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三一章 茅庐见大公子太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渡世金船驶入终极虚空,秦牧站在船头,金船静静地漂流,沿着他心中所想的方向驶去。

    “四十二年已经很近了,你应该也快出现了。”

    秦牧站在船头,没有去看身后,在他的身后出现一个身影,朦朦胧胧,倘若有人的目光落在那人的身上,那人便会消失。

    秦牧没有去看那人,而是自言自语,道:“天庭之战,快要结束了,这一战,无忧乡毁了,无忧乡的将士只剩下两千多人,不过无忧乡的子民保全了。他们现在生活在延康,过得很好,他们接触延康变法,很快便会接受变法,投入到变法之中。”

    他笑出声来:“我知道你倘若还在的时候,一定会不苟言笑的说,这些牺牲都是值得的,只是看到一个个故人的离去,你还是会伤心,但是你不会表现出来。”

    他的身边,那人遥望着无垠的虚空,默默而立。

    “我没有去复活他们,没有尝试复活任何人。”

    秦牧继续道:“而今轮回已经建立,轮回之中,众生平等,土伯会依照众生在生前所做的善恶来奖励或者惩罚惩戒。倘若作孽太多,会有业火焚化成灰。不过在轮回之后,复生的人们会不记得前世。”

    他微微一笑,道:“我会推行新的祖庭道境体系,原来的体系都会被淘汰掉,如此一来,说不定便能解决破灭大劫的问题。你或许会是最后一个旧体系的成道者。”

    那人目光深邃,没有说话。

    “昊天尊此败之后,便会回到祖庭。”

    秦牧继续道:“他这一路上折兵损将,元气大伤,众叛亲离,逃到祖庭之后是否还能剩下百万兵力尚且是未知之数。可能最多只能剩下几十万人。他已经不可能再搅动天下风云了,不过他不会甘心。弥罗宫的成道者会借机降临,三公子四公子不会放弃。昊天帝完全投靠他们,甚至还会与世界树偷渡者联手。”

    他微微一笑,道:“你回来之后,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不会闲着。我们还会并肩作战,一起对抗祖庭的险恶。我对祖庭之战却很开心。”

    他笑出声来:“史前成道者、偷渡者,窃取天地灵气灵力,占据了太多的宇宙能量,他们跑过来正好。杀了他们,把他们的力量还给这个宇宙,可以让这个宇宙存活更长时间。商君杀死太初,造福元界,倘若这些成道者死在第十七纪,会让咱们这个宇宙不断成长,大约会像第一纪一样,会存活三千亿年之久。三千亿年很久了。”

    他目光深远,道:“这会是最为辉煌的一个纪元。你会看到这一切的。”

    渡世金船悠悠飘行,速度越来越快。

    “我之所以要去见太易,是因为三公子四公子的第一波反扑,必然是无比剧烈,而我未必能抵挡得住。我们看似局势大好,却危如累卵。”

    秦牧向他解释道:“以我目前的实力,对抗三公子四公子还远远不够看,只有太易,才可以做到这一步,挡住两位弥罗宫公子,让他们无法降临。我觉得,祖庭会是一个很好的历练场,可以使我们成长。”

    他身边的那人始终没有说话。

    终于,终极虚空中的那间草庐到了。

    秦牧泊船,从船上走下,来到草庐前,金船上的那个身影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

    秦牧回头,船上的人影消失不见。

    秦牧落座下来,把其他心思从心中赶出去,静静地看着草庐的门户,过了片刻,沉声道:“太上大师兄,是否可以显化现身一见?”

    虚空寂寂,杳无声息,只有冷寂之风不断吹拂。

    秦牧淡淡道:“这些年过去,我对弥罗宫的道法神通见解更深了,对你的道法神通的了解也比从前更深了。以我现在的实力,足以施展太易神斧,破开你的草庐。不过,你我毕竟是师出同门,我很想见一见你。”

    草庐毫无动静。

    秦牧微微一笑,悠然道:“你若是不信,我可以施展给你看。你大概还不知道,老三这段时间教会我很多东西。”

    他站起身来,催动太易之道,太易之道在他手中化作太易神斧,秦牧运斤成风,施展太易所传的斧法。

    秦牧面色凝重,神斧在他面前缓缓划过,这一斧看似平平无奇,但却隐藏着万千道妙,将太易的道法神通施展得淋漓尽致。

    不仅如此,这栋草庐所囊括的六千四百种大道,悉数被他一斧破解,当真是势如破竹!

    草庐的茅草六千四百根,代表着大公子太上的六千四百种不同的大道,每一种大道都是成道者的水准,而且是借助鸿蒙符文演化!

