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白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伊芙有多想要这些尸体?”既然正题已经出现,扎克就直接问了。
  
      “如果我们瑞默尔不掌握克制现在巫师鬼的方法,我们葬送的就是我们的未来。所以,非常想要。”
  
      扎克对着空气点了下头,认同的只是这个结论而已,“行。但只是这个理由的话,我不会把尸体给你们。”扎克看向了索林,“你应该是代表瑞默尔来和我谈的对么。”
  
      “我是。我似乎是氏族中唯一一个能和你心平气和交流的瑞默尔。”
  
      “那我猜我还是等史密斯先生的人来再说吧。”扎克对索林摆了摆手。
  
      有些事情昨夜詹姆士就揭示了。格兰德被委托截走这批尸体,打断的不仅仅是瑞默尔的进程,还是史密斯的。虽然不知道史密斯家族内部的交流是什么样子的,但回收尸体这件事,是史密斯和瑞默尔是共同行动的。索林的立场在刚才的话中已经很明确了,他是为了瑞默尔而来。
  
      昨夜的扎克可能就接受索林诚实的态度,和他谈了,但现在的扎克,不会。
  
      感谢莉莉的提醒,海滨公园事件可并不是单纯的瑞默尔想要压制巴顿巫师鬼的行动走了岔路,而是共和全民普及的疫苗药物在联邦水土不服到会让人暴毙这个事实!
  
      刚才索林说了那么多,有一点儿关于人类的部分么?不,是魔法师,是瑞默尔的过去,和瑞默尔的未来。人类?他们不在乎。
  
      这事情扎克需要个会在乎人类部分的人来和自己谈。然后扎克知道,史密斯先生在乎人类,因为他就是人类。
  
      注意一下,扎克并没有在人类和瑞默尔之间选择偏心的对象。瑞默尔,扎克会照顾的。瑞默尔现在开始的、在乎他们氏族存在的意义觉悟,老实说,迟到了四个世纪。
  
      只要扎克不把瑞默尔氏族的秘密公布出去,没人会知道瑞默尔于吸血鬼这个种族、于世界的意义。原来的瑞默尔是怎么混日子,未来的瑞默尔还能继续这么混下去,只要还有托瑞多在养着他们……
  
      所以索林带来的诉求,即使他们再怎么急切,扎克都不会感到动容,而人类,是真真切切的在死亡。这个比较急。
  
      索林并不理解扎克的深意,“詹姆士兰斯警探威胁格兰德了吗?为什么你要插手这件事?”
  
      回答……詹姆士付钱了这个事实?
  
      扎克不觉得索林或伊芙能接受这个答案。
  
      摆手不回答,扎克等的电话也来了。
  
      让索林随意:可以继续赖在格兰德追问扎克,也可以回去报告伊芙自己失利,扎克无所谓。
  
      电话接起,是杰西卡的声音,“你想在电话里说,还是我们约个地方聊?”
  
      扎克不想出门,“电话里。”
  
      “好~”杰西卡听起来很轻快,“按你的名单我们在地狱找到了那些死在海滨公园的人的灵魂。这个过程中有件有趣的事情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你说。”扎克这么说的时候,索林已经摇着头,崩坏了他的身体,化作一摊姨妈红,从格兰德离开了。
  
      “麦迪森不是无法被地狱犬拖入地狱,所以请你让我直接用地狱之门送他下地狱么。”
  
      扎克没有吭声。
  
      听筒那边的杰西卡以为扎克没听到,“麦迪森,你还记得这个人吧?”
  
      “我记得他你继续。”扎克快速的说了一句。
  
      “哦~我把他送入地狱后,他就消失了。”听筒那边的杰西卡,还说了个拟声词,“咻~~的消失了。”
  
      扎克还没有听到有趣的部分。
  
      杰西卡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是无法得到扎克反馈的,没了兴趣,快速讲完这个无聊的‘故事’,“但我在我们按你的要求搜索这些海滨公园灵魂的时候,麦迪森又出现了。他基本上是指引了我们每个灵魂在哪里。”顿一下,“你能听懂我在表达什么吧?”
  
