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以人之力,破鬼神之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不过,还未等东方璃心头惊愕消散,那蜃楼虚像内异象再起。
  
  只见阎君一步向前踏出,而后仰头怒吼一声,随即他脑后的十三道魂环,一道接着一道破碎开来。
  
  而每随着一道魂环碎裂,其周身所散发出来的死气便会浓厚几分。
  
  原本充斥着整个阎狱的赤红混沌之气,也开始如潮水般涌入阎君的体内。
  
  不止是蜃楼虚像内的异象突起,就连东方璃她们所在的这片庭院,原本因为妖后禁制而停止枯萎的花木,此时再一次飞速枯萎凋谢。
  
  “这是怎么回事,阎君那副鬼神之躯不是苏醒了吗?怎么还在变强?”
  
  东方璃一脸困惑地看向妖后。
  
  “只是苏醒并不代表恢复全部实力。”
  
  妖后却是一脸平静。
  
  “那鬼神之躯脑后的魂环,跟我们妖皇血脉的妖冕一样,既是鬼神之力的证明,也是束缚鬼神之力的封印枷锁,那阎君现在正在做的,便是完全解除鬼神之躯的枷锁束缚。”
  
  她接着解释道。
  
  “若是等它解开了全部十三道魂环的封印会如何?”
  
  东方璃脸色有些难看。
  
  “如同太古鬼神降临。”妖后苦笑着摇了摇头,“但如今的十州没了与之相抗衡的太古仙尊,若李云生抵御不了,十州只怕就此沦为鬼修乐土。”
  
  她停顿了一下又叹了口气道:
  
  “不过这恐怕也正是那阎君一直苦苦谋划的。”
  
  “娘亲是指什么?”
  
  东方璃不解。
  
  “阎君想来跟张天择一样,早早便知晓了天外异客之事,只不过与张天择的做法不同,他想要以复苏鬼神之力,让十州沦为鬼域,十州之民沦为鬼修,以此来对付天外异客的降临。”
  
  妖后淡淡道。
  
  “疯……疯子!”
  
  东方璃问惊呼道。
  
  ……
  
  阎狱。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李云生立在猎猎风中,目光平静地看向远处,正一点点地解开魂环封印的阎君。
  
  此时阎狱内的赤红的混沌之气稀薄了许多,除了他周身金色剑罡所覆盖的百丈区域,取而代之的全是浓厚如墨的死气跟玄色剑罡。
  
  “不好吗?”
  
  阎君那巨大的鬼神之躯伫立空中,目光傲然地看向李云生。
  
  “你秋水之剑再如何强大,也依旧是人间之力。人间之力,如何与天外异客相抗衡?而我所唤醒的乃是鬼神之力,以鬼神之力对付天外之力,这是十州如今唯一的选择。”
  
  “就算十州沦为鬼域,从此彻底沦为死地,也在所不惜?”
  
  李云生问。
  
  “反正都要沦为天外异客阶下囚,是人是鬼有何分别?”
  
  阎狱反问。
  
  “你说的也没错。”
  
  李云生闻言点了点。
  
  “那与我一同携手,以鬼神之力,斩灭那天外异客如何?”
  
  以为李云生是被自己说动,阎狱很认真地向李云生邀请道:
  
  “以你天资,假以时日,我们定能再次复苏一尊鬼神之躯。”
  
  “不必了。”
  
  李云生想也没想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
  
  阎君不解。
  
  “我不信神,更不信鬼。”
  
  李云生淡淡道。
  
  “那你信什么?”
  
  阎君冷笑。
  
  李云生闻言抬起了手,青龙“嗡”地一声飞回他手中:
  
  “我只信我手中的剑。”
  
  阎君闻言冷笑:
  
  “那我便让你瞧瞧,你所信仰之物,在鬼神之力面前,是何等的脆弱!”
  
  几乎是在他说这话的同时,他身后最后一道魂环碎裂。
  
  一道道汹涌的鬼力,像是失控的洪流一般,从他那鬼神之躯中扩散开来。
  
  阎狱上空那翻滚的恶云,好似在为他庆贺一般,伴随着轰隆的雷声,一道道粗壮的闪电从中落下。
  
  可怕的是,便是那一道道落下的雷霆,也在他周身鬼气的侵蚀之下,瞬间被撕裂成无数电花。
  
  就在这时,阎君抬起了手。
  
  手臂抬起的瞬间,头顶那黑云轰然散去。
  
  而后就见到,一道道浓厚的鬼力,开始如漩涡般在他掌心前方汇聚,随后迅速地融入他那柄玄色长剑之中。
  
  这一次,还没等他出剑,护在李云生周身的金色剑罡,便已经退缩到了十余丈区域。
  
  不过李云生的神色,依旧从容。
  
  他提着青龙,静静地注视着前方的阎君,好似根本没意识到危险的存在一般。
  
  不过阎君还未祭出的这一剑,却是已经令十州正在观战的修士们心惊不已,一个个如临大敌。
  
  因为他们能明显地感觉到,整个十州的灵力,都开始因为阎君的这一剑紊乱起来。
  
  如果他们预感的没错,这一剑的威力,极有可能遍及整个十州。
  
  炎州,云鲸城。
  
  一个个刚刚还在为李云生那一剑欢呼的府民,此时都沉默了下来,便是他们都能隐约察觉到阎君此刻这一剑的威力。
  
  有的人甚至已经开始往家里赶。
  
  “小满,你还是会府上避一避吧。”
  
  云鲸城城头,赵玄钧皱着眉劝道。
  
  “云生如果败在这里,这十州只怕就此沦为鬼域。”桑小满摇了摇头,“我避或不避,有何区别?”
  
