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悔不当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朱琏听了之后,面色变的阴沉起来,只是她心中虽然愤怒,却没有任何地方,谁让柴二娘是皇贵妃,在宫中是二号人物,自己的地位远在对方之下,就算是心中不喜,也只能是认真听着。
  
      “贵妃娘娘,姐姐这几日正在为前线的将士们织衣,北方军团的将士们作战辛苦,军中虽然准备了一些,但姐姐认为,我们这些宫中女人,也应该为朝廷分忧,为陛下分忧。姐姐不仅仅自己辛苦,也发动宫中姐妹一起,陛下也很赞同。”朱凤英赶紧说道。她虽然是妹妹,但却是李璟当年明媒正娶的,地位远在朱琏之上,和柴二娘想必相差不大。
  
      “很好,很好。”柴二娘看着旁边的朱凤英,粉脸阴沉,双目中的提防之色更浓了,没想到大家在一起共同服侍李璟多年,当年两人相互扶持,现在早就已经忘记了当年的情义,到底是姐妹两人,两人服侍天子的时间久了,胆子也大了起来,不将柴二娘放在眼里了。
  
      “哦,北方将士是辛苦了一些,妹妹不说,姐姐都差点忘记了。”兰蔻听了点点头,说道:“只是这件事情是朝廷的事情,陛下还没有下旨,琏妹妹这个时候就开始让人运送衣物前往草原,似乎有些不妥当吧!究竟是以陛下的名义,或者说其他的名义,琏妹妹想过了吗?”恩出于上,这个上,就是指当今天子,也只有当今天子,才能给臣子们施加恩惠,让天下人都能效忠天子,其他的人施恩于军队,弄不好,就是其他的心思了,哪怕这个人是一个女子也是一样。
  
      朱琏面色一阵苍白,这一点她还真的没有想到,当初内廷也曾经做过这种事情,帮助李璟得到了许多的军心,而朱琏这么做,也是为了帮助李定堪得到北方大军的军心了,也因为如此,自然是不可能以李璟的名义发放了,而是用李定堪的名义。
  
      “你不会用大皇子的名义吧!”柴二娘看的分明,忍不住惊呼道。
  
      “自然不是如此,大唐是陛下的大唐,大唐军队效忠的也自然是陛下,不可能是其他人的,臣妾送的衣物自然是陛下所赐,与大皇子没有任何关系。”朱琏听了深深的吸了口气,这种事情可不是随便说说,一旦说错了,自己倒霉也就算了,还要连累自己的儿子,这才是大事。
  
      柴二娘狐疑的看了朱琏一眼,她不相信朱琏会放弃这样的机会,这可是一个最佳增加人望的时机,让十万北方大军感激,没有谁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等下一定派人去北方,看看这个狐媚子是不是用李定堪的名义分发衣物的,若是如此,那倒是有些意思。”柴二娘凤目中露出一丝冰冷。她心中可以断定,朱琏为了自己的儿子,肯定是宣称那些衣物都是李定堪自己在中原购买,甚至自己的母亲找人亲自织就而成,千里迢迢运到漠北,为大军御寒,不仅仅可以替儿子提高声望,更是让自己的名声传的很远。
  
      朱琏面色平静,心中却十分慌乱,她这个时候连游览御花园的兴致都没有了,急急忙忙的说了两句话之后,就和朱凤英退了下去。
  
      “姐姐,我相信这个狐猸子恐怕是用自己的名义,或者是以大皇子的名字捐出了衣物、钱财。一查一个准。”柴二娘十分高兴的说道,以前大家都在宫中,平日里也很少有什么错误出现,偏偏朱家的人比较老实,哪里能找到对方的错误,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柴二娘决定不放过。
  
      “你啊!”兰蔻望着柴二娘摇摇头,自己却是转身就走,实际上,她已经同意了柴二娘的操作,有些事情她可以当着无所谓,但有些事情不行,收买军心这是朝中的大忌,任何人也碰不得,尤其是宫中女子,这个时候收买军心,难道想当武则天吗?
  
      “去,派人去漠北草原打听一下,那个狐猸子到底是用什么名义运送衣物的。”柴二娘面色欢喜,对身边的宫女说道。
  
      “是。”宫女哪里敢反对,赶紧退了下去。
  
      朱氏姐妹急急忙忙的离开御花园,朱琏面色苍白,双目中尽是自责之色,她一向自诩为聪明的很,但这个时候她猛然之间发现,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正是如同柴二娘所想的那样,送出去的衣物是以李定堪的名义的,而且还宣扬这些衣物都是自己募捐的,有些衣物还是自己织就的。她是在为自己的儿子提高声望,顺带自己也刷一波声望。
  
      一旦自己的儿子当了太子,自己也可以母以子贵,做个皇后什么的,但自己毕竟是前朝太子妃出身,这个污点在群臣之中是站不住脚的,只能用贤德来遮掩。但现在看来,这是最大的败笔。
  
      “这个该死的柴二娘,她怎么会知道这些?真是该死啊!”朱琏面色阴沉,忍不住咒骂道,脸上除掉一丝狰狞之外,更多的还是恐惧。
  
      “姐姐,你。”朱凤英见状,心中一阵慌乱,说道:“姐姐,你难道真的被那个贱人说中了?”
  
      “哎,姐姐也是一时糊涂,没想到这个贱人聪慧,居然很快就想到了,弄不好,这个时候她已经派人去了漠北调查这件事情了。”朱琏无尽的懊悔。一想到自己的愚蠢,居然害了自己的儿子,朱琏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定堪聪慧,必定知道这件事情的危险之处,我相信他一定会妥善处置的。”朱凤英心中也是焦急的很,但还是在一边安慰道。
  
      “但愿吧!”朱琏实际上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这件事情来的突然,李定堪能不能及时反应过来,朱琏没有什么把握。
  
      “都是那该死的贱人,否则的话,哪里会有今日的事情出现,陛下仁慈,他是不可能忘记给大郎册封王位的,一定是那个贱人。”朱琏咬牙切齿的咒骂道,这才是朱琏不喜柴二娘的根本原因。
  
      ​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