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二百三十一章、大结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冷婉却在这时突然出手,扼住她的喉咙,把药丸塞进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南墨馨来不及反应,药丸就进了肚。
  
  “呕,呕——”
  
  她用力抠脖子,想把药吐出来。
  
  “别白废功夫了,那是我找人专门炼来对你的药,入口即化。”
  
  腹中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南墨馨倒在地上,痛苦的喘息着。
  
  她要死了……
  
  “馨儿!”
  
  慕容焱赶来,看到南墨馨躺在地上,急忙把她抱起来,“馨儿,馨儿!”
  
  “我要死了……”南墨馨拉着他的手,“慕容焱,我有感觉,我真的要死了。”
  
  慕容焱反握住她的手,紧紧的握着,慌乱的说:“不,不会的。有我在,你不会死……”
  
  他努力想把自己的生存力输送给她,却不像平时那么顺畅。好像被什么东西,阻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
  
  “会的。”南墨馨摇摇头,“不过不要紧,我已经解除了血契,不会死的。”
  
  “馨儿……”
  
  “好好活下去。”南墨馨竭尽全力,最后冲慕容焱一笑,缓缓闭上眼睛。
  
  这一回,是真的要死了。她已经感觉到死神的召唤……
  
  她甚至没来得及把真相告诉慕容焱,是冷婉害了她。
  
  “馨儿!”
  
  慕容焱抱着南墨馨的身体,发狂一般的喊叫起来。
  
  冷婉松了口气:可算是死了。
  
  “馨儿!馨儿!”
  
  慕容焱凄厉的叫声,在大宅里回荡不休。
  
  所有的人都奇怪的看着他:他好像在叫一个女人的名字,身体的姿势明显是在抱着人。可他们什么也看不到……难道真如传言所说,焱少被鬼怪迷惑了?
  
  “焱少,冷静,你现在还有机会。”小乖的声音在慕容焱大海里响起。
  
  时隔百年,他竟然又听到了小乖的声音。
  
  是因为南墨馨已经死掉,失去宿主的小乖才又回到他身上?
  
  想到这,慕容焱心头更是阵阵抽痛。
  
  “十分钟之内,做出你的选择。一、留在这里继续当你的焱少。二、离开这里,跟她去二十一世纪。”小乖说。
  
  慕容焱怔了怔:“跟她走?”
  
  “是的,你愿意吗?放弃你所拥有的一切,去陌生的世界唤醒她。”
  
  “我愿意!”慕容焱脱口而出。
  
  这一刻,还有什么比她能活着更重要?
  
  “你想好了。过去了你就再也回不来了。”小乖叹息。爱情真是个疯狂的东西,能令人生,也能令人死。
  
  “我愿意,只要她能活。”慕容焱站起来,四下张望。他要从哪里去呢?
  
  那是她的世界啊!
  
  先前一直不肯答应送她回去,其实是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啊!
  
  时光无法倒流,他想帮她也是有心无力啊!
  
  冷婉惊了一下,问:“你愿意什么?”
  
  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慕容焱就注意到她了。
  
  他看着她,面色变得无比阴郁。
  
  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冷婉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害怕的看着他:“焱,你怎么了?”
  
  “是你干的吗?是你给她药的吗?”慕容焱阴冷的目光,盯向冷婉。
  
  冷婉瑟缩了一下:“不是。我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
  
  “她?”慕容焱冷笑,“什么她?我告诉你她的存在了吗?”
  
  冷婉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一时做贼心虚,她竟然主动招了!真是失策!
  
  “是你教她解除血契的方法,是你要她杀了我。在她不肯后又恐吓她,让她离开我!”慕容焱十指紧缩,关节发出咯咯的声音。在这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恐怖。
  
  冷婉步步后退:“不不,你误会我了,我没有……”
  
  小乖提醒慕容焱:“还有五分钟。”
  
  对冷婉这样恶毒的女人,干嘛和她废话?直接杀了算了!
  
