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第九道宫非寻常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太初之中,一片片大地不断的龟裂,河流之中,河水冲出,冲击着一栋栋的建筑,冲倒大树,冲垮大殿,山峰之上,巨石伴随着恐怖的泥石流滚滚而落。
  
      古云子望着动荡不已的太初,突然飞到半空之中,声音洪亮传遍太初:“自然堂,留在太初,守卫太初。其余弟子,速速去往世俗世界,救助凡人。”
  
      他们太初之中乃是有大阵加持的,仍旧受到如此之大的震动,那外界的凡人世界受到的影响只会更大,而凡人,是无法抵御这等天灾的。
  
      一位位太初弟子很快飞出,去往凡人世界。
  
      秦浩轩背后,刚刚凝聚的第九座仙宫之中,一团团的黑影涌出,向着四周飞速流出,飞出他所在的山峰,飞出太初,飞入凡人世界之中。
  
      他有一种感觉,这些黑影是去引领那些,因为意外死亡之人。
  
      他这座仙宫,乃是轮回仙宫,生死便是轮回的一部分。
  
      仙宫凝聚的一刻,他更是清晰的感觉到,太初所在的瑶池,与仙宫产生了一种共鸣,甚至古今第一阴阳仙王那两座巨大的棺椁都因为他这第九座仙宫,而疯狂的变化起来,他一时间无法察觉是何等变化,只是能够感觉到,那两个巨大的棺椁在的变化。
  
      仙宫之中,黑影飞出之后,似乎笼罩了整个世界,随着黑影不断飞出,越来越多的黑影飞回,飞回仙宫之中。
  
      而原本已是开始凝实的第九座仙宫,却随着黑影飞回,变的极其不稳起来。
  
      这轮回仙宫,还是缺少了太多了。
  
      秦浩轩心中一叹,他这第九座仙宫乃是轮回仙宫,可是并不完整,他这些时日的感悟,以及他的修为他的力量,足以让他凝结成这第九座仙宫,可这仙宫却也只是完成了一半罢了,并不稳定。
  
      可是他却不得不完成这座仙宫,没有这第九座轮回仙宫,他太多太多东西想不通了,唯有依靠轮回仙宫为基础,他才能够去想那些如今仍旧想不通的地方。
  
      太初动荡,太初之内所有高手尽数出现,只是他们连靠近秦浩轩都无法靠近,那璀璨的华光之中充满了无尽的威压。
  
      突然,两道身影出现,突破华光,飞至秦浩轩身侧。
  
      张狂、徐羽!
  
      如今,整个太初之中,也唯有他们两人可以突破进入秦浩轩身侧。
  
      张狂望着秦浩轩背后那动荡不已的道宫,眉头紧紧皱起,暴喝道:“胡闹,你还并未弄明白你的轮回之道,便凝聚出轮回仙宫,你想找死吗?快,给我看你所有的轮回感悟!”
  
      秦浩轩毫无隐瞒,将自己的轮回之道完全开放给张狂以及徐羽,同时说出自己如今的状态。
  
      “你先尽力稳定你的仙宫,我和徐羽帮你想办法。”
  
      张狂和徐羽迅速进入感悟之中。
  
      如今,他们必须放下一切,帮秦浩轩稳定完善,推演他的轮回之道。
  
      张狂背后,九座仙宫浮现,其中分别汇聚修仙六艺的六座仙宫急速旋转,其中五座仙宫,更是围绕着一座仙宫。
  
      那座推演之仙宫。
  
      此仙宫,不只是推算各种位置,推算一切,更是可以推算感悟!
  
      张狂体内气息疯狂涌动,全力催动着这座推演仙宫。
  
      他平日里,都是以此仙宫推演自身之道,这还是他第一次帮助别人推演。
  
      张狂推演之下,更是展露神识,将自己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展露给了秦浩轩。
  
      秦浩轩一边稳定着自身的仙宫,一边感悟张狂的一切。
  
      他发现,他自己虽然极强,可在很多方面却无法与张狂相比。
  
      尤其是张狂六艺仙宫,乃是六种不同的道路,六种不同的能力。
  
      六艺,那是修仙者入门都会修行的,自己也修有六艺,自己能否将自己的仙宫,升华到拥有六艺?
  
