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零六章,倒转阴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三月的三千个体和血魔经最大的区别在于,血神子并非是真正独立的个体,所有血神子都归属于同一个意志,其能力的强弱,只受到本体的影响,而无法自我修炼,所以,就算冥河将亿万血神子集结起来,最终也只能产生量变,而无法出现质变上的突破。
  然而三月的三千个体,却能够独立修炼,就算三月不去刻意安排,三千个体在修炼之路上所感悟到的世界道则,都会有所差异,如此一来,当三千个体回归一体之后,不仅所有个体的力量得到整合统一,就连她们各自所感悟到的世界道则也会交融于一体,从而让三月的力量,产生质变上的巨大变化!
  林铮不知道三月这些个体究竟都是什么水准,但并不需要太高,只要平均每个个体的修为达到七转,那么此时的三月,便足以和神霄掰手腕,而如果她能让所有个体全部达到九转,那么就算她不证道,也足以碾压罗睺那种层次的圣人!不过显然,三千个体全部九转,还是有不小难度的,不然的话,她就不用在这边和林铮商量着要怎么去收拾相柳那家伙的分身了,直接过去把相柳给捏碎多干脆,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
  “基本上我都是持放任态度的。”三月摸着小三月的头说道,“能修行到什么程度,看大家自己的心情就好,我不会强求些什么。”
  “我有认真地修炼哦!”小三月满脸认真地说道,“现在已经是六转了,了不起吧?我了不起吧?!”
  “恩——了不起!非常了不起!”林铮忍俊不禁地说道,虽然说着都是三月,但是他怎么也没办法将这一大一小的当成一个人来看啊!
  小三月很满意林铮的话,低下头便继续吃她的蛋糕,不过手里的只剩下一口就吃完了,这就有些可怜兮兮地望向林铮。
  没办法,林铮对这种小家伙总是没啥抵抗力,又拿出来一块蛋糕,顺便还送上一杯酸酸甜甜的西柚汁,看到小家伙咬一口蛋糕吸一口果汁那满足的模样,心里便感觉相当的舒坦。
  飘在一边的殿主看了看三月,再看看小三月,然后便有些思维混乱地龇了龇牙,不管怎么看这个都太诡异了一点儿,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天真浪漫,你要和别人说这是同一个人,谁信啊!
  用力地晃了晃脑袋后,殿主便说道:“那个,咱们还是先谈正事儿吧!一平先生,能先放我出来一下么?反正在你们面前,我也跑不掉的。”
  林铮点了点头,正如殿主所说的,他一点儿不担心殿主能从自己手上跑掉,再说,此时这殿主也没有逃跑的意义,刀魂那边的状况已经被相柳所知晓,他一旦逃回无忧宫,等待他的,也只是灰飞烟灭的结局而已,并不能改变什么。
  随着林铮打开瓶子,殿主便化成一股青烟钻了出来,看上去颇像灯神。放下瓶子,林铮说道:“说起来,我到现在都还没有请教殿主阁下高姓大名呢。”
  “甄武久。”殿主回答道,“各位叫我老武就可以了。”说着便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千年道行一朝丧,要说他心里头没有一点儿不甘心,那是不可能的!
  很快,甄武久便打起了精神,飞到了三月所张开的地图上方俯视起地图,“无忧宫自创立以来,一直都是三十六个分殿,在我的印象中,是从来没有过例外的!”
  “但是你自己也看到了,上面可是标注出了七十二个分殿。”林铮盯着地图道,“我相信三月的情报是不可能弄错的!”
  “我也相信这些情报不可能弄错,毕竟一下弄错出来一倍数量的分殿,这种可能性太低了!”说着,甄武久便抬起手,顿时一缕缕青烟便从他手上飘了出去,随之将地图上的三十六个分殿位置给圈定了出来。“这些便是我们无忧宫原始的三十六殿。”
  林铮看了一眼后,眉头便微微皱了起来,总感觉这三十六殿的布局,并不是随意建造出来的,可是看上去,又不像是什么阵法。
  “巽,有看出来什么东西么?”针法相关的问题,果然还是靠巽这个阵法宗师。
  “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完整的阵法。”巽打量着三十六殿的分布图道,“不过山川的走向来看,这个倒很像是引导灵脉流向用。”说完巽便问了下甄武久:“你们分殿的灵气浓度比一般地区高多少?”
  “大约是一般地区的九倍。”
  “那就没错了!”巽很是笃定地说道,“三十六殿形成了一个灵脉循环回路,这才让分殿的灵气浓度得到显著的提升,效果可比聚灵阵什么的好用多了,聚灵阵可没办法覆盖到那么大的区域!不过一平,这样一来的话,麻烦就大了!”
  林铮听得眉头便是一抽,心下顿时便冒出来一种不妙的预感,“怎么说来着?”