  “冷婉,你很想要梦之盒,是吗?”慕容焱突然笑了,那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
  
  冷婉眼前一亮,却不敢承认:“什,什么梦之盒?”
  
  “那我告诉你,梦之盒根本就不存在。”慕容焱说。
  
  “不可能!”冷婉大吃一惊。
  
  “我说的话,你不信。那便只能让你去问上帝了。”
  
  慕容焱眼中浮起嗜血之色。他一个大步向前,同时伸手捏住冷婉的脖子:“什么身体出问题,只余百年生命。什么爱我……全都是谎言。”
  
  “焱……”冷婉呼吸受制,痛苦的挣扎起来。
  
  慕容焱却不肯给她再解释的机会。因为他,没有时间和她废话了!
  
  他手下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冷婉的脖子直接被拧断!
  
  闻讯赶来的众人一看此情此景,都吓坏了。冷父见惟一的女儿被杀,疯了一样扑过来:“慕容焱,我杀了你。”
  
  可是,他还没有跑过五步,就被慕容氏的人架住,拖出去。
  
  “传我令,灭冷氏。凡姓慕容的,谁灭光冷氏,谁便是继承人。”慕容焱交待完,竟然浑然全身轻松。
  
  他轻轻的对小乖说:“我们走吧!送我去找她……”
  
  “好。”
  
  众目睽睽之下,慕容焱突然消失!
  
  大家以为眼花了,有的猛眨眼睛,有的揉眼睛。但慕容焱的确是像一阵光,从他们眼前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至于他去了哪里,还会不会再回来,谁也不知道……
  
  ——————
  
  二十一世纪,江城,南家大宅
  
  三月之期已到,南墨馨却没有苏醒。她的情况和简汐当然的情况,并不一样!
  
  三个月的等待,都因为有一个信念:馨儿睡三个月就好了!
  
  所以每个人的心态,都还算稳定。
  
  可是现在,三月之期已到,南墨馨却没有丝毫要苏醒的征兆。这让人如何是好?
  
  “馨儿,我的馨儿……”南墨辰跪在床边,紧紧的握着南墨馨的手。
  
  她的手又软又暖,一如当初。
  
  她明明还活着!却醒不过来!
  
  不止南墨辰,简汐也撑不住了,哭倒在南慕风怀里。
  
  三个月,这对患难夫妻都苍老了许多。
  
  曾经,多少大风大浪都没打倒他们,现在,却为馨儿生了华发。
  
  沉倾颜抹抹眼睛,低声说:“馨儿可能还没睡够,馨儿可能还要再睡几天……”
  
  苍白无力的自我安慰!谁信?
  
  连沉倾颜自己都不相信。
  
  “馨儿,我的馨儿……”简汐低低的哭泣着,绝望又压抑。
  
  南墨辰更是自责到难以形容。是他没有处理好黎茵,才害妹妹变成这样。
  
  不知道是在异世受了委屈,还是听到了父母亲人的哭泣。南墨馨的眼角流下一滴泪。
  
  “馨儿哭了?”南墨辰一怔,然后欣喜若狂,“倾倾,你快给馨儿检查一下,她流泪了,是不是要醒了?”
  
  所有人,都停止了哭泣,一个个无比企盼的看着床上沉睡的南墨馨。
  
  是,要醒了?
  
  然而,沉倾颜检查一番后,还是老样子。失望之余,她都不忍心把结果告诉南墨辰和简汐、南慕风。
  
  “倾倾,直说吧!”南慕风拥着爱妻,声音嘶哑。曾经铁骨铮铮的汉子,最终被生活打磨成悲伤的父亲。
  
  等待让人失去耐性,等待让人变得脆弱。
  
  南墨辰回眸,看着自己的父母,一股酸涩涌上眼眶。
  
  当初,他志在军营。却在母亲的游说下放弃了志向,在军营中磨练了三年便回来接手公司。他曾经在心里抱怨过,现在,他却庆幸自己留在了父母身边。
  
  冥冥之中,一切皆是注定。
  
  用母亲的话来说:你父亲的经历不能再你身上重演一变。天生异能者,注定要承受太多东西。我希望你能忘记自己的优势,做一个平凡人。
  
  妈咪是对的。他和妹妹都不平凡。妹妹一出手,便变成了这等模样。
  
  他,埋没了理想,忘记自己有什么不同,才得以平安度日。
  
  南墨辰用力咬了咬牙,低声说:“爹地,妈咪,以后不管怎样,有我和倾倾在你们身边。馨儿,我们会一直守护她。”
  
