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异界 四十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利库而得摇摇头,“但是比起赵思佳佳,你的名气还是太弱了,所以,我们将通过赵思佳佳的影响力,把你的势头造起来,也就是说,以后你跟赵思佳佳一起露脸的机会将会很多,也许,我们LIFENG公司还有可能为你们量身打造一部电影,总之,我们会尽一切能量去包装你,把你打造成功夫巨星。”
  
      这个计划在利库而得看来,是无比诱惑的条件,LIFENG公司从来没有花过这么大的代价去力捧一个新人。但这是LIFENG公司今年做的一个尝试,从直接和顶级明星签约,转到自己培养一个顶级明星的轨道上来。
  
      LIFENG公司想改变传统的商业代言方法,去培养属于自己的流量明星,这份计划可谓是整个行业里的一个创新,还没有哪家公司舍得花钱去自己培养出一个顶级流量明星,这在LIFENG公司内部也引起了众多的非议,但是最后董事长力排众议拍了板:“就是他了,庞小南,我们要把他做成大明星!”
  
      利库而得自然是了解过庞小南的背景,一个一穷二白的西部贫穷地区的乡下小子,摆在桌上的这份合同,能够直接改变庞小南的出身,令庞小南出入社会的上流阶层。
  
      但是让利库而得不明白的是,庞小南对这份合同不屑一顾,即使在他介绍完合同的大致内容后,庞小南依然是无动于衷,还是摆出那张人畜无害的脸蛋,静静的聆听。
  
      最后,庞小南终于开口了:“好的,谢谢你利库而得先生,我回去会仔细研究一下的。”说完庞小南就起身和利库而得握手。
  
      利库而得无奈的起身与庞小南握手,说:“希望你回去好好的看一下这份合同,机会不是常有的,尽快给我答复。”他从内衬的口袋里拿出名片盒,抽出一张名片交到了庞小南的手里,“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想好了打给我。”
  
      庞小南点点头,告辞转身离去,留下了大惑不解的利库而得,“马勒戈壁的,这小子什么来头,架子比大明星还大,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他竟然没有丝毫反应,是不是脑子锈掉了!”
  
      走在学校的林荫大道上,庞小南看了看太阳的高度,现在已经是下午5点左右,地面的热气开始慢慢消散,很多学生都下了课,三三两两的朝食堂走去,庞小南看了看手里的合同,不自觉的微笑了起来。
  
      不过参加了一场学校的格斗大赛,就被著名LIFENG公司给盯上了,庞小南心想:“这LIFENG公司有点眼力见,我现在没什么名气,他们培养起来轻松多了,估计这是一份卖身合同,只怕签了之后就没什么自由了。”
  
      庞小南考虑的并非合同的巨大价值,换做任何一个普通人,哪怕是赵思佳佳那样的国际巨星,都会对这份合同十分看重,但是庞小南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这些事情的重要性,远不是一份看似含金量很高的合同能够比拟的。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庞小南拿起手机一看,是王刚强。“教练,我师父已经派人来接你了,他的车就在1号教学楼的停车场,车牌是HMB0003,一辆黑色的奔马越野车。司机就站在车门旁边等你。”
  
      “知道了,你不去吗?”庞小南以为王刚强会跟他一起去。
  
      “师父没让我去,所以我就不去了。”其实王刚强是想跟去看看贝大军要和庞小南谈什么事情的,但是贝大军没让他去,他也不好死皮赖脸的跟着。
  
      庞小南腋下夹着合同,手里提着LIFENG公司的包装袋,里面还有几件LIFENG牌的衣服和他换下来的那套旧衣服,衣服虽旧,但却是他一直穿过来的贴身衣物,他还舍不得丢。他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朝停车场走去。
  
      远远的就看到那辆醒目的越野车,那是一辆体型庞大的车,车轮都比旁边的小车大上一倍,庞小南确认了一下车牌,跟车子旁边的戴着墨镜一身迷彩制服的司机打招呼:“你好,我是庞小南。”
  
      司机摘下墨镜,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庞小南,然后打开后座的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礼貌的说:“请上车,教练已经在等你了。”
  
      庞小南上了车,这个车的后座十分宽敞,里面的冷气早已开好,十分冻人,司机坐到了驾驶位,从前排两个座椅中间的小冰箱里拿出一瓶“777”牌凉茶,递给了庞小南,说:“喝杯凉茶去去火。”
  