  赵玄钧知道劝不动她,当即叹了口气道:
  
  “我去让北斗将云鲸大阵再加固一重。”
  
  桑小满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等到赵玄钧走后,她才笑着趴在城墙上喃喃道:
  
  “看把你们一个个吓的,我见过的那一剑,可比这一剑要厉害多了。”
  
  她的脑海中,回想起了李云生离开那一日的清晨,天空中霞光偏偏碎裂的那一幕。
  
  而就像那一天的清晨那样。
  
  此刻伫立在阎狱空中,看似毫无动作的李云生,实则正在一点点地同时运转体内五颗麒麟骨。
  
  一日他那一天清晨尝试的那样。
  
  同时运转五颗麒麟骨之后,无论是他体内真元的运转方式,还是秋水剑诀的使用方式,跟以前都已经截然不同。
  
  甚至,他的神魂,对于这世界大道的理解,都开始发生变化。
  
  随之而来的,每一式秋水剑诀,在此刻的他心中,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野火。”
  
  这时,凝聚完鬼力的阎君,口中带着一股毁灭气息地吐出两个字。
  
  话音落下的瞬间,他掌心前方的玄色长剑,犹若马踏奔雷,轰然电射而出。
  
  长剑飞出的一瞬,几乎整个十州的上空,都升腾起一片片玄色火焰,漫天火焰汇聚成雨,顷刻之间便要落下。
  
  可以想象,这漫天野火落下之时,整十州,必然生灵涂炭。
  
  这一刻,便是往日里高高在上的入圣境修士,也不禁心生绝望。
  
  “百川灌海。”
  
  就在一众修士感到绝望之时,一道剑意犹若山海覆盖十州,随之而来的道道剑光,如同那奔腾的河水般倒灌长天,顷刻之间覆灭那漫天野火。
  
  一众人惊骇之余,将目光投向了蜃楼虚像之中。
  
  只见在那里,一道剑光,如彗星的尾翼,贯穿了阎君的胸膛。
  
  满脸愕然的阎君看了眼不远处神色依旧平静的李云生,再看了看自己胸膛之中如同百川灌海一般奔腾而过的汹涌剑气,而后怒吼一声:“我还没输!”
  
  话音未落,他不顾胸口那巨大的伤口,提前手中玄色长剑,携着千丈剑芒一剑劈向李云生。
  
  而李云生面对这一剑,只是轻轻抬起了手。
  
  “韬光。”
  
  青龙一声长啸,化作一道刺眼的光芒,从那鬼神之躯的脖颈处一闪而逝。
  
  “轰!——”
  
  鬼神之躯那硕大的脑袋,如小山一般从身躯上倒塌。
  
  望着蜃楼虚像中的这一幕,众人只觉得脑子忽然有些不够用了。
  
  “今日这风景,比起那天早上还是要差了些,不过也还算不错。”
  
  云鲸城城头的桑小满,却像是早已预料到这一幕一般,笑得十分灿烂。
  
  ……
  
  青丘府。
  
  妖后再一次起身,满脸堆笑的鼓起了掌。
  
  只剩一旁的东方璃,目瞪口呆地望着头顶的蜃楼虚像。
  
  很明显,李云生赢了,但问题是,她完全看不出,李云生是如何赢的。
  
  不过就在她感到困惑之时,一旁的妖后却忽然望着头顶蜃楼虚像中的李云生叹了口气道:“可惜了,你还是来得晚了些。”
  
  ……
  
  北冥。
  
  “以人之力,破鬼神之剑,你秋水的剑还真是不讲道理。”
  
  冰天雪地的北冥,一夜城城主“咕隆咕隆”痛饮了一大口,而后望着头顶的蜃楼虚像感慨道。
  
  “你是今天才知道吗?”
  
  一旁的玉虚子闻言“嘿嘿”一笑,而后痛饮痛饮一口,无比豪迈地道:
  
  “我秋水剑下,只有败将,没有鬼神。”
  
  一夜城城主闻言先是跟着一阵爽朗大笑,随后神色一敛,无比认真地看向玉虚子:
  
  “你如今这幅身躯,还能拔剑否?”
  
  玉虚子没有看他,而是目光坚定看向头顶的苍穹:
  
  “老夫藏剑三百年,无时不刻不在等着向它拔剑的那一天。”
  
  ……
  
  视线回到阎狱。
  
  李云生望着那阎君那颗落入血河的头颅,在原地静静伫立良久。
  
  “所谓鬼神,终究不过是实力强大一些的修士,只要生于这片天地之下,受同一片法则制约,便不可能无法战胜。”
  
  李云生抬起手,青龙自动飞回他手中。
  
  这一战,他所获甚多。
  
  “啊!——”
  
  不过就在他准备去那通天塔,接回师父时,原本倒在血河之中的阎君无头身躯,骤然提剑跃起。
  
  “此战还未结束!”
  
  那无头身躯从水面跃起,一剑斩向李云生。
  
  “嗯?”
  
  李云生本要御剑迎敌,但在提剑的那一瞬,一直古井无波的心绪忽然一阵翻腾。
  
  本能察觉到危险的他,如一道流光般御剑飞驰而过,离开刚刚伫足之地。
  
  “轰!”
  
  而就在他身形从原地闪开的一瞬,一道横贯整个阎狱的刀芒从天而降。
  
  “啊!——”
  
  阎君的无头之躯,再一次被那刀芒一分为二。
  
  “天外异客!”
  
  看着这道熟悉的刀芒,李云生眉头皱起。
  
  他绝不会看错,这刀刀芒,正是当日在昆仑金顶,从天外飞来将他重伤的那一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