  已然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沉倾颜心里又是一痛,强颜欢笑道:“一切正常,看她什么时候愿意睁开眼睛。不过,馨儿会哭,说明她听到我们的声音了,她有意识,身体健康。她一定会醒的!”
  
  失望,像黑色的海水,把众人淹没。
  
  除了这样想,还能怎么办?
  
  “叔叔阿姨,你们去休息吧,我守着馨儿。一有好消息,我立刻告诉你们。”沉倾颜说。
  
  南慕风叹息一声,点点头,叮嘱了几句,带着已经快哭晕的简汐离开。
  
  “墨辰,你也出去吧!”沉倾颜说,实在不忍心看他们一个个伤心到不能自已的样子啊!
  
  其实,每日每夜守护着馨儿的沉倾颜,又何尝不是如此?
  
  多希望,她一回头,就看到馨儿的笑脸。多希望,她一觉醒来,便听到馨儿的声音……三个月,九十余天,她每天都在希望和失望中度过。
  
  这份煎熬,南墨辰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他站起来,抱住沉倾颜,哑声说:“倾倾,谢谢你……”
  
  “墨辰,等馨儿醒来,我们就结婚吧!”沉倾颜轻轻的说。
  
  南墨辰一怔:要是馨儿永远都不醒呢?他们就永远不结婚?
  
  沉倾颜努力撑起笑颜:“馨儿不忍心看我们为她耽误光阴的,她会醒的。我还要馨儿当我的伴娘,你说好不好?”
  
  她,还怀揣着希望。
  
  南墨辰用力抱紧沉倾颜,有泪从眼角滑下:“……好。”
  
  馨儿,你看到了吗?你的好姐妹为了你,赌上终身!你一定要快快醒来啊!
  
  …………
  
  时光匆匆,一夜过去。太阳升起升起,三月之期彻底划上句号。
  
  所有的人都接近绝望了。
  
  他们沉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不再轻易提起“馨儿什么时候醒”。这个问题实在太敏感,每一次提及,都像刀子一般扎心。
  
  简汐太过悲伤,南慕风把馨儿交给沉倾颜便带着她去盘龙江边吹风散心。
  
  这家里的气氛,太过悲伤。一群悲伤的人凑在一起,是一个巨大的悲伤!
  
  不管怎样,馨儿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而其他活着的人,也不能一直沉浸在悲伤中啊!
  
  ……
  
  三天后,暮色时分。南墨辰坐在客厅里,抱着笔记本电脑,用工作麻痹自己。突然,刘叔跛着脚,惊慌的进来说:“少爷,有人来找小姐。”
  
  “谁?”南墨辰惊了一下。
  
  馨儿的朋友他全都认识,大家也都知道馨儿情况不好。用他们的说法:馨儿变成了植物人。三个月来,已经没有人再来探望了。
  
  现在,天都要黑了,来的会是谁?
  
  “是一个很漂亮的男人,皮肤很白,头发是浅棕色。他说他是馨儿小姐的丈夫。”老刘叔皱着眉说。
  
  那小子说话太离谱了,连他这个老眼昏花的老人家都不信。
  
  南墨辰大吃一惊,也怒了:“胡说八道,馨儿哪里就有丈夫了?”
  
