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二十五章 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李泽道脸色变得煞白无比,声音低沉到极点:“猪爷,我已经没办法在帮女娲一族制造新鲜血脉了,我愧对女娲一族啊!如今,我已是残缺之躯,自是万万不能在教导部呆着了,我不能耽误了咱们女娲一族的美好未来!”
  
  亥猪听得那是血液沸腾啊,觉得鬼面这话说得实在是太他妈中听了,真不愧是搞教育的啊,思想觉悟就是高,其行为举止值得大大的表扬。
  
  原本亥猪想派他出去搞破坏得了,比如潜入不周学院亦或者是那什么狗屁瀛洲学院?一把火将其烧了得了。
  
  现在见他思想觉悟如此之高,简直令人涕下,还是在家里给他安排一个相对好一点的地方呆着吧。
  
  “老子觉得你是对的,这样吧,说出你的想法,剩下的我来安排。”亥猪说。
  
  “多谢猪爷。”李泽道感激涕零,声音都哽咽了。
  
  于是,亥猪对李泽道就更满意了。
  
  “猪爷,是这样的,虽然我在炼丹方面没有什么天赋,但是从小却是有当丹师的梦想,所以还请猪爷允许我去丹药部,我愿意外出寻找丹药部所需要的各种天材地宝,毒虫兽类的灵核,或是打打杂都行。”李泽道说。
  
  李泽道想去丹药部,自是有着自己的目的。
  
  去了丹药部,说不定就可以好好研究一下该如何炼制魂丹以及魂器了,这比去其他地方呆着强。
  
  至于如何才能得到破天斧,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反正,哪天这些人做好准备,决定手持破天斧劈开那传送带,就一定会有消息传出来的。
  
  具体该如何做到时在头疼。
  
  这事太好安排了,于是亥猪大手一挥说道:“养好伤之后,你便去丹药部报道吧,你就跟那申公猫说,是老子说的,有问题让他找老子去。”
  
  “多谢猪爷!”李泽道感激涕零。
  
  如此又数日时间过去,李泽道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离开那小屋打算前往那位于戌亥峰北面半山腰的丹药部。
  
  这一路上,李泽道遇到了不少形状极其丑陋的家伙。
  
  这些家伙见到李泽道之后,无一例外的皆面色变得怪异,或是高傲或是嘲讽,或是眼神怜悯,指指点点的说些啥,李泽道却是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一副不敢见人的卑微样子,脑袋都没抬起来。
  
  李泽道自然清楚这些人在嘀咕些啥。
  
  虽然之前亥猪说他会让人保密的,不会将这件事宣扬出来,甚至若是那几条母狗怀孕了,功劳也会记在鬼面身上。
  
  但是事实证明,亥猪所说的话跟放屁没有什么区别,这里人的人生字典里,压根就没有“信守承诺”这样的字眼,只有赤-裸裸的优胜略汰。
  
  鬼面不能为女娲一族延续血脉了,加上也不过区区灵神境中品修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特长,比如会炼制丹药什么的,所以,他在这生门的地位自是急剧下降。
  
  现在整个戌亥峰北面,几乎人人都知道,曾经极其风光的教导部部长鬼面命根被废,甚至不知是谁还给鬼面取了一个外号:无根废物!
  
  “无根废物?这个外号还真是刺耳啊。”
  
  李泽道心里莫名的为鬼面鸣起不平来了。
  
  想鬼面也曾经对这个组织奉献了自己的青春,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奉献了自己亿万子孙……现在不过身体有所残缺,便彻底的遭遇冷落,甚至有些眼神觉得他丢了他们的脸面,不配称为女娲一族的后裔,恨不得他去死,这不得不说相当的悲哀。
  
  “绝对不能让这群已经不能算作是人的变态返回凡域。”李泽道的心里又一次坚定了这个想法。
  
  他那藏在长袍里的手握紧成拳头,那独眼里满满的都是决然。
  
  不多时,李泽道来到了丹药部跟前。
  
  这是一处面积不小的大殿,大殿的门并没关,往里头看去,倒是可以看到有微弱的火光照耀出来,空气中还多出了一股李泽道相当熟悉的味道,显然,正有人在里头炼制着各种丹药。
  
  可能,这里是整个须弥域唯一一处有火光,有温度的地方。
  
  这也是李泽道打算来丹药部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火就代表着希望,李泽道不想自己入眼之处皆是充满绝望的黑暗。
  
  李泽道正要迈开步伐往里头走的时候,一道显得狰狞的声音猛的在耳旁响起。
  
  “等等,谁允许你进去了?”
  
