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到颍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跟了丁原之后,再到背叛丁原投奔董卓,再到杀了董卓,吕布在史书上留下了一个很不好的名声,留下了一个三姓家奴的名头。
  
  只是最初,在并州在草原上怀着一颗赤子之心砍杀胡人的勇士吕布,是他自己想要变成三姓家奴那般模样的吗?
  
  吕布为什么会变成后来那个样子,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主公,您要是实在放心不下的话,俺去一趟并州。”典韦说道:“去见见那个吕布,顺便还能跟他打上一场。”
  
  典韦想要去并州,帮着王澈盯着吕布。
  
  只是典韦去了,又能有什么用?
  
  王澈摇了摇头:“罢了,这件事就先让并州千机阁的人去处理吧,现如今咱们已经把诏书拿到手了,还是先去颍川,与小满汇合才是。”
  
  王澈也担心曹满到了颍川之后的情况,毕竟颍川不比顿丘,顿丘就只有一个王福,杀了王福,顿丘就成了曹满的地盘,但是颍川不行,颍川的情况实在是太复杂了。
  
  想要将颍川治理好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如今他人在洛阳,曹满在颍川,两人之间即便是通信,一来一回最快也要半个月的功夫,现在曹满正是个急速发展的时候,时间经不起这么耽搁,所以他们要先去颍川。
  
  真正到了颍川之后,不管颍川那边局面有多难,因为人在那里,所以不会担心,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但是现在人在洛阳,对颍川的情况一无所知,所以才会担心。
  
  至于吕布还有他那四个兄弟,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王澈给那位周掌柜的回了信,让周掌柜多与吕布接触,即便吕布选择了并州官府,也不要与吕布交恶,他们在并州的工作还要继续下去呢。
  
  派了人将信送到了酒肆的掌柜的手中,千机阁的人自然会将信送到并州去。
  
  到了这时候,王澈也就没有留在洛阳的理由了,次日清晨一早,便带着来时的一队人马从洛阳出发往颍川赶去了。
  
  在路上,典韦一直在想着吕布的事儿,不是他自己自吹自擂,若论单打独斗,典韦至今还没有遇到过对手呢,以前虽然只是擅长步战,但是这一年多的功夫,在与夏侯家兄弟之间的较量,也逐渐的弥补了马上作战的不足,武艺方面,也有了很大的精进。
  
  以往典韦打架所凭借的,无非就是力气大,但是现在,典韦力气很大,更是学习了不少技巧,功夫也是一日千里突飞猛进。
  
  这样状态下的自己,主公竟然还说有可能打不过吕布那小子。
  
  那小子真有这么邪乎吗?
  
  典韦有些不相信,越是想越是觉得这是自家主公在鞭策自己。
  
  不过以后若是有机会,一定要与那吕布好好的较量一番。
  
  刘宏给曹满发免死诏书的事情,到底还是从宫中给传了出去,早前王澈就说过,洛阳城的皇宫,看上去威严无比,说白了就是个筛子,全特么的是孔。
  
  只是朝臣们虽然知道刘宏发了面死诏书,但还是不敢把这事儿摆在皇帝面前说,说又有什么用?诏书已经发下去了,再提起来,无非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罢了。
  
  皇帝为什么要给一个郡守发免死诏书?这里面的事儿能想不清楚吗?
  
  大汉朝有好些个地方爆发了蝗灾,结果就顿丘县这么一个地方把灾情处理的明明白白的,曹满更是自掏腰包为百姓们放粮,虽然对百姓们来说是好事儿,但是曹满作为大汉朝的官员,却是触犯了这个圈子的潜规则,曹满这么做,这让其它地方的官员如何处事?
  
  无形之间,一件好事儿就成了得罪人的事儿,曹满势必会被这个圈子所排挤,这是怕有人对曹满下手,所以皇帝就给了这么一道诏书。
  
  朝臣们心里也暗暗感慨,天子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
  
  看来是真的很看重曹满啊。
  
  不过事实证明,只是朝廷里的大臣们想多了而已。
  
  与官员之间的斗争,不管是王澈还是曹满,都用不到这份免死诏书,这份诏书,只是王澈为曹满的身份添加的一道保障而已。
  
  要是连这难处都过不去,将来谈什么争霸天下割据一方?
  
  或许曹满没有那一份野心,但是大汉朝的形式到了那时候,可就由不得她了,现在纵观整个大汉朝,谁会想到,不出十年,大汉分崩离析,九州狼烟四起?
  
  王澈在洛阳停留的时候,曹满就已经到达了颍川,住进了颍川的郡守府邸,而被王澈当成“宝贝”的那些蝗虫尸体,则是被曹满安排到了离着郡守府邸主宅比较远的仓库之中,看到那些麻袋曹满就想起了顿丘百姓们兑换粮食时候的场景,而一想到那场景,最少能省下一顿饭来。
  
  曹满上任颍川郡守的位子,也是出奇的顺利,原本郡守府之中的官员都还在,就只有郡守的位子空置了出来而已,曹满来了,郡守府也是齐活儿了。
  
  但是有一点让曹满比较为难了,她从曹县令成了曹府君,王澈也应该跟着水涨船高才是,但是现在,却是找不出一个合适的位子来给王澈。
  
  郡守府之中的位子都是满的,而人家毫无过错,曹满也没有理由撵人。
  
  作为一方郡守,曹满可以自行招募属于自己的幕僚,但是仅仅是幕僚,曹满觉得实在是太过委屈王澈。
  
  不仅仅是王澈,还有夏侯家兄弟的身份也是比较尴尬,不过好在他们两个手里都有兵,能自成一营,不像王澈,到了颍川之后,没有官位,只是幕僚,表面上来看,就是个光杆儿司令。
  
  从洛阳到颍川,紧赶慢赶,一行人走了半个月,路上没怎么歇息,到了颍川,郡守府旁边的宅子就是曹满给王澈和夏侯家兄弟准备的,住进宅子之后,王澈最先做的,就是足足的水上一个安稳觉,第二天才到隔壁的郡守府去见曹满。
  
  清晨一早,王澈收拾妥当之后,带着那个盛放着免死诏书的盒子,去见了曹满。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