  “有的,是我。”
  
  慕容焱大步走进来,他的身高和南墨辰差不多,身上带着很强的霸气。眼中带着疲惫感,满面沧桑。
  
  “你是谁?”南墨辰警惕的站起来,已经做好攻击的准备。
  
  “我是慕容焱,馨儿的丈夫。现在,请让我见一见她,我能让她苏醒。”慕容焱说。
  
  错了两百年的时光,这里实在是太落后了。让他有一种从都市回乡来种田的感觉。
  
  不过,那些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唤醒馨儿!小乖把他送到这里来,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一旦小乖消散,他就唤不醒馨儿了。
  
  “你有什么办法?”南墨辰依旧保持着警惕。
  
  他可以确定,眼前这个男人他没有见过!也绝不是妹妹的朋友。
  
  “我有办法。如果我不能,你可以杀了我。”慕容焱有些急,“快,晚了就来不及了!”
  
  南墨辰犹豫了一下,最终,渴望妹妹苏醒的意念更强。他带着慕容焱上楼:“我跟我来。”
  
  ……
  
  房间里,沉倾颜正在帮南墨馨做按摩,看到南墨辰带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进来,惊了一下:“墨辰,他是……”
  
  南墨辰还没来得及回答,慕容焱已经快步冲过去,推开沉倾颜,然后,在南墨馨唇上一吻。
  
  “天啊!”
  
  沉倾颜震惊的捂住嘴,睁大了眼睛。
  
  南墨辰的恼怒到了极点儿,挥拳头上前:“登徒子,竟敢期待我妹妹!”
  
  砰!
  
  他的力道很大,慕容焱被打得摔到一边。
  
  口腔里泛起血的腥味,他伸手拭拭唇角,没有还手,没有解释。
  
  因为他没有力气了。
  
  为了来这里寻找馨儿,他和小乖都耗尽了力气。
  
  “主人,再见。”
  
  小乖虚弱的说完,便消散了。这一次,是彻底的消失,永不再来。
  
  慕容焱长叹一声,爬起来,想去看看南墨馨。
  
  拥有真正实体的她,比当阿飘时更美丽。
  
  “我杀了你!”
  
  南墨辰愤怒的低吼,再次冲上去,欲置慕容焱于死地。
  
  沉倾颜却突然抱住他:“等等,馨儿好像醒了!”
  
  南墨辰一愣,和沉倾颜一起看向床上的妹妹。
  
  南墨馨刚刚睁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她好像回到家里来了?
  
  南墨辰和沉倾颜不敢相信的眨眼睛:“馨儿?是你醒了吗?我真的醒了吗?”
  
  南墨馨坐起来,看着自己的哥哥微笑:“哥。”
  
  “我在。”南墨辰条件反射一样的跳起来,冲到南墨馨面前。
  
  好怕这是一个梦啊!
  
  “哥,我回来了。”南墨馨下床给南墨辰一个拥抱,让他真真切切的体会:她真的醒了,回来了!
  
  身体诚实的触感,让南墨辰终于确定,这不是梦,这是现实!
  
  沉睡了三个月之后,馨儿终于醒了!
  
  “哥,让你担心了。”南墨馨轻声说。
  
  “馨儿,你要吓死哥了……”
  
  “我没事的。”南墨馨松开南墨辰,走向沉倾颜,“倾倾。”
  
  “馨儿……”
  
  “我回来了。”南墨馨说。亲人的拥抱,让她有种放声大哭的冲动。
  
  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她真的回到这里了。死在二百年后,却又回来了。
  
  难道死亡,便是回来之法?
  
  “是因为我。”被忽视了的慕容焱缓缓开口,他坐在地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知道他们兄妹团圆不易,他本想先沉默一下的。结果那丫头把他忽视得太彻底了。
  
  “焱?”
  
  听到他的声音,南墨馨吓了一跳,一回头,便看到慕容焱坐在角落里,满脸疲惫,唇角带血。
  
  她吓得魂都要飞了:“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小乖送我来的。我不来,你就死了。”慕容焱挣扎着站起来,终于走向她。
  
  现在,轮到他拥抱她了吧?
  
