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三十二节:糟老头子,坏得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黄泉大祭司在看到那一道白衣儒道人影的霎那,目光骤然一变。
  
      尤其是仔细看到了秦枫左手之中的骨玉篆笔,他眼神蓦地森冷起来。
  
      “这是上清学宫的玉琢神笔……你是上清学宫的吕德风!”
  
      从秦枫左手的骨玉篆笔中不请自出的上清学宫天仙魂魄得意大笑。
  
      “小子,亏你还有一点眼力劲,知道本夫子的名号!”
  
      “但你依旧难逃一死!”
  
      哪知黄泉大祭司冷笑道:“你不就是那个抢了昭明剑域的副域主道侣,被整个昭明剑域追杀,陨落在下界的倒霉鬼吗?”
  
      黄泉大祭司的语气反而轻松了起来:“我当是遇到了哪个上清学宫的前辈高人……”
  
      “闹了半天,这是你收的徒弟?”
  
      “一个上清学宫里有名的废物夫子能教出个什么徒弟来!”
  
      他猛然双手一摊,双臂快速在周身旋转如千手万掌之残影,蓦然在身前一合。
  
      原本被秦枫以浩然正气压制的堕狱曼陀罗灯得到再一次全力灌注,光芒竟是比之前更甚。
  
      这一次不仅是世间流逝,甚至连空间挤压都开始了!
  
      也就是说,之前,秦枫最坏的可能也就是生命力在这扭曲的时空之中被飞速耗尽而死。
  
      如今,在黄泉大祭司的全力施为之下,很有可能生命力还没有彻底耗尽,空间就已经被压缩到了一张纸的距离。
  
      秦枫的身躯就已经被压碎了!
  
      这压碎的不仅仅是秦枫的身体,而是受到九幽绝域大阵支配下的一切。
  
      就好像扯碎了一张画在纸上的画。
  
      画中人没有做错丝毫的事情,却直接随着那一张画纸的毁灭而毁灭了!
  
      能够控制时间与空间的招式,即便是在天仙界都会是不能小觑的狠招。
  
      就在这时,让秦枫都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小子,将玉琢神笔还给老夫,让老夫来制他!”
  
      秦枫也没多想,抬起手来,左手如骨玉材质的神笔蓦然朝前飞出,稳稳落在了那被称为“吕德风”的上清学宫夫子魂魄手中。
  
      只见那自称上清学宫夫子的强者握笔在手,笔下如椽,如中流击水,厉声而喝。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
  
      “天下唯能者胜之,邪魅无所遁形也!”
  
      秦枫一下子就听出了,这是儒道《礼记》中《礼运》篇中的名句。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
  
      只是后面的文章内容与中土世界有所不同。
  
      显然这是天仙界上清学宫那个版本的《礼记》。
  
      无论孰优孰劣,能够施展出《礼记》这样的名篇,想来这上清学宫的学究,可能还真的有几分本事也说不定!
  
      秦枫心内暗自忖度,是不是自己在中土世界里对这个老学究太不客气了一点。
  
      今日之战还亏得他主动出来帮秦枫解围。
  
      虽说秦枫有把握斩掉这黄泉大祭司,但若不是他相助,必是要多费一番周折才行。
  
      可是接下来一幕,让秦枫恨不得把自己刚才想的话,一股脑咽回去,再顺带唾上一口唾沫,若是不失君子风度的话,他恨不得再在唾沫上狠狠踩上几脚才解气呢!
  
      只见刚才还吟诵出《礼记》名篇名句,飘然出尘如舍身取义,正邪不两立之正义化身的上清学宫吕德风,只与堕狱曼陀罗灯对上一个照面就……
  
      “哗啦!”
  
      吕德风的浩然正气竟像是假的一般,看起来沛然无敌,比起秦枫施展的都要气度不凡,哪知在撞上堕狱曼陀罗灯光华的瞬间……
  
      就好似是浪头拍打在礁石上,不,说是浪打礁石,那都是抬举他了。
  
      简直就好像是热水泼在积雪堆里一样。
  
      只不过黄泉大祭司的堕狱曼陀罗灯是热水。
  
      吕德风的浩然正气是积雪!
  
      一触即溃,一溃千里。
  
      秦枫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得“咔”地一声锐响,吕德风的魂魄蓦地卷起玉琢神笔,径直倒飞着朝秦枫刺了过来。
  
      慌不择路之下,差点没把秦枫去接的左手都戳出一个血窟窿来。
  
      下一秒,吕德风陡然在秦枫耳边大叫了起来:“我运筹帷幄,故意惹怒这厮,让他使出了十成功力,你快挡住他!”
  
      “挡住他这一招,他就废了!”
  
      听得这吕德风说话的声音,上气不接下气,哪里有半点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成竹在胸的样子。
  
      这分明就是想要装逼,结果发现对方是个硬茬,装逼不成,赶紧逃命,逃回来为了保住自己所谓的“高手”面子,还要扯个谎圆场,顺便再怂恿秦枫跟这黄泉大祭司拼命啊!
  
      秦枫心里现在就是一句话:“这上清学宫的糟老头子,坏得很啊!”
  
      这糟老头子对付鬼道妖人的本事没有,逃跑的本事真是一等,至于坑队友的本事,那更是特等啊!
  