      扎克懂,“地狱的地理不是现世的地理结构,地狱的地理是时间线。我们日常表达的在哪里找人,在现世是地点坐标,在地狱,是时间坐标。”
  
      “不错~~”杰西卡很高兴扎克理解地狱的构成,因为这就是杰西卡告诉扎克地狱是什么样子的,她当然扎克所有的理解都是她‘教的好’,“那你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海滨公园的灵魂虽然死的时间都大致相同,但还是有一些分秒差别的。老实说,现在进入地狱的灵魂,如果不是巴顿什么重要的人物,我们已经不怎么理会了,你能理解的,现在我控制的地狱,时间太多了(这是炫耀)~~随时都有大量的灵魂,从全国各地归入我的时间辖区~~我闷巴顿这点儿人可无法一个个盯着~你之前给我这些名单的时候,我还有些犯难要怎么在地狱中给你找到这些灵魂~~”
  
      “所以这个事情有趣的部分是麦迪森精确的知道每个灵魂在地狱的哪个时间点?”
  
      “是滴~~”
  
      扎克握着听筒安静了一会儿,满足了杰西卡,“哈哈哈。我笑了,真有趣。”扎克并没有笑,“现在说正事。”
  
      杰西卡也不强求了,麦迪森的情况她也仁至义尽的说到了,够了,正事,“这些灵魂的在我们恶魔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和任何经历突然死亡的灵魂一样,灵魂并不能理解他们身体经历了什么。而且他们都是瘾君子,你应该可以想象,他们基本上上一刻还在云中飘荡,下一刻就真的在飘了。抱歉,这些灵魂中的灵魂印记并没有提供任何你需要的情报。所以,我想我可以给你这个结论不管是什么导致了共和的疫苗让联邦人死亡,至少可以排除灵魂方面的影响。”
  
      “所以药物致死就是存粹的生理作用了?”扎克问。
  
      “结论只能是这样。”杰西卡的语气也稍微严肃了一点儿,“这事情越来越奇怪了。”她说可不只是这一件事,而是,“先是共和人的无缚地灵阶段事实让我们不明白共和人灵魂的特殊,现在,又来个共和人的身体可能还和联邦人不同。我得承认,我也开始好奇了。”
  
      “那我有什么结果电话通知你。”
  
      “好滴~”
  
      挂电话前,“你心情不错啊,为什么?”
  
      “哦~我升职了~”
  
      “玛丽教堂的职位?”
  
      “不~地狱的职位~我被茜茜认命为大恶魔了~是地狱的真正领导者,俗称,撒旦~”
  
      “你继承了黑猫的名字?”
  
      “撒旦不是名字,是称号~黑猫有他自己的名字~”你以为杰西卡会说圣典里撒旦那自带光环的名字路西法晨星?不,杰西卡说的是:“饼干,别叫错了,太不尊重他了~~”
  
      哦!原来这样才是继任者对上任的尊重!学到了。
  
      不管了“恭喜了。”扎克挂了电话。准备起身……
  
      一直白猫出现在了办公桌上没有任何时间因果性的突兀现身,并,说话了,用的麦迪森的声音,“我并没有消失,我只是……到处都是。”舔着自己的爪子,“我在未来,在现在,在过去,我在这个世界经历的每个时间点上。像饼干一样,不过我还是强大一些,他是被动在时间中不断穿梭,我是自己选择的。”白猫放下爪子,看扎克,“感谢你的帮助。”
  
      扎克眨了下眼,确认一下眼前的白猫不是幻觉。
  
      “不过话说回来,杰西卡不该这么炫耀她的新职位。”白猫换了个爪子继续舔,“不管饼干这个名字多么可笑,也是圣主韦斯特给他的名字。神的赐名。而杰西卡的职位,只是茜茜的认命。哼。”白猫的爪子在空中停了一下,张嘴大了个哈欠,“茜茜,只是圣徒。”
  
      扎克确认了不是幻觉,抱起白猫,打开窗户。
  
      “喵嗷!!!”一抹白色划过晴朗的天空。
  
      关窗,扎克整理一下仪容,在办公室里站了一会儿,回想起自己要干嘛,一点头,去地下室了。地下室里,有一具被扎克要求,未被莉莉和罗根埋到北园的尸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