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百章 管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像这种河流的旁边肯定是少不了住户的,所以我们直接把油画拆掉丢下去就有可能会被人发现,或者在某个大拐弯处撞在什么地方被拦下来;至于在油画里塞点石头什么的沉下去,我担心这里的水如果太清澈的话,就算是好几米的水深也可以一眼就看到。”刘星认真的说道。
  
      爱丽丝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这片区域的城堡都是不带普通居民的,而且好像也没有什么村落聚集点,所以这条河段被污染的可能性并不大,而且城堡里供应的水应该就是从这条河段中取回去的,因此综上所述,我觉得这条河段的河水应该会挺清澈的吧,虽然现在天太黑看不清楚。”
  
      “所以我们还是把油画拆了之后丢河里吧,不过我们只需要把框架丢下去就行,这幅油画的本体并不算太大,随便找一个地方挖个坑埋了就行,一个小坑应该是没有人会在意的。”孙会文开口说道。
  
      刘星想了想,点头说道:“那就按照孙会文你的想法来做吧,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这幅油画我们还是多分几份,这样就算其中一两个坑被人给发现了,他们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的,而且我突然觉得我们也不需要担心那个家伙会透露我们拿走油画的消息,毕竟他可是拿到了很大一笔钱,我想他应该不会想和我们玉石俱焚吧?”
  
      “是啊,就算那个家伙后来意识到这幅油画里可能会有爵位勋章,他也不太可能会向祖姆等人告知今天发生的事情,因为对他而言,他今天得到的那些财宝对他来说可比一枚爵位勋章,甚至是公爵勋章都要宝贵,毕竟爵位勋章最后能不能是他的还不一定,但是这笔财宝一定会是他的,只要他自己不作死,我们就不会说出去。”
  
      爱丽丝顿了顿,摇着头继续说道:“但是我很担心这个家伙在回过神来之后,会觉得我们肯定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因为按照一般人的想法来分析,我们在这次小小的寻宝活动中可是出了大力气的,所以他们那边虽然损失了两人,但是和我们可没有多少关系,因此按理来说我们至少应该拿那笔宝藏的百分之五十。”
  
      “不过考虑到当时的情况,我觉得那个家伙最多会同意分我们百分之二十,因为他们那边人手更多,武器也更多,所以我们肯定是不可能拿到按理来说的百分之五十,但是现在的情况就很有趣了,我们只是拿了一幅油画就直接跑路了,这对于那个家伙来说可不知是好是坏,或者说这就要看那个家伙怎么想了。”刘星一边拆着那副油画,一边开口说道,“如果那个家伙是一个铁憨憨的话,那么他应该会这么想——这群家伙一点宝藏都没有要就直接跑路了,保不准他们会不会回去将这件事情告诉祖姆等人。”
  
      孙会文笑了笑,接着说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呢?是要派人去追杀他们直接灭口吗?还是我现在想办法把这些宝藏都搬走直接跑步呢?”
  
      孙会文话音刚落,不远处的“公路”上就响起了一阵着急的脚步声,看样子是有一群人在快步疾走。
  
      “看来他们是选择了前者。”爱丽丝低声说道:“这也很正常,因为两座城堡之间的距离并不算远,一个来回外加决策出兵也就只需要花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光靠着他们七个人是不可能带走太多的宝藏,而这点宝藏肯定是不值得他们在以后隐姓埋名,躲避祖姆等人的追捕,所以在他们眼中最好的选择就是干掉我们这些知情者,这样他们就有时间将这些宝藏全部带走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换成我的话其实拿上一两箱宝藏就可以跑路了,因为就是那箱被打开的金条都够我舒舒服服的过下半辈子了,但那个家伙还是不愿意放弃剩下的那些宝藏啊。。。好吧,我承认我也不一定能够做到当断即断,不反受其乱,毕竟那些可都是钱啊,对于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骑士而言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孙会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
  
      刘星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还好我们还有最后一张底牌,那就是那枚子爵勋章,相信我们只要拿出那枚子爵勋章,大家就可以成为利益共同体了。。。虽然我觉得那家伙很有可能会非常贪心的选择我全都要。。。这下子可就有点麻烦了,我们必须得尽快赶回去,因为我担心这个家伙可能会恶人先告状,跑去祖姆那边说我们的坏话。”
  
      刘星在说完这句话时,手上的油画终于被分成了画布与画框两部分。
  
      因为担心拆画框的响动会太大,所以刘星干脆就把那副画框给丢进了河里,然后又把画布给用剑割成了几份。
  
      “如果那个家伙发现自己一行人比我们先回到城堡,那么他们应该就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在城堡外面守株待兔,埋伏袭击我们,二是像刘星说的那样先去告恶状,将他兄弟的死怪在我们的头上,接着再让祖姆等人派几个手下跟他们一起来正大光明的对付我们,最重要的是公家派系的成员肯定会来掺一脚,因为我们早就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爱丽丝有些头痛的说道:“至于我们如果能够先回到城堡的话那情况还会好一点,因为我们可以抢占先机,先给祖姆等人讲完宝藏的事情之后,到时候再适时的把那枚子爵勋章奉上,我们就算是有了一个靠山。”
  
      “这不就是投名状吗?不过我们现在的确是需要赶路了啊,除非我们是不打算在短时间内再回城堡,否则我们必须得尽快回到城堡,不能让那家伙把所有的锅都摔在我们的头上。”
  
