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 你迟到的许多年 131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回到了姚家,姚书宴和姚雨菲都不在家,只有胡叶青和姚仲天。
  
  姚仲天招呼两人坐下,说了会儿话,就找借口将胡叶青支走了。
  
  胡叶青离开之后,他方才开口,却是问屈玉琢:“现在有具体的治疗方案了吗?”
  
  治疗谁,不言而喻。
  
  屈玉琢说:“lucy心口创伤很深,不是短期内可以治好,不过回国对她的病情有益……”
  
  为何有益,也是不言而喻。
  
  姚仲天轻点了下头:“罢了,你们觉得这样做比较好,就这么做吧,说到底,的确是我们一家人对不住她!”
  
  姚子望看向父亲,顿了下说:“爸,当初您明明选择的人是nancy,为什么最后成了lucy呢?这其中……有什么缘故?”
  
  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花一般的年纪,还未成年,就要经历那样的事情。
  
  这实在太残忍。
  
  她觉得,父母当初应该不会同意此事,尤其是母亲,更不可能同意。
  
  姚仲天拧着眉,叹了口气,说:“你说的对,从nancy突然换成还未成年的lucy,的确不太合理,但这是她们姐妹之间商量的结果,lucy也是自愿为姐姐代孕,亲自签下了合约,他们姐妹,当时也的确是需要这笔钱,再加上,lucy的血型,和你母亲一样,我才勉强同意的……”
  
  姚子望眼眸黯淡了下,父亲说的并不能完全说服她。
  
  但那时候父亲的事业刚成立,作为商人,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去同情和救助别人。
  
  同意让lucy替代姐姐,应该是他思虑之后的最终决定。
  
  “还有一件事……”姚子望继续说:“既然……既然我是lucy代孕所生,那我的真实出生日期,应该不是现在的……对么?”
  
  姚仲天点头:“是……你的真实年龄,比你现在的年龄小了一岁零两个月……其实,我们是打算为你重新取一个名字的,但是你母亲那时候……”
  
  姚仲天没有说下去,但是姚子望明白。
  
  母亲从小对她疼爱有加,想必也是将对另外一个人的爱,全部叠加在她身上了。
  
  姚子望没有再说了,很想念去世的母亲,对lucy,也更多了愧疚。
  
  姚仲天说:“现在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帮助lucy恢复健康,除此之外,也是无能为力了!”
  
  晚餐,算得上丰盛,做的菜都是姚子望爱吃的。
  
  几个人随意聊着天,话语不多。
  
  一直到一顿饭快吃完时,姚仲天才说了句:“对了,下周姚氏的股东大会,玉琢你也一起来吧!”
  
  屈玉琢眉眼抬了抬。
  
  姚仲天说:“我的身体状况,愈发不好了,既然我将姚氏交给了你,你又是我女婿,去看看也合情合理……而且子望一个人去,我也不太放心!”
  
  后面那句话说出,就已经让屈玉琢不可能不去。
  
  回去的路上,姚子望对屈玉琢说:“其实你可以不用去!”
  
  “但是,姚书宴会去,不是吗?”
  
  姚子望无语了:“这样,你都吃醋吗?”
  
  屈玉琢不回答。
  
  脸色臭臭的。
  
  他自然相信姚子望的。
  
  但每每想到姚子望曾经喜欢过姚书宴,而且很多年,他的心情就莫名不爽。
  
  那曾经的很多年,原本,应该是他的。
  
  姚子望是在回国的第三天,见到姚书宴的。
  
  那日姚书宴突然来了电话,说要请她吃饭。
  
  姚子望有瞬间的犹豫,因为想起两日前屈玉琢的那张臭脸。
  
  上次时暖来tk集团,两人坐下聊了会儿。
  
  时暖很少过来,这次来,主要也是为了哄她家宋先生的。
  
  原因是这段时间有个长相家室都颇为不错的香港男客户频繁联系时暖。
  
  惹的宋衍生很不高兴。
  
  宋先生醋意大发,今早上早餐都没吃完,就直接去上班了。
  
  甚至没跟时暖一路。
  
  时暖上午有重要会议要开,没时间过来,此前打过几个电话,宋先生都傲娇的没接。
  
  无奈,她只能抽中午时间过来了。
  
  可是很不巧,宋先生今日中午突然接到客户的电话,临时应酬。
  
  姚子望告诉她,那位客户订的下午两点的机票离开,一点之前肯定要走的。
  
  宋衍生应该很快会回来,她便决定在这儿等了。
  
  只是没想到时暖来是这个目的!
  
