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二百零七章,无忧地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从林铮口中听到了相柳那家伙的阴谋之后,就算是小萌她们这些傻丫头,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一个不好,不仅整个绮罗界都没了,就连伽罗的身体都会成为相柳手中的傀儡,这样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允许发生的!
  “看运气这种事儿,显然并不是什么好主意。”杨琪建议道,“咱们必须想办法,尽可能地让相柳那家伙远离阳面的地宫。”
  “可是咱们都不知道那个老混蛋躲在什么地方,这得怎么才能拖住他啊?”
  听到小舞无奈的声音,杨琪这就有些得意地笑了出来,“你忘了那家伙之前是为了什么才跑到大比会场找咱们麻烦的么?”
  小舞微微一愣之后,继而两眼发光地叫了起来:“刀魂!”
  “没错!”杨琪用力地点了点头,“刀魂是那家伙不论如何也想拿回去的,不然就算他拿回了断劫刀,也没办法让断劫刀发挥出该有的力量。”
  “不过咱们也不能随便拿刀魂来冒险啊!”莉莉斯有些担心地说道,“那家伙的实力毕竟非同小可,万一我们一着不慎,真的让他把刀魂给夺走了看怎么办呢?”
  “这个的话,那倒不是什么问题!”林铮很是淡定地说道,“我可以制造一个幻象装置,伪装出刀魂的气息,那老混蛋也不过只是一个分身而已,还没办法看破这种幻象。”
  “那还等什么?!”杨琪战意高昂地叫了出来,“赶紧做好准备,然后今晚咱们就杀向无忧宫的地宫,将他们的地脉中心,彻底摧毁!”
  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林铮终于炼制出了所需的幻象装置,这东西毕竟关系到他们今晚的行动能否顺利,所以林铮也不敢有所含糊,各个方面都务必做到完美。
  “所以说这东西究竟要怎么用呢?”小舞好奇地拍着林铮炼制好的装置问道,这东西看上去就只是一个没名堂的黑色小盒子而已,有点儿像是魔方,属于那种就算掉在地上都不一定有人感兴趣的模样。
  林铮听着便是一笑,而后便将刀魂给取了出来。“看好了!”说着,林铮便拨动了一下手上的黑色小盒子,结果这东西还真的就像是魔方一样转动了起来。就在一个个好奇地盯着这东西时,忽然间,这东西便自我拆解开来,在阵阵好奇的惊呼声中,拆解开的小方块辐射出了一道道蓝色的流光,最终构筑成了一个蓝色的阵图,随后一道蓝光便从阵图中心的小方块上射向了刀魂,由上至下地将刀魂给扫描了一遍。
  很快的,蓝光完成了扫描,随之构筑成整个阵图的小方块便迅速地收拢组合回原形,下一刻,变回魔方形态的方块便在林铮掌心一阵自我转动,等到它停止转动,顿时便绽放出了一阵耀眼的蓝光,待得蓝光消失,林铮的手上,已经多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刀魂。
  “神了!”斩影满脸惊奇地左看看右看看的,结果发现,两个刀魂的气息完全相同,没有那么一点儿的差异!
  回过神来,杨琪立刻提醒道:“小林子,你最好有分辨它们的办法,不然的话,万一咱们自己给搞混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你就好好地放心吧!这种事儿我怎么可能没有考虑到的。”说着林铮便望向了伪造出来的刀魂,“这东西也不是一次性的,总得有个还原的设定,而还原的办法还是非常简单的,只需用神识接触幻象,并发出解除幻象的指示便行,因为我在炼制好之后,便已经录入了我的神识,所以是否解除幻象,只能由我来决定。”
  听罢,本来还有点儿担心这东西不够可靠的众人,这就微微点了点头,既然还有神识识别能力,那就保险了。
  “那么现在……”看了下时间之后,林铮说道:“距离行动还有1个小时,咱们再好好讨论下等下要怎么行动吧!”
