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太上老君的宝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孙悟空走出洞外,立即现了真身,高叫道:“妖怪!”
  
      把门的小妖问道:“你是什么人,在此呼喝?”
  
      孙悟空说道:“你快点进去告诉你家那两个泼魔,就说者行孙来了。”
  
      小妖盯着孙悟空看了半晌,狐疑地闯进莲花洞,急急忙忙说道:“大王,外面有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求见,说是者姓孙。”
  
      金角大王大惊道:“拿住了孙行者,又怎么有个者行孙?”
  
      银角大王也很纳罕,说道:“咱们下界的时候,师父没说起过这号人物啊。”
  
      金角大王忧心忡忡地说道:“不知道他的本事跟孙悟空比如何。”
  
      银角大王说道:“哥哥,怕他怎的?宝贝都在我手里,等我拿那葫芦出去,把他装进来。”
  
      金角大王这才说道:“兄弟,你仔细点儿。”
  
      银角大王拿了紫金葫芦,走出山门,只见洞外站着一个猴子,跟孙悟空长得一模一样,便问道:“你是哪里来的?”
  
      孙悟空说道:“我是孙行者的兄弟,听说你拿了我家兄,是不是啊?”
  
      银角大王说道:“是。你那哥哥武艺稀松,被我拿了,现在锁在洞中。”
  
      孙悟空说道:“快把他交出来,否则我打烂你的洞府。”
  
      银角大王说道:“孙行者我尚且不怕,还怕一个者行孙吗?你这猴头,不是大爷我瞧不起你,我敢打赌,我现在叫你一声,你连答应一声都不敢。”
  
      孙悟空冷笑道:“这有什么不敢?你叫十声,我答应一百声,你叫一百声,我答应一千声。”
  
      银角大王笑道:“好,一言为定,那就试试!”说罢,他掏出紫金葫芦,跳在空中,把底儿朝天,口儿朝地,叫道:“者行孙。”
  
      当银角大王拿出紫金葫芦的时候,孙悟空就怕了,他之前听精细鬼、伶俐虫说过这个宝贝的神奇之处,生怕自己一张嘴,真的被装了进去。见者行孙迟迟不答应,银角大王嘿嘿笑了,问道:“你怎么不敢应我?”
  
      孙悟空打肿脸充胖子,说道:“我有些耳聋,你刚才叫我了吗?我没听见啊。你再叫一次。”
  
      银角大王又叫道:“者行孙。”
  
      孙悟空心想:“我真名字叫做孙悟空,也叫孙行者,者行孙是乱起的名字。真名字可以装人,乱起的名字肯定装不了。”于是叫道:“哎!叫你孙外……”
  
      “公”字尚未出口,他就飕的一声,被吸进了紫金葫芦里,他大惊失色,急纵跟头,冲着瓶口那点亮光跳去,眼看就要脱离苦海,说时迟那时快,银角大王立即塞上木塞,贴上了太上老君的封帖,任凭孙悟空如何折腾,也顶不开那木塞了。
  
      银角大王提着紫金葫芦走进莲花洞,开心地哈哈大笑,说道:“哥哥,我把者行孙也抓来了。”
  
      金角大王问道:“在哪里?”
  
      银角大王摇了摇紫金葫芦,说道:“就在这葫芦里。”
  
      金角大王赞叹道:“贤弟,你真是让哥哥我刮目相看啊。”
  
      银角大王说道:“你猜这人是谁?”
  
      金角大王问道:“谁?”
  
      银角大王指了指绑在柱子上的孙悟空,说道:“这个者行孙是那个孙行者的弟弟。”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猴毛变成的孙悟空身边,踢了他一脚,说道:“喂,我把你家兄弟抓来了。”
  
      只听那个孙悟空说道:“抓得好,抓得好。”
  
      金角大王说道:“他怎么变得这么没心没肝的?”
  
      银角大王笑道:“你不记得了吗?他本来就是块石头变的。”
  
      金角大王说道:“贤弟,咱们到里屋去,我请你喝酒。”
  
      银角大王一边往里走,一边摇晃着紫金葫芦,说道:“者行孙装在里面,只消一时三刻,就化为脓了。”
  
      金角大王说道:“先别动它,只等摇得响了,再把帖子揭了。”
  
      待两个妖魔走进里屋,陈玄奘才问道:“八戒沙僧,你们听说过悟空还有个弟弟吗?”
  
