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3章:法医培养成本很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从案发现场回来,我们都来不及喝口水,直接消毒进了解剖室。
  
  换好解剖服,带好手套口罩,那具女尸已经被放在了解剖台上。
  
  在无影灯的照射下,女尸全身惨白,脸朝上躺在解剖台上。
  
  面部有轻微的划伤,应该是凶手在行凶时,或者是已经行凶后抛尸的时候蹭到了死者的脸。
  
  因为我们发现女尸的现场,她就是脸朝着地趴着的。
  
  师父抬着双手,因为还没有开口说解剖开始,抬起双手这个规矩。
  
  就好像医院做手术的主刀医生,在没有开始手术时,一定要抬起双手不能随便触碰病人一样。
  
  虽然我们面对的不是还活着的病人,而是一具已经死亡的尸体,但是在流程是也是一样的。
  
  师父站在解剖台旁边,盯着尸体的脸看了能有两分钟,也不说话也没有动作。
  
  我就站在他旁边,也跟着看着尸体的脸,但是我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因为我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手术刀!准备开胸!”师父突然朝着我伸手。
  
  我的手熟练的伸向已经准备好解剖的工具,准确的拿起了手术刀。
  
  “解剖开始!视频记录开始!”
  
  这是规定流程,正常解剖室里有三个人在。
  
  解剖法医,和副手法医或者实习法医,还有一位警察是负责整台解剖过程录像的。
  
  录像的原因是要存档,如果案件碰到瓶颈,或者是死者家属有任何疑议,可以申请观看整台解剖的视频记录。
  
  拍视频的警察朝着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以后,我才把刀递给了旁边,手心朝上的师父。
  
  传递解剖器械一定要稳准,尤其是手术刀这么锋利的刀具,一个不小心副手法医传递失误,主解剖法医的手可就遭殃了。
  
  而且,在解剖过程住,尸体虽然已经死亡,但是还是会有血液流出来,不排除死者身体里有没有传染疾病。
  
  如果递刀时发生失误,法医的手上有伤口,被感染的风险是非常大的。
  
  一名法医的培养成本也是相当高的,工作中还是要尽量的小心,不要划伤自己造成危险。
  
  师父握稳我递给他的手术刀,非常准确的在尸体的喉咙往下靠近锁骨的位置下刀。
  
  手术刀划破皮肤的声音清晰的响起,血流了出来,顺着解剖台下的数个排血空拍出。
  
  尸体已经死亡两至三天,血流的速度没有新鲜死亡那么快。
  
  师父一直观察着血的颜色,眉头紧锁。
  
  “开胸器!”
  
  师父把手术刀放到了身边的托盘里,又朝着我伸手。
  
  开胸器还是有些分量的,在学校的时候,几个男生拿着还算能轻松操作,但是对于体重不重的我来说,还是有些吃力的。
  
  我用两只手把开胸器拿了起来,刚要递给身边的师父,没成想他抬起双手,一转身往旁边让了几步。
  
  “你来!”
  
  “我来?”
  
  师父看着我,点了点头,确定我没有听错他刚才说的话。
  
  “好!”
  
  我硬着头皮答应,两只手抓着开胸器走到师父刚才站着的地方,正好是尸体胸前的位置。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