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1章祖神宫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陈扬摈弃一切杂念,开始熬体内的心火。
  
  这个过程非常艰难,首先要克服大恐怖。
  
  因为死亡的威胁是一直都在的,如果一旦害怕,心火燎原,那么就是必死无疑。
  
  克服大恐怖之后,还要有大定力。
  
  一个人被火烧在身上了还要镇定如山,这太难了。好在陈扬有足够的经验,这两项都难不倒他。最后还有一项就是坚信……要坚信一样东西很难的,因为未来是未知的。就像是一个人买入一支股票,不停下跌。每一次下跌都是对其意志的一种打击!
  
  陈扬此时就是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体内的心火开始熄灭。
  
  那些银色的液体与陈扬的血液开始完全融合。
  
  在陈扬面前的渊飞和剑奴也恢复到了平静状态。
  
  他们眼神呆滞,一动不动。
  
  陈扬刚要松一口气,接着,渊飞和剑奴忽然站了起来。
  
  陈扬微微一呆,他感觉到自己也想要站起来了。
  
  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拉扯他,让他站起来。
  
  陈扬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自己的银色液体与他们同源,但……这等于三个人中没有确定谁是老大。
  
  陈扬并不慌乱,他开始驱动脑域内强大的意志力。
  
  “坐下!”陈扬冲渊飞和剑奴喝道。
  
  渊飞与剑奴对视一眼,两人却不坐下,而是一直站着。
  
  这两人的意志是一致的。
  
  陈扬再次喝道:“坐下!”他忍住了想要站起的冲动。
  
  渊飞与剑奴的额头上出现涔涔汗水,他们在抵抗,而且抵抗的颇为吃力。
  
  忽然,他们眼中闪过怒意,却是朝陈扬出手了。
  
  “岂有此理!”陈扬大怒,他大手一挥。
  
  一股巨力撞击过去,渊飞与剑奴立刻远远的摔了出去。
  
  这两人伤势未愈,如何能在陈扬面前逞威呢?
  
  “他们虽然是傀儡,但却还有微弱的意识,所以才会和我对抗。”陈扬暗道:“若是等他们恢复了伤势,我岂不是要被他们杀死?”
  
  陈扬思来想去,却没有想到好的办法。最后,他拿出两枚宙力丹,将其改变形态。又在其中注入宙力印记。
  
  如此这般后,便来到了渊飞和剑奴面前。
  
  渊飞和剑奴从地上坐了起来,两人仇视的看向陈扬。
  
  陈扬目光森冷,首先拿出一枚宙力丹,道:“我不管你们听不听得懂,但如果你们胆敢再反抗我,下场就是我将你们杀了。这丹药是毒龙丹,一旦服食入体之后,我意念一动,你们的脑袋就会炸掉。”
  
  他说完就动了意念,那手中的一枚宙力丹顿时爆炸开来。
  
  陈扬以手指暗中传输强大的宙力到丹药里面,那丹药爆炸顿时产生了强大而恐怖的能量波。
  
  这股能量波震向陈扬时,陈扬以混沌罩化解。
  
  随后,陈扬二话不说将其中一枚宙力丹塞入到剑奴的耳朵里。
  
  那丹药直接从其耳朵进入剑奴的脑域之中。
  
  渊飞顿时色变。
  
  这种宙力印记其实很难起到作用,因为天下宙力为一体。陈扬修为又不比这两人强,印记进入其脑域后,便容易被对方同化。就算爆炸,也不会有多大损伤。
  
  此印记与当年的法力印记相比,差远了。
  
  好在眼前两人脑袋不大灵光,陈扬这般唬他们,问题不大。
  
  陈扬之所以只在剑奴的脑域里下丹,这是因为他怕给两人下丹,将来被发现是假丹的几率就变高了。
  
  那剑奴眼中闪过害怕之色。
  
  陈扬看向渊飞,道:“不要反抗我的意志,明白吗?”
  
  渊飞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陈扬,看的让人心里发毛,想要回避。
  
  陈扬也就冷冷看向渊飞……
  
  两人这般对视着。
  
  好半晌后,渊飞低下了头,说道:“是!”
  
  陈扬再次驱动意志,道:“站起来!”
  
  那渊飞与剑奴立刻就站了起来。
  
  陈扬也不说话了,直接在心中命令他们飞。
  
  这两人便也能感受到陈扬的命令,迅速腾空而飞。
  
  “哈哈,真是不错!”陈扬心中大为欢喜。
  
  这种命令是通过银色液体下达的,可以产生一种共鸣。
  
  银色液体就如信号器一样,可以发送信号。
  
  陈扬这时候对渊飞和剑奴的了解就更多了一些,他还需要做的就是了解他们的实力。
  
  甚至,他还想了解他们的过去。
  
  到底是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的。
  
  但这个问题注定是没办法得到回答的。
  
  眼下也不着急,他就一直待在这魔鬼星上。
  
  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一年里,陈扬一直在培养和渊飞还有剑奴的默契度。同时也对渊飞和剑奴的本事加以了解,乃至透彻。
  