      沙和尚说道:“没有啊,师父,猴哥从来没说起过。”
  
      猪八戒笑道:“师父啊,弼马温本来是要骗两个妖魔的,怎么把你也骗了?”
  
      陈玄奘问道:“骗我?”
  
      猪八戒说道:“这个者行孙肯定就是孙行者,他变化来骗妖怪的。”
  
      陈玄奘半信半疑,不再言语,只听得里屋传来两个妖怪推杯换盏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忽然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大叫:““天啊,我的腿,我的腿……我的腿化了。”
  
      分明就是孙悟空的声音。
  
      接着传来银角大王的声音:“哥哥,师父这宝贝果然好用。”
  
      陈玄奘不禁着急起来,说道:“八戒,悟净,怎么办,快想想办法吧。”
  
      猪八戒说道:“师父啊,我们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陈玄奘说道:“可是,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沙和尚说道:“师父,我们被绑在这里,实在是无计可施了。”
  
      陈玄奘叫道:“妖怪,妖怪!”
  
      沙和尚急了,问道:“师父,你叫他们干什么?”
  
      猪八戒嘟哝道:“师父,你不会是想认亲吧?”
  
      两个妖魔走了出来,金角大王问道:“唐僧,你是急着死了吗?”
  
      陈玄奘说道:“你们无非是想吃了我的肉可以长生不老,我只求你们放了我的徒弟们,留下我一人即可。”
  
      两个妖魔没想到陈玄奘竟然会舍身取义,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了,银角大王问道:“哥哥,要不……我们就吃了他?”
  
      金角大王沉吟半晌,说道:“不行,我们必须杀了孙悟空。”
  
      陈玄奘说道:“如果你们杀了孙悟空,我就……我就……”
  
      银角大王笑道:“你就怎么样?死给我们看?我们本来就是要吃了你的。”
  
      陈玄奘说道:“如果我心不甘情不愿,你们即使吃了我的肉也不能延年益寿长生不老,反而怨念缠身终日魂不守舍。”
  
      金角大王说道:“聒噪!那我们就不吃你了。”
  
      两个人说着话回到里屋,重新在石桌旁做好,紫金葫芦依旧放在桌上,银角大王敲敲葫芦,问道:“者行孙,死了没有啊?”
  
      葫芦里没动静。
  
      银角大王说道:“那个白白胖胖的大和尚竟然肯你为兄弟去死,孙悟空这个徒弟也没白当啊。”
  
      金角大王低声说道:“贤弟,这个者行孙是不是死了?怎么一点动静没有?”
  
      陈玄奘的话,孙悟空听得清清楚楚,他着实感动,正热泪盈眶呢,所以没顾上回应银角大王。
  
      银角大王说道:“哥哥,你说接下来,我们怎样放了陈玄奘呢?”
  
      一听这话,孙悟空顿时来了精神!
  
      什么?
  
      这两个妖怪竟然要放了师父?
  
      既然要放,为什么还要抓呢?
  
      这两个妖怪到底是什么来历?
  
      金角大王说道:“我们先得把孙悟空杀了再说。”
  
      银角大王说道:“孙悟空已经绑在那里了,看上去像傻了一样,眼下杀他易如反掌。”
  
      金角大王说道:“杀了他之后呢?”
  
      银角大王叹息道:“哥哥呀门外也不知道啊。”
  
      金角大王说道:“唉!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银角大王沉吟道:“能救得了唐僧的只有孙悟空,孙悟空一死,谁再来救他呢?难道我们恭恭敬敬地把他们送下山,然后说‘唐长老,对不起,我们并不是有意抓你,我们就是要杀了孙悟空’?”
  
      听了这番话,孙悟空冷汗直冒,他这才明白,平顶山这一役,自己才是敌人的目标,师父只是诱饵。
  
      孙悟空还要继续听两个妖魔对答,希望他们说出幕后主使来,却听金角大王说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先不说那些了。”
  
      孙悟空隔着瓶子问道:“说,你们继续说。”
  
      金角大王大惊失色,说道:“这猴子竟然还活着。”
  
      孙悟空说道:“我已经快死了,只想在死前听你们唠唠嗑儿。”
  
      银角大王说道:“也不知道这个者行孙现在化到哪儿了。”
  
      孙悟空说道:“现在化到腰截骨了!”
  
