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4章 班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李中易确实是个好色之徒,不过,他是个极有品味的好色之徒!
  
      大周氏在拉扯之中,被扯破了褙裙,李中易只是露出了会心的一笑,却再无下文了。
  
      毕竟,张三正虽然是一片好意,成心想给李中易创造出接近大周氏的机会。然而,李中易却不打算现在就去接触大周氏。
  
      再怎么说,大周氏不仅仅是人妇,并且,她还是亡国之君的老婆。李中易的脸皮再厚,也不打算用强迫的手段,迫使大周氏就范。
  
      怎么说呢,小周氏此时应该已经到了开封,她才是李中易曾经的聘妻。
  
      只是阴差阳错之下,因柴荣许婚,答应将柴玉娘嫁给李中易,周宗这才有了毁婚约之举。
  
      时间多的是,反正大周氏和小周氏,都已经落入了网中,啥时候将大周氏一口吞掉,就要看李中易私下里使出的手段了。
  
      等李中易批阅完毕手头积压的公文之后,他叫上张三正,在张三正的陪同之下,一起去看望李煜。
  
      李中易到的时候,大周氏正坐在李煜的榻旁,低泣垂泪,一副茫然无助的可怜模样。
  
      张三正见大周氏依然坐着垂泪,他当即轻咳一声,沉声道:“皇上驾到!”
  
      大周氏猛一抬头,见李中易已经到了床边,这才慌忙起身,深深的蹲身行礼。
  
      “妾拜见皇上。”大周氏尽管仪容不整,却依然遮掩不住那绝代的芳华。
  
      李中易深吸了口气,摆了摆手,淡淡的说:“罢了。朕来看看李煜。”
  
      大周氏慌忙退到了一边,李中易走近榻旁,定神一看,却见李煜的脸色一片蜡黄,嘴唇俨然已经开裂。
  
      张三正搬来锦凳,李中易坐下后,顺势替李煜把了脉。从脉相上看,李煜显然是风寒未愈,又闻林仁肇率军投蜀的噩耗,心理上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病情持续加重了。
  
      如果不是李中易亲自出手,李煜的病情肯定会持续性的加重,终至不治。
  
      这就说明,大周氏虽然是人妇,却也是眼光独到的女子。不然的话,她不可能主动求到李中易的跟前。
  
      “病情颇有些凶险,朕开几副药,马上煎好给他喝下去,一日三副,连服三日。记住了,服药之后,必须蒙头大睡,发汗越多,越容易痊愈。”李中易提笔写药方,一边写一边仔细的叮嘱大周氏。
  
      大周氏频频点头,连声道谢,一双妙目却红的像兔子一般。
  
      李中易看着有些窝心,随便找了个借口,便迈步出了偏殿。
  
      大周氏对李煜的一片痴情,令李中易颇有些不爽。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李中易更加下定了决心,不把大周氏弄到手,誓不罢休!
  
      李煜喝了李中易开的药后,病情迅速逆转,身体也很明显的一天天好起来了。
  
      又过了大约十天左右,李中易见李煜的病情彻底的好转了,这才下令:三日后,班师回朝!
  
      这些日子以来,从洪州搜刮来的金银细软,铜钱绢帛,全都已经装上了水师的大船。
  
      不客气的说,金陵和洪州的先后陷落,南唐李氏祖孙三代经营了几十年的收益,几乎大半落入了李中易的荷包之中。
  
      此次南征,鉴于林仁肇跑去投靠了孟昶,在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方面,肯定是大打了折扣。
  
      不过,在钱财和粮食方面,李中易赚得钵满盆满,可谓是大获丰收!
  
      更重要的是,李中易生擒了李煜和他的儿子们,这就杜绝了将来江南生变的隐患。
  
      班师回朝的路线,早就定下来了:由洪州城外的赣水登船,经过鄱阳湖抵达江州,然后沿着扬子江一路东下出海,再由黄河逆流西进,回到开封。
  
      经过总参议司的计算,这条水路,比洪州到开封的直线距离远得多,却是最省体力也是最省钱粮的一条路线。
  
      李中易自然是乘坐帅舰,而李煜和他的儿子们,以及大周氏就只能待在帅舰的甲板下边,无法见天日。
  
      班师的那天,李中易听说,李煜一边赶路一边哭,他不由微微一笑:李煜小儿既然没有勇气以身殉国,那就只能承受无尽的屈辱了。
  
      李中易登上帅舰的时候,水师都指挥使赵老幺恭身下拜,叹息道:“皇上,臣无能,没有把林仁肇完全截住,让他带着大部残军跑进了西蜀。”
  
      李中易摆了摆手,说:“林仁肇诡计多端,连朕和总参议司都没有料到,他竟然会去投靠孟昶,你就不必太过于自责了。另外,你一口吃掉了林仁肇的两万水军,功劳已经是颇大了,等回了开封,朕必有厚赏。”
  