  慕容焱长臂一伸,便把南墨馨拥进怀里。
  
  这拥抱,其实他们已经有过很多次。在另一个时空,她在别人面前是虚无,在他面前却触手可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慕容焱突然有种想落泪的冲动。
  
  他以为他永远的失去她了。没想到,还能失而复得。这种喜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馨儿,我来了。听你的话,来你的世界,和你一起生活。你,会抛弃我吗?”慕容焱有些忐忑。
  
  到了这里,他就一无所有了。声名地位钱财,全都没有!
  
  除了这副皮囊,以及包裹着皮囊的这身衣裳,什么都没有!
  
  “会。”南墨馨弯唇,浅浅一笑,眼中盛起泪水,“你要不好好对我,我就抛弃你!在这里,可是我的世界。这江城,是我南家的地盘!”
  
  好一个嚣张的女子!
  
  嚣张得让他心疼。
  
  “求大佬放过。”慕容焱从善如流。他轻轻的闭上眼睛。终于明白,全世界都不如一个她重要。
  
  这,就是爱情吧?
  
  在他们那个世界几乎不存在的东西。至少在他的圈子是这样的。
  
  “你抱够了吗?”南墨辰黑着脸说。
  
  这人上来就抱着妹妹不放,要不是看在他喊醒妹妹的份上,他真想继续揍他!
  
  沉倾颜死命拉住他,低声说:“墨辰,别冲动别冲动,打人是不对的……”
  
  南墨辰才勉强控制住自己没动手。
  
  慕容焱深知这里是别人的地盘,他松开南墨馨,和她一起面对南墨辰的质疑:“哥。”
  
  “屁,谁是你哥!”南墨辰吼。
  
  “你是馨儿的哥哥,我是馨儿的丈夫,按理应该叫你一声哥。”慕容焱淡定的解释。
  
  南墨辰生气的吼:“胡说八道,我们家馨儿还没有结婚。”
  
  心里却有种隐隐的担心:这个女人说的好像是真的!
  
  “你可以问她。”慕容焱把问题丢给南墨馨。
  
  南墨辰看向自己的妹妹:“馨儿?”
  
  南墨馨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哥哥,他说的是真的。”
  
  南墨辰:“……”
  
  妹妹在家躺了三个月,结婚了!
  
  怎么结的?为什么他不知道?
  
  在眼皮子底下看着的,还能跑了不成?
  
  “哥哥,说来话长。我慢慢再告诉你们,现在,请你们都出去下,我想和焱单独呆会儿。”南墨馨红着小脸。
  
  南墨辰不走!
  
  这件事太玄幻,他不能走!他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
  
  “墨辰,我们去通知叔叔阿姨,还有爷爷奶奶,让他们高兴高兴,馨儿醒了呢!”沉倾颜说着,调皮的冲南墨馨眨眨眼睛。
  
  南墨馨也很调皮,两人用眼神交流。
  
  南墨辰最终气哼哼的被沉倾颜拖走了,逐一打电话向家人汇报馨儿平安。通知完家人,还有洛家、罗家……
  
  收到馨儿已经苏醒的消息,大家都很高兴,免不了多问几句。一来二去,时间就耽误了。
  
  南墨辰不时偏头看看馨儿的房间,房门关着,里面倒没闹出什么大动静。不知道那两人在做什么……
  
  他妹妹怎么就在床上和人结婚了呢?!
  
  “墨辰,你别急,馨儿会给我们交待的。”沉倾颜安慰道。
  
  “嗯。”
  
  南墨辰点点头,所有的真相都靠南墨馨来解答。不然,他们永远也想不通的。
  
  “不如,我们去偷听?”沉倾颜提议。反正这种事情,他们从小就经常干,轻车熟路!
  
  “好!”
  
  南墨辰也很好奇,他立马同意。两人轻手轻脚的来到南墨馨的房间外,把耳朵贴到房门上……
  
  房间里
  
  慕容焱和南墨馨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千言万语不知该从何说起。
  
  他们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也曾经品尝过失去的滋味。
  
  现在,失而复得,除了庆幸,还是庆幸。
  
  感谢上天给他们再一次重逢的机会!
  