  幽暗的暮色逐渐笼罩了仙门地区,当明月高悬于天际的时候,忽然之间,一股磅礴而凌厉的刀意便划破了暮色,这一瞬间,不知道有多少准备入睡的修者顿时便被惊醒了,其中尤以天刀谷的修者感应得最为明显,他们一生与刀为伴,但终其一生,却未能凝聚出如此凌厉的刀意,这使得感应到这股刀意的他们,大为震惊!
  刀意爆发得突然,消失得却也十分迅速,那不断强盛又衰弱的刀意,让感应到它的所有人都明白一件事儿,有人正在试图压制这股刀意!一时间,诸多的修者便按捺不住了,纷纷从床榻上翻身落地,迅速地冲出房门,准备前往刀意爆发之处,一探究竟!
  当爆发的刀意引得天刀谷一带风起云涌之时,林铮已经通过传送,抵达了无忧宫的地宫所在的地区。随即林铮便释放出了甄武久的游魂,并将他融入傀儡娃娃中,让他暂时拿回了生前的力量。
  看着活动起手脚的甄武久,林铮说道:“老混蛋现在正忙着去争夺刀魂,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出现在这里,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甄武久放下手后,便神色认真坚定地点了点头,“事关整个绮罗界的生死,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听罢,林铮脸上便多了一抹笑意,虽然他们是仇人,但是现在,他们都有着同一个立场,这种情况下,甄武久无疑是一位非常值得信任的伙伴。
  “那就交给你了,”说罢,林铮便进入了幽影姿态,消失得无影无踪,甄武久下意识地四下张望了一番,却始终未能察觉到一点儿林铮的气息,顿时心下不由得发出阵阵感叹,这些人的手段,实在是太高明了,输在他们手上,也没啥好不服气的。
  感叹完了,甄武久便拍了拍自己的脸,整理好自己的表情和情绪之后,甄武久便健步如飞地朝山林深处走了进去,无忧宫的地宫入口,就在这山林之中。
  没多久,甄武久便来到了一道悬崖峭壁下方,月色洒落在这峭壁之上,映称得整片峭壁宛若玉石,看上去相当的瑰丽。这要是平时没事儿,林铮指不定还会在这里好好欣赏一下这大自然所造就的瑰丽景色,可惜现在是在没有那个心情,微微赞叹了一句之后,便紧跟着甄武久来到峭壁前。
  甄武久一个飞跃便落到了一段峭壁前,而后熟门熟路地在峭壁上用手指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当甄武久的名字在峭壁上点亮之后,甄武久神识一扫,原先没有任何纹路的峭壁上,忽然便打开了一扇光线明亮的大门。
  啧!这防盗门可以的啊!质量好不好先且不说,至少这个档次那是杠杠的!
  “参见甄殿主!”随着甄武久进入峭壁上的大门,一阵整齐的声音便随之响起,跟着进门的林铮四下望去,便发现峭壁内部乃是一个宽敞的大广场,此时,一支由两百名修者所组建而成的队伍,正整齐地单膝跪在地上。再向前望去,便是一扇高耸的朱红色大门,那壮观的,看着比天帝城的城门都要气派几分。
  就在林铮打量着四周的时候,甄武久轻轻地点了点头,“恩!都起来吧!”
  等到所有守卫都站起来了,甄武久便随口问道:“地宫这边可还正常?没有什么情况发生吧?”
  “回殿主!一切正常!”
