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接连跳崖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临崖子同静虚一起回到崖前,众人并没有离去,临崖子向飞涧等人道:“贫道决定独自一人下去寻那凶手,不希望诸位同我去冒险,诸位放心,若是那凶手已死在里面最好,若是没死,贫道拼了命也要为师弟复仇,还请诸位止步。”
  列封道:“李忠是我要的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临崖子瞪着列封道:“好,你若不放心,可以同我一起下去如何?”
  列封被这一问给僵住了,毕竟从未听说过有那个人从这深渊中出来过,他其实也担心进去了便再上不来,若不然他哪里还管临崖子同不同意,特别看到临崖子此时那种视死如归的表情,他还真不敢下去冒这个险。
  飞涧道:“既然临崖道兄决定了,想必定有他的办法,那我们就在此等候道兄的好消息。”
  临崖子一抱拳道:“多谢诸位了!”转身走到崖前,叹了一口,提着剑,跳了下去。
  黄山弟子见状,皆为之哭泣,部分人为之叹息。
  许久,不见下面传来任何异响,飞涧看了看擦着不知是泪还是雨水的静虚,慢慢走了过去,站到了身边。
  秦陌瑶的眼睛始终在观察每个人的举动,这个细节被她捕捉到,隐隐猜到了什么,留意观察。
  ‘嗖……’正当众人渐觉困倦之时,一个黑影从人群后飞出,抬头看之时,只见到那人戴着面具,向深渊落去,那身影不是无障还有谁,都以为无障必在深渊中,那料到会是这种情形。
  众人惊呼道:“李忠!”还未待反应过来,那黑影已消失在他们的脚下,欲要追,哪里敢下去。
  “先前是谁说他逃到了这里?”
  “这是怎么搜的!”
  “若知如此,临崖真人又何必下去,现在可如何是好。”
  “这小子还下去做什么,他不是在送死吗?”
  “里面难道有什么宝物不成?”
  “……”
  议论臭骂声已盖过了雨声,但终究想不明白无障为何要如此做,秦陌瑶嘴角一弯,心道:“总是让人不可思议!”
  列封见无障跳了下去,又开始急躁起来,他担心若是无障死在里面,那太一指骨很难在寻到了,欲要上前,却被飞涧和静虚拦住。
  飞涧道:“道友不必心急,也许用不了多久,临崖道友便会带着李忠走出深渊。”
  列封道:“你们认为临崖子能斗得过那小子,还没看出来吗,那小子明知道他下去寻他,仍跳了下去,明显没将他放在眼里,而且这其中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就不信,进去的人不能活着出来。”
  静虚道:“道友若是执意要下去,我们自然拦不住,不过,需要申明,是你自愿下去的,不是我黄山没有提醒道友。”
  列封自然不会去申明,也只好暂时忍耐,若是下面有什么异动,再下去也不迟。
  可就在众人都在推测思索之时,又是一道黑影飞过他们的头顶,头上也带着面具,体型要比无障枯瘦一些,身法极快,转瞬间便消失在黑暗中。
  “这又是谁?难道又是李忠?”众人一头雾水,见那人的身法明显是黄山的‘纵云梯’,而且造诣极高,绝非等闲之辈,再也想不出黄山还有这样的人物。
  “难道真的是黄山逆徒止水,而李忠完全是被冤枉的!”有些人对芸初的话信了几分。
  飞涧、静虚等人也是大皱眉头,他们的怀疑令他们都不敢相信,也觉得止水的可能性最大。
  列封向龙泉、冬渉子使了个眼色,转而看着静虚冷哼道:“这下面定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事到如今,你还不肯说吗?”
  静虚道:“秘密就是下去的人没有活着出来的,你若不信,自己下去查。”
  列封笑道:“少拿这话来吓唬我,现在已经跳下去三个人了,我现在需要带着你下去查。”话音未落,闪身出现在静虚身前,探手抓向静虚。
  静虚还未反应过来,只觉一股吸力将他吸向列封,这时,‘唰……’一道剑光迎面刺向伸来的手,凌厉至极,列封不敢硬拼,忙将手缩回。
  飞涧冷道:“只好得罪了!”言外之意,你若强来,我也不会客气。
  列封的修为虽比飞涧高一个境界,却不敢轻视,尤其是飞涧的剑法,若真的拼起来,未必能胜。
  ‘腾……’正当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列封等人时,头顶又飞过一个黑影,同样带着面具,同样跃向深渊,体型与无障相仿。
  这一次列封没有放过,飞起罗盘,数道星辉轰向那道黑影,“还当我们是摆设不成?”
