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未知明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感谢:蛮神书友57013513、叶秋蓝、三佳三三的月票支持!
  
  …………………
  
  黑暗中,无咎盘膝而坐。
  
  他没有吐纳调息,手里拿着酒壶,一个人饮着酒。
  
  比起城内的拥挤混乱,所居住的院子很是宽敞。这应该算是万圣子的功劳,他先后两次攻取磐虎城,熟知城内的状况,便当仁不让的占据了这处院子。而地方虽然宽敞,奈何人数众多。夫道子、龙鹊、仲权、羌夷、齐桓等人,再加上鬼、妖二族的弟子,数十人只能分别挤在二十多间屋子内。几位天仙高人,则是单独占据一间屋子。而他本想与冰灵儿同居一室,各自静修,相安无碍,闲暇时分也能温存片刻。谁料那丫头声称天下大乱,无心静修,也不在意修为的提升,竟与郑玉子作伴,跑到城内玩耍去了。
  
  而他先生也是心绪烦乱啊,唯有借酒消遣了……
  
  “呼——”
  
  无咎放下酒壶,轻轻吁了口酒气,神色中若有所思。
  
  依照常理,抵达此地之后,稍作歇息,便该继续西行,以免再次陷入重围之中。而丰亨子要他发表高见,被他摇头拒绝。弄不清神族的动向,叫他如何决断?
  
  依照此前的推测,神族占据地利之便,轻易便能追到磐虎城。而磐虎城的四周,并未见到大批的神族弟子。是刑天尚未带人赶来,抑或是另有缘由呢?
  
  原界家族,仅剩五万人。而接下来还要穿越狻猊、天马、天狮、玄鲲、白凤、赤蛟与青龙七郡之地,可谓路途遥远、艰险重重。决策者稍有不慎,便将导致全军覆没的下场。即使天仙、飞仙高人能够逃生,失去了晚辈弟子,传承至今的原界家族,也只能接受覆灭的厄运。
  
  故而,原界高人、或晚辈弟子,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再无退路。唯有继续一个未卜的前程,寻求一个未知的明日。
  
  正如所说,愈是处境艰难,愈是想要拼命求生,愈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而玉虚子,依然没有现身。
  
  原界与神族拼杀至今,已伤亡十余万人。即便抵御外敌,乃是神族的职责。而身为玉神界至尊,他也不该袖手旁观啊?
  
  那个老家伙,他究竟要干什么?
  
  无咎想到此处,神色有些郁闷。
  
  也对过话,交过手,并被打得亡命逃窜,而他至今看不透、也猜不透玉虚子的为人与真实企图。那位高人便好像躲在云层之上,催动着漫天风雨。便好像所有的杀戮与阴谋诡计,均在他的掌控之中……
  
  无咎默然良久,摇了摇头。
  
  管他呢,且一路杀向玉神殿。倒是要看看风雨之后,有没有彩虹,杀戮的尽头,能否迎来新生……
  
  无咎举起酒壶,晃了一晃。
  
  酒壶空了。
  
  酒兴未尽。
  
  无咎收起酒壶,翻手抓出一把纳物戒子。他身上的藏酒早已没了,且看看抢来的物品中有无美酒。片刻之后,他面前多了几个酒坛子,却并未忙着饮酒,而是打量着手中的一枚玉简。
  
  其中拓印着一篇法诀,《九经之术》。
  
  曾于枭氏兄弟的手中,得到一篇《玉神九经》,却过于晦涩难懂,便没有放在心上。而得到《玉神九经》的器篇之后,方才知晓,经文只是概论,其精髓尽在九经之中。谁料寻找美酒之时,竟然意外发现了九经之术篇。也是难怪,如今杀的人多,劫掠的宝物数不胜数,着实无暇一一查看。
  
  而术篇,有何玄妙呢?
  
  《玉神九经》,为九篇经文。其神篇,为炼神、化神,与炼虚合道的法门;法篇,术法变通之道;丹篇不用多说,为炼丹之道;兵篇,符阵之法;刑篇,杀伐之道;遁篇,各种遁法;鼎篇,乃是入门功法;器篇,炼器之道。而术篇,则为法术。
  
  这篇《九经之术》,便是术篇,却依然晦涩难懂,而其中的三才化神之术,却有些眼熟。枭氏兄弟所变化的巨人,或许与之有关?
  
  而片刻之后,无咎又收起了玉简。
  
  想要从头修炼经文中的“三才化神”之术,谈何容易。而其修炼之法,与《道祖神诀》与《神武诀》似有相通之处。怎奈心绪烦乱,留待日后慢慢的琢磨。
  
  却也由此可见,《玉神九经》涵盖了所有的修炼法门。或许也正是这篇经文,成就了如今的玉神九郡。
  
  而本先生与斗牛、天獬、狻猊、天马、天狮五郡,已先后对阵较量,并未真正获胜。否则的话,原界的修士也不会伤亡过半而疲于逃命。不过,据说另外四郡更为强大。玄鲲郡的枭氏兄弟与震元珠,便可见一斑。倘若九郡齐聚,又如何抵挡呢……
  
  之所以担忧对手的强大,关键还是自身的修为不足。
  
  掠夺了五座灵脉,仅仅修至天仙八层。若是能够突破天仙,或修至天仙圆满,铸就最后一把神剑,再提升三式神通的威力,也许便能彻底打败九郡,正面挑战玉虚子!
  
