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危机和机会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南蛮昆仑魔教。
  
      魏书涯等人都在,楚休手中拿着那相思蝉,眼中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神色。
  
      他之前跟龙灵儿说过,方白渡和许天涯这两个人其实不足为虑,所以平常遇到什么事情,不用太过着急给他传递消息。
  
      但若是有人准备联合起来对付他,那多半是会去找方白渡和许天涯这两位跟他有仇的古尊一起出手的。
  
      只不过楚休没想到的是,他这边才刚刚建立昆仑魔教,便立刻有人准备对他动手了,看来这帮家伙是真看不惯他有一天的好日子过,自己就这般的吸引仇恨?
  
      楚休又从空间秘匣中拿出了另外一只相思蝉来。
  
      两只相思蝉终于碰面,立刻搂抱在了一起耳鬓厮磨了起来,身后的蝉翼触碰,发出了一声声嘶鸣,竟然汇聚成了人声,把龙灵儿想要带给楚休的消息‘说’了出来。
  
      听罢之后,楚休将那两只秀恩爱的相思蝉收起来,笑着道:“是我想多的,天下剑宗这次的主要目标并不是我,而是整个东域,我只不过是他们进攻东域的一个踏脚石而已。”
  
      吉新罗连忙在一旁道:“教主您就算是踏脚石,也是最硬的那一个。”
  
      吉新罗投降昆仑魔教之后已经没有了退路,所以楚休反倒是可以放心的用他。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梵教出身的武者所受到的教育跟正常的武者不一样,听这帮家伙说话楚休总感觉有些别扭。
  
      就好像现在吉新罗明明是想要拍马屁来着,但楚休听着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梅轻怜问道:“所以现在你准备怎么办?凌霄宗是第一总攻目标,我们先行去通知一下凌霄宗?”
  
      楚休摇摇头道:“来不及了,天下剑宗跟我昆仑魔教相隔千里,相思蝉的速度你们也都知道,毕竟是蛊虫,就算是被拜月教的秘法炼制,速度也只是相当于真丹境的武者而已。
  
      所以一路从天下剑宗来到这里,都已经过去一个月的时间了,我估计现在他们已经到了寒江城那里,准备动手了。
  
      况且就算时间来得及,我们又为什么去帮凌霄宗?救了他们一次,我可不打算救第二次了。”
  
      上一次楚休去救方应龙,那时因为当时的楚休实力不够强,势力不够大,一旦方应龙身死,东域必将陷入战火当中,没人能够挡得住南域宗门。
  
      而后来凌霄宗选择承认昆仑魔教的存在也是一个意思,就是为了让昆仑魔教做为南蛮之地的一个屏障,帮他们去抵挡南域那些大宗门。
  
      双方其实并没有什么情分可言,一切都只是趋向于利益的最佳选择。
  
      而现在大难临头,当然是各凭手段了。
  
      凌霄宗若是守不住东域,他昆仑魔教也不介意代替凌霄宗来守这个东域!
  
      看着眼前如临大敌的众人,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道:“我说诸位,不用那么紧张,这次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不光是威胁,可能还是一个机遇,一个大机遇!
  
      我昆仑魔教立足东域这么长时间,可以跟凌霄宗以及皇天阁三分天下,但为何不能变成一家独大呢?
  
      危急只要利用得当,是可以变成机会的。”
  
      众人都在思索着楚休的意思,这时却又有一只相思蝉飞了进来。
  
      楚休又拿出了一枚相思蝉来,看着两只蝉秀完了恩爱,这次的信息却是从寒江城里面发出来的。
  
      三日前天下剑宗的人便已经到了寒江城,而现在他们大约已经出发在路上了。
  
      楚休环视了在场的众人一眼,沉声道:“收缩防御阵线,开启阵法。
  
      魏老,请你带人将下界的弟子全部整合,除了一部分镇守的弟子,其他都要带到上界来。
  
      袁吉、晁恍,开启无根圣火大阵,必要之时,以无根圣火之力御敌。”
  
      一连串的命令发下来,梅轻怜忽然问道:“你这好像不光是为了防御这么简单。”
  
      楚休眯着眼睛道:“当然不光是防御,我说过了,这一次既是危机,也是机遇,如果利用好了,杀了叶唯空,寒江城是我们的,整个东域,甚至也都是我们的!”
  
      ………………………………
  
      三日前,寒江城内。
  
      当方白渡用换影移月秘法将所有人都给转移到寒江城内后,他差点没累瘫了过去。
  
      这种秘法以往他只是一个人用过,而这一次却是要传送上百人,这种消耗就算是他这样的武仙也差点被榨干。
  
      也幸亏天下剑宗的计划是只带一部分精锐武者突袭,击溃对方的高层战力,然后再召集大规模的南域武者正面进攻。
  
      若是天下剑宗准备让他把所有人都给传送过来,那方白渡肯定当场就不干了。
  
      罗山看着在场的众人一眼,沉声道:“诸位,事不宜迟,希望我们下次再碰面时,整个东域,已经全被我等收入囊中!”
  
