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4章 绝情的张余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张余扣住对方的脉门道:“小骏是吧!我问你个问题,你平时喜欢看什么动画片?”
  
      “我喜欢看小猪奇奇!不过妈妈说,我已经上小学了,不能再看小猪奇奇了。因为只有小孩子才会看小猪奇奇,小学生应该喜欢看书才对。”
  
      “那你喜欢看什么书呢?”
  
      “我现在正在看强强探案集!很有意思的。大哥你看过吗?”
  
      “没看过!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下次来给你买一套。”
  
      “好啊!那就谢谢大哥了。”
  
      张余一边和张骏辅闲聊着,一边用真气在对方的体内游走,检查对方的病情。
  
      张余很快放开张骏辅的手,站起身形,看了看张洪诚,道:“咱们出去聊两句吧!”说完,转身离开了病房。
  
      几人见状都跟了出去!
  
      晏毓贞也急忙道:“小骏!你先躺一会,妈妈出去一会,马上回来。”
  
      “那好吧!那你可要快点。”
  
      晏毓贞点了点头,急忙也跟了出去。
  
      ……
  
      张余来到了走廊中,转身看向了跟来的几人,道:“我知道,你们希望我是来捐骨髓的。不过,抱歉了,我是不会捐骨髓的。”
  
      听到张余的话几人瞬间是一脸的失望。
  
      晏毓贞当然最接受不了了,急道:“张余求求你了!他可是你弟弟,求求你救救他好吗!”
  
      张余道:“抱歉,我没办法接受一个从来就没见过面,第一次见面就让我捐骨髓的弟弟。”
  
      晏毓贞闻言气道:“你……你怎么能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来!”
  
      “我很绝情吗?”张余反问道。
  
      晏毓贞气道:“看到弟弟生病见死不救,世界上没有比你更绝情的人了。”
  
      “是啊!也许我真的很绝情吧!”张余沉默了一会……道:“对了,不知道你们体没体会过,当每次有人敲门,总是第一个兴奋的冲过去,开门看看是不是爸爸回来了的感觉?”
  
      几人闻言一愣!转而同时看了看张洪诚。
  
      张洪诚呆了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不知道你们体没体会过,看到同学父亲来接他们,只能羡慕看着的感觉。你们体会过,从来不敢问起爸爸,只是因为害怕看到妈妈伤心流泪是什么感觉吗?你们知道,连看到别人被爸爸打都羡慕是什么感觉吗?无数个夜晚,我都在问,爸爸到底去哪了?他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他是不是迷路了?我需要去哪里才能找到他?
  
      我从一个每天都希望看到爸爸回家的孩子,成长到到对爸爸两个字充满怨恨的少年。你们经历过这些事情吗?如果没有,你们有什么资格来说我绝情。如果我真的绝情,我也是因为遗传了某人的绝情。正是因为他,逼着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是他逼着我,变成了像他一样绝情的人。你们知道吗!”
  
      周围几人听到这都是目瞪口呆!
  
      张余的话给几人的内心带来极大的震撼。他们仿佛看到一个孩子,无数次脸带羡慕的看着别人的父亲,而自己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成长前行。
  
      张洪诚更是脸色白发,要知道这些年他一直逃避去想张余母子的事情。这会张余亲口说出了他这些年的经历,自然是让他无地自容。
  
      晏毓贞这会也说不出什么了!因为她之前的那点怨恨,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比起自己的孩子,面前的少年过去经历的痛苦更多,更难以想象。
  
      张洪德和张青芳姐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晏毓贞哭道:“张余!我求你了。我不恨你了!你要恨,就请你恨我吧!别恨你弟弟!他还是个孩子,他没有错,错的都是我,我不该抢走你爸爸。”
  
      张洪诚道:“张余!我错了。我求你了,只要你肯救小骏!我愿意做任何事请求你的原谅!甚至你让我去死,都可以。求你了!”
  
      张洪德和张青芳本来,但似乎又说不出什么。
  
      张余道:“我这次来,不是来跟你找后账的。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我也没办法把身上的血抽干。虽然我绝情,但还不像你那么绝情。我这次之所以来,也不过是想尽尽人事而已。
  
      我之所以不想给小骏捐骨髓,一个是我真不想。另外一个,捐骨髓对他也是作用不大。毕竟我们不是孪生兄弟,就算能捐,骨髓移植以后,他也要终身使用抗排斥药,病情很容易复发不说,就算运气好勉强坚持活下去,生活质量也无法保证,只是勉强活着罢了。所以我有个建议,希望给你们能认真考虑一下。
  
      我知道罗马现在有一种对于急性白血病的新治疗方案,正在试验阶段,据说效果非常好。你们要是同意,我可以通过关系,为他求到一个名额,不过人需要去罗马。”
  
      “什么!”张洪诚和晏毓贞两人听得同时一愣!
  
      张洪德急忙道:“张余!你说的这种方法安全吗?”
  
      张余道:“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治疗方法,只是说能有机会。如果要是成功了的话,以后的生存质量几乎和正常人一样,不会再出现任何后遗症。”
  
      “那要是失败了呢!”
  
      “失败了!就是失败了。我无法保证肯定能把人活着带回来!”
  
      “什么!你带回来?那你的意思是?”
  
      “对!我的意思是,我要亲自陪他去罗马。而你们不能去!”
  
      “为什么?”
  
      “因为人家是非公开的征集志愿者,并不对外。我也是通过关系,才拿到了这个名额,很不容易。我也向人家保证了,不会有外人知道这件事。你们要是同意,就由我带他去罗马。你们要是不同意!我也爱莫能助了。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笔钱,也算尽尽人事。大家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因为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几人互相看了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对张洪诚和晏毓贞来说,知道了一种新的治疗方法,当然是好消息了。但问题是他们又不能跟去,只能让张余带着张骏辅去。虽然说两人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毕竟不在一起长大,实际上和陌生人也没两样,他们自然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