  她问时暖:“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吃醋啊?”
  
  时暖想了下,说:“也不算,但我觉得,如果一个男人特别特别在乎你,那肯定是很爱吃醋的……”
  
  宋衍生对时暖的在乎,不用说都知道。
  
  “不过,也存在另外一种情况的吃醋,当一个男人很自卑,或者很自私,缺乏安全感,也容易疑神疑鬼吃醋……这种是比较恐怖的,属于人格不健全型,是一种心理疾病了!”
  
  姚子望想,屈玉琢自己是个心理医生,自然不会属于这种。
  
  那就是说,他是第一种……?
  
  他……特别在乎她?
  
  看着姚子望一时沉默,时暖眨眨眼,问:“怎么了?姚姐,是不是……屈医生跟宋先生一样……也吃醋不理你了?”
  
  姚子望脸上一红,本想否认,但最终尴尬点头承认了。
  
  “不过,他没有不理我……就是每次提起我曾经喜欢过的人,他的脸色就很不好!”
  
  时暖笑::“那就是吃醋啊……”
  
  时暖说:“其实屈医生很在乎你的,我能看得出来。而且我一直觉得,屈医生喜欢你很久很久了……人这一生有多长呢?很短的几十年,但是有一个人,愿意将自己过去的十多年,都放在你身上,你不觉得那是一件特别伟大特别让人感动的事情吗?
  
  至少我觉得,我做不到那样,因为我做不到,所以我才愿意亲自来哄他,一直以来,我开心他好像就很开心,但其实,他开心也会让我很开心,爱是相互的,也许我们给他们的爱比他们给我们的少了十多年,但是没关系,未来的几十年,我们可以好好的,用心的,尽自己最大努力的……去爱他们!”
  
  姚子望觉得时暖说的很有道理,所以这两日,她也试着去哄屈玉琢。
  
  她做的不多,只是,给他买了一件衬衫,一条领带,一个袖扣,还有,在得知他加班的情况下,去医院为他送了中餐。
  
  屈玉琢是很好哄的,当天就对他脸色好一点了。
  
  而她也感受到了时暖说的,他高兴,你也会高兴的感觉!
  
  见姚书宴,哪怕现在她将他当哥哥,但屈玉琢必然是在意的。
  
  她已经在心里决定,以后能够不见面,就尽量不见面吧。
  
  但姚书宴说,他有点事情想问她。
  
  姚子望最终是去了,地点是她选的。
  
  比较偏僻安静的一家店,但饭菜味道不错。
  
  姚书宴比她早到,两人点了饭菜,一边吃,一边聊。
  
  姚书宴问她:“那张照片的事情……弄清楚了?”
  
  姚子望点点头,没有说别的。
  
  “那么……你能接受那样的事情吗?”
  
  姚子望一怔,他这么说,说明他已经知道了。
  
  也是,胡叶青手中有代孕协议复印件,她也许会给他看的。
  
  姚子望说:“都看开了,也没什么能接受不能接受的……”
  
  “我妈给我看了那个女人的照片!”姚书宴说:“我觉得,你跟她长得很像,尤其是眼睛……”
  
  “那只是个巧合!”姚子望忙说!
  
  姚书宴看她的样子,笑了下,“你相信,有这样的巧合吗?”
  
  姚子望的心里开始不安,说不出为什么。
  
  但,他还是不想将事情想的太复杂,她是lucy代孕所生,但她的亲生父母,依旧是姚仲天和温雅柔,依旧是他们!
  
  缓了口气,她说:“是,我相信……”
  
  “你相信,是因为这些话,都是屈玉琢告诉你的吗?”姚书宴问。
  
  姚子望的眼眸轻闪,微微偏过头:“不,是我自己这么认为!”
  
  姚书宴又笑了,说:“子望,你知道吗?你每次说谎的时候,睫毛就会不自觉的眨动……你现在,真的很相信屈玉琢,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信,哪怕他是在骗你!”
  
  姚子望轻微咬着唇,心口莫名压抑的厉害。
  
  她说:“你找我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些吗?”
  
