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朝局隐患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两权相利取其重,两权相害取其轻.
  
      萧宦海浮沉一生,自然知道应当如何取舍,只不过如此一来,就等同于将自家长子的前程断送了。
  
      关陇贵族皆是蛮胡后裔,行事素来手段激烈睚眦必报,这也是满朝文武尽皆对其深为忌惮之原因。可以想见,当自己拒绝关陇贵族而倒向皇帝这一边,那帮子人必然予以报复。
  
      回去之后,就必须赶紧派人前往漠北,一则告诫萧锐要严加防范有人加害,再则也要多多增加萧锐身边的护卫……
  
      马周一声不吭,将一盏茶轻轻推在萧面前。
  
      萧伸手接过,轻叹一声,苦笑道:“二郎着实在给老夫出难题啊。”
  
      房俊却不以为然,淡然道:“陛下春秋鼎盛,文韬武略,吾等身为臣子自当忠勇当先、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岂可为了眼前之利益,便忘记了人臣本分?再者说,这天下到底还是陛下的,陛下又岂能苛待跟随他出生入死的臣子呢?宋国公多虑了。”
  
      萧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说的叫什么话?你房俊就算再是受宠,再是圣眷优隆,也敢这般带着教训的语气跟我说话?
  
      也就是房俊,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人,萧就能将手里的茶盏丢在他脸上。
  
      李道宗瞥了萧一眼,沉声道:“为人臣者,鞠躬尽瘁乃是理所应当,三心两意计较利弊得失,难免被陛下忌惮。陛下英明神武、烛照万里,天下事尽皆看在眼中,放在心里,为了一时之得失却失去了陛下的信赖与重用,那才是得不偿失。”
  
      萧一张脸已经快要滴下水来。
  
      若是换了旁人陪着房俊,在房俊说出那番几乎毫不客气的话语之后,定然会温言转圜一番,消弭尴尬的气氛。
  
      结果无论马周亦或是李道宗,这两人都是素来以刚直著称,非但不缓和气氛,反而觉得房俊之言有理,强硬的添油加醋一番。
  
      搞得萧几乎下不来台……
  
      老子想当年跟随高祖皇帝骑兵反隋的时候,你们一个个的都特么乳毛未退呢,这会儿居然大义凛然的教训起老子来了?
  
      当然,就算是心中气得冒火,却也只能忍着。
  
      眼前这三人,虽然目前未有房俊坚定的站在太子一边,但无论马周亦或是李道宗,都是陛下最信任的臣子。只要陛下不生出易储之心,那么异日太子登基,这三人必然都是朝中重臣,大权在握的中流砥柱。
  
      萧氏尚要颇多依仗,岂能得罪?
  
      大抵是看出了萧怒气隐隐,这时候反倒是房俊哈哈一笑,将气氛舒缓下来:“宋国公老成谋国,这等事又岂能看不透,做出糊涂事呢?话说回来,此番增设十处盐场,陛下决计信任不过那些个州县的太守刺史之类,官官相护,最后这些盐场的名额怕是都要被他们分派给自己的亲信,最终中饱私囊。而放眼朝堂,能够让陛下放心,尚且有能力压得住那些个州县的大臣,屈指可数。”
  
      言中之意,已经非常清楚。
  
      只要你萧亲自向陛下提请担任这一次增设盐场的差事,十拿九稳。
  
      萧缓缓颔首。
  
      眼下看似朝廷大权依旧掌握在当初从玄武门之变跟随陛下的老臣们手中,但是年青一代的崛起已然势不可挡。单说眼前这三位,或许权力尚未到达一手遮天的程度,但是单凭对于皇帝的影响力,却远远超过他们这些个老臣。
  