    论精妙,论修为,秦牧从未见过何人能够达到大公子太上这种高度!

    然而无论多少大道,其根本始终都是鸿蒙符文,而今经历了与三公子一战,六年的病痛折磨,他也在这六年时间中以梦入道,将道伤中蕴藏的弥罗宫道法研究得七七八八!

    太易借助拐杖传授给他的斧法,本来便是针对弥罗宫的道法神通,再加上秦牧对弥罗宫的道法神通领会越来越深,因此他这次前来,破解起来便顺畅许多!

    秦牧收斧,太易神斧化作太易之道没入他的神藏之中,他的气息有些不稳,喘了口粗气,他重伤初愈,修为还未曾恢复到巅峰状态。

    “太上大师兄,你意下如何?”

    秦牧平稳气息,走上前去,沉声道:“你若是不愿意谈,那么我便强行破开你的封印,释放出太易!你若是肯现身,你我师兄弟或许不必撕破脸!”

    他来到草庐前,再度振奋精神,正欲以太易之道演化太易神斧,突然只听咯吱一声轻响,草庐门户打开。

    秦牧怔了怔,只见一个老者从屋内推开门,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转过身去,小心翼翼的把门户锁上。

    秦牧打量那个比自己矮了许多的老者,只见他一身鸿蒙紫气内敛,丝毫看不出神圣特异之处,仿佛丢在人群里便再也找不到。

    大公子太上,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

    太易是一团混沌气,千变万化,无迹可寻,可男可女,可化天地万物,甚至还可以跳入混沌长河化作其他成道者跳出来,不可捉摸。

    而大公子太上则是平平凡凡,不能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的那种人。

    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大道的波动,像是寂灭了,然而同样修炼了弥罗宫的道法神通,秦牧却能看得出来这个老者的体内容纳了何等可怕的力量!

    他甚至比太易还要强大!

    秦牧落座下来,那老者也坐了下来,像是一株枯萎的树木,看不到任何生机。

    秦牧目光闪动,突然微笑道:“太上大师兄,我曾经见过老师化道入灭,你模仿他,模仿得并不像。老师化道入灭,是万念俱灰,道心死了,因此陷入死亡之中。而你却是模仿道心已死,并非真的化道入灭。”

    他对面的老者开口,一开口,秦牧便心头大震。

    对面的老者是以鸿蒙道语来说话,每一个音节都蕴藏着极为深邃的道理,道语本来便高深莫测,而鸿蒙道语更是蕴藏着大道的奥妙,甚至一言可以化作世间最为可怕的神通!

    从大公子太上口中传出的道语晦涩难懂,莫测高深,一开口便让秦牧眼前异象连连,如同陷入大千世界之中,无数道理化作现实,从他眼前一晃而过!

    大公子太上的第一个道语音节吐出,秦牧眼前便已经闪过弥罗宫在第二宇宙纪的历史,呈现出瑰丽而壮阔的景象。

    道语中,弥罗宫主人在第二宇宙纪开辟之初,入世渡人,传授道法神通,积极寻求让宇宙不再破灭的办法。

    一个简短的道语,便将第二宇宙纪波澜壮阔的历史囊括在一言之中,着实匪夷所思,其中甚至包括二公子太上拜入弥罗宫主人门下,求学奋斗的过程!

    到了第二宇宙纪露出大破灭的征兆之时,弥罗宫主人便开始积极筹谋建立弥罗宫,打算入劫,试图拯救所有人前往下一个宇宙。

    第一个道语的道音落下之时,第二宇宙纪的历史便完完整整的呈现在秦牧的脑海中,包括弥罗宫主人的失败。

    大公子第二个道语吐出,第三宇宙纪的过往便悉数呈现出来,弥罗宫主人的理念,抱负,行事的规则,以及他为了破灭大劫所做的一切,也包括了他的失败。

    第三个道语吐出,第四宇宙纪的一切呈现!

    ……

    很快,道语的第十五个音节吐出,这个音节却很是漫长,大公子太上尝试用弥罗宫主人经历的历史述说弥罗宫主人为何会道心死亡,为何会放弃进入第十七纪的念头,为何会万念俱灰。

    这一个道语中,大公子太上向秦牧展现的是弥罗宫主人推演第十七纪的未来。

    那是一片冷寂,完全的虚空!

    一张无比纤薄没有任何厚度的虚空的膜,平平展开,无比广阔,那个虚空膜中没有任何事物,没有任何生命!

    大公子太上闭上嘴巴,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只留给秦牧无以伦比的震撼!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