  良久,南墨馨低声说:“没想到你会来。”
  
  “我说过,我们同生。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慕容焱微微一笑,“你哥哥好像不太喜欢我,怎么办?”
  
  “没关系,他会接受你的。只要你对我好。”南墨馨眨眨眼睛。
  
  在异世飘浮了三个月,现在又回到从前:被哥哥各种宠着的时候了!
  
  哼哼哼……
  
  她看着慕容焱,狡黠的笑啊笑,笑得慕容焱头皮发麻:“馨儿,难道我的心你还不懂吗?”
  
  “懂。”南墨馨看着他忐忑不安的样子,有些想笑。
  
  在那个世界耀武扬武,王一样存在的人,到了这里竟然也会忐忑?哈哈哈哈!
  
  她实在憋不住,脸上有笑意在漫延。
  
  慕容焱无奈的揉揉她的头发:“因为我太在意你。”
  
  因为在意,所以担心。因为在意,所有害怕。
  
  人之常情。
  
  “我知道。”南墨馨主动依偎进他怀里,“我爱你,怎么舍得让你受委屈?我的家人都很好,他们会接受你的。”
  
  “嗯。”慕容焱点点头,又补充,“不接受也没办法。以我的能力,打拼上一段时间,也能重建属于我的帝国。”
  
  南墨馨吓了一跳:“别别别,千万别!”
  
  慕容焱手上掌握的那些高科技,随便甩一个出来都能让全世界为之疯狂。
  
  那和她身负异禀有什么不同?
  
  “我们平平凡凡的过就好,低调点儿,低调点儿。”南墨馨说。
  
  “可是,我现在没有钱。”慕容焱烦恼的说。
  
  没钱养自己的女人,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我有……”南墨馨话说到一半,就收回去了。因为慕容焱的脸已经黑了,“那个,我现在也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等你赚了钱再来娶我也行。”
  
  慕容焱点点头,感觉这样说还过得去。
  
  不过,这里的科技太落后了,他要干点儿什么好呢?
  
  “哎呀,别想那么多了。我昏睡了三个多月,我家里人都急得不行。现在,我们一起去见见他们吧!”
  
  “那你怎么向他们解释我的来历?”慕容焱问。
  
  这里的科技虽然不够发达,但户口制度是建全。突然多出一个人来……
  
  “怕什么?我妈咪还是重生的呢!你只是穿越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南墨馨嘻嘻一笑,云淡风轻。
  
  倒把在门外偷听的两人吓得不轻。
  
  南墨辰和沉倾颜面面相视:“重生?穿越?”
  
  嗷,这世界果然玄幻了么!
  
  妈咪是重生的,妹妹的丈夫是穿越的……他们需要重要认识一下这个世界!
  
  咔嗒——
  
  就在这时,南墨馨打开房门,看到南墨辰和沉倾颜愣坐在地上,她明白了:她和慕容焱刚才的谈话被他们听到了。
  
  既然听到了也好,省得再重复一遍。
  
  “哥,倾倾,这位是慕容焱,那个世界的人,以后请多多关照他。”南墨馨温柔一笑,令人如沐春风。
  
  南墨辰站起来,再把沉倾颜拉起来。两人重新打量慕容焱:除了长得比较好看,和他们也没什么不同。两只眼睛一个鼻子。
  
  “我是慕容焱,以后请多指教。”慕容焱主动伸出手。
  
  南墨辰缓缓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我妹妹,是我们全家人的心头宝。你必须好好对她,否则……”
  
  “放心,她是我愿意用生命守护的人。”慕容焱笑了,侧眸对南墨馨说,“你很幸福,有这么好的哥哥!”
  
  夸奖!夸奖!
  
  这样叫人怎么好意思再为难他?
  
  南墨辰叹了口气,算是认了。
  
  沉倾颜笑着说:“你们都饿了吧?厨房准备了饭菜,先吃一些。目测几个小时后,会有大批亲戚向你们涌来,请做好心理准备。”
  
  “好!”
  