      最重要的是,这三人皆有“参豫政事”之资格,每一次的政事堂会议,皆可列坐在席。
  
      这已经等于半个宰辅了。
  
      再加上自己,以及素来不多事、不多问,对陛下言听计从忠心耿耿的岑文本……
  
      政事堂,这个大唐帝国的行政中枢,已经悄然之间成为了皇帝的一言堂。
  
      之前所有的所谓“还政于朝”、“制约皇权”,都已经成为了一种形式,只要皇帝愿意,整个政事堂就只有皇帝的意志。
  
      当然,皇帝不可能当真将政事堂变成自己的后花园,这不仅违背了当初皇帝设立政事堂的初衷,也会将关陇贵族逼上另外一条道路。
  
      可就算皇帝依旧默认政事堂的流程,实际上的变化长孙无忌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种将关陇贵族针对起来的形势,绝对会使得关陇贵族们忧心忡忡、夜难安寝。
  
      所以才会出现长孙无忌撕破脸皮放下身段,哪怕是威逼利诱亦要将江南士族拉拢过去的主意。
  
      因为至少从目前来看,皇权与关陇贵族之间已经达到了一种不可调和的境地,双方都在极力的保持着克制,都知道一旦产生激烈的冲突会使得整个朝局动荡不安,导致即将开始的东征彻底失败。
  
      这是谁都不愿发生的。
  
      心心念念将东征的胜利视为自己宏图霸业奠基的李二陛下,绝对无法坐视东征的失败,到那个时候,怒发冲冠的李二陛下会对破坏稳定导致东征失败的关陇贵族做出何等报复动作,简直不敢想象。
  
      关陇贵族又岂能束手就擒,任凭李二陛下为所欲为呢?
  
      一场或许可以席卷整个大唐、将贞观以来所有美好局面彻底埋葬的冲突,极有可能发生。
  
      然而更加令萧担忧的是,就算东征之前大家都保持克制安然无事,可东征之后呢?
  
      四夷臣服,天下太平。
  
      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若是只为了长子的前程,培植出一个接班人,那么与关陇贵族联合起来是最好的结果。可一旦他做出如此抉择,就代表着兰陵萧氏从今而后与皇帝背道而驰,再想想将来几乎注定要上演的一场皇权与关陇贵族争权夺利你死我活的斗争,萧便忍不住一阵颤栗。
  
      当今陛下不仅雄才大略,且布局宏大运筹帷幄,绝非隋炀帝那等好大喜功不顾帝国根基的鲁莽之辈,即便这一场斗争远未上演,但萧几乎已经预见到了双方的胜败。
  
      只要有个三年五载,关陇贵族必定被陛下收拾得服服帖帖。
  
      即便春秋鼎盛的陛下有个什么意外,继任的太子在房俊、李道宗、马周这些个少壮派的力挺之下,必然继续施行陛下的策略,持续对关陇贵族予以打压。
  
      关陇贵族的结局似乎已经注定。
  
      要么交出绝大部分权力隐忍起来苟延残喘,要么誓死抵抗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除非……
  
      想到关陇贵族唯一有可能翻盘的机会,萧激灵一下,随即连连摇头,这等大逆不道之事,绝无可能发生。
  
      ……
  
      偏厅内一时间无人说话,萧坐在那里,手里婆娑着茶盏,脸上神色不断变幻。
  
      半晌,他方才开口说道:“只要陛下应允在河南道、淮南道沿海诸州设置盐场,吾便上书请求办理此事。”
  
      此言出口,就等于接受了房俊抛出来的利益,自此与关陇贵族们划清界限,区分立场。
  
      房俊哈哈一笑,亲自给萧斟茶,温言道:“宋国公何必这般纠结?这大唐只会越来越强盛,越来越繁华,遍地都是捡不完的利益,何必为了别人施舍的那一点违背了人臣本分?”
  
      萧结果茶,轻叹一声,苦恼道:“正因为如今局势瞬息万变,帝国越来越繁盛,才不得不为儿孙后代谋划一番。纵然萧氏家底再是丰厚,将来老夫撒手人寰,后辈子侄却是无人可堪大任,坐吃山空,岂是长久之计?”
  
      房俊先是一愣,不明白萧为何陡然提到子孙后代上头,但是稍微一思索,联想到如今正在漠北担任瀚海都护府大都护的萧锐,便会意过来。
  
      原来长孙无忌那个老阴人是拿这一点跟萧谈判,试图将萧氏拉到关陇贵族的船上,连带着与整个江南士族结成联盟,进而抵御陛下的打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