  “先等等,我得确定一下再说。”随即巽便问了下三月,“另外的三十六殿是什么时候建造出来的三月?你按照它们建造的时间顺序标注出来,这个很重要。”
  三月很是干脆,立刻便抹去了后三十六殿的红圈,再一个个地重新圈点出来,当三十个地点全部圈点完成,巽便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果然!”
  “你别光感慨啊巽!”林铮没好气地说道,“发现什么倒是说出来给我们听听,我们可没有你那阵法水准的。”
  “倒转阴阳。”巽回答道,“这种布阵规律,是名为‘倒转阴阳’的阵法所展开的步骤。以无忧宫三十六殿形成的灵脉循环回路作为阵法能源核心,再逐步扩展出与其相对应的三十六殿,形成灵脉的阴阳循环。”
  “布阵原理什么的,你就是说了我们也听不明白,所以了巽,你直接说这玩意儿是用来干嘛的吧!”
  “还能是干嘛的?”巽充满无奈地说道,“倒转阴阳,逆转生死,一旦阵法完成并启动,便可将死者强行复活,不过这种复活也是有局限的,它只能复活死者的身躯,并不能重组死者的魂魄。但是一平,这对相柳那家伙来说,已经足够了不是么?”
  林铮听完,脸色顿时便极为难看,听巽说到这里,他要是还不知道相柳想要干嘛,就该直接抹脖子算了!
  “那家伙想要复活圣人?!”甄武久震惊地大叫了起来,“这可能么?圣人都已经化成这绮罗界了!”
  “当然可能!”巽认真地说道,“就算化为了绮罗界,这也依然是伽罗死去的身躯,而事实上,化为绮罗界的伽罗,生机并没有断绝,整个绮罗界欣欣向荣的生命,便是这具身体生机充盈的表现,这样一来,倒转阴阳所产生的效果,将会更加显著,只要成功启动,伽罗的身躯便会被唤醒。”
  “这样一来,由她的身躯所化的绮罗界,便将迎来末日,而由于缺少了伽罗的魂魄,被复活的伽罗也只会成为活死人一般的存在,另一方面,随着绮罗界的消失,相柳立刻便能通过分身赶过来,利用他的亡灵权能,将没有灵魂的伽罗转化为他的傀儡,而断劫刀,也将重新回到他的手上。”
  林铮越说脸色便越是难看,相柳这个老王八蛋,还真特么的是个超级祸害,这要不是巽在阵法方面的造诣还算不错,恐怕绮罗界都毁灭了,他们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了一己之私,能够牺牲整个大世界的无数生灵,和这老王八蛋比起来,自己这个才屠了几千万恶魔的大魔王,简直不入流!
  “怎么办?怎么办——?!”甄武久着急地大叫了起来,“有什么能够阻止他的办法吗?这绝对不能让他得逞啊!”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绮罗界都没了,他所热爱的绮罗宫还能保存?!
  “冷静点老武!伽罗可是圣人,想要将她的身躯强行复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安抚了一番甄武久之后,林铮便说道:“巽!能看出来这家伙还需要多久才能复活伽罗么?”
  “这个我真不知道!”巽充满无奈地说道,“倒转阴阳的布阵看上去已经完成了,之所以没有启动,应该是还没有积蓄到充足的能量,我也没有布置过倒转阴阳,更别说是用来复活圣人之躯这种的,只从现在的情报上来看,根本推断不出来他复活伽罗所需的时间。不过一平,我忽然想起件事儿。”
  “还有什么糟糕的消息来着?直接说吧!”
  “老王八蛋在天刀谷下出来的臭棋,这恐怕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你想,如果说他都快能够启动倒转阴阳了,还怕什么?还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等到倒转阴阳启动,绮罗界中的人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就算侥幸活了下来,也将等来老王八蛋的本体,他简直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听罢,林铮便不由得揉起了自己的脑门,这还真是个足够糟糕的消息!毫无疑问,巽的猜测,可能性是非常之大的!相柳相当的自负,这点在他囚笼中的那个分身身上,已经体现得淋漓尽致!那么以他的性格,确实很有可能在胜券在握的时候做出这种看似昏招的举动!看着蝼蚁们徒劳地挣扎,可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那老王八蛋肯定在这么想!
  咬牙切齿了一阵之后,林铮忽然便笑了出来,见状,甄武久便急躁地说道:“都这种情况了,你竟然还笑得出来!”
  “干嘛不笑呢?”林铮神色淡定地笑道,“那老不死之所以敢将昏招甩出来,根本的依仗,便是这倒转阴阳!你们无忧宫藏得非常隐蔽,就算是和你们间隙最大的绮罗宫,都无法完全掌握你们的踪迹,更何况在三十六殿之外,他又建造了连你们都不知道的三十六殿,所以,他完全不担心倒转阴阳泄露的可能!”