      秦枫算是明白为什么同样都是浩然正气,这吕德风的浩然正气跟假的似的了。
  
      这么一个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坏水,外加男盗女娼,还拐人家道侣的糟老头子……
  
      能使出个屁的舍身取义,身正道直,仁义为先的浩然正气啊!
  
      要是传下儒道的上界天帝知道有了这等的不肖传人,还不得恨的一巴掌削死这老小子才解气啊!
  
      好在秦枫本来就没有指望吕德风能出来对敌,现在这个上清学宫的糟老头子装逼失败,倒也没有影响秦枫的原定计划。
  
      可就在秦枫左手一握,捻动拇指,重新握住玉琢神笔,打算重整攻势的时候……
  
      秦枫已经忍不住想骂娘了。
  
      刚才那一声“咔嚓”,他是听到了的。
  
      可是秦枫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糟老头,跟黄泉大祭司不过对了一招,可能连一招都不到,只有半招……
  
      居然都溃败得要靠玉琢神笔帮他挡下大部分攻击,拼命逃回到神笔里面才捡回一条命来。
  
      不是秦枫看不起他吕德风。
  
      而是因为就在秦枫灌注仙力,准备左右开弓,施展出浩然紫气与浩然火来跟黄泉大祭司拼上一记的时候……
  
      秦枫才发现。
  
      裂了!
  
      天仙界上清学宫的重宝,玉琢神笔,裂了!
  
      居然裂了!
  
      秦枫注入进去的仙力,全部都——浪费了!
  
      还有比这更坑队友,还有比这更要命的吗?
  
      秦枫现在心里把这上清学宫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吕德风宰了的心都
  
      有了!
  
      就在这时,吕德风似乎还没有发觉秦枫的异样,调整一下呼吸大声催促道。
  
      “你快跟他拼一记啊!”
  
      “只要挡住这一招,他就废了啊!你快……”
  
      话还没说完,吕德风已是惊叫一声。
  
      “你,你,你想干什么?”
  
      “你不要冲动啊,啊!!!”
  
      只听得一声愤怒的低喝咆哮。
  
      “我槽你大爷!”
  
      秦枫已是猛地左手一掷,直接就将玉琢神笔给丢了出去!
  
      目标正是悬在黄泉大祭司身前,散发出璀璨黑光的堕狱曼陀罗灯!
  
      黄泉大祭司似乎也没有想到,秦枫居然直接丢出了一件上清学宫的重宝,想要与自己的堕狱曼陀罗灯同归于尽。
  
      “你……”
  
      黄泉大祭司只得手肘一动,那堕狱曼陀罗灯微微一偏,躲开刺来的玉琢神笔,正要接住。
  
      那玉琢神笔简直就像是有人凭空控制着一般,原地一急停,旋即一个回旋,径直朝着黄泉大祭司的后心刺去!
  
      好阴毒的招式!
  
      “你们上清学宫居然都用这么卑鄙的偷袭!”
  
      黄泉大祭司怒不可遏,登时浑身鬼力暴涨,几乎成为一道有形黑气铠甲,直接挡住了偷袭而来的玉琢神笔。
  
      “看你还往哪里逃!”
  
      黄泉大祭司的黑气如触角在抵住玉琢神笔的瞬间,骤然掐住了这一件上清学宫重宝的笔杆。
  
      他狞笑道:“到时候磨去你上面的元神印记,正好拿来做一件克制上清学宫腐儒的秘宝,以毒攻毒,专破你们的浩然正气……”
  
      可就在这走脱无路的情况下,变乱陡生!
  
      “邪不胜正,还我天地朗朗乾坤!”
  
      一声厉喝,磅礴浩然紫气再起。
  
      竟是比起之前吕德风与堕狱曼陀罗灯对撞时的浩然紫气还要强悍。
  
      攥住玉镯神笔的黑气触手瞬间“哧哧”如蒸汽消散。
  
      黄泉大祭司的护身鬼气也如冰雪逢夏,瞬间崩解。
  
      一时间,在他身前,除了那一盏堕狱曼陀罗灯,居然面对秦枫门户大开!
  
      再没有丝毫的防守!
  
      这等千载难逢,稍纵即逝的良机,秦枫不可能坐失,也绝对不可能失去!
  
      他抬起握住腾龙金笔的右手,笔走龙蛇,蓦然一挥而就。
  
      所书的,赫然是一个“杀”字!
  
      神文“杀”字诀!
  
      所有仙力全部灌注入一道神文“杀”字之内,以“杀”字杀人,不可阻挡,威力绝伦!
  
      一笔落下。
  
      腾龙金笔之上,杀字顿时崩解,只听得“咔咔咔咔”一连串爆豆子般的裂响从黄泉大祭司的身体里响起。
  
      他的猛然向后倒退几步。
  
      就在这时……
  
      一柄材质如玉石的篆笔如剑锋,“噗”地一声从后心刺入,前心刺出!
  
      那高悬在黄泉大祭司头顶的堕狱曼陀罗灯,黑光骤然剧烈晃动了起来。
  
      此时此刻,黄泉大祭司陡然眼神之中疯狂暴涨。
  
      他猛地用右手握住胸前刺出的玉琢神笔,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
  
      “喝啊!”
  
      .。文学馆m.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