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风雨渐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感谢:独奏的吉他、0旖芳0、aaa1188955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与无咎商议过后,丰亨子选派了一批擅长遁法的高手外出打探神族的动向。在等待消息之际,各家留在磐虎城内,加固阵法、疗治创伤、休整歇息。
      城北的院落,乃是无先生的住所,也是夔龙卫的驻扎之地。人数太多,屋子里逼仄拥挤,便聚集在院子里,研修阵法的合击之术与变化之道。其中的齐桓、仲权、章元子、羌夷等人,各有家族传承,彼此切磋、借鉴,之后又在丰亨子的默许下,跑到城外操练天虎剑阵。
      而无先生,一个人躲在屋内。
      不能出门,否则玉真人必然纠缠。
      那个家伙似乎想要与他加深友情,而自以为是的嘴脸又令人厌恶。他不胜其烦,只能敬而远之。
      万圣子与鬼赤,忙着闭关歇息。两位老伙伴跟着他征战至今,劳苦功高,如今难得清闲,便也趁机歇息休整。
      冰灵儿认了个妹子之后,不是与郑玉子结伴闲逛,便是凑在一起说着女儿家的悄悄话,或是与韦尚谈天说地,彼此讲述着趣闻轶事。而郑玉子则是庆幸结识一个修为高强、貌美无双,没有门户之见,且又平易近人的姐姐。她颇为喜爱与敬重冰灵儿,只是那位韦前辈不喜言辞、令人敬畏……
      屋内。
      黑暗,且寂静。
      无咎默然独坐,手里拿着酒壶,时不时的小呷一口,然后悠悠吐着酒气。
      随身携带的美酒,早已没了。而玉神界的酒水,不合口味。便找到高乾,敲诈一番。那个家伙竟然藏着数百坛原界的美酒,自然不能便宜了他。
      嗯,还是原界的美酒有味道。
      酒水入口刹那,仿佛春风拂面,心神荡漾,一如回到了西泠湖,沉浸在那醉人的湖光山色之中。
      唉,离开西泠湖,或是神洲,已多少年了……
      无咎饮了口酒,神色迷离。
      当年离开神洲,也是阴差阳错所致。而流落贺州,重塑肉身之后,便想着找个仙门,设法恢复失去的修为。却成为了星海宗的弟子,继而卷入纷争而一发不可收拾。迫不得已之下,辗转部洲,孤舟渡海,亡命天涯。即使逃到卢洲本土,依然朝不保夕。最终突然发觉,想要活着返回神洲,唯有打败鬼妖二族,正面挑战玉神殿。否则他这辈子都不能打破结界,更休想返回故国家园。
      于是乎,他拼着九死一生,降服了鬼妖二族,招纳了一群伙伴,又从卢洲本土,杀到了原界,闯入玉神界。
      如今又怎样了?
      如今困在这风雨交加、湖水环绕的孤城之中,前途莫测。能否击败玉神九郡与玉虚子,依然无从知晓。而返回神洲,更是遥遥无期。
      那场传说中的元会量劫,却似乎已日趋临近……
      无咎想到此处,神色焦虑,举起酒壶,狠狠灌了一口酒。待酒气长吁,他缓缓闭上双眼。
      不知为何,他愈发怀念当年的岁月。曾经的他,修为低微,四处逃亡,却无牵无挂、无所顾忌。而如今修至天仙八层,拥有两个情投意合的仙子,还有众多的伙伴追随左右。他似乎已达到人生的巅峰,却再也没了曾经的洒脱,反倒是瞻前顾后、疑虑重重,以至于心力交瘁而又欲罢不能。
      归根究底,肩头的担子太重了。
      他不仅担负着苍起的遗愿,祁散人、太虚的嘱托,以及众多伙伴的殷切期待,更担负着原界家族的生死存亡。
      正如所说,他已别无选择。而原界家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之后,同样没有回头路。既然如此,接着负重前行吧。哪怕是刀山火海,生死末路。且抱定初心,无怨无悔……
      无咎默然良久,放下酒壶,收敛心绪,然后翻手拿出几枚玉简。
      与其说他喜欢胡思乱想,不如说他借此自省,或是自我安慰,躲起来舔*舐伤口。而稍有振作,他便将抖擞精神、昂起头颅,在深沟险壑之间,继续他苦难的征程。
      几枚玉简,分别是《道祖神诀》,《玉神九经》,《九经之术》,还有《神武诀》。
      此前强行修至天仙八层之后,他便急匆匆赶到西夷峡,接着连番动手,不断的消耗法力,差点损及境界。如今难得几日空闲,他要借机稳固境界、参悟功法。因为他的道祖法相,依然难以持久。倘若再次遭遇不测,或是遇到枭氏兄弟那样的高人,以及天狮法阵与震元珠的围攻,他未必能够战而胜之。故而他要修炼神通,琢磨杀招,还要等待机缘,铸就第九把神剑。
      虽说机缘逆天,狗屎运不断。而修炼之道,他从来不敢懈怠……
      ……
      院子里。
      高乾与一群妖族的师兄弟坐在空地上,抱着酒坛,东倒西歪,时不时的说笑两声,很是悠闲的架势。
      抬头仰望,禁制阻隔。却依旧是天光朦胧,肆虐的风雨没有片刻的停歇。
      “砰、砰——”
      有人叩击院门。
      高乾放下酒坛,跳起身来,打出法诀,紧闭的院门“吱呀”洞开。
      两位女子穿门而过。
      “灵儿仙子!”