      秦浩轩心念一动,一边尽量稳定着自己的第九座仙宫,让其不至于崩塌,同时感悟利用张狂的神识,将之用以更神城里的利用。
  
      倘若只是他自己研究,他自己感悟,恐怕给他百年的时光,他都无法研究完六艺仙宫。他毕竟不是张狂那等天才紫种。
  
      可如今,张狂已是研究出六艺仙宫,他可以直接学习张狂的六艺仙宫,更有张狂开放的神识。
  
      以他如今的根基,修炼极其却是极快。
  
      三年时光,他已将他的六座仙宫,升华为六艺仙宫。
  
      不只是他,这三年时光,徐羽同样将她他六座道宫,升华为了六艺道宫,虽是道宫,并未转变为仙宫,可这六座道宫之中,已是隐隐约有仙气浮现,只要继续给徐羽时间,她定然可以将这六座道宫转变为仙宫。
  
      徐羽这道宫转化的速度,却是远远比他想想的要快。
  
      三个月的时光,徐羽这六座道宫,尽数转变为仙宫,便是其他的三座道宫,也都转化为了仙宫。
  
      三个人,十八座修仙六艺之仙宫,共同推演。
  
      一时间,推演的速度暴涨。
  
      这一方天地,都因为三人的推演,而蒙上了一层迷雾,四周虚空晃动,便是日月星辰的光华,都无法照射进入这一方空间之中。
  
      “不完善,你的仙宫差太多了。你只是研究出人死之后,可以进入这一方世界,你却并未研究出,如何转化这人死之后的气息。并未研究出,如何让其转化为凡夫俗子。
  
      我明白,你的理论是直接将死去之后的人,将他们投放到人间俗世之中,可因为你的仙宫的不完整,所以这个投放的桥梁,也不完整。”
  
      张狂一边疯狂推算着,一边思索,
  
      突然,他的双眸中射出一道异样的光芒,他的身后,一座仙宫骤然变化起来。
  
      推演仙宫推演之下,他这座仙宫之中,一道道人影,一道道光芒浮现,这座仙宫之中,俗世世界慢慢浮现。
  
      秦浩轩骤然瞪大双目:“你……你这是在你的仙宫之中,凝聚俗世的世界!”
  
      “废话,你的仙宫,俗世并不完整,唯有如此……何况,如此一来,对我来说,也是有帮助的。”张狂说话间,他这座仙宫之中的俗世世界已是汇聚完成。
  
      俗世形成的刹那,瞬间与秦浩轩的第九座仙宫相映成辉。
  
      这一方世界的光芒再次大亮,而他们所在的这瑶池之内,古今第一阴阳仙王那两座巨大的棺椁更是疯狂的晃动起来,晃动之大,让人感觉,他们所在的世界似乎随时都要崩塌一般。
  
      两个棺椁之上,巨大的棺木似乎已是压不住,好似随时都会掀开一般,不断的震动着,每震动一下,都引的这一方世界随之颤动一下。
  
      “这……”张狂感受着古今第一阴阳仙王之墓内的疯狂变化,感受着那天地之间,阴阳之气的流动,忽然间明白过来。
  
      “古今第一阴阳仙王,他们做的是和我们类似的事情,他们在我们之前,已经这样做了。他们两人,一阴一阳,而你我二人,你的那个称之为地府的宫殿,和我这俗世世界,其实也是一阴一阳。
  
      虽然,我们凝聚的这两个玩意,并不是阴阳全部,却也代表着一定的阴阳,还有生死轮回掺杂其中,我们做的甚至比他们做的还要更多。”
  
      秦浩轩并未回话,他感受着天地之间的阴阳之气,隐隐约,感觉到了一股特殊的气息。
  
      古今第一阴阳仙王,他们,正在由死转生!
  
      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的轮回仙宫,因为自己和张狂所凝聚的这阴阳……
  
      虽然不知道,他们最终是否能够转变成功,可他们真的是在变化这!
  
      古今第一阴阳仙王,难道他们当初留下剑阵,留在棺椁,留下这一切,便是在等待这一天?
  