      在场的众人都是点了点头,兵分三路开始离去。
  
      其中寒江城是最慢的,因为叶唯空还要召集那些弟子,直接把整个寒江城的力量都给动用起来,总攻昆仑魔教!
  
      罗山等人的目标是整个东域,而他叶唯空的目标却只是楚休。
  
      龙灵儿在一旁大大方方的放飞了几只相思蝉,那种淡定的姿态甚至就连洛飞鸿都佩服的很。
  
      之前洛飞鸿还在疑惑,不知道龙灵儿准备怎么把蛊虫给放出去。
  
      结果龙灵儿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放出去,竟然也没被人察觉,这却是把洛飞鸿给惊到了,让她感觉到了来自于智商上的碾压。
  
      用龙灵儿的话说,当卧底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把自己当成是卧底。
  
      她会蛊术很多人都知道,玩玩可爱的小虫子怎么了?
  
      况且她对自己的蛊术也有信心,哪怕是武仙拿到了她的蛊虫,也别想从其中看出什么信息来。
  
      洛飞鸿凑到了龙灵儿的身边问道:“我说,等下便准备动手了,我这心理怎么还有些别扭呢?
  
      说实话,许天涯那老头对我还真不错,把他们这一脉秘传的龙血酒都拿出来让我当水喝,现在让我在背后给他一刀,我还真有些下不去手。”
  
      龙灵儿舒展了一下身子,轻轻靠在洛飞鸿身边,道:“哦?难不成楚教主对你不好吗?”
  
      洛飞鸿眼睛转了转,趁机一把将龙灵儿搂在怀里,香香软软的,手感还真不错。
  
      看着龙灵儿没什么反应,她才道:“楚休对我当然也很不错啦,实际上在这世上,也很少有人会对我不错。
  
      你可能不知道,当初我的族人,我的血脉至亲要拿我去换商水赢氏的庇护,就如同一件货物一般交易出去。
  
      是楚休和莫天临那几个家伙在实力远不如对方的情况下,把我给救出来的。
  
      所以除了他们几个和我在稷下武院时的老师和义父莫冶子,也没人会对我好了。
  
      现在许天涯那老头对我这么好,我倒是有些不忍心了,话说你没感觉吗?”
  
      龙灵儿轻笑道:“方白渡把我当成是唯一的传人,当然对我也不差。
  
      但我比你强点,拜月教内的那些人,对我都不差。
  
      东皇太一虽然看我不惯,经常冷言冷语的,不过我若是出事,他肯定也会拼命救我。
  
      大祭司跟我同属苗人,待我如同女儿一样。
  
      教主,唔……不是楚教主,是夜教主。
  
      他虽然很少说话,但自从我成为圣女的那一天开始,他便时刻关注着我,怕我体内的长生蛊爆发。
  
      所以我知道,我的根始终是在拜月教的,而且之前楚教主救了我的性命,他交代下来的事情,我肯定是要做的。
  
      安心,不用那般纠结,这世间有许多东西是做不到十全十美的,只要能对得起自己的本心便已经是不易了。
  
      到时候见机行事便好了,说不定情况不会像你想象中的那般糟糕呢?”
  
      还没等洛飞鸿说什么,她便听到了门外传来的脚步声,这让洛飞鸿立刻闭上了嘴。
  
      方白渡推开门,看到两个姑娘搂抱在一起,他也没感觉有什么奇怪的。
  
      姑娘家总喜欢在一起腻腻歪歪的很正常,所以他只是咳嗽了一声道:“行了,别聊了,寒江城那边已经准备动手,我们也要出发了。
  
      对了,此物灵儿你拿着,关键时刻再动用。”
  
      说着,方白渡塞给了龙灵儿一件犹如玉雕的弯月一样的东西,质地细腻洁白,好像是饰品,并不像是兵器。
  
      方白渡沉声道:“这是我古月一脉的传承秘宝幻月轮,防可以把自己拉入空间中,除非对方能够撕裂空间规则,否则无法破去。
  
      攻也可以将对方困在其中,其内空间便相当于是一个小型秘境般的坚固。”
  
      这时许天涯也走进来,将一片龙鳞递给了洛飞鸿道:“这是我镇龙神将一脉秘传的龙鳞甲,乃是用一片真龙鳞片所打造的。
  
      以自己的鲜血激活,便可以化作铠甲附着自身,只要鲜血不耗尽,铠甲就会一直存在。
  
      这一战凶险,必要时刻你们便动用这些底牌。”
  
      之前他们两个徒弟被楚休所杀,这算是前车之鉴了。
  
      所以这次他们为了以防万一,直接把自家的底牌都拿出来塞到了她们手中,以免新收的弟子又出了意外。
  
      洛飞鸿和龙灵儿拿着东西对视了一眼,眼中均是浮现出了一抹复杂之色。
  
      PS:祝大家中秋快乐??(′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