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背后目的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背后目的

  杜氏三兄弟坐着摆渡来到对岸,当即被惨烈的景象狠狠震撼。这三人都是世家子弟,除去杜从则曾有过军伍生涯之外,另外两人自幼锦衣玉食、养尊处优,所有的战场厮杀都只是来自于听闻,此番统御家族私军也不过是做做样子,本没打算真正开战……

  杜荷目瞪口呆,杜怀恭两股战战:“幸亏当初没有随同李勣东征……”

  战场上的残酷给这两位世家子弟太大的冲击,即便视家中奴仆如豚犬,却也不曾想过这般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有如屠宰场一般的场景。

  杜从则跟在后边,忽然说道:“或许你家娘子与房俊并无私情,怀恭你要庆幸这一点。”

  杜怀恭正欲发怒,但是细细思之,却又觉得有道理。

  如果这支几乎一瞬间摧毁韦氏五千私军的骑兵乃是房俊麾下,只怕所择选的目标便不会是韦氏私军,而是杜氏私军,眼前韦氏私军所承受的一切残酷,将由杜氏私军来承担,他杜怀恭更将遭受重点袭杀,凶多吉少。

  使劲儿咽了一口唾沫,杜怀恭兀自嘴硬:“或许这既不是李勣的麾下,也不是房俊的军队呢?”

  杜荷在一旁无语。

  您是认定了李勣与房俊都亟欲杀你而后快吗?也不知这是极致的自卑,还是虚妄的脸大,那两位操心的乃是家国大事、帝国传承,谁特么在乎你区区一个杜怀恭……

  *****

  “砰砰砰”的敲门声在寂静的延寿坊响起,好不容易睡下的长孙无忌一瞬间被惊醒,心脏“突突突”的狂跳了好一阵,老仆端着温水进来让他喝了几口,这才稳定下来。

  长长吐出口气,长孙无忌问道:“外头发生何事?”

  老仆道:“暂且未知,想必是有什么突发情况,故而军卒前来禀报,宇文节就宿在外边,他会处理,家主不必担心。”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不必担心?老子最担心的就是突发情况……

  如今和谈进展顺利,房俊那个棒槌最近也不曾对关陇军队发动突袭,似乎已经认可了和谈。屯驻潼关的李勣虽然不准关内的门阀私军撤走,却一直没有其余的动作,好像对于眼下的平衡也采取默认态度。

  但这一切都极不寻常。

  李勣挟数十万大军返回长安,走了半年多,任凭长安战火纷飞局势板荡却从不曾表露其立场倾向,如今扼守潼关,大军虎视眈眈,就只是为了近距离的观看关陇与东宫之间鏖战,而后双方握手言和?

  利益啊,所有人的行为都必须归结于利益之上,可李勣所追求的利益到底是什么?

  再者便是屯驻盩厔的洛阳杨氏私军之覆灭,让长孙无忌深感这绝非偶然之事,定是有人要对这些门阀私军下手。凶手至今未知,可能是房俊,也可能是李勣,甚至可能是那些貌合神离、打着小算盘的关陇盟友……

  当下局势,可谓重重迷雾,完全偏离了长孙无忌当初的种种设想,即便他自诩谋略过人,也颇有一些束手无策、懵然无解之感。

  当长孙无忌再次喝了一口温水,敲门声再度响起,宇文节在门外道:“国公,卑职有要事奏秉。”

  长孙无忌放下水杯,沉声道:“进来说。”

  宇文节从外头入内,身上只穿了一件月白色的中衣,显然得到消息之后连衣服都来不及更换便匆匆来此,这令长孙无忌心中一跳。

  果然,宇文节面色沉重,肃声道:“刚刚杜家派人送来战报,韦氏于浐水西岸屯驻的五千私军于半夜之时被屠戮一空,阵亡者超过三成,重伤两成,溃逃不知所踪者不计其数。韦氏私军……已然全军覆灭。”

