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太子中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关陇贵族们很早之前便是从阴山一代起家,在定襄一代乃至于整个漠北,北魏六镇虽然早已烟消云散,但是后代们继承着先祖的衣钵,依旧拥有着雄厚的实力,如今漠北诸胡部,与关陇贵族盘根错节有联系的不在少数。
  
  说不定,以长孙无忌那个阴险的脾性,甚至会拿萧锐的性命来威胁萧瑀……
  
  难怪萧瑀会这般为难。
  
  一方面是整个家族的未来,一方面是嫡长子的性命安危甚至还有仕途前程,这其中的取舍当真困难……
  
  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马周忽然说道:“前几日觐见太子殿下,听闻太子中允段文祥告老请辞,殿下意欲择一朝中显贵以继任。萧大郎倒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只是萧大郎如今乃是正三品的都护,东宫詹事府的詹事也不过是正三品,左右庶子才仅是正四品……品阶有些委屈。”
  
  萧瑀眼睛一亮,忙道:“此言当真?太子殿下乃是国之储君,若是能够侍奉殿下身侧,侍从规谏,乃是千斤重担,焉有品阶高低之分?实乃人臣之荣耀啊!”
  
  东宫署官人数不少,秦汉之时常设,到了隋唐两朝,制度愈发严禁,俨然一个小朝廷。
  
  一旦太子登基,这些人便尽皆是从龙之臣,必将成为新朝之权贵,还嫌弃什么品阶高低?未来的成就上限才是最重要的。
  
  房玄龄官拜首辅,敕封国公,不也在东宫兼了一个左庶子的职位?
  
  马周道:“下官岂敢妄言?此事千真万确,但太子殿下心中到底作何想,是否另有计较,下官却是不知。”
  
  说着,瞅了房俊一眼。
  
  萧瑀顿时会意。
  
  论亲疏,他与太子着实称不上亲近,之前一直信奉不干涉储位之争的宗旨,甚至于对太子可以疏远。这会儿若是贸贸然前去谏言,说是恳请太子将萧锐从漠北调回来担任太子中允一职,怕是没那么容易达成。
  
  唐朝于太子左春坊置中允二人,正五品下,位在左庶子下,为左春坊副长官,与庶子共掌侍从礼仪、驳正启奏,总司经、典膳、药藏、内直、典设、宫门六局。凡令书下,则与庶子等画诺、复审、更写印署、送詹事府。
  
  乃是太子身边一等一的亲信,岂能轻易许给外人?
  
  “此事还需二郎从中周旋,为吾家大朗美言几句。”
  
  萧瑀也不跟房俊客套,你可是咱萧家的姑爷,难道不应当为了萧家谋划一番么?毕竟能够在太子面前说话有分量的,房俊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一个。
  
  再者说,萧锐如今的危机可都是你一手造成,总不能咱答应了你,你却见死不救吧?
  
  房俊略一沉吟,道:“明日在下前去东宫觐见太子,宋国公可与吾同行。”
  
  这些时日他极少前往东宫,未曾见到太子李承乾,对于此事也并为听闻。但是想来只要自己提及,且能够拉拢萧瑀,太子必定欣然应允。
  
  区区一个太子中允的职位,看似清贵,实则并不重要。
  
  萧瑀无语的看着房俊,气恼道:“你这厮若是不把老夫坑死,便决计不肯善罢甘休对吧?”
  
  跟着房俊一同前往东宫觐见太子……这其中的意味,就算是个傻子都明白。
  
  只要此番前往东宫,就算是向所有人昭示他萧家从今而后就上了太子的船,不仅长孙无忌那边从此再无转圜之余地,即便是李二陛下说不定也会有所不满。
  
  从此之后,他就算想要下船都下不来……
  
  房俊却摇摇头,说道:“宋国公历经两朝,宦海浮沉数十年,焉能不知朝廷之上最忌讳的便是左摇右摆、取舍不定?”
  
  萧瑀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
  
  此时门外有脚步声响,几人闭嘴停止谈话。
  
  有人先是敲了敲门,继而在门外说道:“奴婢奉家主之命,将晚膳送来,不知几位贵人此时是否享用?”
  
  几人对视一眼,房俊高声道:“送进来吧!”
  
  “喏!”
  