      庞小南接过凉茶,说了声谢谢,就打开来往嘴里一灌,他确实渴了。
  
      司机发动了车子,往学校外面驶去,这个越野车虽然车身庞大,减震性能却非常好,坐在里面一点都感觉不到路面的震动,十分平稳。
  
      车子驶过繁华的市区,上了高速路,大约行驶了20分钟后在一个路口下了高速,驾驶上了一条柏油马路,路上的车子很少,渐渐的碰不到一辆车子。
  
      又过了10分钟,车子来到一处群山环保的看起来像营地的地方,入口四周是很高的围墙,只有一栋小小的平房拦住了入口,入口两旁是两个高大的荷枪实弹的战士,看到越野车驶过来,举手敬起了军礼,然后按了个遥控,拦在入口的伸缩门就打开了。
  
      车子驶入了营地,里面很空旷,庞小南摇下车窗看到时不时的有一些两三层的楼房立在路边,这个时候太阳快要落山,但是天还很亮,有许多穿着背心的壮汉在篮球场上打篮球,他们挥汗如雨,口里不时的发出一声吼叫。
  
      车子驶到了一个二层小楼的门前,停了下来,司机对庞小南说:“我们到了,我们教练就在里面等你,我带你进去。”
  
      两人下了车,司机领着庞小南上了2楼,来到一个包间前面,然后推开门,对庞小南说:“请进。”等庞小南进了门,司机就关上门,离开包间下了楼。
  
      庞小南一进门就看到贝大军坐在一张圆桌前,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手机上的内容,见到庞小南进来,贝大军起身招呼道:“等你很久了,随便坐吧。”然后拿起桌上的对讲机说了一句:“上菜吧。”
  
      庞小南随便坐了个位置,对贝大军说:“贝教练,你这请客也太神秘了,非得带我来这军营里吗?随便在华海市找个五星级酒店不是更好?”庞小南心想这军营里有什么吃的,肯定没有外面的酒店食材丰富。
  
      贝大军也不生气,笑着说:“我这里不是军营,这里是黑曼巴驻华海市的分部,虽然黑曼巴跟军方有不少交集,不过我们是独立的组织,还有,五星级酒店可未必有我这里的厨师手艺好,要知道,你坐的这个包房,曾经是接待过总统的。”
  
      庞小南环顾四周,这个包房的装修很精致,四周的墙壁粉的雪白,上面有两副字画,一幅字一幅画,吃饭的这张桌子,是实木的,黑红色的桌面上有点点的金色,庞小南抚摸了一下桌面,不禁大吃一惊,“是小叶紫檀!”
  
      小叶紫檀多产于热带、亚热带原始森林,质地坚硬,盘玩后色泽从红棕到紫黑色,变幻多样,纹理细密。紫檀有许多种类,紫檀生长速度缓慢,5年才一年轮,要800年以上才能成材,硬度为木材之首,非一般木材所能比。
  
      随着大家收入增加,生活改善,喜欢古典传统家具逐渐变成了一种时尚。紫檀家具变成中产阶级使用、收藏的宠儿。市场需求日盛一日,加上紫檀木已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禁止采伐,将步入象牙、犀牛角同样的保护行列,有关国家也严控出口。因此紫檀木的价格迅速攀升,市场价格已超过百万元每吨。
  
      在确定的红木树种中,紫檀为红木之首。紫檀坚实厚重,木质细腻,密度较大,棕眼较小,稳定性优,纹理漂亮,韧性好,耐雕琢,紫檀木色呈深紫,历来为皇室贵族家具专用木材,价格昂贵,居各木之首,被称为“帝王之木”。
  
      光是这张桌子,就至少要几十上百万的价钱,庞小南暗暗咋舌,看来这黑曼巴是土豪组织,不愧是全球最大的保安公司,每年肯定赚不少钱。
  
      庞小南也不废话,单刀直入道:“你请我吃饭,不单是吃个饭这么简单吧?有什么事直管说,比武的事我可不答应,我不是你的对手。”
  
      庞小南上次赢贝大军是使用的阴招,胜之不武,如果再比过,庞小南肯定不是贝大军的对手,贝大军的实力是武道高阶,他认真起来,2个庞小南都不是他的对手。
  
      贝大军哈哈大笑,叉着腰说:“你也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吗?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庞小南干笑了两声,望着窗外连绵的山景说:“我那次是不知道你的来历,我要是知道你是黑曼巴的总教练,当然,那时候我也不知道黑曼巴是什么组织,要是知道你这么大来头,我怎么敢跟你比武,也怪你那个徒弟太看得起我了。”
  
