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两百二十九章 上船容易,下船难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疯子心里乐开花,但嘴上却义正言辞的怒道:“什么帮不帮的,说这话就是看不起我们,咋们是兄弟嘛,既然是兄弟,有好东西,当然要一切分享。”
  “对对对。”
  “是兔爷的错,太见外。”
  小兔子连连点头。
  ”这才对嘛!“
  疯子拧着酒坛,贼笑道:“来来来,走一个。”
  “走一个,走一个。”
  小兔子哈哈一笑,两人碰了下酒坛,便仰头狂饮起来。
  秦飞扬嘴角一搐,这喝酒怎么就跟喝水一样,不难受吗?
  小兔子喝完,回味无穷的舔了舔嘴,看着秦飞扬问道:“你不喝吗?”
  “刚刚尝过。”
  秦飞扬一笑。
  “这等神酿,你就只是尝一尝?”
  “一看就知道,你这人没劲,还是这小疯子合兔爷胃口。”
  小兔子摇了摇头,又看向疯子呲牙笑道:“小疯子,再走一个。”
  “好的。”
  疯子嘿嘿一笑,得意的瞧了眼秦飞扬,好像是在说,看到没有,喝酒才是套近乎的捷径。
  一人一兔喝的是很开心,不过很快酒坛就见底了。
  “你们好像还没有正面回答兔爷的问题吧?这玄武神酿到底还有多少?”
  小兔子瞧了眼酒坛,就剩下最后一点垫底的了。
  “这个吧,有肯定还是有的……”
  秦飞扬点头,但神色变得有些为难。
  “怎么?”
  小兔子狐疑的看着他。
  “刚才也说过,这是刚刚酿造出来,并且是新配方,新品种……”
  “你这么爱喝酒,那肯定也知道,要酿造出这样的神酿,不但费工夫,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所以,我这里也不多,总共就只有十坛,现在你们两个一人喝了一坛,那就只剩下八坛了。”
  有句话说得好,物以稀为贵。
  要是一下就拿出个百八十坛,那还有什么价值?
  “就这么点啊!”
  小兔子闻言一脸失望。
  “没办法,毕竟是神酿嘛!”
  秦飞扬无奈一笑。
  “也有道理,神酿不好酿造。”
  “行吧,你就把剩下的八坛给兔爷,兔爷省着点喝,等这八坛喝完了,估计下一批你也酿造出来了。”
  小兔子道。
  “行。”
  秦飞扬爽快的点头,取出八坛玄武神酿,摆在小兔子面前。
  “这可都是价值连城啊!”
  小兔子目露精光。
  疯子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兔爷,你看今天这么高兴,要不我们拜个把子吧!”
  “拜把子?”
  小兔子一愣。
  秦飞扬也是一脸错愕,这家伙也真会闹,拜把子都扯了出来。
  “对啊!”
  疯子凑到小兔子耳边,低声道:“兔爷,你是不知道,老秦这人贼小气,平时让他拔一根毛都舍不得,但要是我们拜了把子,成了结义兄弟,那你以后再找他要玄武神酿,他好意思不给你?”
  “这样啊!”
  小兔子恍然大悟,认真的打量了眼秦飞扬,随即狐疑道:“不对呀,上次他不是很干脆就给我那么多天仙醉?”
  “上次那是没办法啊,他要不给,你会放他走?”
  “再说,天仙醉能跟这玄武神酿比吗?”
  疯子贼兮兮的笑道。
  “也对。”
  小兔子点头。
  “你们在咕哝什么?”
  秦飞扬狐疑的看着他们。
  “没什么,没什么?”
  疯子摆手,低笑道:“兔爷,你觉得我这个主意怎么样?”
  “不错。”
  小兔子想了想,点头大笑,看着秦飞扬道:“那秦飞扬,我们今天就歃血为盟,结拜成兄弟。”
  “啥玩意?”
  秦飞扬错愕。
  居然还真的答应了?
  疯子这家伙究竟对它说了些什么?
  “怎么?”
  “你还不乐意?”
  小兔子眉头一皱。
  “没有没有,这是我的荣幸。”
  秦飞扬连忙摆手。
  “那就成了。”
  小兔子豪气的一挥爪子,掀开一坛玄武神酿,随后划破爪子,一滴滴鲜血滴落了进去。
  疯子看着还杵着那的秦飞扬,暗道:“还不快点!”
  秦飞扬苦笑,怎么感觉有些幼稚呢?
  不过,还是依样画葫芦,划破手腕,滴了一些血在酒里面。
  “那现在就开始了,今天我们三个歃血为誓,结为异姓兄弟,今后死生相托,福祸相依,患难相扶,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疯子跪在地上,对着苍穹吼道。
  “还真是来劲了。”
  秦飞扬无语,也照做,并念了一遍。
  “我说,这个……死生相托,福祸相依,患难相扶,没啥问题,但这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兔爷是不是有点吃亏?”
  小兔子看着两人。
  “你吃什么亏啊?”
  “我们两个都比你年轻,真正的吃亏是我们才对吧!”