      赵老幺的船虽然快,但是,林仁肇在上游一直放火船下来,实质性的干扰了赵老幺的追击行动。
  
      不过,水上入蜀的通道,异常之艰难,怪石险滩林立,终究还是让赵老幺抓住了机会,在林仁肇的尾部,狠狠的咬下来了一块肉。
  
      这块肥肉,足有两万人之多,另缴获了几百条战船。说句心里话,李中易已经很满意了,他不仅不怪罪赵老幺,反而要大大的奖赏他。
  
      “臣妾拜见皇上。”
  
      “臣妾拜见皇上。”
  
      竹娘和韩湘兰盈盈下拜,李中易望着自己的女人,不由微微一笑,最近两位女子正在别苗头。
  
      起因其实并不复杂,主要是为了侍寝的次数扯皮,相对而言,李中易叫竹娘侍寝的次数较多一些,韩湘兰难免有些吃味。
  
      竹娘压根就不吃韩湘兰的那一套,她虽然不会吟诗作词,却可以提刀上阵,挽弓杀敌,别有一番飒爽的英姿。
  
      李中易走进帅舱里,整个舱室布置的颇合他的心意,一看便知,必是韩湘兰的手笔!
  
      竹娘安排了上了瓜果点心之后,便领着女兵们,绕着帅舰巡视防务的漏洞。
  
      韩湘兰借机会凑到李中易的跟前,小声说:“皇上,大周氏说,她不想当笼中鸟,恳请皇上俯允,她和李煜可以自由活动。”
  
      李中易笑着摇头说:“她可以自由活动,李六郎不行。”
  
      韩湘兰早就料到了,必是这个结果,便笑着解释说:“皇上,据臣妾所知,大周氏非常崇道,想必开封城内的的延庆观,她会时去烧香祭拜。”
  
      李中易的眼眸微微一闪,他对于韩湘兰的工作进展,颇有些惊讶。
  
      这才隔了几天?韩湘兰竟然和大周氏混得烂熟,可以想见,韩湘兰必是费了不少心思。
  
      李中易向来是赏罚分明,既然韩湘兰的表现十分优异,他也就老实不客气将她揽进怀中,拥入榻上。
  
      韩湘兰最大的担忧,就是至今膝下无子,李中易给嘉奖恰好击中了她的软肋,她焉能不卖力的伺候着?
  
      恰好,竹娘的软肋,亦是膝下无子,所以,最近一段时间,竹娘也是痴缠得甚紧,不把男人榨干誓不罢休。
  
      出身于西北折家的竹娘,不仅不是笨蛋,反而异常之冰雪聪明。
  
      往往,折赛花为折家的利益所苦之时,竹娘都会痴缠着李中易,陪他一起疯,伴他一起闹。
  
      俗话说的好,爱乌及屋,竹娘的表现上佳,李中易自然不可能冷落了折赛花,雨露均沾,势所必然。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开封城里的老百姓们,听说吴越国和南唐国,被李中易一战而灭,一个个笑逐颜开,欢欣鼓舞。
  
      毕竟,整个强汉朝对老百姓的压榨,其实远远低于原来的大周朝。
  
      且不说别的,单论减租减息这一条,李中易规定的私人最高田租比例为十比一,胆敢超过这个田租的地主,就等着被官府重重的罚款,甚至是没收田产吧。
  
      强汉朝对于基层乡村的控制力,远远超过了大周朝,而且超过的何止三倍以上?单单是,派驻于各村的村正,清一色的由退伍军人担任。
  
      并且,在派驻村正的地方,各村的乡兵也都组织了起来。
  
      这么一来,农村泥腿子们的势力,就已经超过了各地的大地主和大缙绅。
  
      小农经济最大弊端,其实就在于,国防和经济动员的速度过慢。
  
      比如说,鸦片战争时期,英军乘坐军舰都已经打到了天津外海,大清朝各地的绿营兵还没有集结完毕,速度慢的令人发指。
  
      李中易往各村派驻村正,各亭派驻亭正,各县城皆有巡检官,且各村都有自发组织的乡兵,这就等于是自上而下的将人力资源,做了最大幅度的动员。
  
      某位伟人曾经说过:兵民乃胜利之本,这个原则对李中易的布局,有着不可磨灭的帮助!
  
      说句不客气的话,若有强敌来袭,李中易可以在半个月的时间内,动员几十万乡兵助阵。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全国范围内动员起来的兵源,也会越来越多。
  
      李中易灭了吴越和南唐,老百姓们都很高兴,个个与有荣焉!
  
      然而,达官贵人之中,却有很大的一群人,对李中易非常不满。
  
      究其根本,这些人对李中易的不满,主要是三件事。其一是,李中易下达的限田令,确实限制了大地主们扩张势力的野心;其二是,李中易下达的减租减息令,极大的损害了大地主们的经济利益;其三是,李中易在进士科之外,另辟蹊径的把杂科搞得异常红火,这就动了士林门阀的根本。
  
      有这三个前提,达官贵人们,岂能不恨李中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