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 终极杀器 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恭喜新贵公子大佬晋升盟主,成为秉笔大珰。
  
  ……
  
  不会干活的读书人,不是好知识分子,更不可能成为一个好官。
  
  公公做事,从来不是心血来潮,这学习班的举办也不是为了折腾这些东林师生。
  
  他是有深意的。
  
  看似平凡的一小步,却是公公政治智慧的结晶。
  
  无论历史将人类导向何处,我们…公公选择希望。
  
  演讲这东西是很有瘾的,一旦上了瘾,就停不下来。
  
  公公的情绪明显高昂,他要借老茧来告诉众师生一个真理。
  
  “不干活的人是不知道干活者的辛苦,不懂干活的人也永远不知道如何干好活…就像你们手中的老茧,倘若你们不曾如此劳动过,这老茧会生在你们手中么?倘若你们不曾经历这般辛苦,又怎知百姓不易呢…”
  
  公公口沫横飞,涂一臻的胳膊则在颤抖,不是累的酸的,而是因为此刻举着他胳膊的乃是魏公。
  
  “做百姓不容易,做官更不容易。只有切身体会百姓的辛苦,你们才能知道如何当官,如何当一个好官…从百姓中来,到百姓中去,这是咱家琢磨出的一个浅薄道理…但道理虽浅,可意义非凡!”
  
  公公的音调提高不少,这一段可是他老人家理论的基础,必须着重才好。
  
  “尔等同志都是读书人,也有很多是有功名在身的,说起来你们的才学比咱强,甚至远超咱万倍…但咱还是要对你们说,只有懂得从百姓中来,到百姓中去这个道理,你们才能真正成为我大明朝的中流砥柱!”
  
  说完,公公殷切的目光将师生们一个个看了过去,哪怕只停留不到一秒钟,也绝不遗漏一个。
  
  “公公的教诲,我等铭记于心!”
  
  黄尊素由衷说道,他于《魏公良臣文集》钻研颇深,研究的越深,越觉书中道理至大。
  
  很多道理,又和圣人所言相合,但与圣人所言相比,却又是那么的贴近现实。套用书中一句话,那便是接地气啊。
  
  公公则是不以为然,摆手道:“咱能有什么教诲,哪用你们铭记于心,只要你们能记住一二就好了…咱说过,你们的才学比咱强啊,所以,咱们要互相学习…学习嘛,既能增长自身见识,也能强国…”
  
  涂一臻不能再叫黄尊素抢先了,立时握拳高呼:“学习强国!”
  
  “学习强国!”
  
  在各正副组长的带领下,众师生情绪均被带动,纷纷高呼起来。
  
  “好,好,狗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温故而知新,大家的态度咱看在眼里,咱很欢喜啊。”
  
  公公拉着涂一臻走到师生当中,这可把护卫的番子们紧张的不得了,却不敢上前强行隔离,或将魏公公劝出来,只能硬着头皮也跟了进去。
  
  人贴人,场面十分热烈。
  
  公公于人群当中与师生们亲切交谈着,人群时不时的笑声盈盈。
  
  不远处的高攀龙见了,恨声与声边的艾允仪、顾大章等人说道:“这魏阉,惯会做戏,却任他如何掩饰虚伪,终究不过拉拢二字。”
  
  “拉拢圣贤子弟之心,将圣贤子弟与百姓同论,无分贵贱,其心可诛。”
  
  顾大章绝不认同魏阉所言,做百姓能与做官相提并论么。
  
  圣人云,百姓为民,官者为牧,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若做官与做百姓无有分别,岂不人人都可做官牧民么。那还要读书人干什么,还要圣人道理干什么。
  
  若依了这魏阉把戏,岂不科举都不要了,要做官者,到他这学习班来吃苦干活就可了?
  
  “魏阉这是自比圣人,其志不小。”艾允仪冷笑一声。
  
  高攀龙和顾大章对视一眼,目中均是警惕之意。
  
  公公正忙着与师生畅谈,无暇理会“顽固派”的诋毁。一生员见魏公公如此亲切,且对他们以同志相称,不禁大着胆子道:“魏公公,我心中始终有一困惑,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
  
  公公笑容灿烂,“咱今天来这,便是与你们讨论的,不管什么困惑,什么问题,大家都可以提。只要咱能解答的,必答之。若咱不能解答的,也会上书陛下,请陛下答之。不过,若陛下也不知道,那咱就真没办法了。三个诸葛亮是胜过臭皮匠,可陛下要知道他连臭皮匠都不如,那肯定是龙颜要大怒了。”
  
  众师生听后,先是群体一愣,继而哄笑起来,尔后更觉魏公公可亲,连天子都要打趣,这魏公公未免也太…有趣了些。
  
  自本朝天子登基以来,民间于天子议论之多早数十年,莫说打趣,就是痛骂也无事。那天子于宫中好好的,都有无数奏疏来骂他,理都理不过来,哪有闲心和民间计较呢。
  
  公公敢开万历的玩笑,便是仗着此点。
  
  皇爷这人,好胸怀。
  
  那生员受到鼓舞,将自己的问题说了出来,他道:“学生的问题是,难道做官真要先劳动么?”
  
  周边人听了这问题,顿时看向魏公公,显然,他们内心之中对于做官和劳动直接挂钩,还是有不同意见的。
  
  “这个问题提的好啊。圣人说有教无类,咱这里比不得圣人,但咱说,劳动最光荣。为什么呢?因为只有劳动才能创造价值。”
  
  理论这东西,最是公公擅长的,因为他可以把不相干的东西揉合在一处,把面前这些东林师生哄的团团转。
  
  有人问了:“何为价值?”
  
  公公耐心答道:“便是你的吃穿用住,便是那油盐米醋,便是那纸笔油墨,便是那胭脂水粉,便是那楼宇廊阁…这些,不都是劳动所得么,如果不曾劳动,这些会有么?”
  
  众师生听后,纷纷点头。
  
  这半年时光,他们可不但但是搬砖,还参与了修路盖房子,是而对劳动价值的体会有着深刻认知。
  
  先前那生员又问道:“那劳动与做官有何直接联系?”
  
  “官者,治民也。民者,劳动也。想要做个好官,必先知劳动为何,且身体力行,如此,便可知百姓劳动之分寸,知百姓劳动之成果,知百姓生活之不易。这些都知了,你们说,这官当得好么?”
  
  公公语重心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