      秦浩轩脑海中,一时间冒出种种思绪。
  
      突然,在古今第一阴阳仙王的气息转变之下,四周天地间的晃动却是开始慢慢减弱下来,不只是四周的天地,整个太初,这一方瑶池世界的震动都在慢慢减弱。
  
      随着这震动的减弱,他却是突然发现,他与他所在的这瑶池之间,似乎产生了一种联系。
  
      这种联系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紧密。
  
      不只是与他之间联系,这瑶池是与他的那座地府,与张狂的人间界产生了紧密的联系!
  
      秦浩轩和张狂完全呆住了。
  
      张狂曾经看过秦浩轩的神识,他知道瑶池的存在,也知道太初是在瑶池之中。
  
      可如今的情况,他却完全懵了。
  
      无论是他还是秦浩轩,都有些茫然,他们推算一切,推算轮回,却从未推算到,能够和瑶池产生这等变化。
  
      他们更不知道,瑶池和他们有了联系之后,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老秦!你们,你们怎么做到的!”突然,一声充满了惊讶的惊呼声传出。
  
      小蛇钻了出来,它看了看秦浩轩,又看了看张狂,似乎要完全疯掉一般,吼叫道:“你知道你们做到了什么?瑶池,理论上只有和它自身所产出的最早的瑶池创世者产生共鸣的可能!
  
      你们,你们两个都是人类,它怎么会和你们这两个后天产生的家伙产生共鸣的?你们他么究竟在你们的大道上走了多远的路!”
  
      小蛇并非人类的样子,脸上可很难看出各种表情,可此时,谁都可以感受到它的不淡定。
  
      秦浩轩脸上终于露出了一道笑意问道:“如此说来,这是好事了。”
  
      “是,是好事。可你们两个最好现在便停止推算!因为再推算下去,你们可以获得瑶池的更多认可,然后到了最后,你们恐怕便永远无法离开瑶池了。
  
      对很多人来说,永远无法离开瑶池,还能掌控瑶池是好事,可你们,你们不想回去报仇了!”
  
      停下!
  
      秦浩轩和张狂,瞬间停止推算。
  
      他们要为太初报仇,要重建太初,怎能留在这瑶池之中!
  
      秦浩轩和张狂瞬间停止下来,可停止的刹那,两人却是惊讶的发现,他们两人之间产生了一种非常特殊的联系。
  
      似乎他们两个人每人都有一座仙宫,和另外一人的一座仙宫之间,产生了一种异常奇怪的联系。
  
      我和他联系?
  
      我……
  
      秦浩轩和张狂对视,互相看着对方,却是越看越别扭!
  
      这一方空间之中,一种怪异的气氛升起。
  
      忽然,下一刻,整个瑶池再次疯狂晃动起来。
  
      “怎么回事?”秦浩轩大是不解:“我们已是停下了,瑶池为何还会晃动……徐羽?”
  
      秦浩轩和张狂很快发现瑶池变化的根源,徐羽的一座仙宫却是在急速变化着。
  
      这仙宫虚无缥缈,又无边无际……
  
      徐羽感受到两人的目光,脸上露出一道笑意:“你们两人看似稳定了,其实也只是看似稳定,天地人三才,你们还缺一座天宫。”
  
      徐羽将她的一座仙宫汇聚成为了天宫。
  
      天宫形成的刹那,秦浩轩和张狂立时感觉到,他们两人还有徐羽,三人之间的天地人三宫,隐隐约形成了一种特殊的联系!
  
      这分明是属于三个不同之人的仙宫,可隐约间,这天地人三宫似乎才是一体的,他们似乎不属于任何一人!
  
      天地人三宫全部完成,这一刻,整个瑶池之内,所有的异象尽数消散,河水缓缓流淌,山岳不再移动,龟裂的大地慢慢合拢……
  
      一切又恢复如初。
  
      秦浩轩看向张狂和徐羽两人:“你们应当感受到你们那座特殊仙宫,我们三人仙宫之间的联系,我们需要寻一处静地,继续论道。”
  
      两人点头,三人很快寻了一处地方,开始论道。
  
      论道半个月之后,这一日,三人突然同时停了下来。
  
      他们感受到了秦忆蓝的气息。
  
      当日,秦忆蓝随着太初七子离开之后,便一直没有返回太初,如今,他终于回到太初了!
  
