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杀官造反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content>
  
      1122.杀官造反
  
      海上飞的话一传过来,岸上众人齐齐色变。
  
      成况脸色煞白,瞪眼看向高季辅,正对上高季辅一转身看过来的狠厉眼神,忙是摆手道:“不,不是的,大人别听海上飞胡说,我跟他从无来往的”。
  
      话音刚落,海上飞的声音又传来了,“成员外,你说的那个高季辅在不在这,劳资看在那一千担盐的份上,帮你解决他”。
  
      海上飞愈来愈近,船只已经靠岸了,马上就要下船上岸,显然,海上飞并没有将这几十名衙役看在眼里,他相信,只要他海上飞一上岸,把刀子一亮,那些个牌头们保证抱头逃窜。
  
      成况听闻这话狠狠地一跺脚,脸色大恨,高季辅也是惊怒道:“好一个成员外,竟敢勾结海匪谋害朝廷命官,行同谋反呐,夏县尉,将成家人给我全部捉拿,立刻突围”。
  
      成况闻言转身就跑,边跑边喊道:“海上飞快动手,杀了他们,必有厚报”。而后又是身后成家护院喊道:“你们快上,给我杀了高季辅”。
  
      高季辅闻言大怒,直喝道:“先捉拿反贼,动手”。说罢拔出长剑不顾身后海上飞等人已经上岸直奔成况而去,当先一剑,便是将面前一名成家护院给割了喉。
  
      夏景浩也是反应过来,原来成家跟海匪勾结要谋害高大人,当即转身飞起一脚将逃跑的成冲踹翻在地。
  
      坝埂之上海上飞见状一愣,继而也是啐骂道:“特娘的,还是得上岸呐,还有嫩多牌头,兄弟们动手,杀光这些牌头,一个也别让跑了”。海上飞能够纵横东海也不是傻子,既然选择了动手,那这些衙役定然是不能够让他们回去了的,毕竟杀死近百名衙役这可是大罪。海上飞心底打定主意,干完这一票,一定要让成家多出点血,退往琉球那边避避风头。
  
      高季辅回头一看,脸色也是变得狠厉,一把拽掉头顶官帽,脱下不便行动的官袍,举起长剑直喝道:“边打边退,官府援军马上就到,兄弟们撑住”。
  
      说罢之后,不管不顾,几步上前,又一剑捅死一人,跃步上前怒吼一声:“贼子死来”。
  
      脱手一剑直向成况后背扔去,成况闻言大惊,回头一看便是目眦尽裂,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是惨叫一声,一把宝剑当胸穿透,成况瞪大眼睛倒地身死。
  
      “啊,老爷”。成况身死,其身边护卫也是惊怒交加,哪还管什么官与民,举起手中长刀便朝高季辅看去,誓要为主人报仇。
  
      高季辅眼中丝毫不慌,侧身躲过一刀,一把握住那护卫手腕,用力一翻,护卫翻倒在地,手中刀就转到了高季辅手中,高季辅倒手一刀捅下,那护卫捂着肚子吐血身亡。
  
      一刀在手,高季辅似乎大为振奋,转身便是喝道:“列阵”。
  
      话音落下,八十名衙役乱了一下便是互相呼喝着,齐齐靠拢。
  
      从高空看去,八十名衙役很快由一团糟的胡乱站位变成了一个半圆形,一个u字形,尽管不是衙役站得交错不齐,这个半圆也不是很圆,但是足够了。
  
      高季辅也是熟读兵法战策,这个简易的半圆形阵法是著名大阵却月阵的简化版本,而且是超级简化版的。
  
      却月阵是宋武帝刘裕的作品,刘裕用却月阵以两千步车水混杂军队大败了北魏三万骑兵,可见此阵的威力,不过却月阵的条件很复杂,包括地理条件,兵器,兵种和战力配置等都有很高的要求,高季辅这个半圆阵顶多就是借用了却月阵的形状而已。
  
      不过绕是如此,也是有些威力,毕竟却月阵阵型是弧形,一个半圆,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讲,弧形可以分散受力点的力,有着良好的抗冲击能力。
  
      特别是此时,面对着同样人数的海匪冲击,高季辅相信,对面那伙杂乱无章,只知道挥刀冲杀的贼人是断然冲不破这半圆阵的。
  
      海上飞远远的就看见成况被那仅着单衣的男子一剑穿胸了,当下是又急又惊,但没奈何,已经冲过来,总不可能回去的。
  
      始一交锋,衙役便是大骇,那些凶神恶煞的海匪可真不是好惹的,个个狠厉,悍不畏死,仅仅一碰,衙役便是死伤了好几个,惨叫声听得衙役们心里发怵,手中的刀也是酸软无力,上回面对的是无战心的叛军,这回可是面对凶悍的匪徒的,阵型一时间有些松乱了。
  
      “稳住,不要慌,杀一个赏五十贯,杀啊”。高季辅见状也是大急,怒吼一声,挥刀就定在阵型前头,当头荡开一名海匪的一刀,反手迅速一劈,正砍中其脖子,一起刀又向另一人砍去,高季辅武艺了得,他是不会砍肩头,后背这些地方的,这些地方即使砍中了,也不会立马丧尸战斗力,反而刀锋还容易卡在肩胛骨,肋骨这些地方,不易起刀,故而刀刀往脖颈头颅这些致命之地招呼,一时间手底下无一合之敌,交手之人,尽皆倒地丧失战斗力。
  
      这时,又听得身后一阵哄闹声,“爹”一声悲呼响彻战场,一个青年人带着成家护院家丁赶来了,看见地上成况的尸体大惊悲呼,这人是成况之一成恒。
  
      “高副使,是你杀了我父亲?”成恒知道自家的谋划,方才听见家丁急报,也是急忙赶来,一看形势,就是看明白了。
  
      “哼,成况串通贼人,谋害官员,罪该处死”。高季辅逼退了面前一名匪徒,头也不回的喝道,但是心却沉下去了,成恒带来了上百家仆护院,这些人一旦加入战团,那他就危险了。
  
      当即就是沉声喝道:“保持阵型,向西撤”。
  
      成恒一听这话,眼睛赤红,拔出眼睛佩刀吼道:“狗官,纳命来”。吼着带着一种家仆直冲了过来。
  
      高季辅面沉如水,一边艰难抵挡,一边厉喝道:“成家的人听着,你们这是杀官造反,是杀头灭家的大罪,现在放下武器,本官可以既往不咎”。</content>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