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4章 送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廖梅英端着空碗离开了东屋,回了灶房去收拾。
  
  东屋里,谭氏跟老杨头这道:“这廖氏啊,性格还不错,算温顺,让她做啥就做啥,她要是这胎生了个儿子,往后我就死劲儿的抬举她。”
  
  “她要是生的是闺女,哼,那就不争气了,往后被李绣心踩到脚趾心里,我也懒得搭理!”
  
  老杨头没做声,算是默认了。
  
  谭氏又接着道:“今个你去见老五媳妇了没?”
  
  老杨头回过神来,道:“我一个做公爹的,五儿子不在家,我跑去见五媳妇做啥?荒谬!”
  
  “何况五房连个正儿八经的孙子都没有,就一个绵绵是老杨家的血脉,可却是个闺女!我犯不着去五房!”老杨头再次道。
  
  谭氏扯了扯嘴角,浑浊且漂浮着一朵白云的眼球里仿佛都是讥诮。
  
  “你不去,自然是不晓得,老五媳妇今个夜里请晴丫头和棠伢子他们老骆家人吃饭呢,老三他们和孙家人应该也去了。”
  
  听到谭氏这番话,老杨头诧异了。
  
  若是换做从前,五房请客吃饭,甭管哪方的客人,都会来请他这个一家之主过去喝酒的。
  
  这回竟然没来请?
  
  老三他们都去了,竟然都没个人影过来跟他这招呼一声?
  
  老杨头顿时火冒三丈起来,正要发作,想到啥,质疑的目光落在谭氏身上。
  
  “我说你这眼都瞎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你咋晓得的?哪些人去了,你还晓得的那么清楚?”老杨头质问。
  
  谭氏和鼻孔里哼了声,“我瞎的是眼睛,不是心,有啥事儿是我不晓得的?只是不想说不想管罢了!”
  
  “我要歇下了,你不歇,就消停点,莫吵着我!”
  
  撂下这话,谭氏脱掉外衣躺到铺盖卷里,开始睡觉。
  
  “这老五媳妇也真是胆儿肥了啊,请客吃饭竟然不请我这个公爹?这是哪个给她撑的腰?”老杨头还在那里自言自语,怒不可遏。
  
  谭氏冷笑:“谁让你前段时日一直给老三他们闭门羹呢,这会子好了,大家伙儿都晓得你不会去,索性都不来请了。”
  
  老杨头一张脸黑沉如锅底,咬牙道:“这么说来,是老三他们在给老五媳妇撑腰?反了,反了!”
  
  谭氏打了个呵欠,“我老早就叫你见好就收,你偏不听。咱老杨家儿子多,这个多喜欢一些,那个少喜欢一些,也没啥大不了的,可你也不能真跟自个儿子这样把事情搞僵。”
  
  “就拿上回老大迁坟那件事来说,当时我就劝你别那么急。好歹等老三他们先把大安岳母的事儿给忙完,到时候凭着老三的性子肯定会过来帮忙的。”
  
  “你偏不听,偏要抢着迁,还自个去请别人过来帮忙,搞出一副跟老三他们划清界限的样子。”
  
  “过后也不修补下关系,还是一只僵着,越搞越僵,这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何况儿子?”
  
  “这下好了吧,大家伙儿都约起来不搭理咱这两只老臭虫了,请客也不请咱,你又上火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谭氏摇了摇头,一脸无奈。
  
  老杨头只是咬牙切齿:“这帮兔崽子们,命都是老子给的,如今一个个翅膀硬了,长能耐了啊?”
  
  该说的都说了,谭氏懒得再搭理老杨头,裹着被子直接翻了个身睡,留了个冰冷的后脑勺给他。
  
  天还没亮,杨若晴拖着酸痛的身子,悄悄起床。
  
  这一回,她要赶在骆风棠起床之前,先做好早饭,给他一个惊喜。
  
  从军这么多年,他离开家门,大多数时候都是趁着她还没醒的时候走的。
  
  好几回她都下定决心要送,可他就好像故意不让她送似的,离别的那一夜必定会疯狂的跟她索取,让她筋疲力尽,第二天早上根本就起不来。
  
  今夜,又是如此,跟洞房花烛夜似的。
  
  只不过这回不一样的是,她早有防备,所以这会子才能出现在灶房。
  
  生火烧锅,烧水,放猪油盐花。
  
  水沸的时候放面条,然后敲四只荷包蛋在里面,盖上锅盖焖着。
  
  边上,切得细碎的葱花备着,等会面条出锅的时候再给撒上,既香又能增加颜值。
  
  然后,她又拿了麦子粉和米粉出来,取了野蒿子用水发开,切了二两腊肉糅合在一块儿搓成圆圆的蒿子腊肉饼,放入油锅里两面煎熬。
  
  煎熬的过程中,用锅铲两面轻轻拍打,圆的给拍成扁的,待到两面露出金黄色泽的硬壳时,便是可以出锅了。
  
  “好香!”
  
  身后突然传来骆风棠的声音。
  
  杨若晴扭头一看,只见他衣冠整齐的进来了。
  
  她嫣然一笑:“你咋找到这儿的?”
  
  骆风棠也微笑着看着她:“我醒来不见你,就猜到你必定是来了灶房。”
  
  说话的当口他来到她身后,伸开双臂从后面搂住她的腰,轻轻抱着。
  
  “别抱,我身上都是油烟味儿。”杨若晴轻笑了声,并轻轻扭动了下腰肢。
  
  骆风棠却抱得更紧了,俯身把下巴抵在她的肩膀,贴着她的耳垂呢喃:“我就喜欢晴儿身上的油烟味儿,香,贼香。”
  
  “咦,你这嘴儿能刮下二两蜜来了,这谎话说得一套一套的。”杨若晴红着脸道。
  
  “别抱了,我给你装面条吃啊!”她又道。
  
  骆风棠轻轻摇头,“再让我抱一下下,今个一走,又要好长时日抱不到了。”
  
  杨若晴的脸更红了,低垂下头轻声道:“老夫老妻的,还说这些,也不怕人笑话。”
  
  别人笑话就笑话吧,管不了那么多了,就冲着他这些暖心窝子的话,值了!
  
  他总算是松开了手。
  
  杨若晴扭头看了他一眼,笑眯眯问道:“咋,抱够了呀?”
  
  骆风棠一脸认真的盯着她的眼:“一辈子都抱不够。”
  
  杨若晴莞尔,踮起脚来,在他唇上轻轻亲了一口。
  
  然后退了回来,抬手为他整了整身上的衣裳。
  
  “我在家里等你,等你回来再接着抱。”
  
  吃完了面条,带上蒿子饼,此时,东方才刚刚露出鱼肚白。
  
  他一手牵马,另一手牵着她。
  
  她肩上挎着一只包袱卷,包袱卷里除了蒿子饼,还有两双换洗的鞋子。
  
  “你的脚喜欢放汗,我给你准备了两双鞋子和两双袜子,你每天都亚奥记得换。”她叮嘱道。
  
  春天气温回升,但却没有到真正炎热的时候,稍有不慎还是容易着凉。
  
  骆风棠点头,接过她肩上的包袱卷,“我走了,你回家去吧,别记挂我,我处理完了事情就回来找你,今年端午争取一块儿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