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浅水原复仇,西秦国灭亡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44.浅水原复仇,西秦国灭亡
  上回说道
  李世民再征薛仁杲
  高庶城两军僵持斗
  话说两军在高庶城僵持进一月有余,直到薛仁杲率大军前来,名为大军,实则兵士还没有前军先锋的多,而此时折庶城里的物资粮草已是不足了。
  这一切更让脾性暴躁的薛仁杲和宗罗喉焦急了。
  李世民自城头每日观察,发现城外十里外泾河旁的薛军大营里,军灶烟火似是比以往少了许多,不由得大喜,机会终于来了,就是要等到西秦粮草不足这一天。
  当即令行军总管梁实率部在前番中伏之处浅水原之上驻扎,嘱咐梁实不得出战,紧守要塞。
  梁实得令而去,尉迟敬德坐立难安,李世民不由得安慰这位爱将:“敬德稍安勿躁,届时你要用在最大的用武之地”。尉迟恭也不管是不是他敷衍,乐呵呵的应着,活像一个莽夫憨货,然而历史证明尉迟恭是大智若愚的。
  梁实得令而去了
  半晌后
  薛军大营,绣着秦字的黑色旗帜高高飘扬,只是营中将士不是那么的斗志昂扬了,比起初来时可谓是天壤之别,营里不见兵马操练之声,只有低迷的气氛萦绕。守门卫摊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哎,你说这仗打得可真舒坦啊,天天不会吃喝睡就是去外头溜达一圈”,士兵甲嘴里叼着一根不知名的野草。
  “谁说不是呢,你说那李唐的也忒小胆了吧,肯定是被上次在浅水原打怕了”士兵乙如是说道。
  ……
  几人的闲聊中只有满满的闲适与轻视唐军。
  中军大帐,宗罗喉撕下一块羊腿肉,大口嚼着,尽饮下一杯酒。
  “这仗打得忒憋屈,这唐军总是当缩头乌龟不出,甚是可恼啊”。
  下面一阵恭迎应和之声。
  忽然帐帘被掀开,带来一阵深秋初冬的冷风,宗罗喉刚想发怒。
  那知那兵士急道:“报……将军,唐军有异动”。
  宗罗喉一听,忽的一起身,“当真,是何消息,快快道来”。
  士兵哈了几口气说道:“就在约两个时辰前,高庶里出来一支军队直奔浅水原而去了,打的旗号是行军总管梁的旗号”。
  宗罗喉闻言,大笑。“这唐军终于等不住了,行军总管梁?那应是梁实了,手下败将,不足为据”。
  大喝一声,“点齐全军,兵发浅水原”。
  呼啦啦,摊坐懒散的薛军得到号令,慌忙的穿甲找兵刃,好不容易点齐了全军。
  懒散慵懒的薛军将士骂骂咧咧的出兵了,安逸久了,都在抱怨这天气还出兵。
  梁实此时率部正在浅水原高地驻扎,得到薛军前来的消息,连忙部署防守,浅水原两侧高地尽皆严防,以高临下,形成易守难攻之势。
  宗罗喉到了之后不知是闲疯了还是本身草莽暴躁,三军未及列阵便发号进攻。
  大军强攻到傍晚,天色以晚,夜间禁忌大战,于是双方退兵了。
  次日,又是一阵强攻,正当梁实快坚持不住的时候。
  右武侯大将军庞玉率军来到了泾河南岸,浅水原之侧。
  宗罗喉不得不分兵前去阻挡,两头作战不得不说是兵家大忌。
  交战正酣,战马嘶鸣,刀枪铿锵,宗罗喉一介莽夫只知蒙头猛杀,这时一员薛军副将上前,那知宗罗喉杀红了眼举起手中大刀便欲砍杀,副将急忙侧身躲过,大喊:“将军,是某家”。
  宗罗喉定睛一看,收回手中兵刃,转势一刀砍落身侧一名唐兵。
  “滚开,有何事?”
