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周子凯通报情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电视上的白胡须老者要比和楚天齐谈话时严肃的多,老者主要讲了普通消费者如何识别中药材品质的简单方法。并呼吁药材经销与生产企业以及销售企业要守法生产经营,共同维护消费者合法利益,为打造千年药都品牌、繁荣中药事业做出贡献,并尽到应尽的义务和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
  
      楚天齐觉得老者的讲话很好,待老者讲话接近尾声的时候,他才注意到电视上的一行字:何阳市中医药协会会长。他还没有看清楚后面的名字,电视上已经换了另一条新闻内容。
  
      和一至四层不同的是,五楼的布局是办公式的,全部都是采用的oa办公桌。办公区域又用不同的颜色进行区分,分成了五块区域。
  
      楚天齐走到近前才发现,每个oa办公桌小挡板上都插着竖的签。签的材质应该是硬pvc的,整个签高有十多厘米,宽有三厘米左右,底色呈银灰色,上面用黑色字体标着“某某公司”、“某某药业”的字样。
  
      所有工作人员全部都是藏青色西服套装,白衬衫,黑皮鞋、黑领带。有所区别的是,男工作人员都系着暗红色带黑斜纹领带,女工作人员都是白色大翻领衬衫。
  
      从整个区域的设置、着装可以看出,管理应该比较正规。
  
      此时已经有人在和一些区域的工作人员接洽,虽然人不少,但却比较安静。
  
      楚天齐找到几家企业进行了交谈,并索要了对方的一些资料,当对方向楚天齐索要一些基础资料时,楚天齐只能说着“抱歉”,递上了自己的名片。因为他准备的一些基本的文字资料,已经连同包一同丢了。工作人员倒是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而是礼貌的和他说了“再见”、“欢迎常联系”等话语。
  
      楚天齐有意识的找到了老者说的具有代表性的三家医药企业:何氏、孙氏、华氏。在和这三家企业工作人员接触时,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同。前面几家企业工作人员的业务素质、表达能力都不错,但是和这三家相比还是有一些不同的,这三家工作人员的医药专业素质要高于前面的几家。当楚天齐拿到这三家企业的宣传资料时,从数字上也发现了一些不同,他们的一些数字往往要比前面几家同类数字多一到两个数位,这可是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差别。
  
      楚天齐和各位工作人员交换名片,并索取到相应的资料后,从楼上下来,出了“北国药都”市场。
  
      现在已经是快下午一点了,暖暖的太阳照在身上,身穿羽绒服的楚天齐明显感觉到了一丝燥热。
  
      楚天齐打上出租车后,在出租司机的建议下,到了何阳市明珠酒店。这家饭店规模和玉赤饭店差不多,是一家不新不旧的店,经营项目包括餐饮、住宿、洗浴、ktv等。楚天齐首先到餐厅点了两个热菜,吃了一大碗米饭,解决了午餐,然后到酒店前台去登记房间。
  
      楚天齐要的是一个标准间,房价是每晚一百元。对于有钱人来说,价格不高,但楚天齐却觉得很昂贵。自己一个月挣的五百元钱,刨去开支最多才剩下一百元,没想到这一下子就全花掉了。当然他是出公差,住宿费能报销的,但他仍然觉得很心疼。只是自己对何阳不熟,只能在这里住下了,而且他刚才在和餐厅服务员简单的聊天中也知道,何阳市的酒店行业淡旺季不明显,一年四季的价格也就差不多。
  
      前台服务员把房卡给了楚天齐,他拿过一看房号是三一五,只觉得号码很熟悉。来到房间一看,面积、设施、布局和玉赤饭店的标间差不多,他这才想起这个号码和去年在玉赤饭店住的那个房号一样。
  
      那次自己就是住在三一五房间,先是学生高强邀请在大堂吧小坐,并向自己指出了两名疑似吸毒者。晚上岳婷婷又到房间求救,后来就发生了报警、追吸毒者的事。因为需要保密,自己不能说明“失踪”期间所发生的事。在魏龙等人的精心算计下,自己被取消了后备资格、记过、全县通报,差点还被开除,让自己在全县抬不起头来。
  
      不过,经过几个月的煎熬后,真相大白,自己不但成了缉毒英雄,还因祸得福,由乡长助理升任乡党委委员、副乡长。而魏龙却因为其它一些事情的影响从组织部第一副部长,成了部里一个闲职的副调研员。这一系列事情的起因,都是从三一五房间开始的,但愿这次能够住的太平,不要再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
  