  李泽道身体一顿,回头看去,却见一道高瘦的身影从自己身后出现,那双圆滚滚的眼睛正流露出玩味气息,就像是猫见了老鼠似的。
  
  “这是跟猫杂交出来的?”李泽道看着这张丑陋无比的脸,心里大概有了判断。
  
  之前收集了不少资料,做过一些功课的缘故,因此李泽道倒也知道这个家伙是谁。
  
  他正是亥猪所说的那申公猫,丹药部的负责人,灵神境中品修为,修为倒也没什么,关键他是一名二品魂匠。
  
  魂匠在神域的任何一个地方,那都是备受重视的,在这个地方,更是不例外。
  
  李泽道大概知道,在这生门里,共有两个魂匠,其中一个正是眼前这个申公猫,因此就连这戌亥峰的峰主戌狗跟亥猪,在见到申公猫的时候,那也得客气一下。
  
  在李泽道装死的这数日时间里,有个曾经是他手下的人前来探望他这位曾经的老大,先是感情极深的问候了一番,表示鬼爷听说您已经离开了教导部了我实在舍不得你啊没有你我可怎么办才好啊。
  
  还替李泽道捏了一把冷汗表示鬼爷啊,听说你已经被安排去丹药部了?那你可得小心丹药部的部长猫爷了,你可别忘了你们之前还打赌过,猫爷赌输了在你面前丢了个大脸,你去丹药部,他肯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当然,这位部下并没有想说那所谓的打赌是什么玩意儿,李泽道自然也不会傻乎乎的多问。
  
  一开始,李泽道还很感动,心想这里好像也没那么冰冷,还是有一丝温暖的。
  
  就比如眼前这个丑陋的男人,他就极其的念及旧情,知道过来探望一下自己,你看他那表情,多诚恳啊。
  
  之后,这个丑陋的男人又相当不好意思的表示,鬼爷啊,猪爷对你关爱有加,你就帮我跟猪爷说说呗,就让我来顶替你的位置当这个教导部的部长。
  
  于是,李泽道心里那种好不容易才对这个地方所产生的那种希望很是干脆的又一次喂了狗了。
  
  现在,鬼面可以说彻底的落魄了,这只之前跟鬼面有间隙的猫,自是要冒出来踩上几脚了。
  
  “猫爷,是猪爷让我到这丹药部来的。”李泽道陪着笑,拱手说道。
  
  “笑?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申公猫冷哼,一步一步的靠近李泽道。
  
  李泽道赶紧将脸上的笑容尽数收敛,满脸谦卑的看着申公猫。
  
  申公猫走到李泽道跟前,那拥有锋利爪子的手轻轻的在李泽道那张脸上拍了拍,干脆的留下了几道血痕。
  
  “听说你现在改名了,叫无根废物?”申公猫满脸玩味。
  
  “是是是,小的无根废物,拜见猫爷。”李泽道更是谦卑了。
  
  这一刻,李泽道的脑子里涌起了之前早就已经涌起了无数次的无数的先烈的英雄事迹。
  
  他们在面对凶狠敌人时候依旧很好的表现出自己的气节,自己的那种可怕的忍耐力,自己的节操……自己此时被如此羞辱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申公猫阴恻恻的笑了起来:“啧啧啧,你还是贱啊,实在有损我女娲一族的威名啊。你既然已经是废物一个了,在也没办法为我女娲一族延续血脉大业作出自己的贡献,又有什么资格踏入我这丹药部呢?老子要是你,直接拿刀子把自己给捅死算了。”
  
  “是……猪爷让我来的。”李泽道极其卑微的说道,那独眼里有着惶恐。
  
  “那又如何?你以为搬出猪爷就可以吓唬到老子?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就算是猪爷,也得给老子几分脸面!”申公猫冷笑,那手继续羞辱般的抽李泽道的那张脸,他那猫爪子极其锋利,干脆的在李泽道脸上留下更多血痕了。
  
  “是是是……”李泽道唯唯诺诺。心想一定要找个时间,将只该死的猫那玩意儿彻底的废了。
  
  等等,是不是可以炼制出一种无药可救的毒丹出来?一旦服下此毒丹,便直接烂根,永无治愈的可能?
  
  李泽道愈发的觉得这个想法不错,断了他们的根,就等于解救了千千万万的神域女性了,解救了千千万万母的毒虫兽类,也就可以间接的减少他们的罪孽。
  
  “不过,看在你下场这么惨烈让老子心情相当舒坦的份上,老子可以给你一个进入这丹药部的机会。”申公猫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说。
  
  当然,这就是一个借口,主要是还是得给猪爷一点面子。
  
  “猫爷,您说,您说。”李泽道点头哈腰,“只要能让我进入这丹药部学习炼丹知识,无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呵呵,老子让你做什么你也得有能耐做才行啊,老子让你去让那狗怀上了,你做得到?”申公猫嘲讽道。
  
  “是是是……”
  
  “机会给你了,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申公猫说,“你这出去给老子带回十枚成熟的内丹,老子便让你进入这丹药部帮忙端茶倒水,否则那边凉快那边呆着去,少在老子面前晃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