗、星云宗之外,还有众多的大小仙门。譬如元天门、四象门、六神门、金水门、冥月门,玄火门,昊日门,神武门,雷火门,等等。虽然多为寻常的仙门,却传承万年而功法不俗。
      无咎能够兼修人、鬼、妖于一身,与机缘有关,与他仙门的经历,也不无关系。他没有师承,他的修炼之法,便是海纳百川般的来者不拒,却也意外成就了他今日的境界。
      而《神武诀》,便是来自神武门的功法。
      无咎曾经亲眼目睹神武门的高手施展神通,对方所变幻的巨人让他至今难忘。之后又遇到万圣子的白猿法相,同样让他眼馋不已。而区丁的玄甲天狮法阵所幻化的巨人,威力更加的强大。于是他再次想起了这篇功法,指望着从中有所借鉴,或找到应对之法……
      “咦,极阴之火?”
      一心二用的无咎,收起功法玉简。
      “极阴之火?”
      他手掌的火焰,犹在跳动不停。
      “炽白之火,为你元神之火。为极阳所在,炽烈而纯粹;黑色之火,与之相反,幽寒而奇特,岂不就是极阴之火。我该问你呢,你的体内怎能同时修出阴阳之火?”
      “许是圣兽之魂,或修炼神诀所致,我也懵懂呢呢……”
      “谁能想到一位无所不能,威震四方的高人,对于修仙之道,竟是这般的随意!”
      “嘿!”
      无咎握起手掌,火焰消失。他站起身来,笑道:“当年我仅有炼气修为,便成了仙门大盗。如今又怎样,依然干着盗掘灵脉的勾当。如此看来,玄而又玄的修仙之道,更像是逼良为娼!”
      “你呀……”
      面对某人的奇谈怪论,冰灵儿无言以对,只能埋怨一声,催促道:“切莫耽搁,你我该动身了!”
      无咎点了点头,忽然一阵凉风扑面。
      他微微一怔,惊讶道:“秋日来临?”
      持续的酷热,荒凉的大地,早已使人习以为常,并忘记了季节的存在。难得一阵凉风吹来,竟然带有秋日的寒意。
      冰灵儿早有察觉,附和道:“天象又变了……”
      ……
      山顶的树木,早已枯死。而枯萎的枝干,依然成簇成片,并随着山风,发出“呜呜”的声响。
      而山顶下,是个十余里大小的山谷。谷中散落着上百间房舍与洞窟,还有男女老幼出没。
      “这便是天诸谷?”
      “图简所示,应该不差!”
      “祖师,你我所到之处,尽是贫瘠的山谷,何不找寻几座大城,狠狠的抢他一回。”
      “咦,你刚刚吃饱肚子,便敢挑三拣四?此地的哪一处,不比万圣岛富裕?”
      “哈,高乾知错……”
      山顶的树丛中,冒出六道人影。
      其中的黑脸汉子,正是高乾,虽然认错,却揉着肚子,好像真的吃饱喝足而悄声笑道:“祖师,你我已抢了七八家,此番的收获,远胜从前,嘎嘎……”
      而被称作祖师的老者,自然便是万圣子,他打量着山谷中的情形,摆手道——
      “此地仅有两三百人,并无防备。一刻之内,速战速决!”
      “遵命!”
      高乾答应一声,与四个妖族弟子直奔山谷扑去。
      万圣子缓缓起身,伫立山顶,左右睥睨,他妖族祖师的威势尽显无遗。他却又拈着胡须,自言自语——
      “哼,老万也想抢几座大城、坚城,奈何只有六人,心有余而立不足……”
      话音未落,他又抬起头来。
      “变天了……”
      接连数月的炽烈日头,竟然没了。天上多了一层乌云,阵阵的凉风扑面而来。
      “呵呵,倒也凉爽。看来所谓的天生异象,无非虚惊一场!”
      万圣子收起护体法力,舒展双臂。他大袖子呼啦啦带风,银白的胡须随风飞扬……
      须臾之后,天诸谷中。
      血腥未散,满地狼藉。
      万圣子站在一处洞口前,手里拿着两个纳物戒子。而高乾与四位妖族弟子,环绕左右,相继出声禀报——
      “天诸谷过于不堪,便是人仙高手也没有几个。谷内的神族,无一逃脱。”
      “此番所获七成,归祖师处置。”
      “却发现一座传送阵,去向不明……”
      “何不尝试一二……”
      “祖师……”
      万圣子不置可否,径自走向山洞。
      洞内果然布设着一座传送阵,竟完好无损。
      高乾跟着劝说道:“祖师,你我借助阵法,直达神族聚集之地,事半功倍啊……”
      万圣子看向手中的戒子,默默点头。
      “哈哈!”
      高乾抬手一挥,与四位妖族弟子闯入阵法。
      万圣子不慌不忙的收起戒子,拿出灵石敷设在阵法的四周,然后踏入其中,打出一道法诀。
      老万很谨慎,他的狡诈,他的多疑,远甚于鬼赤。
      而一路劫掠各地,无数的天材地宝与晶石轻轻松松收入囊中。只需再抢几日,便可返回东夷城。恰逢传送阵直达神族聚集之地,犹如又一个宝藏近在眼前。如此巨大的诱惑,叫他老万如何抵挡呢?
      阵法开启,光芒闪烁。
      风声呼啸,景物变化……
      转瞬之间,眼前出现一间石屋。却不仅于此,还有成群的壮汉冲着突如其来的六人目瞪口呆。
      万圣子也始料不及。
      而高乾稍稍错愕,抽出妖刀,大吼一声,带着四位兄弟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