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连这把伤痕累累的剑都不如 二合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1521年1月10日,全世界在电波虫覆盖下的多地、多国,直播了德雷斯罗萨事件,以及庞克哈萨德事件……
  
      在普通民众看来,前者更加令人气愤——天龙人指使七武海,抹去大家对诸多至亲至爱之人的记忆,曾经令人羡慕的“爱与激情之国”,居然是披着繁荣的外衣的人间地狱?这令不少民众对世界政府的信任度,再次跌破下限。
  
      而作为世界政府的重要力量的海军,现在则是对后者恼火不已——身为海军,拥护世界政府、保护天龙人的安全,还可以说是为了所谓的“绝对正义”,但是……直接参与到拐骗儿童做人体实验中,为其无耻行为打掩护,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不少在烽火连天时、新海军出现时,都不曾脱离海军总部的“海军”,一夜倒戈、挂上了“真·海军”的军旗。
  
      另外一重影响,就是不少明面上接受世界政府安抚、暗地里与革命军联系的地方派系,开始转变政策——变成了明面上打着革命军的旗号,暗地里和世界政府联系……
  
      而且接下来的几天里,不断有世界政府的成员国,宣布退出世界政府联盟,不欢迎世界政府的官员与军队。
  
      可以说在短短几天内,德雷斯罗萨事件,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令胶着的海上局势,开始渐渐倒向革命军。
  
      外界的影响且先不论,关立远揭露了维尔戈的身份之后,也不再手下留情,准备直接拿下多弗朗明哥和维尔戈……
  
      多弗朗明哥还需要留活口逼问关于天龙人的重要信息,而维尔戈……不老实的话,杀起来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然而就在这时,维尔戈却突然“爆发”,死命的抱住关立远大腿,给多弗朗明哥争取逃走的机会!
  
      虽然以维尔戈的实力,即使再怎么拼命,也不可能挡住关立远,但是拼着以“生命归还”的技巧,燃烧生命力来抱住关立远的大腿,还真的在挨了关立远第三拳的时候,才堪堪松手。
  
      其实第一拳的时候,关立远的劲力,就已经令维尔戈在武装色霸气保护下的肋骨断裂了数根,第二拳已经令其硬化的内脏破裂……
  
      维尔戈的武装色霸气,虽然强度不如关立远,但的确已经练到了细致入微的程度,普通覆盖全身的武装色霸气,大多只令最外一层皮肤覆盖武装色霸气,而维尔戈却已经能够细致的保护内脏。
  
      但即便如此,关立远第三拳的时候,也已经令其脊椎破裂、神经中枢完全无法控制身体,进而瘫软下来!
  
      虽然在堂吉诃德一家中,人与人相互之间,大都只有塑料亲情,但是大部分干部对于多弗朗明哥的忠心却是毋庸置疑的……
  
      就在维尔戈缠住关立远的功夫,一名穿着婴儿装、嘴里叼着奶嘴的胖子,这时悄悄的从地下“潜”了过来,从目标来看,似乎是想要救走多弗朗明哥。
  
      正是堂吉诃德一家中,为数不多的对普通同伴,也能抱有善意的水水果实能力者——塞尼奥尔。
  
      他的水水果实能力,并不是真的能够控制水,不如说是“液化果实”更加合适,效果是令自身可以在原本是固态的物质中游泳,不过和莫里不同的是,他无法令敌人沉入地下,而是只对自身生效。
  
      虽然是一路潜泳过来,但关立远的见闻色霸气,已经提前发现了他。
  
      而且并不需要关立远动手,莫里的见闻色霸气,虽然无法深入地下这么深,但是因为果实能力,周围地下的一切都在其掌握之中……
  
      “越是隐藏身份的装束越会吸引注意,暴露一切才是最好的选择!”莫里神经兮兮的捣鼓着,并且一叉子下去,仿佛戳鱼一样,令塞尼奥尔也发出一声惨叫……
  
      已经有些站不稳的多弗朗明哥,看着周围大群的家族底层成员,已经跪倒一片、被一圈革命军围着,不由得低声嘀咕道:“可恶……”
  
      看着琵卡菊部鲜血横流,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砍断了一只胳膊,失去意识的被几名全身武装色霸气的革命军押着……
  
      “可恶……”
  
      看着托雷波尔,已经被艾斯和黑胡子打得半死,平时不愿意露出的丑陋干瘦的身体,仿佛药渣一样倒在地上,只是艾斯和黑胡子似乎又因为什么对峙起来,才保住了一条命。
  
      “可恶……”
  