      金角大王嘻嘻笑了,说道:“那已经差不多了,即便不死,也是高位截瘫,快揭起帖儿看看吧。”
  
      银角大王便拿过紫金葫芦,揭了封帖,拔出木塞,觑眼往里看去,只见者行孙的双腿果然已经化成了水,只剩半截身子在瓶底里苟延残喘。
  
      金角大王也凑过去看了看,说道:“兄弟,盖上!快盖上!还没化干净,别出了意外。”
  
      银角大王便把木塞塞回去,封帖贴好。金角大王拿了酒壶,满满地斟了一杯酒,双手递与银角大王,说道:“贤弟,我敬你一杯。”
  
      银角大王说道:“兄长,我们已经喝了好几轮了,怎么又敬?”
  
      金角大王说道:“你拿住唐僧、八戒、沙僧犹可,又索了孙行者,装了者行孙,如此功劳,该多敬你几杯。”
  
      银角大王见哥哥如此恭敬,心中也是欢喜,只是他现在一只手托着葫芦,如果只用一只手去接酒杯,那就太没礼貌了,于是随手便把葫芦交给了身旁的一个小妖,然后双手接过酒杯,一仰头,干了,说道:“谢谢哥哥。”然后又要回敬金角大王一杯,金角大王说道:“不消回酒,我这里陪你一杯罢。”
  
      又喝了一杯之后,银角大王转身跟小妖拿回紫金葫芦,放在桌上,两人继续你来我往,推杯换盏,喝得不亦乐乎。
  
      银角大王说道:“哥哥,我有个主意,我们现在去杀了孙悟空,然后便来喝个一醉方休,就让唐僧师徒趁机跑了吧。”
  
      金角大王说道:“好主意!孙悟空是贤弟抓来的,就由贤弟动手。”
  
      银角大王端来一杯酒,一口干了,手提七星宝剑走出里屋,说道:“孙悟空,你的弟弟者行孙已经化成脓水了,我现在就送你归西,让你们兄弟二人在黄泉路上也有个伴儿。”
  
      陈玄奘一听孙悟空在紫金葫芦里化掉了,不禁哀恸道:“妖怪啊,妖怪,你们砍杀无辜,佛祖不会放过你们的。”
  
      银角大王说道:“聒噪!世间哪有无辜之人?”踢了踢地上的假悟空,说道:“喂,齐天大圣,你还有什么话说?”
  
      假悟空只是看了看银角大王,说道:“你的剑好晃眼啊。”
  
      银角大王正要挥剑刺去,忽然一个小妖闯进洞来,大叫道:“大王,大王,门外有个什么行者孙来了。”
  
      金角大王说道:“贤弟,不好了!我们怎么惹了他一窝猴子了?幌金绳拴着孙行者,葫芦里装着者行孙,怎么又有个什么行者孙?想是他几个兄弟都来了。”
  
      银角大王踢了踢地上的假悟空,问道:“你到底有几个兄弟?”
  
      假悟空说道:“很多,很多。”
  
      银角大王喝道:“到底有几个?”
  
      那个假悟空本来是根猴毛变的,他哪里能回答出来啊?只是重复着:“很多,很多。”
  
      金角大王说道:“贤弟,这个齐天大圣该不会是吓傻了吧?”
  
      银角大王不屑地骂道:“这个傻猴子。”又说道:“兄长放心,我这葫芦能装下一千人呢。我才装了者行孙一个,怕什么行者孙?等我出去看看,一起装来。“
  
      金角大王说道:”兄弟小心点儿。”
  
      银角大王拿着紫金葫芦,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莲花洞,只见又一个毛脸雷公嘴的丑和尚站在前面,跟之前的孙行者、者行孙竟是一模一样的嘴脸,他高呼道:“你又是哪里人氏啊?敢在此间吆喝。”
  
      那丑行者说道:“你认不得我?俺家居花果山,祖贯水帘洞,五百年前曾大闹天宫,如今已经弃道从佛,要保护唐僧西去灵山雷音寺,求取真经,永传东土。你这蕞尔小贼,竟敢抓我师父,我劝你赶紧放了他,让我们前往灵山,否则我发起性子来,你这满山子孙都不免屠戮了。”
  
      银角大王越听越糊涂,说道:“你等等,你说慢点儿,我脑袋瓜子不好使,你让我理理。你说你是花果山水帘洞的?”
  