      “不过,”庞小南话锋一转,望向贝大军,“谢谢你不计前嫌,还请我吃饭,说吧,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
  
      这时候,包房的门开了,一个穿着绿色军队汗衫的厨子推了一个小车进来,小车的格子上都是热气腾腾的饭菜和点心,厨子一边把小车上的饭菜端到桌子上,一边对贝大军说:“教练,你要的饭菜都齐了,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
  
      贝大军说:“没有了,你出去吧,把门带上。”
  
      “是!”厨子推着车子出了房门,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贝大军问庞小南:“你喝酒吗?我这里可是有上等的佳酿。”
  
      “哦?”庞小南来了兴致,早听说军队里面的内供酒价值不菲,这黑曼巴虽然不是军队组织,但是以贝大军的身份,搞点特供的好酒应该不成问题,“什么好酒?”
  
      贝大军走到靠近房门的一个典雅的小柜子前,打开了柜门,拿出一支包着白纸的瓶子,然后回到了座位,举起瓶子对庞小南说:“这支琼台酒,已经存了20年了,我一直没舍得喝,怎么样?试试?”
  
      庞小南咽了下口水,一拍桌子道:“试试就试试!”他虽然不好酒,但是这么好的酒,不试试就可惜了。
  
      贝大军把包着瓶子的白纸撕掉,因为年代久远,那白纸有些泛黄了,撕开来是一个透明玻璃瓶,瓶子上的标签也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泛黄,上面写着“琼台酒”3个鲜红的大字。
  
      庞小南问:“这琼台酒我只听说过,好像是国酒吧。”
  
      因为在乡下长大,庞小南接触的都是乡下自酿的米酒,但是这琼台酒因为名声太大,或多或少他还是听说过一点,据说连乡长都没有机会喝到。
  
      贝大军点点头,说:“琼台酒可是华国最著名的白酒,这普通的琼台酒在外面都要上千块一瓶,因为产量少,现在炒到了几千块一瓶,但是我这瓶酒,可是琼台酒里面的老酒,有钱都买不到。”
  
      贝大军打开瓶盖,那浓浓的酒香立刻把整个房间都充溢开来,庞小南努力的吸吮了一下鼻子,大发感慨:“好酒就是好酒啊,好香!”
  
      接着,贝大军把酒倒入两个小巧的白酒杯中,大概是5钱的杯子,杯壁是青花瓷的图案,那白酒起了小小的酒花,煞是好看。
  
      贝大军端起一杯酒递给庞小南,庞小南小心翼翼的接住,贝大军又端起另外一杯酒,冲庞小南说:“来,先干一杯。”
  
      庞小南和贝大军碰杯,轻轻的只挨了一下,生怕酒洒出来,“照你的说法,这一杯酒就是好几百啊。”
  
      “管它多少钱,酒逢知己饮,喝!”贝大军一仰头,一杯酒就下了肚,庞小南也学他的样子,一饮而尽。
  
      那白酒一入口,庞小南就觉得如丝般柔顺,入喉也不辣,竟然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充溢在鼻中,这就是琼浆玉液的味道。
  
      “好酒!”庞小南由衷的感叹,他在乡下也去吃酒,那酒席上的酒不但辣喉而且刺鼻,跟这个琼台酒相比,简直就跟毒药一样。
  
      庞小南砸吧砸吧嘴,对贝大军说:“你这样舍得本钱,肯定是有什么事要让我做,现在酒也喝了,你就直说吧。”
  
      贝大军又给两人满上一杯酒,笑着说道:“酒先喝好,有什么事我们大把的时间。”
  
      庞小南朝椅子靠背一摊,眯缝着眼睛说:“不行,你这有点鸿门宴的味道,我要是喝醉了,到时胡乱答应了你什么东西,我可不认账。”
  
      贝大军端起了杯子,正色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你加入我们黑曼巴组织。”
  
      庞小南眨了眨眼睛,其实他有心理准备,但是还是不露声色道:“我加入黑曼巴?贝教练,我这么叫你没问题吧?我只是个学生,加入黑曼巴,你不怕砸了黑曼巴的名声吗?”
  