  说着,林铮便朝神色平静的三月望去,“但他没有想到,绮罗界里面,竟然会有一个神通广大的情报收集专家,不仅早就发现了他的存在,更是将无忧宫所以的据点都给摸得一清二楚的!当然,他也没有料到,咱们这边还有还有一个阵法大师!”
  林铮每说完一句,甄武久的脸色便缓和了一分,等到他说完,甄武久便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关心则乱,刚才的他,的确是太急躁了,竟然都没有意识到这么明显的问题!没有错,那倒转阴阳的威胁的确非常巨大,对绮罗界来说,乃是毁灭性的威胁!但当它暴露了出来,那么它的威胁性,便已经大幅度降低了。
  “巽——!”
  巽明白林铮的意思,立刻便说道:“想要破坏倒转阴阳,必须得从阴阳两面的中心动手,只要破坏掉其中的一点,倒转阴阳便会立刻崩溃!原无忧宫三十六殿属于阳面,在这三十六殿所环绕的范围内,必然存在一个地宫,那里便是阳面的中心所在,我比较推荐这个地方,因为咱们这里有最好的向导,我想老武你不会不知道地宫所在的位置吧?”
  “知道!”甄武久认真地点了点头,“在三十六殿环绕的地区,我们只有一座地宫存在,那里是我们无忧宫最后的退路,我想除了那里,不会有第二个可能!”这要是放在以前,甄武久肯定不会将地宫暴露出来,毕竟这关乎到无忧宫最后的退路,但是在这种连世界都快保不住了的情况下,再藏着掖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如何阻止绮罗界被毁灭,才是现在最为重要的!
  当甄武久在地图上指出了地宫所在的位置之后,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的三月忽然开口,说道:“如果要去那边的话,那就做好最坏的打算。”
  闻言,林铮立刻便朝三月望去,“那家伙经常徘徊在地宫周边?”
  “没错!”三月点了点头,而后提笔画了一个圈,顿时后三十六殿所环绕的区域中,又多出来一个红圈,“在这一带也发现过他的踪迹。”
  看着新画出来的红圈,林铮的眉头便皱了起来,“那家伙出现在两个地方的时间,有什么规律没有?”
  “有一定的规律。”说着,三月便将卷轴进一步展开,随着毛笔勾画,一行行文字便从卷轴中飞了出来,而后定格在林铮面前。
  在林铮他们顶着定格的文字情报时,三月说道:“你们现在看到的,便是我发现他的时候所处的时间段信息,从这些信息中可以看出,他白天出现在阳面的可能性比较高,双日出现在阳面的可能性又比单日的要高。”
  “这样的话,理论上避开那家伙的最佳时间段,应该是单日的晚上。”说着巽便纠结了起来,“但是上面也有他在单日晚上出现在阳面的记录啊!”
  “所以我说了,有一定的规律,但这规律并不绝对。至于要怎么选择,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林铮盯着三月统计出来的数据一阵考虑,半饷过去,这就吐了口气,继而说道:“那就单日的晚上过去吧!虽然无法确保能完全避开那家伙,但至少遭遇上他的可能性要小一些!话说,绮罗界今天是什么日?”
  “五月七日,单。”
  “倒是巧了,没想到今天就是单日。”林铮听着便笑了出来,而甄武久则有些担心地说道:“要不要等下一个单日再行动?今晚就过去的话,会不会仓促了一点儿?”
  林铮听着便一阵摇头,“没啥好准备的,再说,咱们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谁也不知道那个老混蛋什么时候就会启动倒转阴阳,所以,咱们的行动必须越快越好!”
  说完,林铮便向三月拱了下手,“那么三月,我们还需要去为今晚的行动准备一下,就先告辞了,非常感谢,这次真是帮了大忙了。”
  “我也不是白帮你的。”三月淡定地说道,“你不是有那种吃了之后就能屏蔽掉自身气息的丹药么?作为本次的情报费,就给我个三两万颗好了。”
  你还真是对收集情报情有独钟啊!话说一开口就是三两万颗,你当遮天丸是糖豆么?!当即便没好气地说道:“像我刚才吃的那种高级货,最多只能给你三千,其他比较低档一些的,倒是能够给你多一点儿。”
  “低档的效果怎么样?”
  “以相柳的分身作为标准的,吃下去之后,只要不在那家伙三百步之内有什么动静,那家伙是绝对无法察觉到你的存在的。”
  “那还可以!”小三月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便开心地对林铮叫道:“记得给我多多的,有三千个我呢!”
  不愧是玩情报的家伙,还真是把咱的命门给抓得死死的!看着娇滴滴的小三月,林铮这就没好气地笑道:“知道了!一定给你多多的,当点心吃都行的那种。”低档的遮天丸伊斯特拉那边就有量产,多给一点儿倒也不是个事儿。“那么,我们这就告辞,回头见。”
  “再见——!”小三月挥起小手道别,“下次还要带好吃的过来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