  姚书宴摇了摇头:“不,不止这些……子望,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审视你的丈夫屈玉琢,看清楚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你们当初……当初结婚是因为什么,我已经知道了……子望,我很心痛,真的……这两天我都特别的心痛,我从小到大守护着的女孩,我一心一意爱着的女孩,被一个禽兽毁了……”
  
  “住嘴”
  
  一杯酒,被泼了出去,全部泼在了姚书宴的脸上。
  
  两人是在包厢,周围没有人。
  
  外面的世界喧嚣,肃杀,寒冷。
  
  姚子望站在那儿,沉沉的呼了一口气,才说:“哥……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哥,知道么?今天以前,我也觉得我过往的许多年,是你一直在守护我,哪怕你没法跟我在一起,你也是被逼无奈,我理解你,同情你,甚至心疼你……
  
  我甚至想过,如果父亲未来将姚氏交给我,那我会将整个姚氏无条件给你,哪怕是父亲,大概也看出了我的想法,所以他不将姚氏给我。可是你,你却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懂……
  
  你觉得,屈玉琢是禽兽,可在我眼里,他是英雄,是她将我从过去的情感泥淖中拉了出来,让我知道,我也可以很自由的,无拘无束的去爱一个人,不用东躲西藏,不用担惊受怕,不用怕被世人嗤笑或者谩骂……
  
  从十六岁到我结婚之前,多少年?你算一算多少年?我等你开口等了多少年?所以,我是被你用心守护,被你一心一意爱着的女孩,但我也是被你放弃和背叛的女孩……
  
  还有一件事,屈玉琢是我的丈夫,是我所爱之人,请你以后尊重他,也尊重我!”
  
  姚子望说完,转身就走了。
  
  姚书宴一个人坐在那里很久,然后伸手按响了眉心。
  
  ……
  
  姚子望的心情很糟糕,对姚书宴说出那样的话,她也很难过,很伤心。
  
  那毕竟,是她心目中最好的哥哥。
  
  回去的路上,她接到于东东的电话,于东东问他在哪儿。
  
  先前想请她一起吃饭,说最近市区开了一家新的餐厅,味道特别好。
  
  结果她人不在。
  
  姚子望叹气,说:“上次被偷拍的事情你忘了?还想再来一次?”
  
  于东东笑了:“再来一次啊,再来一次有什么不好?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上报纸杂志,说了你都不信,那次之后有不少人给我发邮件写信呢,我感觉我都成名人了……”
  
  姚子望笑:“是吗?那你直接去娱乐圈呗,指不定还真能成了大明星呢!”
  
  于东东嫌弃:“才不要,当明星不自由,出个门都要带保镖,各种**被扒光,大街上挖个鼻屎都可能被拍成为黑历史……那样的日子,太恐怖了,我还是做个小平民吧,比较自在!”
  
  “那不就得了?以后,你如果觉得时间多,可以多带你小姨出去逛逛,多陪陪她,在t市,你算是她最亲近的人了!”
  
  提起lucy,姚子望的心口莫名沉了一下。
  
  但又努力不让自己多想。
  
  现在的生活很安逸,她很满足,不想被这些打破。
  
  只是莫名的,她很想去看看妈妈。
  
  那边,于东东问她什么时候回去,她眼眸闪了闪,说:“我有点事情,可能会晚点!”
  
  说完,不等于东东回应,就挂了电话。
  
  然后,她直接在前面十字路口调转车头。
  
  十二月了,天气很冷,山上更加的冷。
  
  风吹在脸上,居然有点割人的疼。
  
  姚子望顺着墓地一步步走,山上人很少,零星几个,都是来看望故人的。
  
  快要走到墓地时,姚子望愣了一下,因为她母亲的墓地前,居然有人。
  
  虽然距离有点远,但她依稀辨认出来,墓地上的人,一个是屈玉琢。
  
  而另外一个,是个女子,姚子望看出来了,那是lucy。
  
  她顿住了脚步,心情很复杂,但屈玉琢会带她来,应该是有原因的。
  
  当初lucy代替nancy代孕,应该跟母亲见过面吧!
  
  来探望,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只是她现在,应该怎么办?
  
  是走过去?还是……转身离开?
  
  本章4032字富品中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