      看着迪亚曼蒂的武器,已经都被剪成了“布条”,缠在自己身上动弹不得;看着古拉迪斯乌斯,已经被几名全身武装色的革命军用海楼石手铐铐起来;看到体型庞大的马哈拜斯,已经被床单变态按倒在地,用铁链勒着……
  
      看着在革命军保护下的记者,对自己的狼狈之态一个劲儿猛录,想到不仅是角斗场内,此时整个德雷斯罗萨应该都已经全面被革命军控制……
  
      “可恶……可恶……可恶……”
  
      曾经多弗朗明哥在扣动顶在自己亲生父亲脑后的手枪扳机时、带着父亲的首级依旧被其他天龙人扫地出门时……都曾发誓自己不会再这么狼狈!
  
      在三十年的努力下,从混混到混混头子、到海贼团船长、再到七武海、德雷斯罗萨的王、地下世界的Joker,眼看已经有手术果实小子的消息,眼看自己有希望更进一步的时候,一切都被革命军摧毁!
  
      在原作中,多弗朗明哥也不曾如此绝望过,最后甚至还想着将所有人灭口,在被路飞击败前,还是心存希望的。
  
      “混蛋们!既然如此……就一起死吧!”多弗朗明哥状若癫狂的嘶吼道。
  
      旋即只见周围的一切死物……包括多弗朗明哥自己,都渐渐的在线化!
  
      “恩?”关立远忽然感觉到,多弗朗明哥的灵魂,在这一刻似乎出了些小问题。
  
      果实能力者的灵魂,其实都有些小问题,想也知道……既然他们死亡之后,能够抽出恶魔果实的类灵魂存在,也就是说……平时他们的灵魂,是和这种类灵魂物质搅在一起的。
  
      正常果实和人类本身的灵魂,还能够保持“泾渭分明”,就好像蛋清和蛋黄,而人造果实……甚至两者不仅纠缠在一起,还会互相影响。
  
      像是凯多的百兽军团,人造果实能力者不仅兽化不完全、不易控制,甚至头顶会出现类似魔人族的角……
  
      雄兵队中也有人造果实能力者,都是从一些私密的渠道,从多弗朗明哥这里流出的,但是他却没有发现——因为关立远的灵魂能力,帮他们进行了调整,没有令这种副作用出现。
  
      而此时明明是正常果实能力者的多弗朗明哥,灵魂居然也开始渐渐与果实的类灵魂出现了交互……
  
      与此相伴的是,多弗朗明哥自己的身体,开始渐渐的走形,仿佛毛衣被渐渐扯开一样!
  
      接着多弗朗明哥的身体,猛地缩水了一下,而背后却好像抽线头一样,抽出了八根四五米长,血红色、又硬又粗的“线”,周围物质线化出的白线,则是不断地从多弗朗明哥的背部钻入,令背后的红线渐渐增生着。
  
      不祥的气息,令一旁的莫里稍稍露出了认真的神色,可惜被内裤挡住……
  
      “是你们逼我的……接下来你们将见到,什么是真正的恐怖!”
  
      可能是因为声带也已经变形,多弗朗明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别扭。
  
      同时多弗朗明哥的头上,这时也长出了两只小角……
  
      比人造果实能力者的角要长许多,约摸有半只小臂大小,并且颜色也不同于人造果实的黑色,而是相反的白色。
  
      并且拥有灵魂能力的关立远可以感觉到,多弗朗明哥与果实灵魂的结合方式,与人造果实的副作用也有些差别。
  
      只见多弗朗明哥,这时抬起右手,对关立远一指,顿时身后八只红线中的两只向关立远刺了过来……
  
      关立远随手抬起长剑挡了一下,谁知道一个不小心,居然被冲击力撞得向后滑了两步,而武装色霸气保护下的长剑,这时也被扎穿了两个小洞——不过关立远在感觉到不对之后,马上以更多的武装色霸气进一步加强长剑,因此两只“红线”只有尖端贯穿了长剑便被卡住。
  
      虽然之前关立远不算认真,不过能够刺穿关立远的长剑,多弗朗明哥的红线,攻击力赫然比白线还要强出一大截!
  
      多弗朗明哥显然也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关立远居然还能挡住?
  
      不过紧接着马上状若疯魔的喊道:“去死吧!”
  