      秦浩轩敏感的注意到,张狂的一根手指,为不可查的微微抖了一下,他虽然一直是一副严父的样子,也说孩子不摔打不成器,可那毕竟是他的骨肉,他怎么可能不在意!
  
      何况,他更是察觉到,秦忆蓝的一旁,还有这六道气息。
  
      六道气息?
  
      离开的时候,可是太初七子,七个人离开,回来只有六人?
  
      难道……
  
      秦浩轩心中叹息一声,低声道:“忆蓝回来了,他们也回来了,我们去看看吧。”
  
      他的话音才落下,一旁张狂的身影已是蹿飞出去。
  
      秦浩轩和徐羽对视一眼,也很快飞出。
  
      太初山门入口处。
  
      秦忆蓝和身后六人才刚刚走入太初之中,一阵阵破空声已是袭来。
  
      张狂的身影第一个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他虽是察觉到只有六子的气息,可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期盼他感觉错了,可当他真正回到此处后,看清站在秦忆蓝身侧的六道身影,一股悲伤从他心底升起。
  
      果然还是少了一个。
  
      出去七人,归来却只有六人。
  
      那是他的孩子啊!
  
      他心中悲伤万分,可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变化,目光从六子身上扫过,看着这六个儿子,微微点了点头道:“不错。”
  
      “这可不止是不错那么简单,他们六人,如今已是如同脱胎换骨了一般。”秦浩轩飞落道六人身前,望着或是沉稳,或是狂放或是豪迈……的六人,感觉眼前的六人和之前比如同完全换了六个人一般。
  
      不仅仅是气息上的变化,他们的修为虽然如同当日离开时一般仍旧是仙婴道果境,可他却能察觉到,六人比当初离开时强了太多太多。
  
      这六人之中的随便一人,都足以一人战胜当日离开时的太初七子全部。
  
      “说实话,当日放你们离开,我真的没有一点把握,甚至我都无法确定,你们六人之中是否有一人能够破而后立。
  
      破而后立,真的太难太难了,你们六人都是意志坚定之辈,自然你们运气也不错,否则也无法修回你们的修为。”
  
      “我们能够修会自身的修为,做到破而后立,还要多亏了义父你的功法。”张一回想着这些年的经历,感叹道:“当日我们废去修为之后,再次修炼,却是怎么都无法修炼回来,甚至连入门都无法入门。
  
      说实话,当日我甚至短暂的放弃过修炼义父你所传授的功法,转而修炼我曾经修炼过的功法,可修炼之后,我发现我仍旧无法土门。那时候我们感觉,自己似乎是没有任何修仙的资质一般。
  
      那时候我们都是迷茫的,我们想了很多很多……最后我们开始扛木头……因为我们饿了,我们要活下去,要填饱肚子。我们不会别的,只能出力气。”
  
      张一说着停顿了一下,后面张六接口道:“我们最初的时候想的是修炼,修回原来的修为,可之后我们开始为生活而奔波起来,甚至忘记了我们的身份,我们完全融入了世俗的世界之中。
  
      我们每日都在为生活而奔波,我们更是看到了种种的阴谋诡计,也看到了人间疾苦,学会了怎么种粮食,知道了怎么喂猪,看到了一草一木的生长……
  
      我不知道几位哥哥和弟弟是如何感悟的,我是在某一天,看着我养的猪产下了小猪仔,忽然间明白了什么是生命,然后我自然而然的修炼起了义父所传授的功法。”
  
      “我是种田的时候有所感悟……”
  
      “我是掉入湍急的流水之中,有了感悟……”
  
      “我有一晚被虫鸣吵的无心睡眠,然后有了感悟……”
  
      “我是和一个老者聊天后,有了感悟,那是以为很普通的老人,在村里的私塾教孩子的老先生,可我感觉,他是有大智慧之人。”
  
      “我……我都不知道是怎么感悟的,那一天我和平日一般起床,起床后,我看着升起的太阳,便突然感悟了。”
  