      高乾的黑脸挂着笑容。
      “高乾,你也是夔龙卫,缘何没有外出操练剑阵呢?”
      正是冰灵儿与郑玉子。
      “哈哈,夔龙卫的天虎剑阵,为高某所传授,不必参与操练!”
      “我记得天虎剑阵,来自于无咎哦!”
      “这个……高某与无先生,不分彼此,哈哈……”
      “嘻嘻!”
      冰灵儿并未深究,拉着郑玉子,径自返回住处。
      高乾关闭了院门,就地坐下,伸手抚摸着胡须,得意笑道:“院子也要有人看守,你我兄弟便兼顾一二!”
      龙鹊、夫道子带人外出修炼剑阵,一度热闹的院子便也冷清下来。而高乾借口留守,无非是偷懒罢了。
      院子的角落里,有间小屋,乃是冰灵儿与郑玉子的住所。
      两人进屋之后,坐在榻上。
      郑玉子拿出一支珠花,其闪烁的珠光,使得幽暗的所在,顿时明亮几分。她示意道:“街上遇到一位相熟的道友,此物为她所赠,送给姐姐!”
      姐妹俩在城中闲逛玩耍,并非游览街景,而是走访各个家族,淘换各种女儿家的物品。
      冰灵儿接过珠花,爱不释手,随即收了起来,却又拿出一件黑色的软甲。
      “夔龙甲?”
      “嗯,我师兄与无咎交情深厚,他讨来一件夔龙甲,由我转交给你!”
      “这……”
      郑玉子难以置信。
      据说夔龙甲仅有百套,为地仙以上的高人所拥有。而她一个筑基的小辈,岂能得到如此珍贵的宝物?
      “师兄担忧你的安危,莫要辜负他的好意哦!”
      不由分说,冰灵儿将夔龙甲递到郑玉子的怀中。而郑玉子早已是满脸羞红——
      “韦前辈他……他如此牵挂晚辈的安危?”
      这位郑姑娘,是个懂得感恩的人。而意外的恩情,还是让她百感交集。在她的眼里,韦前辈沉默寡言,令人畏惧,谁料对方竟然还有铁骨柔肠的一面。
      “嘻嘻!”
      冰灵儿狡黠一笑,吩咐道:“你我在城内闲逛了一个月,收获颇丰,且歇息一宿,明日再去寻访。据说古阑家族的传承,很是不俗哦!”
      “嗯!”
      郑玉子连连点头,兀自抚摸着怀中的宝物……
      ……
      城北的院落,再次聚满了人。
      其中有夫道子、仲权、齐桓、羌夷等人,也有鬼妖二族的弟子,以及数十个家族高手。众人皆盘膝而坐,唯有龙鹊站着说话——
      “诸位,近两个月来,你我的夔龙战阵已修炼娴熟……”
      “天虎剑阵……”
      “高乾,你给我闭嘴。”
      龙鹊瞪起双眼,叱道:“由各家高人改进之后,天虎剑阵已大不相同,故而更名为夔龙战阵,有何不妥?”
      高乾不敢顶撞,暗暗嘀咕道:“夔龙岂能与天虎相比……”
      龙鹊背起双手,接着说道:“诸位辛苦至今,暂且歇息几日。我却要照看战车,一刻也不得闲……”
      他像个大忙人,不堪重负的样子,却又神采奕奕、精神饱满,依稀回到了龙舞谷,回到了叱咤地卢海的年月。
      而他话音未落,阵阵闷响传来。
      “轰隆隆……”
      众人抬眼观望。
      透过阵法看去,闪烁的光芒交织成一张网,罩住了磐虎城,也罩住了整个天地。而不过瞬间,光芒渐渐消失。唯有轰鸣的雷声,依然在回荡不绝。
      “这炸雷持续了半个月,总算有所减缓,而雨水更加的凶猛,怕不要淹没磐虎城……”
      龙鹊摇了摇头,转身奔着院外走去。
      便如所说,渐趋猛烈的风雨,激发了闪电霹雳,并持续了半个月之久。如今雷雨似有减缓的迹象,夔龙战阵也大功告成,他要去照看他的战车,以免遭人窥觊而有所损失。
      而众人观望之余,猜测不已。
      “数月大旱,连着数月大雨。如此异象,着实罕见……”
      “莫非这便是传说中的元会量劫?”
      “若真如此,倒是虚惊一场……”
      “既为天地浩劫,怎会如此简单。这场暴雨,看来还要持续一段时日……”
      “咦,雷声没了……”
      “雨也小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