  而想法虽好,却总是难以如愿。
  
  无咎缓缓闭上双眼,默默发出一声叹息……
  
  转瞬之间,两日过去。
  
  磐虎城的阵法得以加固,弟子们也找到了住处。前辈高人们则是参与防御,有条不紊。一度混乱的磐虎城,渐渐安静下来。曾经破败荒凉的街道上,也人来人往而恢复了几分生气。
  
  而阵法之外,风雨不停。即便是正午时分,城内依旧是昏暗朦胧一片。
  
  便于此时,城北的院落门前,聚集着一群修士,相貌修为各异,却无不神色期待。
  
  一位金须金发的壮汉站在门前的石阶上,抱着臂膀,瞪着双眼,威风凛凛道——
  
  “龙某的夔龙卫,尚缺十人。修为强者,优先……”
  
  他话音未落,众人举手响应——
  
  “龙兄,在下诚心实意……”
  
  “前辈,晚辈甘愿效劳。但有吩咐,万死莫辞……”
  
  龙某便是龙鹊,竟然在招纳人手。而他打出的旗号也是诱人,叫作夔龙卫。他瞪起双眼,不耐烦道:“不得争吵……”
  
  与此同时,一位书生模样的中年人走出院门,抬手拈着短须,面带微笑而又不容置喙道:“修为高强者,赤胆忠诚者,摒弃门户之见者,骁勇而悍不畏死者,方能成为无先生麾下的夔龙卫!还请诸位三思,否则悔之晚矣!”
  
  却没人迟疑,只有群情踊跃——
  
  “算我一个……”
  
  “本人无怨无悔……”
  
  “为无先生效劳,为原界舍命,此生无憾也……”
  
  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便是夫道子,他与龙鹊换了个眼色,然后着手挑选甄别。
  
  片刻之后,被选中的十人走进院门。而落选者,只能悻悻离去。
  
  “夫兄,何不挑选几个飞仙?”
  
  “难以知根知底,不便掌控,也怕各家高人猜忌,节外生枝啊……”
  
  “夫兄,还是你想得周到!”
  
  龙鹊与夫道子,返回院内。
  
  院内的空地上,早已聚集了成群的人影。
  
  其中有数十个家族修士,鬼妖二族的弟子,齐家的弟子,仲权、章元子、齐桓、羌夷等人飞仙高人,也有韦尚、冰灵儿与郑玉子。足有一百多人,挤满了整个院子。
  
  龙鹊走到人群当间,与鬼诺、鬼宿点了点头,然后又举手致意,嗓门洪亮道——
  
  “遵从无先生的吩咐,今日创立夔龙卫。由龙某与鬼诺、鬼宿两位大巫,共同带领兄弟们征战玉神界。当然,能者多劳,也是分身乏术,龙某还要管辖五百战车,哈哈……”
  
  他伸手抚摸着胡须,振奋又道:“即日起,由高乾传授天虎剑阵,由仲权、齐桓传授御敌之法,由夫道子临机决策,由几位家族高手全力相助,而归根究竟,你我都要听从无先生的号令……”
  
  在场的众人,无论是鬼妖二族的弟子,还是原界的各家修士,皆纷纷点头附和。
  
  院子的角落里,站着两个女子。
  
  其中的冰灵儿看着那和谐相处且又齐心协力的场面,禁不住面露微笑——
  
  “不愧为玉神殿的祭司,审时度势,远胜于常人……”
  
  她身旁的郑玉子,则是不明究竟——
  
  “短短的两日,龙前辈便已召集了一百位高人呢……”
  
  “嘻嘻!他借助无先生的名声,召集人手不难……”
  
  “姐姐的言下之意,夔龙卫与无先生无关?”
  
  “我也不清楚哦!”
  
  “无先生尚未出关?”
  
  “嗯!”
  
  “韦前辈也是夔龙卫?”
  
  “嘻嘻,凑个人数罢了。”
  
  “何为夔龙卫?”
  
  “皆披夔龙之甲,借助阵法御敌,全进全退,威力可想而知……”
  
  两个女子在窃窃私语。
  
  而新招纳的家族弟子,果然得到一套黑色的软甲,各自欣喜不已,忙着与众人结识。
  
  妖族的高乾,则是昂头挺胸,举着功法玉简,与几位飞仙高人传授天虎剑阵。奈何修为所限,啰嗦许久,也讲不清剑阵的玄妙,被龙鹊一把抢过他手中玉简。他顿时大声嚷嚷起来,要找祖师与无先生为他撑腰。最终还是夫道子耐心劝说,他才将信将疑作罢。
  
  许是院内过于热闹,有人耐不住寂寞,悄悄走出屋子。而他稍稍张望之后,竟到了另外一间屋子的门前。
  
  冰灵儿有所察觉,忙道:“住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