      回来的六子,每个人都说出了他们是如何感悟开始修炼的。
  
      “我们虽然开始修炼,可我们每个人修炼的道路却有不同,虽然最后我们还是走回了仙婴,可我们走向仙婴的过程却不同。我的种子凝聚之后,似是一株无比巨大的果树,生满了果子,果子成熟之后,落到地面,却是又长出了新的果树……”
  
      “我的仙种看起来一直很普通,可我的仙种却是会和蛇蜕皮一般,先后蜕皮九次……”
  
      “我的仙种成长后,如同蒲公英之种……”
  
      “我的……”
  
      六人讲述着他们的成长之路,最后,更是将他们的仙树之林展示给了秦浩轩三人。
  
      他们六人,尽数凝聚成仙树成林之法。
  
      虽然他们的仙树成林是秦浩轩所传授,可他们六人的仙树之林和秦浩轩的仙树之林并不同,六人之间的仙树之林也各不相同。
  
      有的仙树之林,似乎形成了一个巨大剑阵,有的仙树之林中所有仙树似乎汇聚成一颗仙树,有的仙树之林中,仙树却是各不相同……
  
      “好,你们做的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你们并未墨守成规,你们都在走你们自己的道……”
  
      秦浩轩看着六人的仙树成林心中大是欣慰,可他说话间,眼中却是闪过一抹痛苦之色,离开时是七人,可回来却只有六人,他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破而后立的路虽然是太初七子自己选的,可当初是他说出了这条道路,太初七子才会做出选择,若是他没有说出这条道路,便不会出现眼下这等,七人离开,六人归来的情况。
  
      张狂感受着六子所散发的气息,看着与离开时完全不同,已成熟成长了太多的六子,欣慰的同时,看着那道少了的身影,虽然脸上仍旧可以绷得住,并未流露出来,可他还是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怎么六个回来了?老三呢?
  
      即便他没有修炼回来,也需要有个下落吧。便是死了也应该有尸体,若是没死,那也不能流落在外。”
  
      “你瞎说什么?谁告诉你没回来,便是出事了?便是不在了?再说,这才过了多久,我都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便能修炼回之前的境界。张三,他还有机会,继续修炼回来的。”秦浩轩没好气的瞪着张狂,看似是在怼张狂,可其实却是在安慰张狂,人没回来,可不见得是死了。
  
      “好吧,便是他没有死,还活着,还也得找人看着他。毕竟他是太初的人,如果他真的修炼不会来,太初的法门可不能流落在外。看着他的人……”张狂说着说着,却是自己一下沉默了下来,嘴唇动了两下,这才挤出几个字音道:“看着他的人,要封了他的记忆。忆蓝……这件事,还是交给你来吧。”
  
      说完最后一句话,他转身便要离去,他真的快要控制不住他自己了。
  
      那是他的孩子,若是可能,他怎么会想要封印记忆?
  
      可他不得不这么做,他是太初的掌教,太初的规矩不能废!
  
      他已是转过身去,下一刻便要迈步离去,而身后,秦忆蓝的声音则是传了过来。
  
      “义父,张三可没有废掉,也不用封印他的记忆。”
  
      张狂已经迈出的腿一下停在半空中,他背对着众人的脸上,那张总是一脸严肃的脸上,嘴角不受控制的裂开,可很快,他强行闭上嘴巴,转身过来时,他的脸上已恢复严肃,问道:“什么意思?”
  
      秦忆蓝面色有些怪异道:“我一直有跟着他们,张三没有死,而且,他其实也可以修炼了,修炼的也是父亲给的功法。不过,他……他每次修炼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他便会自己废掉他自己的修为,然后再修炼回来,再废掉修为,再修炼……如此反复,他已经先后三次自己废掉他自己的修为了。”
  
      秦浩轩呆住了。
  
      张狂、徐羽也都呆住了,都呆呆的看着秦忆蓝。他们完全不懂了,张三这是在搞什么?
  
      破而后立,破一次便够了,他们没事破那么多次干什么?
  