      紧接着八只红线仿佛八只有着自己的生命的触手,连续不断的向关立远刺了下来,而多弗朗明哥的缩水了一圈的身体,则像是破布一样被八只已经十分巨大的“触手”带到空中……
  
      仿佛一只八脚怪,不断高速的踩向关立远,不过却被关立远以微小的晃动躲开。
  
      然而就在这时,明哥猛地身体一蜷,令半根“线”重新绕回了自己成球的身上,接着迅速的弹出,扎在了关立远周围,看起来就像是将关立远扣在笼子里面一样,而多弗朗明哥的“本体”,则是在关立远正上方,八根“线”的交汇处。
  
      “关先生!”
  
      “部长……”
  
      一些革命军着急的喊道,多弗朗明哥的表现,令他们有些不安。
  
      一名拿着大锤、看起来比关立远还高些的雄兵队兵长,这时一锤敲向红色的“鸟笼”,不过大锤却应声而断,“鸟笼”则一动不动。
  
      “没用的!你们这些家伙,毁掉了我的一切,那就……用你的生命来偿还吧!”多弗朗明哥说着,“鸟笼”渐渐的缩小起来。
  
      在原作中,多弗朗明哥因为还没有绝望,可没有变成这幅样子,而且“鸟笼”也比这要大得多……
  
      不过……关立远估计,自己现在遭遇的单间鸟笼,才是更强的形态。
  
      而且看多弗朗明哥的样子,这种状态恐怕会有额外的副作用。
  
      因为红色鸟笼够小,所以没一会儿,便已经快要箍在关立远身上——关立远稍稍尝试了几次破坏红色鸟笼,也都以失败告终。
  
      甚至莫里想要将关立远脚下的地面软化,也都失败了,果实的力量也无法渗入其中。
  
      而多弗朗明哥这时,离地十几米、缩成一团,看起来就像是八根不断紧缩的细柱子,渐渐的将关立远箍住……
  
      从之前的情况来看,这些“柱子”的坚硬与锋利超出想象,无论是覆盖着武装色霸气的武器、还是海楼石武器,攻击在上面的结果,都是自身被折断!
  
      “恐惧吧、颤抖吧、哀嚎吧!桀桀桀……”
  
      “住手吧!你所犯下的罪恶,难道还不足以令你感到羞愧吗?”伊万科夫这时已经赶到了角斗场,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罪恶?桀桀桀……你们不是都自诩正义吗?世界政府?革命军?正义?桀桀桀……你们自欺欺人的把戏罢了!只有胜利者才是正义!就让我这个失败的罪恶者,带着你们的参谋总长一起去死吧!”
  
      “不,我已经退休了。”关立远满不在意的补了一句。
  
      多弗朗明哥的语气中,带着“自暴自弃”的意味,坚信胜者正义论的多弗朗明哥自称是罪恶者,无疑是变相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并且说着红线已经箍到了关立远身上……
  
      “不要!”Baby-5惊叫道。
  
      不过就在下一刻,关立远被分尸成八块的结果并没有出现,只见关立远双手握拳,双臂自然下垂的同时小臂微微抬起,做出一个好似赛亚人变身的发力姿势……
  
      白色的皮毛上,原本淡黑色的斑纹,这时透出了黑紫色,八根红线箍在关立远身上,在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的同时,却只是令解除部分的关立远的肌肉微微,陷进去了一些,便颤抖着无力继续!
  
      “什、什么?你难道……也是凯多那种怪物吗?”多弗朗明哥惊骇道。
  
      “只有胜利者才是正义?丑陋的托词罢了!”关立远说着,甚至将手臂更加抬起了一些,虽然这举动了红线箍的更紧,甚至顺着红线滴出了几滴血,但与此同时……红色鸟笼居然生生被撑大了一些!
  
      “认为自己被命运抛弃……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对这个世界的控诉……认为自己是在改变世界时稍稍动用了一些手段……认为自己只要赢了就可以加冕正义?将人类的鲜血与哀鸣,当做是自己的加冕之路的地毯与伴奏?别开玩笑了……”
  
      关立远的右手这时已经硬撑着两根红线的束缚,伸出了红色鸟笼一截,鸟笼的整体形态,都已经不平衡的扭曲起来。
  
      “你所谓的意志,和这个破笼子一样……”关立远说着,右手已经握住了之前插在地上的长剑的剑柄。
  
      因为剑身上有两个孔洞,并且此时已经密布裂痕,所以看起来破破烂烂的。
  
      “脆弱的……连这把伤痕累累的剑都不如!”
  
      关立远的说着,猛地挥舞起了长剑,做出最基础挥剑姿态……
  
      因为身上箍着八根红线,在大动作的挥剑的同时,关立远身上也绽放出了几朵血花,但是以关立远体积来看,只是皮外伤的程度,而红色鸟笼……已经在一斩之间、根根断裂!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