  南墨馨红了眼眶。
  
  慕容焱用力握紧她的手,给她力量。
  
  一切都过去了,往后余生皆是幸运。
  
  …………
  
  三个月没有真正的吃过东西,南墨馨狼吞虎咽,恨不把一桌美食都吞到肚子里。
  
  慕容焱理解她,只是看着她吃。
  
  最后还是南墨辰看不下去了,抢走南墨馨的筷子:“在爹地妈咪回来家,你快和慕容焱科普一下我们家的情况。还有这大宅的环境,也该熟悉一下。”
  
  “好吧。”南墨馨意犹未尽的砸砸嘴,她还没有吃够呢!
  
  不过,哥哥说的也对,为了慕容焱能在爹地妈咪面前讨个好脸嘴,她得帮他做做功课。
  
  “走,我带你到处看看。”
  
  “好。”
  
  南墨馨带着慕容焱去逛了,南墨辰唉声叹气。他的妹妹就这样变成别人的了,唉唉唉!
  
  “墨辰,你别叹气,我们的诺言该实现了哦!”沉倾颜眨着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南墨辰。
  
  “嗯?”南墨辰还没缓过劲了,不明白沉倾颜的意思。
  
  沉倾颜小脸一红,低声说:“我们说好,等馨儿醒来就结婚的。现在馨儿都赶我们前头去了。”
  
  “哦!对对对!”南墨辰恍然大悟,不好意思的说,“看我,光顾着对付慕容焱,都忘了这么重要的事了。”
  
  沉倾颜抿唇微笑。这么久了,他们对彼此的心意,早就很明了。婚礼只是一个形式,她哪里就急在这一时半会儿了?
  
  这个时候提出来,不过是想转移他的注意力吧!
  
  作为一个超级妹控,妹妹突然成了别人的,不恍惚都难。
  
  ……
  
  慕容焱很聪明,记忆力超强。很快就把南氏家庭的亲戚关系、主动朋友之间的关系搞清楚。
  
  最后,他们来到一个儿童房:“这里就是我小时候住的房间。”
  
  “很……卡通。”慕容焱只能用卡通来形容,太卡哇伊啦,标准的小公主的房间。
  
  “我哥哥为我设计的。”南墨馨骄傲的拉开衣柜。衣柜里挂满各色公主举。
  
  从南墨馨出生后的第一条裙子,到她小学毕业的……只要是南墨辰为她买的,都留下来了。
  
  慕容焱略用目光估算了一下,起码有一百条!
  
  “都是我哥哥买的哦!”南墨馨更骄傲了。
  
  慕容焱在心中感叹:南墨辰真的太疼妹妹了,难怪他看他不顺眼了。
  
  突然,他的目光被一本相册吸引:“这是什么?”
  
  “这是我哥哥为我拍的照片。”南墨馨陡然红了眼睛,“从我还在妈咪肚子里开始,哥哥就帮我做了成长录。”
  
  慕容焱翻开相册,不仅有南墨馨从小到大的成长照,还配了文字。刚开始做相册的时候,南墨辰应该还很小,写的字歪七扭八,后来才慢慢变得优秀。
  
  其实这本相册,南墨馨平时很少翻看。因为哥哥就在她身边!
  
  现在,去异世走了一圈,再看这些多年前的照片,一瞬间,泪如雨下。
  
  “焱,我哥哥……真的是很好,很好的哥哥!”
  
  “我明白。我会替你回报他的。”慕容焱抬手,为她擦擦眼泪,又拿起一支录音笔,“这又是什么?”
  
  “哥哥和我说的话。”南墨馨按下开关,南墨辰稚嫩的童音便传出来。
  
  妹妹,你是哥哥哟,妈咪说你能听到我说话。我给我唱歌好不好?
  
  妹妹,我会跳舞了,你快从妈咪肚子时出来,我跳舞给你看啊!
  
  ……
  
  小西瓜,今天晚上我们讲一个小青娃的故事吧……
  
  一段段录音播放出来,每个字每个词都狠狠的撞击着南墨馨的心。
  
  便是慕容焱,也被感动了。
  
  决定了,这位大舅子,他敬重!
  