  “那就好!继续值守吧!”说完,甄武久便头也不回地朝那气派的大门走了过去,作为无忧宫的殿主,甄武久的权力是非常大的,除了无忧宫宫主之外,也就只有另外的三十五个殿主能够和他平起平坐了,这样的他,根本犯不着和守卫多费唇舌,说多了,反而容易引起怀疑。
  高耸的朱红色大门相当的气派,不过要开启这么一扇大门,却也是一件相当是麻烦的事儿,就算要讲派头,那也不可能频繁地开开关关的,所以无忧宫又在城门上,设计了一扇小门,没什么特殊情况,就算是无忧宫宫主也是通过这扇小门进出的。
  甄武久一上前,看守大门的守卫便恭敬地向他跪下,等甄武久让他们起来之后,便有守卫屁颠屁颠地上前给他开门。
  在小门打开的瞬间,浓郁的灵气便随之扑面而来,让打开门的守卫都不由得露出了心旷神怡的表情。甄武久看了那守卫一眼,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后,便大步迈入了小门之中。
  在守卫关上门的瞬间,林铮迅速地穿过了门扉,站定之后放眼一望,顿时便发出了一声称叹!
  这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地下空间,空间中不仅有巍峨壮丽的巨大城市,还是还在周边点缀着一些山峦湖泊,而和安德格朗不同,这里处处都呈现着人工开凿的痕迹,显然,这里的一切,都是靠无忧宫的弟子一手一手地开凿建造出来的。
  “怎么样?我们的乐园?”四下无人只是,甄武久很是自豪地问了林铮一声。
  听罢,林铮便称叹道:“非常漂亮也非常的宏伟,能建造出来这样一个乐园,你们无忧宫也的确是了不起了。”
  “花了好几代人的心血,这才建造出来这样的一个乐园,能不了不起么?”甄武久很是自豪地说道,但说完之后,甄武久却随之叹了口气,“可惜,她也只能在这里,供我们无忧宫自己欣赏,以我们无忧宫现在的力量,还不能让她的存在被世人所知晓,以后……就更难了!”无忧宫宫主已经被相柳所侵蚀取代,此后为了歼灭这个恶灵及其傀儡,势必会让无忧宫的力量遭到巨大的打击!没有了强大的实力,无忧宫又哪有什么资本将这个自己引以为豪的地下乐土向世人宣扬呢?
  林铮拍了拍甄武久的肩膀,“会有那一天的。”
  甄武久听得便是一阵苦笑,“就怕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们无忧宫了。”
  “你想多了!”林铮笑道,“仙门之外的宗门打不赢你们,而仙门有仙门自己的宗旨,不可能会来强抢你们的心血,其实呢老武,你们就是想得到的东西太多了,如果不是为了超越仙门,你们根本不必将这里藏匿起来!”
  听罢,甄武久便叹了口气,“修道之人,哪一个不是在争?某种意义上来讲,正是这一种争夺的欲望,这才让我们无忧宫前进到了现在这种实力,并不是简单的对错就能说清楚的。”
  林铮赞同地点了点头,“这种问题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辩论得明白的,哪天有空了,咱们再好好聊聊吧!”
  甄武久听着脚下便微微一顿,继而点头道:“好!”
  没多久,林铮便和甄武久一块踏入了名为无忧城的地下城市中。城市建造得非常唯美,却并不是一座好城市,因为这里缺少人气,放眼望去,宽敞的大街上空无一人,宛若进入了鬼城一般的诡异!
  “浪费了!这么漂亮的地方,这么浓郁的灵气环境,却总是摆着不用,太奢侈了!”
  听着林铮的评价,甄武久便有些无奈地回答道:“没办法,毕竟这里在建设之初,便是作为我么无忧宫最后的退路而建造起来的,不到那最后一步,我们也不可能将太多的弟子派遣到这里消耗这里的资源。”
  “就不能改改?都什么年代了!”
  “讨论过,但总有宿老提出反对,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听罢,林铮便没好气地说道:“让我猜猜,那些宿老,是不是都隐居在这里?而且手底下还或多或少的有几个出色的弟子的?”
  “你怎么知道的?”
  “废话!明晃晃的‘利益’两个字就摆在面前,也就你这种一头扎在修炼里面的家伙看不出来了!”
  听罢,甄武久脸上便多了几分恍然之色,继而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些老贼!简直就是无忧宫的蛀虫!”
