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监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杨向冲踅摸着李中易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此乃圣人经常把玩之物。⊙頂點小說,”眼巴巴的盯着李中易捏在手上的紫金腰牌。
  
      李中易不动声色的看着杨向冲,这位杨内使在这个时候,突然说出了令人惊讶的内幕,显然,他是想提醒李中易,此非人臣应得之物。
  
      “君父所赐之物,人臣莫敢辞也。”李中易装作没听懂杨向冲的提醒之意,直搬出大道理,堵得这位杨内使哑口无言。
  
      事君如父,乃是儒门弟子一直推崇的礼法,李中易站住了大原则,谁都说不出半个不字。
  
      实际上,柴荣所赐的这面紫金腰牌,如果没有自由出入皇宫的权力,李中易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推辞出去。
  
      变乱骤然生于宫闱之中,祸患起于萧墙之内,到了关键时刻,李中易有资格进宫,和被关在宫门之外,完全可能产生迥然不同的后果。‘
  
      客观的说,柴荣如果不死,包括赵老二在内的所有人,都不可能有觊觎皇位的野心。
  
      一旦强君雄主逝去,主少国疑,正是野心家们下手的好时机。
  
      李中易见杨向冲不再吱声,就笑着说:“杨内使,拜托你,盘点下各类搬进庆寿宫的药材,如有疏漏,影响到了两位殿下的康复,你我二人可是百死莫赎。”
  
      杨向冲心头猛的一凛,李中易说的一点没错,如果连药材都不齐全,只要出了事,就是掉脑袋的大事。
  
      柴荣把如此重要的守护任务交到了杨向冲的手上。显然,是对他的莫大信任。
  
      别人可能不清楚。杨向冲心里却异常明白,柴荣的膝下。目前在世的皇子一共有四位,除了柴宗训之外,另外三位皇子分别是杜贵妃和秦贵妃所生。
  
      杜贵妃和秦贵妃,都是南边唐国的李姓国主所送的大美人儿,她们平日里倒也有宠。
  
      不过,在杨向冲看来,正因为两位贵妃出身不正,所以,将来接掌大位的。只可能是圣人的嫡四子,梁王殿下。
  
      圣人虽然尚未立储,可是,宫里宫外的明眼人都心里有数,梁王殿下等上太子之位,不过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杨向冲能够获得柴荣的信任,他的政治敏感感,还是异常敏锐的。
  
      所以,经过李中易的提醒之后。杨向冲马不停蹄的赶去尚药局,他打算一样一样的清点库里的珍稀药材。
  
      等杨向冲走后,李中易顺手指着一个小太监,硬逼着他带路去见柴荣。
  
      柴荣得知李中易在殿外求见。他板着脸,将手里的玉钺凭空挥出一条完美的弧线,轻轻的劈砍在了御案之上。
  
      “叫他进来吧。”柴荣忽然站起身子。吩咐进来通禀的内侍。
  
      “臣李中易拜见陛下。”李中易进殿后,没看见柴荣的身影。左右仔细的一打量,却见柴荣伫立于窗边。眯起两眼,仰望着北方的湛蓝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无咎,你说说看,朕的臣子们,要那么多的田地,做什么?”
  
      出乎李中易的意料之外,柴荣不仅没有叫他起身,反而抢在他的前面,问出了令人惊恐的要命话题。
  
      陛见的礼仪,是极其严格的,在柴荣没有明确表示免礼之前,李中易只能一直深度的弯着腰。
  
      李中易略微一想,并没有直接回答柴荣的问题,而是解释了来意,“陛下,国之重宝,微臣不敢受赏。”
  
      大臣们侵占田地,不过是经济问题罢了,李中易的当务之急,是要把已经到手的那块紫金腰牌,充分洗白。
  
      刚才,就在杨向冲提醒之前,李中易其实早就打定了主意,即使他非常想要这块腰牌,也必须在柴荣的面前,竭力推托。
  
      不管柴荣的存心试探,还是真心诚意的赏赐,李中易都必须亲自前来表明谨守人臣本分的鲜明态度。
  
      分清楚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站到正确的队伍中来,这一直是李中易混迹于权贵圈子,能够不断飞黄腾达的法宝之一。
  
      “李无咎,你不必多虑,朕知道你的担忧。就在刚才,朕已经下了手诏,赐你的腰牌,可以随时出入梁王府。”
  
      如果不是柴荣的提醒,李中易差点就忘了他的一个头衔:太子少保!
  
      柴荣虽然没有明说,意思却很清楚,李中易和狗娃父子俩,都是已经在群臣之中挂了号的梁王一派。
  
      这一次,柴荣处理的手法,令李中易很难找到借口予以拒绝。
  
      太子少保,乃是东宫之师,实权不大,地位却异常崇高。
  
      傻子都知道,太子的老师,只要不是犯了谋反的重罪,在新君登基之时,基本上都会获得重用。
  
      柴荣利用间接的暗示,挑明了告诉李中易,柴宗训就是未来的太子爷,他和柴宗训已是一荣俱荣的关系。
  
      嘿嘿,太子的老师既然是举世罕见的神医,太子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李中易不被群臣的口水淹死,才是咄咄怪事。
  
      “臣诚惶诚恐……”李中易不可能傻到满口答应下来,必要的过场还是需要走一遭的。
  
      柴荣摆着手说:“李无咎,六哥儿年纪也不小了,他这个开封府尹,以后就跟着你学习处理政军事务。”
  
      李中易微微一楞,柴宗训这个准太子爷,今年不过区区七岁而已。按照皇家的规矩,不是应该延请名师硕儒,教导成才么?
  
      柴老大,柴老大,你究竟闹的是哪一出?你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啥药呢?
  
      李中易确实想不太明白,他根本就不需要装腔作势,脸上的惊容,已经十分明显。
  
      “朕不想再等了,打算等六哥儿病体康健之后,就要起兵北伐,收复被北虏抢去的大好河山。”柴荣的语调,不疾不徐,显然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李中易一听就明白了,柴荣要出去打天下,担心出现意外的变故,所以,想正式立柴宗训为太子,把他留在开封城中监国。
  
      咳,太子监国原本十分正常,可是,为何偏偏要年幼还无法正式理事的柴宗训,驻扎到开封府衙里办公呢?
  
      “陛下,事关国本,臣不敢奉诏。”李中易脑子里电光石火的擦出剧烈火花,他李某人何德何能,竟有资格扶持太子在京师监国?(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