      “是。”
  
      “你大闹天宫?”
  
      “是。”
  
      “你保护唐僧?”
  
      “是。”
  
      “你到底是谁?”
  
      “我是行者孙。”
  
      “大闹天宫的难道不是孙行者吗?”
  
      “我们一起闹的。”
  
      银角大王恍然大悟,说道:“难怪十万天兵天将奈何不了你,原来你们是三个人!”
  
      “还是你聪明!”
  
      银角大王又问道:“保护唐僧的,也是你们三个人?”
  
      “是。”
  
      “你等等,我出个恭。”银角大王说着,急转身回到洞里,把洞门关了,寻到金角大王,说道:“哥哥呀,那个行者孙果然也是孙悟空的兄弟,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是他们兄弟三人,保护唐僧取经的,也是他们兄弟三人。”
  
      金角大王说道:“这么大的秘密,师父好像也不知道。”
  
      银角大王说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是只杀了孙悟空就算完成任务了呢,还是要把兄弟三人都杀掉?”
  
      金角大王说道:“师父只说杀了孙悟空,至于另外两人,他并没有要求。”
  
      银角大王说道:“我们不妨将计就计,输给这个行者孙,让他把他师父、师弟们救走,岂不两下方便?”
  
      金角大王说道:“正是,正是。”
  
      于是,银角大王又走了出去,抱着必败之心,问道:“你叫行者孙,是吧?”
  
      “正是。”
  
      “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有什么不敢的?”
  
      于是,银角大王手持葫芦,跳到空中,瓶口朝下,叫道:“孙行者!”但是与此同时,一只手指头却堵住了瓶口,因为他并不想把这行者孙抓来。
  
      行者孙却不应声,银角大王说道:“你怎么不答应?”
  
      行者孙说道:“我改名字了,你得叫外公。”
  
      银角大王说道:“外……”还好,收口及时,才没被占到便宜,继续说道:“行者孙,行者孙,行者孙。”
  
      行者孙说道:“唉,唉,唉!”
  
      但是,由于银角大王手指堵住了葫芦口,所以行者孙毫无无损,于是说道:“既然我的葫芦装不了你,我就放你过去吧。”
  
      行者孙却说道:“不,这事没完!我也有个葫芦,我叫你,你敢答应吗?”说着,就从腰间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紫金葫芦来。
  
      银角大王大吃一惊,说道:“你这葫芦是哪里来的?怎么跟我的一模一样?纵是一根藤上结的,也有个大小不同,偏正不一啊!”
  
      行者孙并不回答他,反而问道:“你那葫芦是哪里来的?”
  
      银角大王说道:“我这葫芦是混沌初分,天开地辟,有一位太上老祖,解化女娲之名,炼石补天,普救阎浮世界,补到乾宫夬地,见一座昆仑山脚下,有一缕仙藤,上结着这个紫金红葫芦,这便是老君留下到如今。”
  
      行者孙说道:“原来,你们是太上老君的人。”
  
      银角大王说道:“快说,你的葫芦是哪里来的?”
  
      行者孙说道:“我的葫芦也是那里来的。”
  
      银角大王说道:“这怎么可能?别胡吹!”
  
      行者孙说道:“自清浊初开,天不满西北,地不满东南,太上道祖解化女娲,补完天缺,行至昆仑山下,有根仙藤,藤结有两个葫芦。我得一个是雄的,你那个却是雌的。”
  
      银角大王说道:“莫说雌雄,只要能装人,就是好宝贝。”
  
      行者孙说道:“那咱们就试试。”只见,他跳到空中,将葫芦底儿朝天,口儿朝地,照定银角大王,叫声:“银角大王。”
  
      银角大王根本就没把这葫芦当回事,应道:“唉!”结果,倏的一下,银角大王被吸到了葫芦里,行者孙立即贴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奉敕”的帖子。
  
      这行者孙,其实也是孙悟空。
  
      原来方才在紫金葫芦里时,银角大王准备揭去封帖,孙悟空便拔了一根毫毛。叫声“变”,变作半截身子躺在葫芦底上,真身却变做个蟭蟟虫儿,钉在木塞上。银角大王拔出木塞时,他便趁机逃了出去,打个滚,又变作个小妖的模样,伺候在酒席桌旁。
  