  话音落下,屋内静寂无声。

  宇文节与老仆都憋着不敢大口喘气,躬着身子垂着头,等候长孙无忌的指示,或是暴跳如雷,或是颁布命令……但好半晌之后,却半点生息也无。

  两人心里一跳,该不会……赶紧不约而同的抬头,见到长孙无忌眼睛望着窗外黑洞洞的夜幕,一只手在水杯上下意识的婆娑,这才放下心,吐出一口气。

  万一这位关陇领袖此刻身体出了什么意外,局势将会立即崩塌,关陇群龙无首、四分五裂,等待大家的将会是万劫不复之局面。

  长孙无忌沉吟良久,忽然喃喃道出一句:“不对劲啊……”

  然后他将目光从窗外的黑暗之中收回,看着宇文节问道:“你说说,这凶手到底是谁?”

  宇文节道:“洛阳杨氏也好,京兆韦氏也罢,乃至于隔河观望的杜氏私军,都无法从军容、装备、相貌之上对凶手予以分辨,所以缺乏实证,不能草率认定。但左右也不过是英国公亦或房俊而已,唯有此二人有能力这么做。可惜其来去如风,根本无法追踪,否则只需远远的缀上观察其遁入终南山之后是向东亦或向西,便可知到底是谁的麾下。”

  这些门阀私军虽然缺乏操练,军械也不够精良,乃是乌合之众,但毕竟人多势众,若非精锐之军队很难将其一击即溃,甚至一举覆灭。

  所以他这句话说与不说实则并无不同,谁都知道凶手只能是这二人其中之一,但一旦猜错,所产生的后果却是天差地别。

  没有真凭实据,谁敢草率认定?

  长孙无忌摇摇头,道:“不要将目光都放在到底是谁屠戮门阀私军上面,二是要更深一层,去想想凶手这么做的目的。”

  宇文节愕然,目的难道不就是使得这些关外门阀对关陇各家恨之入骨,从而断绝关陇与关外门阀之间的合作与联系,在以后的朝堂之上彻底孤立关陇,然后进行凶猛的打压么?

  这是关陇上下一致认定之缘由,但长孙无忌此刻问出,显然不会是这样一个答案……

  似乎并未指望宇文节有所解答,长孙无忌自言自语道:“或许本就是一箭双雕之策略?”

  他花白的眉毛紧紧锁住,面色愈发凝重。

  宇文节不解,小心翼翼问道:“一箭双雕……那么另外一只雕是什么?”

  将那些被关陇威逼利诱来到关中的门阀私军予以剿灭,断其门阀根基,使其对关陇怨念深重、结下深仇,以便于将来孤立关陇,将关陇彻底逐出朝堂予以打压,这算是一只雕。

  但是除此之外,宇文节想不出剿灭这些门阀私军还有什么理由……

  长孙无忌将手中的水杯放下,从床榻上下来,老仆急忙上前搀扶,长孙无忌推开老仆,趿拉着鞋子,拖着伤腿走到窗边,负手眺望黑漆漆的夜色,缓缓道:“以你之见识,可否说出陛下对于关陇、对天下门阀之看法?”

  宇文节没想到骤然之间话题转移得这么远,不过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略作沉吟,说道:“对于关陇,陛下当年赖以争夺天下、如今亟待增强皇权,而对于天下各地之门阀,则恨不能一鼓荡平而后快。”

  一个家族数百年之传承,方能成就“阀阅”,实力之雄厚、人脉之广博,每一家都能独霸一方。天下纷乱板荡之际,门阀筑建高墙、收拢粮食,自成一体,一旦取得这些门阀之认可,各家有钱出钱、有人出人、有粮出粮,瞬间便会凝聚成一股强悍无比之势力,借之争霸天下,事半而功倍。

  乱世之中,门阀保存了文化之传承、地方之元气,在平定天下重归一统的过程之中居功至伟,这是门阀的正面影响。

  但是与此同时,门阀只看重己身之利益,并无多少“家国情怀”,莫说不在乎谁当皇帝,为了利益、为了传承,即便是委身于番邦异族,亦不会有半点犹豫。

  而且因为门阀的“自私”属性,每每择选明主平定天下之后,自然需要攫取足够的利益作为回报,占据朝堂利益、虢夺君王权力、垄断教育资源、打压寒门士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