  陈扬查出,这两人原本是本事厉害的人。但后来在被炼制成傀儡的时候,大脑受到了很大的损害。眼下,他们的智力已经只有四岁小孩不到的水平。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杀敌。
  
  两人的杀敌能力已经形成了一种肌肉反应,在之前的迪恩佐驱使下,他们可以做到忘记害怕,恐惧等等负面情绪,并且无惧疼痛,死亡。
  
  这是非常恐怖的一点。
  
  陈扬没有迪恩佐那么无情,他经常会放渊飞和剑奴出去玩。
  
  同时,也会陪他们玩。
  
  彼此之间的玩耍充满了童真。
  
  在陈扬没有启动杀敌意志之前,他们就是纯真的孩童,四岁的孩童。
  
  陈扬给他们好吃的,陪他们快乐的玩耍,久了,他们能说的话也就变多了。
  
  两人都喊陈扬为寒哥哥。
  
  陈扬不由唏嘘,觉得那迪恩佐也真不是什么好鸟,居然将这样两个高手变成了这个样子。
  
  经过这一年的相处,陈扬已经成为了他们最好的朋友。
  
  陈扬接而也会教他们其他的东西,在灵慧的经验里有一门龟息术。他教会了他们……这两人虽然智商受限,但学东西的智慧却是很高。
  
  陈扬要考虑的东西很多,他如今的身份也不好一直带两个傀儡在众人面前出现。
  
  所以,他要打造一个微缩空间让两人藏身进去。
  
  之后再让他们用龟息术进入假死的状态。接着,他将这两人吞入肚腹之中……
  
  如此就可做到隐蔽。
  
  只是这般对渊飞和剑奴来说也是有些残忍。
  
  他在心中暗道:“渊飞,剑奴,我眼下实力尚弱,所以还有诸多要委屈你们的地方。将来若等我强大起来,必然让你们堂堂正正的跟着我。而且,我也会想办法继续恢复你们的智力。”
  
  这种智力的损伤倒不是永不可逆,主要是因为渊飞和剑奴的修为到了这个地步。他们能够在修炼之中慢慢的修补受损的脑细胞。
  
  这个过程会极其的漫长,至少要五百年之久。
  
  所以他们需要陈扬的正确引导。
  
  但是即便有陈扬来引导,他们要恢复到正常的智力也是要一百年左右的时间。
  
  渊飞和剑奴若能为他服务一百年,这已经是足够了。所以,陈扬觉得自己应该给他们的报酬就是让他们恢复正常。
  
  时间过的很快,又两年过去了。
  
  陈扬一直就在这魔鬼星上和渊飞还有剑奴一起。
  
  这里很宁静,也没有外人来打扰。
  
  渊飞和剑奴也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他们彼此的感情很深,但却没有掺杂成年人的那种感情。在第二年的时候,陈扬当着渊飞的面解除了剑奴脑域里的丹药。他说道:“咱们拉钩,从此以后,我们三人都是最好的朋友咯。”
  
  那渊飞和剑奴便是欢喜无比。
  
  渊飞和剑奴多是一起到处玩耍,魔鬼星很大,他们到处驰骋。
  
  陈扬则是孜孜不倦的修炼,同时感悟天地,希望找到机会进入宙玄,更希望能够找到关于祖神宫殿的一丝线索。
  
  这一日,陈扬在夜晚盘膝入定的时候忽然隐隐感到冥冥之中有某种灵感出现。
  
  那是一闪而过的灵感,在脑域深处里出现一个画面。
  
  那画面是在深层次的地下岩层里,有一个黑色的铁盒子,那铁盒子只有拳头大小。
  
  铁盒子和岩层的颜色是一样的,极难发现。
  
  陈扬猛然睁眼。
  
  他兴奋起来:“是祖神宫殿吗?我修炼到这个地步断然不会出现幻觉。”
  
  只是,光有这一个画面也是找不到祖神宫殿的。
  
  陈扬再次入定。
  
  这一夜,无论他如何入定都没再感受到铁盒子的画面。
  
  “天劫师的气运果然是不同凡响,自从我成为天劫师之后,感觉就像是从前当天命者时一样。”陈扬暗暗道:“天劫师的气运和祖神息息相关,祖神和祖神宫殿更有直接的联系。那么我身为天劫师和祖神宫殿有联系也就不足为奇了。三百年来无人能找到祖神宫殿,我比这三百年来的人与众不同在什么地方?其有两点,一,我是天劫师。以前从未有天劫师来过这个地方。二,从来没人在这里静静待上三年……”
  
  每做一件大事之前,陈扬都会问自己。这个事情,大家都没做成功,凭什么我能成功?我优秀在什么地方?这是必须要想清楚的,如果想不清楚,最后也必然会和众生一样以失败收场。
  
  又一个月后,某个夜里,陈扬再次感应到了那个黑色的铁盒子。
  
  他这次保持了心情波澜不惊,于是那黑色铁盒子在脑域里足足维持了一分钟之久。
  
  一分钟后,画面再次消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