      天地之册更是从秦浩轩怀中飞出,满是惊讶道:“他自己没事废着自己玩?这是什么修炼的功法?我跟着绝水呆了那么久,看到无数高手,可从未听说过有谁这么修炼的。
  
      我说,主人,是不是你创造的功法有问题,让他炼坏了脑子?或者说,那小子产生了心魔?其实当初训练他们七个的时候,我便发现了,张三那家伙的天赋或许是他们之中最好的,可却也是他们七人之中,受心魔影响最严重的。”
  
      “他不是受到了心魔影响。”秦忆蓝直接否认,然后解释道:“这个说起来,还是因为父亲。”
  
      张狂望向秦浩轩的眼神立时变了,这个王八蛋,他教老子的儿子自己废自己的修为?
  
      秦浩轩察觉到张狂的目光,立时摆手道:“别这么看我,我可没这么教。”
  
      秦忆蓝连连说道:“父亲当日给他们看过父亲的神识,他们知道父亲的许多经历。他们七个也都非常崇拜父亲,而张三则是他们之中最为崇拜父亲的。
  
      他想要按照父亲当初的道路,完完全全的一模一样的再走一遍。父亲当初的修为可是被废了不止一次,所以他也要一次次废去他的修为。”
  
      秦浩轩一下沉默了下来,模仿无错。
  
      他的修为达到如今的程度,也无数次模仿他人,这个世上,修炼之路,本便是我模仿你,你模仿我。
  
      否则他当初也不会和自在魔主和轮回仙王和一念仙祖等人神识交流。
  
      只是模仿,并非只是跟着他人的路,一步一个脚印的跟随,并非是完全走别人的路,便是模仿,可最后却仍旧可以走出千面仙王之路。
  
      只是,张三却连他的经历之路都模仿,模仿他废去修为……
  
      他这一路走来,的确是废了数次修为,他能够一步一步走下来,其中的艰难、坎坷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却是想不到,他当初的经历却能张三,主动却废去修为。
  
      当初的他,可不是主动废去修为的。
  
      修为废去,再想要修回修为已是极难,可第二次被废再修回会更加的艰难,他经历过,所以他最是其中,每废去一次修为,再修回都比之前一次要难太多太多。
  
      更不要说,其中更会有无数的变故。
  
      之前一次废去修为能够修炼回来,不代表着下一次被废去修为之后,还能够修炼回来。
  
      或许你之前废去修为,修炼回修为之时,并未遇到太大的危险,可这次当你废去修为,变为一个凡人之后,你正好遭遇天下大乱,兵荒马乱之中,你可能会被拉去做壮丁,或许会直接被山贼、叛军杀死。
  
      便是没有出现意外,那你如何感悟?
  
      你之前一次,是看一草一木的成长,然后你悟了,自此修炼,然后废去自身之后,你在想要看一草一木来感悟,却是难了千倍万倍,你已经有了那些感悟了,而且对着天地的感悟一定达到一定的程度。
  
      想要再次感悟破而后立,除非对天地之道的感悟再提升一个层次,除非,可以有新的感悟。
  
      所以,每废去一次修为,想要再破而后立,都会比之前艰难许多许多,废去的越多,想要重修便越发困难!
  
      张一听着秦忆蓝的话,也叹息一声道:“父亲、义父,我们六个也一直在劝老三,可他真的太偏执了,无论我们怎么劝他都没有用。”
  
      张六叹道:“三哥的天赋在我们七个兄弟之中,应当是最为出色的。其实我们六个曾经也想过如同三哥一般,不断废去自身修为,如同三哥一般,模仿义父当年走过的路。
  
      可是我们真的无法做到,只有当真正的废去一次修为,然后重修,才会知道其中的道路多么的艰难。”
  
      “是啊。”张九满是感叹道:“我和六哥,我们两个当初险些便无重修回来。险些彻底废去。
  
      其实,我们能够重修回修为,能够破而后立,还是多亏了义父给我们的功法,那直指本源的功法。否则,我们兄弟几个,怕是没有人能够重修回来。”
  
      “不,你们能够重修回来,主要还是因为你们自身的心性。”秦浩轩望着六人道:“破而后立,靠的不是任何人,是你们自己。你们再沉淀两日,过几日,我再与你们说下你们的道宫。”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