  副将急道:“将军,我军被唐军两侧包围了,快作决断吧”。
  宗罗喉闻言大惊,环视一看,果然,只见浅水原之上的梁实部在左侧冲下,而右侧刚加入战局的庞玉部也冲入阵中了,他分兵两部却是被挤作一团了。
  ……
  泾水之北三里之外树林子里,战马衔枚,李世民在马上端坐,手中一把环首刀,身着明光铠甲,赫赫生威。
  “呵呵,敬德,怎么样,本王说过你会用在最重要的地方,可是曾欺你?”。
  尉迟恭黑脸一笑,笑得像多那啥玩意儿。“哈哈,某家当然知道的”。
  这时李世民手中刀一举,大喊道:“兄弟们,前方薛军已经被我军包围了,人困马乏,正是我等立功的时候,随本王冲啊,为上次我军将士报仇啊”。说完拍马向远处浅水原厮杀之处冲去。
  唐军士卒也想起来自己的同袍战死沙场还被割耳枭首筑京观的惨事,此时又值上风,心中没有任何畏惧,有的只有报仇杀敌立功的心,嗷嗷叫的跟着李世民冲了,特别是尉迟恭,早就憋屈坏了,
  龟缩在城内被人骂战一月有余,他那暴躁的心早就忍耐不住了。
  李世民的重骑兵本身就是唐军精锐,也就是后来名震天下的玄甲军,人马精壮,虽只有数百人马,冲锋起来却有千军万马之势。
  话说宗罗喉正欲下令列阵撤退,北方高坡那边却响起阵阵人马嘶鸣,卷起一路烟尘,不由得大惊。
  还没反应过来,李世民便率几十骑直奔向他宗罗喉的中军大旗。
  此时李世民年过二十,正值年富力强,手中环首刀手起刀落,身边尉迟恭更是随身左右,勇猛精进。
  吓得宗罗喉赶紧打马呼喊着撤退,唐军内外奋力搏杀,呼声动地,薛军大败,阵亡数千人。
  李世民正欲率骑兵追杀,后来的总兵窦轨拉住他劝道:“我等虽击败宗罗喉,但薛仁杲情况不明,尚有大军,某家觉得不易轻举妄动,再看时机”。
  李世民一甩手狠道:“本王等哎时机等了许久,现在我军大胜,正是乘胜追击之时,勿复多言,再扰乱军心军法处置”。这窦轨本是李世民舅舅,然而战场无情,军法至上,李世民也管不得那么多了。说完招呼着身后浴血的骑兵追上去了。
  而泾河那边薛仁杲打探到宗罗喉部不妙,正欲救援,却被李世民大军迎面痛击,小败一场,只得退守折庶城。
  李世民再次乘胜追击,直将兵马驻扎在折庶城下。
  李世民晚间设宴中军大帐,以贺大胜。
  庞玉起身说道:“大帅,此次随胜,但薛仁杲元气未伤,折庶城城高粮足,此战恐怕又要持久,然高庶粮草已不足十日之用,末将建议发文长安,求得粮草供应”。
  李世民闻言不由得一笑,“庞将军过虑了,此战已胜矣”。
  众将都是不解,奈何李世民只是微笑不语,急坏了众人。
  这时房玄龄笑道:“算了,大帅还是不要戏弄他们了,由我说了吧,薛军本来就志气消磨,又逢此大败,必定军心浮动,我军又兵压折庶,说不得几日就有人来请降的”。
  众将一听,皆是不信,梁实也是摇摇头,“房长史怕是过于理想了,那伪秦军皆是西北人氏,自古西北多豪杰,民风彪悍,恐怕是没这么容易投降的”。
  杜如晦的声音也响起了,“军士彪悍却是不假,但若是领军的又如何呢”。
  话音刚落,“报……”一军士入帐奏道:“禀告大帅,营外有人自称薛军大将浑干前来请降”。此言一出,帐中气氛为之一滞。继而大笑,李世民击掌笑道:“西秦亡矣”。
  次日天亮,唐军后继主力纷纷来到,把折庶城团团围住,薛仁杲本想着怎么着也能坚守一段时间吧,岂料,当晚,守军大开城门,折庶城攻陷了。
  生擒了西秦霸王薛仁杲,晋王薛仁越,将士一万有余。
  自此显赫一时,称霸西北的西秦帝国灭亡了。
  李世民遣军尽收了西秦之地,写了奏折报功。
  安排好事物后他这个主帅要班师回朝了,比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是携灭国之胜风光回京。
  自此,大唐首度灭国,开启了新的篇章!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