  ……
  
  几个小时后,简汐、南慕风、南天、虞玲便先后赶回来了。
  
  进门就大声问:“墨辰,馨儿在哪里?”
  
  “小南瓜,妹妹真的醒了吗?”
  
  “……”
  
  南墨辰和沉倾颜站起来:“是的,不但醒了,还给你们带了个惊喜。”
  
  惊喜,就是慕容焱!
  
  不过,当南墨馨拉着慕容焱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时,慕容焱再一次被忽视成了空气。
  
  “宝贝,你终于醒了!”
  
  “我的乖孙孙了,奶奶的眼睛都要哭瞎了……”
  
  “……”
  
  看到小西瓜醒来,每个人都又哭又笑,非常庆幸。轮番拥抱,感叹后,大家才注意到慕容焱的存在。
  
  慕容焱有点儿尴尬,更多的是不自在。
  
  这一大家子好像都热情,和他的世界非常不相同。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和他们相处了。
  
  思考了几秒,他很郑重的说:“咳,爷爷好,奶奶好,我们你们的孙女婿慕容焱。
  
  “爹地好,妈咪好,我是你们的女婿慕容焱……”
  
  !!!
  
  大人们震惊的看着慕容焱。持怀疑态度:他们家的掌上明珠,什么时候成了别人的?
  
  南墨辰和沉倾颜快要笑疯了,突然之间,他们就平衡了!
  
  啊哈哈哈,可怜的慕容焱,先讨好丈母娘、岳丈,还有爷爷奶奶就有得他受的!
  
  “馨儿,这到底怎么回事?”简汐第一个发问。这三个月因为伤心,她的容颜变老了许多。但是目光依旧锐利。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简单!
  
  慕容焱的身份,不宜对外公开。南墨馨只是把自己这三个月的经历,私下告诉了简汐和南慕风。
  
  原来女儿昏睡的这三个月,是去了别的时空。
  
  简汐和南慕风面面相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她在别的世界努力,他们在这边伤心欲绝。谁都不好受啊!
  
  “妈咪,你能理解的吧?”南墨馨说,“小乖把你重生的事也告诉我了。”
  
  简汐唇角一抽,然后把女儿抱进怀里:“宝贝,妈咪相信你的眼光。他能为你穿越而来,定是真心真意。妈咪祝福你。”
  
  “爹地也祝福你。”南慕风说,脸上的皱纹已经深了好几道。
  
  只要女儿能平安快乐,他还有什么所求呢?
  
  “谢谢爹地妈咪,我爱你们!”南墨馨左手拉着简汐,右手拉着南慕风,满心满眼都是幸福啊!
  
  这一生,值!
  
  简汐和南慕风默默的交换了一下目光,都如释重负的微笑开来:风雨之后,终见彩虹!
  
  ~~~全文结~~~
  
  感谢大家的支持,是你们的陪伴,让《南少》一路走到今天。矫情的话就不多说了,宣一波新书,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卿云,支持我们的瑝蛋题外话不在收费范围内
  
  《豪门小甜妻:老公:别过火》
  
  双洁甜宠她被父母设计送上他的婚床,离婚是她的人生目标,却被宠上天!
  
  她打架,他助阵。她杀人,他提刀。她放火,他帮忙提汽油…
  
  惟一的缺憾就是“秒”得她怀疑人生:那一晚,到底做了没?
  
  关于秒不秒,某男很淡定:这个问题需要你亲自鉴定。他洗白白,大字状躺平:“求验证!求真相!”
  
  再后来,有人问:“女神,你设计那么多露肩露背的礼服,自己为什么不穿?”
  
  白筱拉拉衣领,遮去草莓印:“因为…皮肤不好。”
  
  新书有送周边实物礼品的活动,也有我的照骗,大家看书评区置顶贴吧
  
  愿意以后的每一天,都有你们陪我同行!百度一下“南少,你老婆又跑了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添加书签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 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