  “想要改革么,总会有新旧势力的利益冲突,这个很正常,你也用不着这么义愤填膺的,他们阻拦得了一时,却也不可能永远地阻拦下去。”说着,林铮便举目远眺了过去,“地脉回路的中心,就在前面的道宫里面么?”
  甄武久跟着远眺过去,并点头道:“没错,道宫里面有一座地灵殿,地脉回路的核心就在其中。”
  “走吧!现在起,咱们就别聊天了,免得给人发现,”
  “在前往那之前,我必须得再提醒你一下。守护核心的结界真的非常坚固,并且除了宫主之外,没有人能够解除守护结界!而且,地灵殿那边一直都有诸多宿老把守着,你们必须得做好打硬仗的准备才行。”
  “这个你放心!”林铮满脸自信地笑道,“只要靠近了那个核心,不管它的结界有多么牢靠,我们都能将核心彻底摧毁!”
  “既然如此,那我们这就过去吧!”说罢,甄武久纵身便飞跃了起来,迅速地朝前方那庄严巍峨的道宫赶了过去。
  不多时,甄武久和林铮便来到了道宫的大门前,这里没有看门的卫兵,但是门楼上,却端坐着一个须发皆白的道人,道人两侧还站着两名年轻人,当甄武久靠近大门的时候,两人盯着甄武久的眼神便满是羡慕嫉妒之色。
  这要搁在以前,甄武久肯定非常尊重上面的老头,但是听了林铮的话之后,现在却觉得这反对将地宫开放给门中弟子的老头,那嘴脸实在令人嫌恶!
  “甄武久,你所来何事?”
  虽然感到不爽,但甄武久还是拱手说道:“收到宫主的传话,让我进宫等候,有要事吩咐。”
  “要事?”那老头睁开了眼睛,“是什么要事?”
  “这个弟子也不清楚。”说完甄武久还有些恶意地提醒道:“而且师叔,这些不是您应该打听的。”
  那老头听得脸色便是一沉,只是甄武久所说的话没有半点儿毛病,无忧宫宫主的事情,还轮不到他一个看大门的糟老头子干涉,该不该让你知道,你得自己去找宫主打听才行,不然的话,就是往他头上安个奸细的头衔都不为过的。
  轻轻地冷哼了一声之后,老头子便将袖子一挥,顿时道宫的大门便一下打开了,“进去吧!不要到处乱跑!”
  甄武久拱了拱手,便大步迈入了道宫,到了大门后,甄武久忽然回过头望向那老头子的背影,说道:“师叔,我才想来我现在是黑水殿的殿主,除了宫主的无忧宫不能乱闯之外,其他地方都去得。”
  甄武久话音刚落,林铮便发现那老头子很明显地颤动了一下,看样子这是给气得不轻。当下脸上便不由得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尊老爱幼这是对的,但如果老而无德,那咱也就犯不着和这种老贼客气些什么了。回头再望向甄武久,便发现他脸上挂起了爽朗的笑容,想必他也是早就受够了这些老贼的荼毒了,今日理直气壮地出了口恶气,顿时心情畅快非常。
  甄武久没有直接前往目的地,而是带着林铮进入了道宫中最大的太极殿,无忧宫宫主有什么事儿找他们的时候,都是在这里面见他们的。
  太极殿中没有任何人,四周也不存在任何看场子的老贼,是以进入了太极殿之后,甄武久便放心地对林铮说道:“将你的神识向太极殿后方延伸过去,地灵殿就在那个方向,以你的神识强度,那些老贼肯定没办法发现你。说实话,太久没去地灵殿那边,我也不知道那现在的守卫力量是个什么情况。”
  听罢,林铮便将神识迅速地向太极殿后延伸而去,没一会儿,他便观察到了甄武久所说的地灵殿,只是神识才刚靠近大门,便已经感受到了四股神识的扫动,而从那神识的强度来判断,就没有一个弱的!
  他大爷的,直接就来了个开门红啊!光是大门口的守卫力量就已经这样了,里面又是个什么德行的?!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