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三零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爹爹你说?”
  
      里正也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是的,难道自己还比不过一个小丫头,总归,自己也是一个文人。
  
      可,文人是文人,你能比的了鸾儿,要是比的了,就会去参加科考了,不说秀才科,来个明算也成啊。
  
      额,也许说酸儒酸儒,就是这类的人了。
  
      “听好了,鸡蛋,是鸡蛋娘亲下的鸡蛋,可小鸡呢,又是鸡蛋孵出来的,而鸡蛋的娘亲呢,也就是母鸡,那是小鸡长大的,问题就来了,是先有的鸡蛋,还是先有的鸡。”
  
      “先有的鸡蛋,这不,鸡蛋孵鸡,小鸡长大了就成了母鸡,然后下蛋,额,好像不对哈,郎君,这个,真不明白的。”
  
      “我也是这个想法,说不清楚,就跟他们研究的天边是什么一样,是啊,我们就算是住在球上,我们可以给设定边,可,这天,还是需要有边的,可,这边是什么,真是深渊,或者是一堵打不通的墙壁,甚至是不周山?”
  
      “好了,不要想了,再想,就掉到糊涂盆里面去了,有些问题,不能当问题来解决的,要当哲学来解决。”
  
      “嘻嘻,先有蛋,还是先有鸡,姐姐,你说,是先有男人呢,还是先有女人。”
  
      “去,你这丫头,乱说什么,好好听着,有需要记录的,就赶紧记录下来。”
  
      “放心好了,郎君,还有公主,不会限制我们交谈的。”
  
      后面,几个女子坐在一辆敞篷马车上,在嬉闹着,不过手上却不闲着,不时的会记录一些要点,有的,需要到时候补充,有的呢,就是一个要点,如,先有蛋,还是先有鸡?
  
      这就够了,不够?
  
      “注,郎君的问题,没有答案,当做哲学来考虑。”
  
      “郎君,不能用生物学么,你们家是这么叫的吧?”
  
      生物学,额,是养猪养鸡什么的,给起的一个名字,至于是不是学科,先这么称呼着好了。
  
      “不能,没法解释,本来,就是一个矛盾的问题,先有谁,都成立,就是因为都成立,才会不成立的。”
  
      “会不会是上帝天老爷造的?”
  
      “天老爷是谁造的,天生地养,那天跟地,又是谁造的?”
  
      额!
  
      ………………
  
      “好了,不要考虑了,再多考虑,会出几个有毛病的人,记住了,以后也不要考虑了,可以当做笑话来看,但是就是不能当成严肃问题来对待,因为他没有答案,除非到天老爷为止,可此时,你们好像不是那么的敬畏。”
  
      大唐啊,真正的敬畏心,还是没有形成的,要不然,也不会有三藏取经了。
  
      “还真是,这要想下去,我这心啊,都要爆了,啊,不对,应该是脑子,郎君,这人想事情,真的是用脑袋想的么,而不是用心在想,可为啥老是说,你要用心啊,用心啊,这不是用心想么。”
  
      “这个,没法试验给你看,人割掉脑袋就不能活了,就是把心挖出来,也不能活了,所以,没法试验,就是动物,同样不能割脑袋,挖心的,这个试验论调不成功,不过,你可以用劲拍打一下动物的脑袋,不要用人试验,就知道了,会是什么现象。”
  
      几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顺着路走着。
  
      “你给我回来,回来,小心我被扣分了。”
  
      突然,一个妇人从马的前面跑了过去,正在追一张握起来的草纸,是被风吹着走的。
  
      “你,站住,刚才是怎么了?”
  
      “里正啊,我正在追垃圾呢,刚刚我在兜里掏东西,竟然把这团纸带出来了,这不,要追么,还需要继续使用呢,好了,里正,不跟你说了,它停下来,你不会扣我的分吧?”
  
      这妇人有些担心。
  
      “不会的,你继续追吧,如果不追,才会扣你的分的。”
  
      看这妇人的服装样式,很普通的常服样式,额,前世的常服,此时的劳动服装,嗯,就是这么一个解释法,标准的服装样式,还是斜襟的长袍样式的,自然也有短打的,不过呢,此时,还真没法说哪个是标准的服饰了,怎么方便怎么来,就像这里正,也是常服样式,因为不能表现出官的意思,就自己给自己来了一个碧色袖标。
  
      说起袖标来,杨乔就又想到了袖标,也许,该把这个东西给拿出来了,很好玩的。
  
      “你这样,跟你这个碧色袖标一样,再做一个红色的,上面用黄颜色绣上两个字,里正,就放在这碧色的上面就成了,而这碧色呢,也来一个九品好了。”
  
      “郎君,需要这么张扬么?”
  
      “不张扬,不张扬,而且,你这里是不是有值班的人员?”
  
      “值班的,你是说巡街的是吧,有啊?”
  
      “也给他们发一个红色的袖标,上面写着执勤两个字,只要是执勤的,都要带袖标,红色,黑字,只有你的是用黄字,到时候还要看陛下的意思了,这个黄色,不让用的话,再看用什么颜色吧。”
  
      “郎君,这样,有意思么?”
  
      “意思,是没有意思,可你这碧色的袖标不也是有了么,然后,给来一个正式的袖标,也是可以的,表示很正规,你看,我们执勤的,都有袖标。”
  
      额,其实,不用袖标,都看的出来,只要是执勤的,都会携带着一个鞭子,就是那种半软的短鞭子,然后,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哨子,嗯,这鞭子,可是制式装备,没有执勤,是不能携带的,主要是打人很痛的。
  
      “袖标啊,那衣服呢?”
  
      “这还用说么,就是你穿的这种样式,你为啥要穿这种样式的?”
  
      “方便啊,就是宝宝也能很好的穿起来这样的衣服,就是扣子,宝宝也能扣上,可不是别的衣服,不说宝宝了,就是成年人都不一定能够穿起来,还要有人辅助,可我们这村子里,有几家能够养的起丫鬟随从的。”
  
      这个,里正眨眼之间变成愤青了,而且愤的是衣服,怪不得用袖标呢,不会穿啊,或者是说,没有人服侍。
  
      “成,那就定下来,执勤,必须穿新式常服,嗯,要记住,这叫做新式常服,有明兜,有暗兜之分,这个,你自己研究,该怎么穿,这兜该怎么设计。”
  
      “郎君,你是说用兜子表示身份问题?”
  
      “你这么认为也成,总归,朝廷有想法,我们跟着朝廷走就好了,怎么,你还有意见是怎么着。”
  
      “应该算是有点意见吧!”
  
      那个,你是不是看着我好说话,这什么话都能够说出来的。
  
      “为啥商人不能穿绸缎?”
  
      自然了,规矩是规矩,可要求就没有那么严格了,抓住了,这是一个规矩,不抓,就当没有看见了。
  
      “商人,跟做好事,能够统一起来么?”
  
      “我也有一部分自己的产业,如果没有利益的话,我是不会付出的,要是什么都需要我付出,那么,我挣多少算够数呢?”
  
      好像,他不算是酸儒?
  
      “郎君是不是认为我不像酸儒,我本来就不是酸儒,可,那科考,我真的也不成的,本来,这学习就是一个半吊子的,嗯,因为脑子活,所以,欺负酸儒,算是正常的,而且,你看周边,有几个不是酸儒的。”
  
      “你这认识倒是明白。”
  
      所谓酸儒,或者应该说算是呆板吧,只有呆板,才能学到东西,额,不要跟天才比,也不要跟人才比,那总归算是少数。
  
      “你有这个认识是对的,商人,就是逐利的,无利不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