      想到这里,楚天齐觉得自己很好笑,一个二十来岁的年青人,怎么还有点小迷信呢。
  
      昨晚根本就没休息好,今天又转了一上午,加上现在刚吃完饭,楚天齐只觉得磕睡虫上头。为了睡得舒服,楚天齐拉上厚窗帘,干脆脱掉衣服,只穿裤头、背心上了床,拉过被子,蒙头就睡。
  
      ……
  
      楚天齐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他睡眼矇眬的拿过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从上面的区号显示,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定野市区域的固定电话。自己在定野并没有熟人,难道是上午的医药企业给自己打的电话。心里这样想着,他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楚天齐同志吗?”手机里传出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
  
      “是,我是。你是哪位?”楚天齐说道。
  
      话筒里豪爽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是周子凯,昨天我们刚见过面。”
  
      楚天齐略一迟疑,答道:“周局,有什么事吗?”
  
      “楚天齐同志,我现在代表定野市公安局,向你通报一下昨天的那件事情。”周子凯直接说道,“经过严密调查,事情已经水落石出。那几名玩‘红蓝铅骗局’的人,已经对他们自己骗人的事实供认不讳,并招认了持刀对你攻击的事情,还交待了他们和派出所共同设陷阱的整个过程。包括如何在车上骗人,如何被一女孩喝止,又如何被你教训,直至交待了他们伙同派出所用失足女上演‘反咬一口’闹剧的全过程。”
  
      “这些可恶的家伙,真该好好收拾收拾。”楚天齐插话道。
  
      “是的,这次就是征询你的处理意见的。”周子凯的声音传了过来,“还有,我们对派出所发生的事也已经调查清楚。他们交待,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是这次遇到了你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才让他们没有敲诈成功,气急败坏的他们才上演了‘手枪逼供’的丑剧。经调查鉴定,他们当时所持手枪并非真正的手枪,而是催泪枪和高仿真枪。”
  
      “假的?”楚天齐忍不住发出了疑问。
  
      “楚天齐同志,你放心,这次的调查千真万确。”周子凯诚恳的说道,“因为我们对枪支的使用是有严格规定的,他们一般情况下真不敢轻易去动,他们之所以会用仿真枪和催泪枪那样去做,就是他们认为人们在那种情况下会屈服的。他们交待,这次是唯一一次以‘死’相威胁,还失了手。”
  
      楚天齐还对假手枪的事耿耿于杯,于是不客气的说道:“严格规定?严格规定?”
  
      周子凯当然能够听出楚天齐的怨气,于是他在电话中保证道:“楚天齐同志,我向你保证,你要相信我,这次的调查结果的确千真万确,是我亲自组织的。”
  
      “周局,言重了,我相信你。”既然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楚天齐也必须有个态度。
  
      周子凯“哈哈”一笑:“那就好。虽然他们没有使用真手枪,但性质依然恶劣。为此,市局已经责成县局停了相关责任人的职务,并把他们继续看押审查。今天给你打电话,一是向你通报情况,更重要的是征求你对这两拨人的处理意见。你既是这个事情的见义勇为者,又是这个事情的受害者,你的意见我们一定会尊重和慎重考虑的。”
  
      听到周子凯这样的表态,楚天齐很满意,于是谦虚的说道:“周局,局里能把情况通知我,并征求我的意见,已经是抬举我了,我深表感谢。至于如何处理,就请按照你们的程序和制度去办,我相信你,也相信局里肯定能处理好的。”
  
      “楚兄弟,你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胸怀和气度,前途一定不可限量。老周我看好你,也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不知兄弟意下如何?”周子凯真诚的话语传了过来。
  
      听到对方称自己为兄弟,并表示愿意结交自己,楚天齐当然非常高兴。对方一个副处实职,能够主动结交自己这个小副科,确实是对自己的抬举,更何况他对周子凯的印象很好,于是赶忙说道:“周哥,兄弟求之不得,你这个朋友交定了。”
  
      “好,楚兄弟,那就说定了。”周子凯高兴的说道,然后,语气严肃的说道,“对了,刀疤可是跑了,要防着他的报复,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
  
      “好的,谢谢周哥。”
  
      “再见。”
  
      “再见。”
  
      互道“再见”后,双方挂掉了电话。两人都不曾想到,几年后会以另外的一种方式再次见面并相处。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