      刘星将其中一块画布就地埋起来之后,便起身带着爱丽丝等人朝着城堡的方向走去。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不在半路上就和那些已经走在前面的追兵相遇,刘星等人是沿着河流一直往前走,顺便看看早先丢下的油画框有没有在什么地方搁浅。
  
      就这样走了一会儿,刘星等人终于看到了远处的城堡。
  
      这下子刘星等人便更加小心,就连睡得正香的李寒星都被叫醒了。
  
      在得知了如今的大致情况之后,李寒星皱着眉头说道:“那我们要不先不回城堡?随便找一个地方露营,等到我们能够确定那些家伙不在城堡里,或者没在城堡外埋伏我们之后,我们再摸进城堡里找一个阵营递投名状,我想我们手上这两枚爵位勋章已经足够让我们顺利的返回现实世界了。”
  
      听到李寒星这么说,刘星就算是知道了这个特殊模组的主线任务是什么——收集爵位勋章,每个爵位勋章都分别对应着能够带多少人返回现实世界,而现在子爵勋章加男爵勋章就足以将刘星等人带回现实世界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稳一手吧,虽然我们进入这里的目的是想办法阻止公家派系的阴谋,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还是先以自保为主,有机会再去找公家派系的麻烦。”刘星靠在一棵树边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我现在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公家派系如果真把那件宝物带进了这个特殊世界,那么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让那件宝物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变成伤敌一千,不损最好,那么他们要怎么做才能做到这样呢?或者说这个特殊世界里的谁才能做到这样?”
  
      刘星此言一出,爱丽丝等人都先是一愣,然后表情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刘星知道他们的想法应该和自己一样。
  
      “刘星你的意思是,公家派系原本的目标是想要带着那件宝物来这个特殊世界里找京多安公爵,因为解铃还须系铃人,那件宝物肯定是和京多安公爵有关的,但是公家派系可能都没有想到,京多安公爵竟然在他们进入这个特殊世界就直接突然去世了,所以那些公家派系的成员现在其实是挺尴尬的。”李寒星摸着下巴说道:“如果我是公家派系的成员,那么现在摆在我面前的选择就只有两个——要么是放弃原本的目标,老老实实的寻找爵位勋章然后带着那件宝物离开这个特殊世界,要么就是。。。”
  
      “要么就是带着那件宝物去找死去京多安公爵!”
  
      孙会文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能够被派到这个特殊世界里的公家派系成员,他们应该都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狂信徒,所以我觉得他们应该会选择先去找京多安公爵好好的‘聊一聊’,如果还是不行的话才会选择按部就班的离开这个特殊世界,那么现在问题就来了,京多安公爵在哪儿?不会已经化为飞灰了吧?”
  
      “京多安公爵现在应该还没有灰飞烟灭。”
  
      爱丽丝站出来说道:“今天早饭的时候我也找人问过这件事情,我说我想要去给京多安公爵上个香什么的,结果就听说京多安公爵在死后就一直被放在城堡地下室的冰棺里,因为祖姆觉得自己应该佩戴着公爵勋章来为自己的父亲送行,当然了,说是这么说,实际上大家都很清楚祖姆这是在做最坏的打算——公爵勋章可能在京多安公爵的身上,或者说是体内。”
  
      爱丽丝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两枚勋章继续说道:“这些爵位勋章并不算大,而且那些菱角也可以直接折弯甚至是去掉,反正爵位勋章只要保证主体相对完好就可以去更换一枚崭新的同等级爵位勋章,而且有一定程度损坏的爵位勋章也是不影响其正常使用的,所以只要保留爵位勋章的主体部分,然后在外面裹上一层面粉什么的形成一颗丸子,接着用水送服就应该是可以吞下去的。”
  
      “嘶~这祖姆还真是一个带孝子啊,竟然连这种可能性都考虑到了,不过仔细一想的话还真有这种可能性,不过这种可能性是建立在京多安公爵也是一个狠人的前提下,他这么做的目的要么是为了让祖姆‘大义灭亲’,让自己剩下的四个儿子知道他们的大哥也是一个狠人,从而乖乖的听从他们大哥的话,这也算是一种解决家庭矛盾的方式;要么就是他想要带着这枚公爵勋章一起尘归尘,土归土,这样祖姆就不能对他的另外四个儿子拥有绝对的碾压优势了。”刘星眯着眼睛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京多安公爵还真是一个狼灭啊,在下佩服。”
  
      这时爱丽丝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我的想法和刘星你的很不一样,因为我觉得京多安公爵如果真吞下了那枚公爵勋章,那也有可能是其他人做的好事,比如我们见过几次面的那个中年管家!我在昨天的晚宴与今天的早餐时都去打听过这个中年管家的事情,发现这个管家也不简单,首先他肯定是京多安公爵的心腹,所以城堡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由他负责,就连祖姆都不能随便插手。”
  
      “在京多安公爵去世之前,这名管家也一直都在尽心尽力的照顾京多安公爵,所以在那段时间中与京多安公爵接触最多的人就是这名管家,其他人加起来都不一定比得过这名管家,因此有很多人都认为是这名管家把爵位勋章都藏了起来,不过祖姆一早就开始安排人跟踪这名管家,可以确定这名管家在那段时间里没有离开过城堡。”
  
      “但是,这并不影响那名管家搞事,因为他完全有机会将那枚公爵勋章像我所说的那样给京多安公爵喂下去,而且最重要的是京多安公爵在他最后的那两天里已经有些神志不清,说不出话了,所以就算管家逼迫他吞下了那枚爵位勋章,京多安公爵也是有苦说不出的,所以我认为那名管家还真有可能会是最后的大boss。”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