  外头应了一声,继而房门从外打开,一大【零零看书网.】群高家的婢女手里端着各色菜肴美酒,鱼贯而入。
  
  几个家奴重新在厅中放了一张桌子,这才将酒菜尽皆摆放到桌上,虽然皆是素菜,但色香味俱佳,琳琅满目极为丰盛。
  
  待到酒菜摆好,为首那家奴问道:“可否要吾等在旁伺候?”
  
  李道宗摆了摆手,道:“尔等尽皆退下吧。”
  
  “喏!奴婢就候在门外,若是贵人有何吩咐,尽管唤一声便是。”
  
  恭恭敬敬的应了,带着一众婢女退了出去。
  
  房俊起身招呼道:“忙了一天,腹中饥饿难耐,咱们也用膳吧。”
  
  几人起身,坐到桌旁。
  
  谁知刚刚拿起筷子,便听得外边有人疾声说道:“房少保,贵府家将有急事禀报。”
  
  房俊一愣,放下筷子,起身来到门口,便见到卫鹰正站在门外,见到房俊,连忙上前两步,站在台阶下施礼道:“二郎,家主命吾前来,让二郎速速赶往京兆府。”
  
  房俊忙问道:“发生何事?”
  
  卫鹰道:“刚刚三郎与二娘在城中游玩,遭遇凶徒调戏,双方大打出手,互有损伤,此刻已然被巡城衙役尽皆锁拿去了京兆府。家主之意,三郎倒是无妨,只唯恐二娘受了委屈。”
  
  他口中的三郎自然便是房遗则,而二娘便是小妹房秀珠。
  
  房俊来不及发火,急忙问道:“三弟与小妹可有损伤?”
  
  卫鹰摇头道:“尚且不知,刚刚京兆府派人去了府中知会,家主便命吾前来。”
  
  正说着话,便见到一个身穿京兆府衙役服饰的官员在高家奴婢引领之下急匆匆进了院子,见到房俊先是一愣,继而赶紧上前见礼:“下官见过房少保。”
  
  房俊仔细端详,并不认识此人,大抵是他历任之后调去京兆府的官员,心急火燎的问道:“吾家兄弟与小妹可在京兆府衙门?”
  
  那官员道:“正是,下官也是因此前来请府尹回衙门处置此案。”
  
  房俊眉头一皱,他注意到这官员说了“此案”,一般来说街头打架斗殴在京兆府的官员看来算不得“案件”,只有出现人员死亡才会这般重视,况且一般的打架斗殴又岂能劳动马周亲自处置?
  
  心中愈发焦急,厉声问道:“吾问你,吾家兄弟与小妹可有损伤?”
  
  他官员见到他疾言厉色,吓得一哆嗦,这厮可是凶名在外,谁敢招惹?忙道:“房少保放心,贵府郎君与小娘子尽皆无碍,只是蒋王殿下与长孙家的二郎受了多一点皮外伤……”
  
  蒋王?
  
  长孙涣?
  
  这两人怎么也牵涉进去了……
  
  顾不得多想,房俊回身进了厅中,马周已然听到门口的对话,此刻正起身对萧瑀、李道宗说道:“衙门里有事,职责在身,今日便不与二位畅饮了,改日下官做东,还请宋国公、郡王赏脸,再谋一醉。”
  
  萧瑀、李道宗也起身相送:“公事重要,宾王不必客气。”
  
  房俊也走过来告辞:“家中幼弟与小妹在街上与人发生争斗,家父命吾前去,便先行告辞了。”
  
  都知道房俊对于家中那个小妹宠得快上天,三郎也就罢了,小伙子皮实,纵然挨顿打也没什么,但若是房小妹伤了一点皮肉……
  
  李道宗忍不住道:“若是并无大碍,还是忍忍脾气为好。房家门风清正,等闲谁会找房家的麻烦?想必定是那些市井无赖之徒有眼无珠,二郎万勿大动肝火。”
  
  此事还将蒋王与长孙涣牵涉进去,这棒槌若是火气冲上来,指不定就能搞出什么大事。
  
  房俊连连点头,便扯着马周的袖子除了偏厅。
  
  高至行闻听消息急忙赶来,将两人送到门口,看着他们策骑联袂而去,这才回转身去了后院,向父亲通报刚刚偷听到的话语。
  
  同时心中好奇,这蒋王与长孙涣怎地一起牵涉进斗殴之中去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