      庞小南在和贝大军比武之后,特意了解过黑曼巴,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安保组织,不但是担任了保卫华国总统的安全防卫工作,而且世界上但凡是重要的集会,都会有黑曼巴的身影,能够加入黑曼巴的人员,要么是各国退伍的特种兵,要么是武林宗师级别的人物。
  
      贝大军嘴角轻扬,说:“你不要怀疑,我就是让你加入黑曼巴,想来你对我们黑曼巴应该有所了解,能够加入我们组织的,都是功夫上的好手,当然,现在是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对武力值的要求没有那么严格,但是,我们筛选能够加入黑曼巴的成员,还是以武力值做参考,要知道,携带杀伤性武器并不是那么方便。”
  
      庞小南对贝大军的邀约有些意外,这和之前LIFENG公司的青睐又有些不同,LIFENG公司是看重了庞小南的商业价值,如果加入黑曼巴,意味着人家看重的是武力方面的真材实料。
  
      庞小南毫不忌讳的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作为一个保镖,最重要的不是功夫有多强悍吧,现在什么时代了,一把手枪比任何武林高手都厉害吧?”
  
      贝大军点点头,说:“你说的没错,功夫再好,也逃不开枪炮的威力,不过,很多时候,枪炮是派不上用场的,我打个比喻,你去参加一个宴会,你再大的牌面,我也不可能派一个武装部队去跟在你左右吧。”
  
      庞小南点点头,确实如此,就算是各国政要,参加重要的会晤,都不会明刀明枪,否则就显得自己太没有胆量了,很多时候,保镖的作用,就是防止意外的发生,这个意外,只会是藏在黑暗角落的意外,这就需要保镖的综合素质了。
  
      贝大军继续解释:“我们黑曼巴的作用,就是在神不知鬼不觉当中,防护当事人的安全,也就是说,你在新闻的画面上,是看不到黑曼巴的人存在的,只有当危险发生时,才能感觉到我们的人的作用。”
  
      庞小南有些好奇,说:“黑曼巴的保镖,我知道都是很优秀的战士,他们对危险的预判很重要,换句话说,他们的直觉,是决定了他们对保护对象的职责,但是像我这样的人,世界上大把,我一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二没有参军的履历,你就这么相信我,要我加入黑曼巴?”
  
      贝大军举着一杯酒很久,这是他不再犹豫,一饮而尽,然后监督庞小南说:“干了!”等庞小南喝完,他解释道:“你这个年轻人,不要扮猪吃老虎了,从我见你第一面起,我就知道你不简单!”
  
      庞小南皱了一下眉头,说:“怎么个不简单?”他自认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演技也是炉火纯青,怎么就在贝大军这里翻了船。
  
      贝大军再次跟两人倒上一杯酒,款款道来:“王刚强让我去教训你,我首先不以为然,不就是个功夫好点的同学吗?但是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不简单。”
  
      “何以见得?”庞小南很惭愧,自己一心想隐藏实力,可是在实力比自己高一等的贝大军前面,似乎无所遁形,他想知道原因。
  
      “第一,”贝大军夹了一块肥肉往自己嘴里送去,与常人不同,他喜欢吃肥肉,不塞牙缝,“你不怕我。你知不知道,我在黑曼巴,别人给我一个称号,叫黑阎王,不是我对部下训练有多狠,就是平时大家都觉得我的杀气很重,给人的压力比较大。”
  
      贝大军嚼着那块肥肉,一丝丝的清油冒出嘴唇,“去外面,很多人也觉得我的杀气很重,不自觉的对我有很大的惧怕,但是你初次见我,竟然没有半点怯场,这就比一般人要强上了很多,你不但不怕我,还对我有轻视的感觉。”
  
      贝大军久经沙场,对对手的感觉几乎神准,“就是这一点,你就比常人强了不少,加上你在和我比武的过程中,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还能对我进行反击,这就是匪夷所思了,你知道吗,我那招,几乎没有人能够逃脱。”
  
      贝大军想起那天的对决,还记忆犹新,“我掐住你的脖子,没有人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想到逃脱,都只想怎么认输,好少受伤害,你要知道,一个人脑部缺氧,是没有任何余力去想获胜的事情的,但你偏偏给了我一个意外,常人看来,你那一戳,似乎是本能的求生反应,但是我知道,你那是早有预谋的,任何人,在那种情境下,大脑缺氧的情境下,还能想到反击,很少,不,根本不可能,不客气的说,我久经沙场,我知道。”
  
      贝大军又夹了一块肉放到嘴里嚼起来,说,“还有,你戳我那一下,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你就是手里拿了一把刀,你也没有那么大的威力,我的腿部动脉被你贯穿,在那种情况下,在被我控制的情况下,你要达到这种效果,太难了,但是我感觉,你就是准备好的。”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