      金角大王要敬酒时,银角大王顺手把葫芦交给了身边的小妖,这个小妖就是孙悟空。
  
      孙悟空将紫金葫芦藏在怀里,又拔了根毫毛变成一个假葫芦,递给了银角大王。当时,银角大王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又是推杯换盏之际,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葫芦被掉了包。
  
      孙悟空得了葫芦之后,便又到门口邀战。
  
      银角大王压根没想到自己手中拿的是个假葫芦,他还以为是他自己做了手脚,才没吸进行者孙呢。
  
      这银角大王本来只是狐狸成精,哪能跟孙悟空的钢筋铁骨相比?孙悟空是熬炼过的身体,急切化他不得,银角大王虽也能腾云驾雾,不过是些法术,到了葫芦里就化了。
  
      孙悟空手拿葫芦,心心念念,只是要救师父,陈玄奘刚才那番话太暖人心了,危难时刻的真情流露,让孙悟空铁了心要护得师父周全。平顶山上都是些洼踏不平之路,孙悟空又是个罗圈腿,拐呀拐地走着,摇得那葫芦里漷漷索索响声不绝。
  
      孙悟空不知道银角大王已经化了,笑道:“我儿子啊,不知道你是在撒尿呢,还是在漱口呢?嘿嘿,告诉你吧,少来糊弄我!不等到七八日,化成稀汁,我绝对不会揭盖来看的。”
  
      他拿着葫芦说着话,不觉到了洞口,把那葫芦摇了摇,越发响了。
  
      守门的小妖见状,慌忙跑进洞中,报告道:“大王,祸事了!行者孙把二大王爷爷装在葫芦里了。”
  
      金角大王闻得此言,唬得魂飞魄散,骨软筋麻,扑地跌倒在地,放声大哭道:“贤弟呀!我和你离开上界,转托尘凡,指望同享荣华,永为山洞之主。怎知为这和尚伤了你的性命,断我手足之情!”
  
      满洞群妖,齐放悲声。
  
      金角大王怒发冲冠,拎着七星宝剑,来到陈玄奘师徒面前,狠狠地踹了一脚假悟空,那根猴毛直喊疼。金角大王揪住假悟空的脖颈,说道:“你的兄弟杀了我的兄弟,现在我要你抵命!”
  
      假悟空嘻嘻笑道:“好的,好的。”
  
      金角大王说道:“孙悟空,你弃暗投明,就别怪我下手不容情了。”
  
      说罢,他挥起七星宝剑,照着孙悟空的天灵盖劈了下去,竟一下把孙悟空劈成了两半,只是一点血都没有,他正疑惑,却见孙悟空的尸体变成了一根猴毛。
  
      金角大王疑惑道:“难道……难道孙悟空只是一根猴毛?”
  
      吊在半空中的猪八戒笑了,忍不住说道:“妖精,你上当啦!等老猪讲与你听。先来的孙行者,次来的者行孙,后来的行者孙,返复三字,都是我师兄一人。他有七十二般变化,腾那进来,盗了宝贝,装了令弟。令弟已是死了,你呢,就快些刷净锅灶,办些香蕈、蘑菇、茶芽、竹笋、豆腐、面筋、木耳、蔬菜,请我师徒们下来,与你令弟念卷受生经。”
  
      金角大王闻言,心中大怒,说道:“都说猪八戒老实,原来这么不老实!他倒来说笑话嘲弄我!”喊道:“把猪八戒解下来,蒸得稀烂,等我吃饱了,再去拿孙行者报仇。”
  
      沙和尚埋怨道:“你看,现在可好了吧?我早就告诉你不要多话,多话的要先蒸着吃哩!”
  
      猪八戒也有点慌了,大叫道:“猴哥,猴哥,快来救我呀。”
  
      精细鬼说道:“大王,猪八戒不好蒸。”
  
      猪八戒心下放宽了,说道:“阿弥陀佛!是哪位哥哥积阴德的?的确是不好蒸。”
  
      伶俐虫说道:“将他的皮剥了,就好蒸了。”
  
      猪八戒慌了,说道:“好蒸!好蒸!皮骨虽然粗糙,汤滚就烂,别剥皮,别剥皮。”
  
      正嚷着,前门外一个小妖跑了进来,报道:“行者孙又骂上门来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