  只见那道黑影转过身来,手中长剑炫舞,使出一记‘排云倒海’,‘砰砰……’将那星辉击散,劲风荡开,那黑影骂道:“无耻老儿!”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人又是谁,怎么又是黄山的招式,难道黄山还隐藏着这样的高手吗?难道这个是凶手吗?难道凶手不是李忠吗?这些人急着跳下去,难道是争夺什么东西?……”诸多疑问令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列封哪里还能稳住,喝道:“现在你们还有何话说?”
  飞涧当真也糊涂了,看向静虚,静虚沉吟许久才道:“方才很有可能就是我黄山的逆徒,止水!”虽多年未见,声音变得苍老些,但静虚还是能判断出来的,毕竟同在一起修炼过,而且止水一向很出众。
  这无疑已经承认止水还活着,无障的嫌疑又小了一些,刺杀云梦的事情也有了更合理的解释,不过问题又来了,这个人若是止水,先前那位枯瘦的人又是谁,而且他们为何都急着跳进去,这就使人不得不怀疑深渊内有着重要的东西,让他们不顾凶险。
  飞涧道:“若真是止水的话,恐怕临崖道兄要凶多吉少,诸位若是有胆量的话,可以随老夫下去,相助临崖道兄。”
  他这样一说,有些人倒是有些怕了,犹豫起来。
  秦陌瑶看出了飞涧的意图,当即道:“陌瑶愿意随飞涧真人下去。”
  “谁也不可以下去!”声音甚是清脆,众人望去,见碧霞带着泰山弟子也赶了过来。
  来到众人面前后,碧霞道:“这下面凶险不可估量,诸位没必要为此冒险,假使凶手能活着出来,我们只要守在这里,也好将其擒住,而且,我们留在上面,若是下面有召唤也可以想一些办法进行施救。”碧霞的名望仅次于云梦,她的话自有分量,众人听后,均觉得碧霞说的有道理,更不好意思反驳。
  不过就在此时,‘轰隆隆……’一声低沉的轰响从深渊中传了上来,整个山体都跟着晃动起来,碎石滚入深渊,不见回声。
  列封再也按耐不住,在众人尚在惊惧之时,纵身飞起,喊道:“我就不信这个邪!”
  碧霞喊道:“拦住他!”挥起凌绝剑,使出一记‘岱石敢当’欲要拦住列封,列封冷哼一声,轮转罗盘击碎碧光,跳了下去,而飞涧和静虚离得最近根本没有出手阻拦。
  还没待碧霞责问,静虚喊道:“我去拦他!”一转身,也跟着跳了下去,这怎么可能拦住,先前他还阻拦他人下去,现在他反而不顾临崖子的嘱托,也跟着跳下去了。
  飞涧也喊道:“静虚,等我同你一起去!”他的身影还未消失,秦陌瑶的身影也跟着追了下去。
  众人见状哪里还认为下面凶险,这下面定然是有异宝了,片刻之间,雪莲、龙泉、冬涉子、白浩天、洛玉英等人纷纷跳了下去。
  碧霞见状哪里还能拦得住,收了凌绝剑,轻叹一声,美眸在雨夜下更显明亮,‘腾……’地一声,身后玄化出青色鸾翼,此鸾翼为真气所化,得益于无障当年给她服下的那滴鸾血,经过这几年的修炼,化了形,虽飞得并不高,但可以滑翔,卸掉大部分落势,鸾翼微微震动,碧霞也飞下深渊中。
  ……
  之所以称为西海,并不是海,而是深渊中始终漂浮的云海,方圆不过一里,四周皆是悬崖,呈现壶形,湿滑光秃,一旦落到下面,根本没有再爬上去的可能。
  跳下来的这些人,至少是散仙的修为,利用体内的真气,使自己贴在倒斜的石壁上向下滑来减缓下降的速度,不过即便如此,他们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而且始终不见底,见上方光线微弱的夜空越来越小,变成一个井口,有些人已不是想着什么异宝,而是后悔起来,唯有找到出口,否则他们会永远留在这深渊中。。
  一股令人窒息的腐臭味袭来,这些人皆屏住气息,这是瘴气,吸入过多会令人中毒而亡,有些人的真气难以为继,只好用力将剑插入坚硬的石壁寸许,来降低下落的速度,一时间,几柄剑在石壁上划出一道道火花。
  有人已开始呼叫起来,因为石壁已倒悬于头顶,他们已借不着一点的力,隐约听到下方有‘噗通’的声音,一咬牙,施展各自轻功,跳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