  疯子瘪嘴。
  “少来,就兔爷的实力和地位,谁敢来动兔爷?”
  “不吹牛,兔爷我想死都难。”
  “可你们两个,就这点修为,保不住哪天突然嗝屁。”
  小兔子冷哼。
  “你有意思吗?”
  “还说老秦没劲,我看你没劲才对吧!”
  “况且,就我们两个的天赋,当你的兄弟,也不算给你丢脸吧!”
  疯子恼道。
  “你们的天赋……”
  小兔子沉吟了下,点头道:“倒也确实不会兔爷我丢脸,行吧,歃血为盟,死生相托,福祸相依,患难相扶,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这才对嘛,让我们喝完这坛神酿,今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疯子大笑,抱起酒坛,刚要放在嘴角,忽然咧嘴一笑,递到小兔子面前,嘿嘿笑道:“大哥,你先请。”
  “算你还懂点规矩。”
  小兔子白了眼他,接过酒坛便牛饮起来。
  看这架势,是打算一口气喝完,疯子连忙吼道:“大哥,你给我们留一点啊!”
  小兔子充耳不闻,喝得只剩下最后一点的时候,才心满意足的将酒坛扔给疯子。
  “我靠,这还不够我们塞牙缝好吗?”
  疯子接过酒坛,看着里面就剩下最后一口,脸上满是郁闷。
  “不喝你还给兔爷。”
  小兔子抬起爪子就要去抢。
  疯子连忙后退两步,仰头一口就把剩下的全喝了,随后就扔给秦飞扬,道:“还有一点点,别浪费。”
  秦飞扬接过酒坛,脸上满是苦笑。
  还真是就剩下一点点,估计也就能倒出两三滴那样子。
  好吧!
  这也算为他省事了,抬起头,等了半天,那两三滴才滑落下来,落入嘴里。
  “现在就是兄弟了。”
  疯子嘿嘿一笑,看着小兔子道:“毫无疑问,你肯定是大哥,而我,比老秦年长不少,那我就当老二吧,老秦,你最小,当老三。”
  “行。”
  秦飞扬点头。
  “大哥,既然结拜了,那你是不是得给我们这两个弟弟,准备点见面礼?”
  疯子当下就开始蹬鼻子上脸了。
  “呃!”
  小兔子错愕,古怪的看着疯子,道:“我怎么感觉,好像被你套路了?”
  “大哥,这什么话?”
  “我们是兄弟,情真意挚,怎么会来套路你呢?”
  “你看吧,我们两个虽然天赋还可以,但现在的修为太弱啊,万一哪天被人狠虐一顿,那不是丢大哥你的脸吗?”
  “所以啊,我的意思是,送我们几件神物,让我们防身用,你放心,我们一定努力修炼,争取不给你丢脸。”
  疯子先是一副悲伤惆怅的样子,然后又是拍着胸脯子,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现在就只有一个词语来形容他,我见犹怜啊!
  “也是。”
  “你们被虐了倒无所谓,但兔爷丢不起这个人。”
  小兔子点头。
  “可不就是嘛!”
  “我们也不贪心,随便来个百八十件至尊级逆天神物就行。”
  疯子嘿嘿直笑。
  秦飞扬听到这话,嘴角狠狠一抽,百八十件至尊级逆天神物?这家伙居然也敢开口。
  小兔子额头上也是冒出一排排黑线,这混蛋小子,真是想一巴掌呼去,淡淡道:“别说百八十件,即便只是一件,兔爷也不会给你们。”
  “大哥,你不能这样啊,咋们可是兄弟啊!”
  疯子顿时一脸伤心的嚎叫起来。
  “打住,打住!”
  小兔子连忙挥着爪子,恼道:“听我说完行吗?”
  疯子微微一愣,点头道:“行行行。”
  “至尊级逆天神物,有个一两件就行了,太多了也没什么作用,毕竟主宰境,重点还是对法则奥义的领悟。”
  小兔子道。
  “大哥,你这是打算给我们几种法则之力的传承吗?”
  疯子神色惊疑的看着小兔子,没等小兔子开口,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呼道:“果然是亲大哥啊,出手阔气,大哥,谢谢谢谢。”
  “滚!”
  小兔子脸色漆黑,一爪子拍去,疯子当下一声惨叫,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秦飞扬无奈的摇头。
  这小疯子,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极品了?
  “我发现啊,真是被你们拖上贼船了。”
  小兔子瞥了眼秦飞扬,恼怒不已。
  “咳咳!”
  “大哥,即便是贼船,你也已经上了啊,上船容易,下船难啊!”
  秦飞扬一笑。
  “好吧,是兔爷我太天真,摊上你们这两个麻烦。”
  小兔子无奈一叹。
  疯子这时又屁颠屁颠的跑回来,嘿嘿笑道:“大哥,你不用自责,打是情骂是爱,你打我,那说明你爱我。”
  “你从哪里看到我自责了?”。
  小兔子顿时青筋暴跳,瞋目切齿的怒吼起来。
  还爱你?能再肉麻一点?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